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章 到来
    同一时间,距此跨越了大半个京城的西陵分家,却是正沉浸在一片前所未有的欢腾气氛中。

    数月来对宗家的逐步蚕食,而今已经进入了最后的阶段。只要再逼迫西陵杰交出商行的印章,正式退位,大家翻身做主的日子,也就在眼前了!

    作为此战的大功臣,血骷髅正被众人簇拥在中心,如潮的吹捧之声片刻不停。

    “皇甫先生啊,此番真是多亏了您鼎力相助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只要您皇甫先生一出手,那宗家还有谁敢跟我们抗衡?”

    血骷髅始终面色冷漠,良久方开口道:“无须多言。我来邑西国,本来就是有事要问洛沉星。况且当年我和北少也是至交好友,他无辜身死,我也感到很痛心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一位中年人当即排众而出,苦苦哀求道:“既然如此,能否请您去跟那个六御魔君说说,让他把小北的身体让出来?如果他需要肉身,我们可以为他准备……我做父亲的,只是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入土为安啊!您是血云堂的高人,跟那些顶尖的大人物,应该也说得上话?”

    “阿英,不得无礼,退下!”西陵胧面色不悦,冷声喝斥道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是西陵北的父亲,西陵英,同样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。西陵胧当然能理解他痛失爱子的心情,只要有任何夺回小北身体的方法,不单是他,自己这个做爷爷的也愿意去尝试。

    但直接和六御魔君商谈,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西陵胧唯恐会激怒血骷髅。这一次他肯帮自己摆平宗家,原就已经是难得的恩惠了。

    众人的战战兢兢中,血骷髅神色间倒是并未显出丝毫异状,扫了西陵英一眼,淡淡道:“千年前,他跟九幽殿主是一个级别的,我只能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无非是彻底断绝了谈判的希望。

    像那种站在云端之上的强者,挥一挥手就能灭了他们西陵家。躲之不及,如何能再主动招惹?只可惜小北……为什么偏偏遇上了那么一个煞星呢?

    血骷髅不再多言,走到一旁西陵北的牌位前,点起了三炷香,郑重的拜了三拜,随后将香杆插入牌位前的香炉中,略一偏头,道:“行了,我去闭关静修,有事再叫我。”

    大厅中的气氛,在短暂的沉寂后,再度陷入了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胧兄啊,你真是好本事,能请得动血骷髅!”此时说话的是另一名分家的族长,西陵伐,“我以前怎么不知道,你竟然还认识那种级数的强者啊?”

    血骷髅之名,在一段时间内可是如雷贯耳。倒戈的一众分家都很清楚,他最早是崛起于杀手界,年纪轻轻,就创下了赫赫威名,曾号称是“对任务目标绝不放过,对任务无关者绝不误伤”。

    但不知何故,他在事业达到巅峰期时却忽然隐退,成为了血云堂的分舵主。从那以后虽然极少再听到他的传闻,不过以他的实力,就算是在血云堂,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人物。

    西陵胧自得的拈须微笑,听着众人称赞血骷髅,令他也感到了几分与有荣焉之喜。

    “离儿是我昔日的故人之子,我开口么,他自然是要给几分面子的。只是没想到他在功成名就之后,还能记着我老人家——”

    血骷髅原名皇甫离。是西陵胧的昔年故交,皇甫家族的养子。那时的皇甫家族,虽然比不得五大家族的繁荣,但至少也能作为京城中的一号小家族,自食其力的存在着。由于这一层关系,皇甫离和西陵北也是从小玩在一块的。

    即使是大宗族之下的分家,也比一个平庸的小家族高贵。那时的皇甫离自惭身份,对西陵北向来是称呼“北少”。这个称呼,在他刚刚脱口而出时,也代表了西陵北在他心中的地位,至今未变。他还是那个自己需要仰视的大少爷,也是自己最珍视的好兄弟。

    十多年的世事易变,两个年轻人曾经的友情,也触动了西陵胧心底最深处的那根弦。

    随着他们渐渐长大,天有不测风云,皇甫家族最终在商业斗争中败落。长期的入不敷出,令他们已经无力再兼顾一个养子。

    在皇甫家族四面周转的时候,在皇甫离独自流落街头的时候,西陵胧都选择了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其后血骷髅声名渐起,西陵胧辗转得知他就是当年的离儿,虽然极想攀上这一宗大有来头的后台,但当初究竟是自己不念旧情在先,万一他始终都不肯原谅,那这么巴巴的凑上前,岂非是自讨没趣?

