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六章 八卦师传承
    风,来了又去,吹拂着地面上留下的三具尸体,仿佛还在昭示着片刻前的惨烈大战。

    叶朔的目光并未在四周停留多久,艰难的挪动着双腿,“如今首脑已死,分家势成一盘散沙,定要尽快收归各处商行,杀鸡儆猴。”才迈出一步,身形便是脱力的朝前一栽,正觉天旋地转时,被西陵杰一把扶住:“叶贤侄,已经够了,这些事就交给我们去做吧!”

    多年的商场征伐,西陵杰自然很清楚,对待依附者便要恩威并施,既不能令他们觉得跟随宗家毫无活路,也不能让他们觉得宗家软弱可欺。这当中最重要的,就是如何把握那一个“度”。

    叶朔吃力的点了点头:“我对生意上的事一窍不通,至于商行的重新运营,恐怕就需要老爷您自行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西陵杰忙不迭的应道:“这个自然。叶贤侄……不,恩公,你伤得很重,需要尽快请医师来看看——”

    叶朔喘了几大口气,可以清晰听到胸口如鼓风箱般的剧烈轰鸣,眼前看出,也是金星直冒,虚虚实实。看样子,这场大战对身体造成的创伤,远比自己想象得还要严重……

    灵魂内视之下,只见体内都已经被破坏得一塌糊涂。这样的伤势可大可小,若不及时处理,对今后的修炼留下后遗症都是极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如此叶朔也就不再逞强,颔首道:“西陵老爷,请为我准备一间安静的房间,剩下的,交给我自己处理就可以了。还有,希望在我闭关期间,你们千万不要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西陵杰一路搀扶着他,口中仍在叮嘱:“这个当然没问题。如果需要什么疗伤药材,尽管向我们提啊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叶朔再次出关的时候,他一身的伤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除了疗伤之外,叶朔也没闲着。在伤势基本痊愈后,他就开始利用在此次大战中得到的感悟,顺利进入了修炼状态。

    迈入修气级,叶朔的基础原本就比旁人打得稳定,这一战在将他的修为彻底巩固的同时,也令他的灵力变得更为凝实,甚至隐隐逼近了修气一段巅峰。

    要是依照叶朔的本意,他倒很想在一举突破到修气二段后再出关,但在最后几天,他能明确的感到自己的灵力就像一个蓄满水的桶,分明只剩最后一勺就可以将水桶加满,但正是这一勺,无论怎么灌注,却都填不平那最后的缺失。

    屡次尝试无果后,叶朔终是长叹一声,退出了修炼状态。

    突破境界不能勉强,就算靠丹药辅助,或许可以强行晋升,但这也会令得根基虚浮,是修灵者之大忌。说起来,自己晋入修气级才多久,这么快就想着冲击二段,也确实是太操之过急了一些。

    漫步在西陵家的重重院落间,刚一踏入主客厅,还没来得及四面打量,西陵杰就满面堆欢的迎了上来:“恩公啊,你终于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我这次闭关了多久?”见西陵杰这一副夸张的喜色,叶朔有些困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一个多月了!”西陵杰说话间仍是难掩激动,“我们都很担心,几次想进去看看,但想到恩公曾说过不喜被打扰,因此我还是严令家仆不得擅入。”一边说着,又在叶朔周身上下打量:“如何,恩公的伤势都痊愈了么?”

    一个多月……叶朔在这一刻忽然一怔。在闭关的时候,他丝毫都没有感应到外界的时间流动,在他的预计中,除了吸收灵源的那两次,自己的日常修炼最多应该也就能持续个十来天。却不想,已经是一个月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修气级的闭关,终究是比不得当初。以后随着实力的增强,自己闭关的时间必然也会越来越久。将来进入了涅盘境,可能也会出现一次闭关,世间已过千百年的情况,那么自己身边的朋友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一节,叶朔无端有些伤感起来。寻常人的寿命最多不过百年,闭关前大家还在团聚,再出关时沧海桑田,故人已不在,世间人事全非。独自的长生,又何尝不是一种凄苦。

    半晌,叶朔忽然又是自嘲一笑。现在自己一个修气级的新人,等于是刚刚在修灵界站稳了脚跟,竟然就开始烦恼涅盘境之后的闭关问题,这要是给别人知道,恐怕都会笑掉大牙了。

    真要晋入那个传说中的境界,怎么说也需要个千百年。在此之前,还有的是时间和朋友们团聚。珍惜现在所拥有的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,叶朔的表情已是翻覆万变。最后在西陵杰困惑的目光中,扬起头冲他淡淡一笑:“已经没事了。分家那边的事,也都解决了么?”

