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七章 洗牌
    “当年,是舒云女侠主动找上了我西陵家族先祖,”房间中一片寂静,只能听到西陵杰低沉的叙述声,“她说,希望我们能按照她的要求,为她打造两把宝剑,以应对数百年后的世间大劫。”

    “当代的铸剑名宗多不胜数,为何偏偏找上了我西陵家?舒云女侠却只是笑而不语,她说,因为我们都是因缘人,这两把宝剑,必须经由我们之手铸造,才能最终促成因果。”

    “天命之事玄之又玄,何况又是数百年后的祸事,大家都是半信半疑。这其中还有个为难处,本来若只是打造两把剑,只要对方出的价钱够,我们也不是不能应承的。但舒云女侠还说,为了能让这两把剑真正发挥效用,就必须在铸造的过程中,在其中加入大量的生魂。时辰一到,因果自见。”

    “加入生魂,这是伤天害理之事,先祖们一致表示拒绝,但其后舒云女侠将族长请入房中密谈,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说了什么,但族长再出来的时候竟答应了!他不顾一众长老的反对,立刻吩咐开炉造剑。”

    “宝剑铸成后,舒云女侠并没有将剑带走,而是嘱咐我们西陵家继续保管,等时候到了,她自会前来取回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把剑,就仿佛是我们整个家族的罪证,被先祖们长期束之高阁。直到四百年前,这两把剑忽然被人偷走了!当时我们都很着急,花了大力寻找,而舒云女侠却说,这两把剑被偷走是定数,将来它们会经另一人之手回归也是定数。现在发生的一切,都是因果轮回,让我们不必过于忧急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舒云女侠都不急,我们自然也不再急于寻找了。以后这段往事,就记录在代代相传的族长手札中,以叮嘱后世人,不要忘记我们西陵家所背负的大业。”

    “随着族长手札留下的,还有一块玉牌,那里面封存着舒云女侠的一道灵魂烙印。先祖交代了,我们每一天都要向这块玉牌参拜,哪一天如果其中的灵魂烙印消失了,那就是舒云女侠已经完成了她的功业,我们家族的这场因果,也就可以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初听江坤说,这两把剑竟然在你身上出现的时候,我大为意外。因为算算年头,舒云女侠所说的天地大劫,差不多也就将应在我这一代。这个时候,失踪了四百年的宝剑忽然再度出现,难道这一切,果然都是定数么?”

    “我犹豫了很久,是否要向你将宝剑索回,但我又不知你是否也是舒云女侠所说的‘因缘人’之一,我若贸然插手,是否会在无意中打断了这条因缘链。翻看着族长手札,我独自犹豫了很久,最后还是选择了静观其变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分家的族长,并不知道这一段历史,他们只知道那两把剑是我西陵世家的传家宝,一心要尽快将剑夺回。我不能向他们说出真相……这也是族长手札中的记载,舒云女侠曾叮嘱过,所谓天机,一旦说出来就不灵了。所以在她的使命完成之前,历届族长绝不得将此事向外人透露半句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将那些反对的声音压下去,我也费了好大一番力气,甚至不得不动用族长的威严。想来单是这一节,定然也给分家留下了话柄,让他们觉得我是个懦弱无能的族长,对外人百般忍让,矛头只会朝向自家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自己的确是“因缘人”之一,但想到都是因为自己,才给了分家叛乱的借口,叶朔仍是感到于心有愧。正想说些什么,西陵杰便是一摆手制止了他。

    “此事,与你无关,我们都只是在完成舒云女侠的大业而已。分家叛乱,不管有没有这个由头,他们迟早也都是会反的。现在想来,或许正是由于当初我没有过于开罪你,当我宗家遭逢大难之时,你才会挺身相助,令我宗家不致覆灭……世间的因缘,果然是相当奇妙啊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族长手札中还曾说,铸剑时大量加入生魂,终究是一桩罪业,会影响家族气运,西陵家,迟早会败。唉,有时候我看到江坤那个样子,总担心家族便会败在他这一代。还好,他认识了你,我的儿子,已经和过去判若两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分家叛乱这一劫,我不知是否正是西陵家的气运即将衰竭的征兆。虽然常言道,富不过三代,没有哪个家族可以永保长盛不衰,我西陵家已经在邑西国繁荣了这么多年,便该知足,就算将来哪一天它会败,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。

