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九章 闯鬼界
    ?“续垣,这个你倒是不必担心,那噬骨鬼圣虽然还没有灰飞烟灭,但至少也是大伤元气,短期内是绝对不敢再出来兴风作浪了。”叶朔安抚着续垣,一面环视众人,“对了,现在又不是节假日,你们都不用上课了?跑出来这么久没关系吗?”

    这也是令他困惑已久的一个问题。说起来,自从自己当初退学后,在致远学院好像就掀起了一股“退学风潮”,身边的朋友几乎是接连退学,叶朔有时回想,都会担心是不是自己无意中带了一个坏头。现在他们几个,该不会是也都退学了吧?

    几人见他一脸担忧,对视一眼,竟都是咧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已经修业期满了,刚刚才举行过结业典礼。原本还想找西陵江坤喝一杯庆祝一下的,谁知道他家里就出了这种事。”公孙芷琪说着,冲远方翻了个白眼,仿佛是对那个现在唯一不在这里的人表达不满。

    原来自己已经离开这么久了么……叶朔忽然一阵恍惚。和朋友们在学院里尽情欢笑的时光犹在昨日,这一转眼,他们好像就真的成年了,需要承担起更多的责任,也需要面对更多生活的艰辛。今后,他们不再是受人保护的后生晚辈,也将轮到他们去保护别人,成为别人的依靠了。

    虽然叶朔自己,是已经很早就踏上了这一步,但那时至少他知道,他的朋友们还停留在那个可以做梦的年纪。如今他们的成长成熟,终是真正的剥夺了自己最后的青春时光。

    这一刻,在叶朔心中难免有几分感伤,不过很快,这些许的愁绪立时又被另一股突然涌起的喜悦浪潮所冲散。

    这么说的话……现在齐玎莎应该也修业期满,回到定天山脉了,等处理完鬼界之事,自己一定要抽空回去一趟。她听到罗帝星的死讯,一定会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她的笑容,终于有一次将要为自己展放……

    阴气森森的埋谷,在四人的笑语中难得的增加了几分生气,但下一阵阴风扫过的时候,众人想到即将面临的考验,面容都是相继的严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此去鬼界,凶险万分,一个不慎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!你们……真的都考虑清楚了么?”伽罗仍是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嘿,我们来都来了,你现在才问我们有没有考虑清楚?”续垣佯怒道。和公孙芷琪一边一个,朝着伽罗当胸捶了一拳。

    叶朔跟着补上一拳:“你再废话,那就是不把我们当兄弟了啊。”

    伽罗目光微动,往来的夜风似乎在他的瞳眸中掠起了点点水光,几次激动难言,最终朝着三人重重一抱拳:“大恩大德,无以为报!你们是我伽罗这一辈子的好兄弟!”

    于是接下来,四人便依照练习了千百次的方式,在月光下盘膝坐定,手中掐诀,双目深瞑,努力令自己的身心与自然界合而为一,同时慢慢的收敛灵力波动,在体内的生机逐步削弱时,将全部的感知都集中在灵魂内。

    这第一步,就是要让魂体之眼取代真实的双目。当他们紧闭的双眼前不再是一片黑暗,四周的景物完全清晰时,也就可以开始尝试着向外走了。整个过程一定要极其缓慢,若是与肉身脱离得太急,很可能会对脆弱的魂体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叶朔第一个走了出来,他几乎是刚一闭上眼,灵魂就轻松离体了。大约等过了一炷香时分,伽罗第二个走了出来。他在之前的实践课程中,担任的就是灵魂出窍的研究对象,在此道可说是比其他两人都多了几分经验。

    公孙芷琪花的时间就长了,不过最后她总算还是顺利的走了出来。接着就像每一次在西陵家后院一样,她又开始仔细的检查起了自己的灵体是否依然漂亮,是否出现了缺胳膊少腿的情况。