    西陵杰豪爽的笑道:“你都已经把最大的麻烦解决了,分家那几只小猫小狗,我们要是还摆不平,那老夫还有何面目再做这西陵氏一族的族长?”

    两人相对大笑后,西陵杰又道:“当然,公孙家那边也已经平安无事了,这都要多亏恩公你打败了血骷髅啊!”

    一提起血骷髅,叶朔双目中再度寒意涌动:“只可惜,这一次没能杀了他。如果我走了之后,他是否会再来向你们寻仇?”

    西陵杰淡笑着摆了摆手:“这个倒是无妨。他是个杀手,一向以杀手的标准行事。西陵胧已死,剩下的西陵辰,小毛孩子一个,也使唤不动他。没有委托人,他是不会为了私怨,就擅自寻仇的。倒是恩公你……之前我记得血骷髅说过,你杀了他们血云堂的人?”

    叶朔眉峰微蹙:“那只是一个误会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误会,这些大势力都是极其护短。特别血云堂还是九幽殿派系,诡异的手段层出不穷,你千万要当心哪!”西陵杰认真的叮嘱道。

    叶朔点了点头。无论如何,这总是西陵杰为他着想的一片好意。

    同时,他自然不会因为打败血骷髅就盲目自满。毕竟对方在血云堂,只是年轻一辈的第一人,如果那个势力真起意对付他,一定还会有很多长辈高手也参与追杀。其中可能不乏通天境的强者,在不动用十方杀傀的情况下,还不是现在的他对付得了的。

    至于大势力自恃身份,不会派真正的高手来和自己一个小辈为难的侥幸心理,叶朔是绝不会盲目抱持的。人家是围捕凶手,才不会跟他讲究什么江湖道义。

    随后西陵杰又向他叮嘱了几句,叶朔一一应下,正要告辞离开,在他耳旁忽然响起了一阵嬉闹声。

    “阿绿说得没错,我们这些从致远学院走出来的,你果然是最有出息的一个。修气级单挑化气级,强!”伽罗在他面前竖起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大新闻,学院里那些爱八卦的家伙绝对不会放过,到时候,你一准就会成为他们的偶像!”公孙芷琪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续垣早已经陷入了自我陶醉中:“那咱们几个就是偶像的朋友,那也是偶像啊!”

    “能等一下吗……”叶朔真是被这些思维超前的朋友闹得哭笑不得,“你们刚才说……阿绿说?”

    伽罗点了点头:“是啊,你刚来学院的时候,阿绿就很看好你了。那个时候我们还不明白,现在回想一下,阿绿的眼光果然毒辣!”

    四人说笑一阵,叶朔忽然注意到这里还缺了一个人:“对了,西陵江坤呢?”那个家伙平时最爱热闹,这次难得有一个拿自己开涮的好机会,他怎么没加入这支唯恐天下不乱的起哄队伍?

    三人听他问起西陵江坤,竟是很有默契的耸了耸肩,同时朝着另一个方向一努嘴。

    叶朔循势望去,就见柜台后正站着一个正装笔挺的身影。外披一身水蓝色的裘皮大氅,光鲜华丽,贵气逼人,十足一位贵族老爷派头。此时正一手负在背后,另一手有模有样的拨拉着面前的算盘,只欠缺了颔下一把长长的胡子。

    叶朔进厅这许久,只将此人当成前来做客的哪一位分家族长,连一眼也未多瞧。此时仔细打量,才看清这位举止端庄的“老爷”,竟然就是当初在致远学院上蹿下跳,几乎连一刻都安静不下来的西陵江坤!