    纵然是在商场上滚打了一生,早已习惯了热脸贴冷屁股,但对西陵胧而言,仍然有些事是他拉不下脸,有些人是他无法面对。旧日那脆弱的亲情,在西陵胧的瞻前顾后下,也是越来越显稀薄了。十多年了,双方始终都是形同陌路。

    直到西陵北在六御绝境身亡,西陵胧痛不欲生,发誓要向宗家报复。以他一己之力,无以为继,这时他才想到了身为血云堂分舵主的皇甫离。

    在他战战兢兢的发起联络,在准备了一箩筐的好话,希望对方即使不看自己的面子,也能看在小北的面子上,为他报此大仇……但还不等他正式哀求,对方却是在听到西陵北的死讯后,一口就答应了下来。结束传讯后,西陵胧仍是许久都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在他最艰难的时期,自己没有理会他。现在换成是自己遇到了难关,他却这么不计前嫌的帮助自己……西陵胧有时想来,也会感到深深的自疚于心。

    “虽然离儿还是很好说话,不过你们也要记得,千万不要在他面前提起乾元宗和墨孤城。”这会儿,西陵胧又想起一事,连忙向众人叮嘱道。

    进入血云堂后,皇甫离依然保持着他的不败神话,同辈中人无能出其右者。那是一段风光的时期,就连堂中少主的名望也只能居于他之下。

    直到那一年,乾元宗和血云堂为争夺一块重要的地盘,双方都是那片地界上顶尖的势力,若是正式开战,所付出的代价是双方都承受不起。于是血云堂主一番思量后,提出由门下弟子进行比试,三战为限,胜者就可以得到那块地盘完全的统治权,败者不得再有异议。

    血云堂主敢提出赌约,正是由于自恃为九幽殿一脉,堂中弟子的整体实力原本就略高于乾元宗,再加上皇甫离就是他心目中的杀手锏,这一战,绝对没有败的理由。而乾元宗主也是在稍作沉思后,微笑着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比当日,无数的血云堂弟子为皇甫离呐喊助威。比试还没有开始,他们好像就已经有了必胜的把握。反观乾元宗弟子则要低调得多,只是他们的脸上,却都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。

    转眼比试已过两场,双方各胜一局。如此一来,第三场登时显得尤为重要,整场的气氛也在众人的热议中被推向了**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决定两宗命运的最后一场,血云堂皇甫离最终输给了乾元宗墨孤城。并且所有人都看得出,整场比赛,尽管皇甫离已经竭尽全力,却始终是处在完全的受压制局面。双方实力的分明,就连血云堂主再想找个不服输的理由,都是无从找起。

    那一战,皇甫离不仅是不败神话被打破,曾经的不少追随者因此离他而去,倒向了少主派系;同时因为那块地盘的易主,连年来乾元宗借助着它发展鼎盛,血云堂则是明显在走下坡路。一直对皇甫离心怀不满的血云堂少主,甚至公然宣称他就是堂中的罪人。

    输给墨孤城,是实实在在的实力差距,皇甫离并无怨言。至于血云堂中那些针对他的言论,他也同样不是个听闻几句闲言碎语,便会轻易一蹶不振的人。

    但自己回想时能释怀,和外人的冷嘲热讽终究不同。西陵胧以己度人,也知道此事必然已经成为了他心中的阴影,若能不提,还是不提为妙。

    分家一众听在耳中,都是默默点头,想不到无敌的血骷髅竟然也有那么一位无法超越的对手。

    西陵伐在此之间,始终是苦苦沉思。独自将一个名字在口边翻来覆去的念诵许久,迟疑着问道:“那墨孤城……应该就是墨家那位大少爷吧?等我们完全把持了西陵家的经济,将来必然要拓宽市场。如果能和墨家搭上线,那就真正是高枕无忧了——”