    现在,就只剩下续垣依然闭目盘坐,灵魂没有一点的浮现迹象。

    以往每一次的练习,续垣都是离体最慢的一个。为此,这晚他们前来埋谷,是专程提前了几个时辰。但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,续垣的方向还是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叶朔知道,续垣生性活泼好动,让他安静下来本就不易,灵魂出窍,对他而言的难度确实是太大了一些。虽然公孙芷琪也有同样的缺陷,但女子本性属阴,只要掌握了诀窍,倒还是不难与灵体相触的。

    此时叶朔以魂力扫视续垣周身,能清晰感到他体内的灵魂正在不安的躁动,很显然,他也知道自己耽搁了太久,所以他开始产生焦急了。但越是焦急,灵魂就无法与自然界合一,只会让他更是出不来。

    人皆有此弊病,越是重视的事就越容易出现差错。虽然续垣平时都能顺利离体,但这一回就要正式去闯鬼界了,此行对伽罗至关重要,他绝对不希望自己拖了后腿。这巨大的心理压力,如同堆积在体内的层层阴云,让他的灵魂始终都无法彻底的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续垣,不要急,保持冷静。”叶朔在心中默念着,同时魂力散出体外,轻柔的在续垣周身掠过,极力安抚着他焦躁的灵魂。

    月到中天,子时已经临近,看着依然双目紧闭的续垣,公孙芷琪急得跺了跺脚,轻声抱怨道:“这怎么办啊?他要是再出不来,咱们又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,进鬼界恐怕就只能改期了。下次要再找到一个阴气这么重的日子,还不知道要等多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相信他吧。”伽罗却是目光坚定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作为自己一直以来的好兄弟,续垣比谁都重视这一次的鬼界之行。除了平时大家的统一练习,有好几次,伽罗都看到续垣一个人关在房间中,默默的进行着呼吸吐纳。

    他为自己,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,自己唯一能回报他的,或许就是无条件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嘻嘻,续垣虽然不在,但是我还在呀!”不知又过了多久,空地上忽然响起了一道清脆的笑声。

    从伽罗的背后,静悄悄的转出了一个美艳女鬼,虽是魂体,却依旧是衣衫华贵,妆容妩媚。谁也不知道她在这里待了多久,只是在她出现的时候,伽罗就感到自己的灵魂中,忽然空了一块。

    “静颜?”这女鬼的装束,叶朔和公孙芷琪都是再熟悉不过,不由同时脱口惊呼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在伽罗灵魂出窍后,叶静颜的灵魂竟然也跟他出现了分体。不过再回忆起当初的实践课程,伽罗的意识离开后,主导身体的就变成了叶静颜,这一幕似乎也就没有那么难以理解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们终究还是两个不同的灵魂。要长期维持一具身体的阳气,就需要两人的灵魂互相填补。但在化为灵体后,他们还是可以单独存在的。

    叶静颜咯咯的笑着,仔细打量着站在面前的伽罗灵体,笑道:“伽罗,我们应该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吧。真是神奇,明明在同一具身体里住了十多年,竟然都还是第一次看到对方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伽罗同样在认真的打量着叶静颜,半晌,他缓缓伸出一只手:“静颜,这么多年,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叶静颜微微一怔,面上一闪而过的讶异和感动,很快就再次被一抹调皮的笑容取代:“怎么,第一次见面就想拉人家的手,原来伽罗是这种人啊——”

    虽然叶静颜的整蛊作风依然不改,但对她已经有所了解的叶朔等三人,却都不会再为她不时暴露出的恶趣味而反感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整日计划着填补伽罗灵魂的同时,其实也是在剥夺叶静颜的生命。一旦伽罗的灵魂恢复完整,他就可以真正的掌管这具身体,而叶静颜这道多余的魂魄便会被排斥在外。

    失去了肉身,她是无法以残缺的灵体在阳间长存的,甚至就连能否顺利投胎,都还是未知之数。但明知如此,她却是始终安静的在伽罗的体内沉睡着,从来没有过半句怨言。

    叶朔有时觉得,要是别人有叶静颜这种遭遇,估计早就崩溃了。回想起来,虽然性格恶劣,但一直以来,她也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,努力的活下去而已。其实她真的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四人这一番笑闹,就连续垣是何时成功出窍都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“天哪,静颜!”刚刚离体的续垣就被吓了一跳,飘忽的灵魂猛一颤动,险些重新跌回体内。