    但身为族长,谁又愿意看到自己辛苦扞卫的宗族,大厦倾颓呢?可惜,舒云女侠已经不在了,没有人能再看到我们的未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西陵杰说着,竟是伤感了起来。滥用生魂的大罪,绝不是一场有惊无险的叛乱就算结束,现在的西陵家虽然正在重建,表面看来是一派欣欣向荣,怎知哪一天它就会彻底的衰败。气运一事,非人力所能扭转,任你万事俱备,抵不过一场天灾**。

    但作为族长,也是家族的支柱,自然不可能把这些悲观的情绪带到外人面前。这难得的一位倾听者,登时唤起了西陵杰的满腔愁绪。

    叶朔看着一脸颓丧的西陵杰,干咳了一声,道:“据我所知,气运确实是虚无缥缈的东西,但是它既然可以衰竭,也就可以积累啊!

    西陵氏一族家大业大,要行善积德应该是再容易不过了,这世间有多少需要帮助的人们,每解救出一个在水深火热中挣扎的灵魂,岂不就是为自己积下了一分善业?

    比方说,你可以定期开仓施粮,去救济那些无家可归的穷人。或者是,多捐善款积累功德,去资助一些新兴的门派。远的不说,就比如定天山脉,那里的很多人,还在过着如同几百年前的生活,终日受贫困所累……”

    当叶朔还在详细的描述着定天山脉的贫穷现状时,西陵杰已经听了出来,他就是在暗示自己资助定天派,连忙一口答应。同时心中已在盘算,这一次该出多少银两才算合适。

    “那,江坤这孩子,他真的有八卦师的天赋么?”半晌,西陵杰忍不住又问道。显然此前在大厅中,叶朔将卦术传承交给西陵江坤的一幕,同样也被西陵杰看在了眼中。

    叶朔沉吟道:“现在我也无法确定,到底是因为他的血脉与双剑相合,才会看到那些景象,还是确有天赋。这一切,都要等七天以后,看他的学习成果了。”

    西陵杰默默的叹了口气:“唉,作为一个父亲,我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儿子碰那个职业,但若是为了帮舒云女侠延续传承,我西陵家却是义不容辞!”

    同样的矛盾,叶朔又何尝没有。一方面他也希望可以顺利找到传承者,便算是交卸了这桩包袱。但另一方面,他又并不希望真是西陵江坤。

    现在的西陵江坤,每天过得那么无忧无虑,对生活充满希望。若是有朝一日,当他可以测算过去未来,算尽世人命运的时候,他的人生又会变成什么样?而这条道路,却是自己这个做朋友的,亲手推着他走上去的……

    现在想再多也没有意义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叶朔时而和公孙芷琪等人玩闹,时而是在房中静修,七天倒也匆匆而过。

    冲击修气二段的尝试,再次以失败告终。不过这一次叶朔倒是并未太感失落。

    说起来,自己也真算是一个修灵界的异数,每次晋升,几乎都是大境界的跳跃,当初从蓄气级跳到聚气级,从聚气级跳到劲气级,接着又从劲气级一举跳到敛气级巅峰,现在真要让他老老实实的修炼,还反而有些不大习惯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才是修炼的常态啊。之前的那种好运,毕竟是不可能一直发生的。

    此外,由于在先前隐约的触摸到了雷之本源,那“九州寂灭”在事后虽然还是摸不到边境,却也令他得以悟透了“黄泉雷罚”,这也真算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了。