    西陵胧漠然的摇了摇头:“一口吃不成胖子,这些事还是慢慢来吧。此前墨家小少爷受伤,咱们西陵家也送过一份礼,墨老爷如果有心,他应该是会记住的。”说着也走到一旁,例行为西陵北上香。

    “小北啊,为你报仇的日子终于就要到了。我会让你看到,爷爷是怎么把那个曾经亏待了你的宗家,彻底的踩在脚底的……你在那边,也要保佑我们大功告成啊!”

    当西陵伐等几位其余的分家族长也礼节性的上香祭拜过后,西陵胧向厅角一名面色苍白,身形瘦弱的少年招了招手,道:“辰儿,你也过来给你的族兄上炷香吧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名为西陵辰,自西陵北死后,他就被正式当成了家族的继承人培养。过去他和西陵北的关系算不上好,但也算不上坏,在为族兄之死而惋惜之时,他也不免为自己获得了继承权而欣喜。这两种情绪同时在他的心中存在,令他也时常感到矛盾不已。

    “族兄……”西陵辰手持香杆,望着眼前牌位上那个一笔一画刻写的名字,怀着复杂的心情拜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陵宗家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我要立刻赶回去主持大局。”公孙义站起身,又有些犹豫的看向女儿,“芷琪你……”

    公孙芷琪的目光在父亲和西陵江坤之间来回转了转,最终毅然道:“爹,你一定可以处理好的。我留在这里,现在西陵江坤他需要我。”

    “芷琪,你还是回去吧……”西陵江坤刚开口就被公孙芷琪打断:“我相信我爹!我会留在这里,就这么说定了!”

    公孙义离开后,气氛陷入了一片沉默。明知屠刀将会在明日落下,但他们却什么都不能做,仅剩的盟友也被相继驱逐,等死的滋味实在不是好熬的。

    “其实,大家也不用这么绝望……”好一阵子,西陵江坤强笑着开口了,“之前我曾经传讯给叶大哥,向他说明了情况,他也答应相助,明日之前应该是可以赶到的。到时我相信叶大哥一定有办法解眼前的危局!”

    西陵潭狐疑道:“这个叶大哥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上次被皇室追杀出国境的那个叶朔!”西陵杰重重的叹了口气,“那个小子还敢回来,我看他自身都难保……不过潭兄,在这样的危机关头,你和齐儿还没有舍弃我们宗家,不论最后的命运如何,我真的都已经非常感激了。”

    “族长言重了。”一旁的西陵齐匆忙施礼,又道:“既然少爷这么信任那个叫叶朔的,或许他当真有些过人之处,族长还是不要过于忧惧,相信天无绝人之路。”

    西陵江坤拍了拍他的肩:“齐弟,以后你就不要再称呼我少爷了。经此一难,如果大家还能平安渡过的话,我想什么宗家和分家之别,也是时候废除了。我稍长你几岁,以后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可以称我一声族兄。”

    漫延在煎熬中的等待,谁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门外忽然响起了仆从的喧哗声:“你们不能进去!老爷有令,今日不见外客……”声音很快就由远及近,直到两名少年快步走进大厅,背后还跟着跪倒了几名仆人:“老爷,这两个人声称要见老爷,奴才们已经再三阻拦……”

    西陵江坤一见来人,登时大喜,忙不迭的驱走仆从,抢上一路迎接,笑道:“叶大哥,你登场的方式还是这么惊世骇俗啊,续垣跟你走了这几个月,胆子都跟着变大不少。来来,快进来说。”

    公孙芷琪和伽罗与两人老友重逢,也跟着上前寒暄。众人一番简略叙话后,叶朔转过身,一步一步的走到西陵杰身前,郑重的一抱拳。

    “西陵老爷,如果您不嫌弃我这要犯之身,西陵家之难,叶朔愿鼎力相助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