    周围的几人眼疾手快,连忙一步抢上前,紧紧的攥住了续垣两边胳膊,又将他拉了出来,其间自然少不了又是一阵打闹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子时的时限终于还是赶上了,任务在身的五人也就不再耽搁,匆匆赶往玄月宝骨井。

    荒凉的坟地,交错的白骨随处散落,偶尔还能看到几只眼窝空洞的骷髅头,无尽的岁月侵蚀,令它们大都已经残碎不堪。而在这漫漫死寂的尽头,正安然伫立着一口枯井,散发出阵阵阴气,随着五人不断接近,魂体深处都开始泛起了阵阵凉意。

    “看来,必须选在子时进入,只是因为这个时候,这玄月宝骨井的防御结界是最薄弱的……”叶朔凝视着井口飘动的一层暗幽幽的蓝光,抬起一只手贴附其上,魂力与结界波动相融,缓慢的化解着那一丝抵御之力。

    “这下边还不知道是个什么状况,咱们谁先进去?”叶静颜注视着叶朔的动作,同时开口向众人发问道。

    虽然身为五人中唯一的阴魂,叶静颜对鬼界的情况却也一无所知。眼前吉凶难测,第一个下去的人显然会面临着最大的风险,在正式闯鬼界之前,这也将是他们所要解决的第一个难题。

    “我先来吧。”一片沉默中,叶朔主动站了出来。自己是魂师,身上又有定魂珠,如果真有什么突发状况,他的应对手段也绝对会比其他人更多。

    众人先后点头,他们知道叶朔绝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,这个任务交给他,也确实是最合适的了。

    达成共识后,叶朔也不多废话,掌心贴附着结界,身形在弥漫的蓝光中缓缓消融。这一瞬间的感觉,如同有某种冰凉的钩子将自己狠狠扯了一下,跟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幽幽鬼哭在耳旁掠过,阴风在身侧穿梭回旋,叶朔能感到层层空间飞速跳跃,自己的魂体仿佛要被撕裂一般,这里已经不是他所能掌控的空间,他能做的,就只有不断的坠落,坠落……

    时空的法则,也在迅速的进行着更替。自己将要进入的,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……

    昏乱中不辨时辰,再睁开眼时,叶朔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条笔直的街道上,外观虽与人间的长街无甚差别,同样有着往来的行人,但也许因为自己仍是生魂,站在这阴间的地界,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,仿佛与周边的一切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放眼四顾,很快叶朔就惊喜的看到,在这大街上除了巡逻的鬼兵,最多的就是一缕缕漂浮的游魂。它们已经没有了意识,只是按照着灵魂中留下的本能,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游荡着。

    在人间极其稀少的死魂,在鬼界竟然随处可见!

    根据书籍中的记载,鬼界虽然面积广阔,但在阳界和地狱之间,其实就相当于是一个中转之地。

    新死之鬼进入鬼界,都需要对生前的功过进行审判,无甚大过者可经牛头马面引领,渡过奈何桥,喝下孟婆汤,转世投胎。由功过的差异,转生通道也分为“人道”和“畜生道”。

    至于生前作恶多端者,则会被打入地狱接受惩罚。将罪过赎清后,仍然有机会重入轮回。但根据所犯的罪行不等,现在的地狱中,就充斥着不少关押了数百年,依旧罪孽累累的恶鬼。

    虽然投胎是常态,不过若是不愿轮回,也可以就此留在这里修炼,任职,维持鬼界的日常秩序。如果出现留在阳间作恶的鬼魂,也是经常需要他们去拘捕的。

    在鬼界最常见的就是鬼兵,这也是鬼魂所能担任的第一个职业。随着实力的增长,以及功劳的累积,鬼兵同样有机会升职为鬼将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