    踏出房门,直奔大厅,不出意料的,才刚跨进门口,就又听到了阵阵熟悉的嬉闹声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一只手负在背后,正有模有样的对众人进行预言。而续垣等人显然是对他的说法不满,都挥舞着拳头包围在他身侧。西陵江坤一边灵活躲闪,一边仍是时不时的冒出一句“金句”。

    “公孙芷琪,你近期将会破财!伽罗,你将会有桃花运!续垣,你的将来还是一片迷雾!不可说,不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!我会破财是什么鬼?伽罗有桃花运又是什么鬼?”公孙芷琪抗议过后又逼向伽罗,“伽罗,你最近背着我认识什么野女人了吗?”

    得到否定的答案后,公孙芷琪气势汹汹的转过头,再次和续垣一起扑向了西陵江坤。

    在他们还没有闹得更大之前,叶朔苦笑着走上前,询问一旁唯一还像个正常人的伽罗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伽罗冲着西陵江坤的方向抬了抬下巴:“他一大早就扯着我们说这些玄乎的话,问他是怎么回事他又不说,我看八成是学那些八卦术,学得魔障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看这情形,心里也算是有了底,笑着走上前打圆场道:“你们别闹他了,估计是他自己都不知道。”刚刚学会卦术第一重,能看到这些模糊的未来就已经相当不错了。如果刚才那些预言他不是在乱说的话,那么他八卦师的天赋,是真的渐渐被开发出来了。

    其后叶朔又简单考察了西陵江坤几个问题,虽然他自己对卦术一窍不通,但按照宓舒云所留下的现成的考题和答案,要做一个测试还是并不为难的。

    这会儿的西陵江坤再次展现出了“学霸本性”,一连串的问题回答下来,气都不带喘一口,末了又兴致勃勃的凑在叶朔身边:“怎么样叶大哥,我能拿多少分?”

    因缘,果真是很奇妙。叶朔心中默想着。在将传承完全转交后,看着如获至宝的西陵江坤,不知怎的,叶朔压抑了七天的心,忽然没有那么沉重了。

    以西陵江坤乐观的性格,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,他都一定会用笑容去化解。让他当八卦师,可能也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坏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西陵家族重建,连带着在五大家族中也引起了一次大清洗。

    此前西陵胧反叛宗家,也把整个五大家族拉下了水,在这场战斗中站错了队伍的夏侯家、欧阳家,事后在西陵杰的雷霆手段中,生意迅速缩水了一半。虽然勉强还能保住五大家族的头衔,但也已经是居于垫底之流,只能战战兢兢的求生存。

    两不相帮的欧冶家,西陵杰也就遂了他们的心愿,既没有过分打压,也没有给予提携,他们的处境,依然如故。

    而对于在困境中不离不弃的公孙家,西陵杰自是大力扶持。两族强强联手,在五大家族中,已经毫无疑问的站在了领导地位。

    这样的局面变动,自然在第一时间引起了洛家的警觉。

    “根据最新得到的消息,五大家族重新洗牌,虽然暂时威胁不到我们,但他们若是当真稳定成了铁板一块,背后还是以那个叶朔为首,对我们可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。”这会儿,洛慕天正在洛府大院中,屏退一众下属,与洛沉星商讨国内局势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早就看出,叶朔此人若是不除,久而必成祸害。只可惜,看来我对他动手的时间还是太晚了一些。”洛沉星一手托着额头,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“如今若是想在国内再发起一次讨伐,陛下是绝对不会答应了。再加上最近猎杀魔兽的那档子事,陛下全部的心思,都放在了扩充国力,笼络高手上,就好像六御魔君随时都会打过来一样。至于叶朔那个小子,如果再加上五大家族的后盾,陛下不仅不会再将他定罪,说不定还会拿他当坐上宾款待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洛沉星又叹出了一口气,不过在他脸上,却看不到任何的忧虑之色,仿佛仅仅是在俯瞰着芸芸众生的挣扎。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