    在他身旁陪侍的是西陵齐,时不时的低声纠正道:“少爷,算盘不是那样拨的……账不是那样记的……”口中指导,手上还要不停的帮西陵江坤修改记错的账本。

    叶朔微笑着在两人身旁停留许久,西陵江坤才注意到了他,脸上很快的浮现出了一个熟悉的灿烂笑容。

    “啊,叶朔,还没来得及告诉你,这一个月,我们已经收服了分家和各处商行,重建了家族,今后我就正式成为西陵家的继承人了!以后你们就都要称呼我,‘西陵老板’。”大模大样的张开衣袖,冲众人展示着,“怎么样,你们看我穿这一身,有没有老板的派头啊?”

    西陵家重建后,西陵杰也开始大量放权于西陵潭一脉,并安排西陵齐在生意上辅助西陵江坤。此次劫难,归根究底,皆是因那老古板的“宗家分家”理念而起。若不是宗家自恃高贵,长年来令分家受到了诸多不平等的压迫,也不会逼得西陵胧勾结外敌,反抗宗家。

    劫难过后,西陵杰终于大彻大悟,废除了不少陈旧的规矩。今后对待宗家和分家的子嗣,无论是平时的修炼资源,还是将来涉足家族事业,一律一视同仁。简单来说,只要你有能力,你就可以得到最好的待遇,类似西陵北那样怀才不遇的悲剧,今后再也不会发生了。

    这一边,伽罗等人也跟了过来,笑道:“刚才我们都在说啊,你要是经过这一难,能彻底痛改前非,把这性子磨练好了,那也真是因祸得福。”

    西陵江坤撇了撇嘴:“还说呢,之前我就总是心神不宁,梦见天地被血海笼罩,自己拿着两把剑去斩妖除魔,害得我一连几个月都没睡好。还以为将要发生什么大灾难呢,原来就是这回事啊!”

    叶朔闻言一惊。西陵江坤所描述的画面,怎么那么像当初血魔现世时的景象?但血魔现世不过是近期之事,按照西陵江坤的说法,他却是在早前几个月就梦到了。用巧合绝对解释不了,难道说……外表大大咧咧的西陵江坤,其实有着八卦师的天赋?

    迟疑片刻,叶朔从怀中掏出玉简,将宫天影当初留给他的卦术第一重传送给了西陵江坤,认真的叮嘱道:“这里有些秘术,你拿去学。七天后如果能够完全领悟,我就将后面的部分也交给你。若是不成……那就只能说是你与这卦术无缘了。”

    西陵江坤不明就里,但想到叶朔拿出的秘术必然厉害,也就乐呵呵的翻看起来。续垣和公孙芷琪等人也围在他身旁,七嘴八舌的发表着意见。

    能否继承八卦师的传承,还要看西陵江坤的造化。叶朔不再与他多说,取出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,来到一旁的西陵杰面前,双手捧上。

    “西陵老爷,这是您的家传宝剑,如今,该物归原主了!”

    西陵杰的目光在两把宝剑上略微一转,就坚定的抬起了头:“恩公此番助我西陵家渡过大难,我西陵杰无以为报。这两把剑,就算是送给恩公的谢礼吧!”

    叶朔再三推辞,西陵杰仍是执意坚持,最终叶朔只能重新收了起来。想到连月来压在心中的困惑,近前一步,低声道:“西陵老爷,有关这两把剑,我有些事想跟您单独谈谈。”

    西陵杰似乎已经预感到了谈话内容,二话不说,便邀请叶朔到邻近的一间客房中密谈。

    “西陵老爷,这两把宝剑是由您的家族先祖所铸造,在它们其中是否藏有生魂?又是为何会藏有生魂呢?”房门紧闭后,叶朔头一句话就是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西陵杰深深的叹了口气:“我早就知道,这个问题,终究是会有人来问我的。如今,舒云女侠的灵魂烙印已经消失,想来,是她做到了该做的事情。那也就代表着,血魔已死,我西陵家背负的使命业已完成,此时再说出这个秘密,舒云女侠应该也不会怪罪了。”

    舒云女侠……叶朔不知不觉的屏住了呼吸。所以,剑中的生魂,果然又是宓舒云当年布下的另一道暗局么?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