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三章 泣别,静颜殇 上
    ?“就这样,我身上的阴气越来越淡,甚至瞒过了那些鬼界的追兵。”叶静颜嘴角的笑容越来越甜美,但在她的眼中,却是依稀闪动着泪光。

    “我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呢?到后来,就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徘徊在阳间的我,经常穿梭在那些富户的庭院间,故意在他们面前显形。看他们一个个吓得面无人色的样子,也不知道曾经是做了多少亏心事。呵呵,你们瞧,其实做灵魂体也有灵魂体的好处啊,所以从那以后,我就到处恶作剧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觉得,让那些人相信,世上真的会有因果业报,这也是一件好事。最起码这样的话,他们再想作恶的时候,也会有所检点。”

    叶静颜的目光有些恍惚,她的思绪正在回忆里疯狂穿梭,不知是记起了什么,忽然有些凄惨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但因为我是生魂,很快,我就被致远学院抓去了!我不知道他们要用那么多生魂做什么,我也不知道一所高等学府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。但是仔细想想,其实这也正是世间的常态啊,越是光明的地方,就越是有着数不清的藏污纳垢。”

    “在那里有一位老教授,他看穿了我的真实身份,却并没有立刻收了我这个作乱人间的死魂,他只是说,要用我来填补一个孩子缺失的魂魄。而那个孩子,”叶静颜抬起目光,“就是伽罗。”

    “我第一眼看到伽罗,就知道他和我有着一样的遭遇。也许是出于同病相怜,我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,在之后的很多年,我都一直陪伴在他身边,见证着他的成长。可是,当我看着伽罗一天天像个正常人一样的长大,我就好嫌弃我自己。所以每次轮到我掌管这具身体的时候,我就总要穿上最漂亮的衣服,在身上洒好多好多的香水,我想要盖掉我身上的阴气!”

    续垣始终沉默不语,长期以来,叶静颜那过于花俏的打扮,至此似乎终于有了答案。以前自己还以为,她只是单纯的爱漂亮,却从来都不知道,在她心里还藏着那么多的自卑。

    记得叶静颜总是喜欢修炼邪门术法,吸收别人的精气,自己还曾经问过她,你这个人为什么这么歪门邪道,万一对伽罗的身体产生伤害该怎么办?如今想来,其实她只是想遮掉自己身上的死气,免得被他们注意到了,就会讨厌她,不接受她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一起进入鬼界,分明是故地重游,我却装作同样是第一次来的样子,只是不想你们会用异样的眼光来看我。这一路上,我也犹豫了很久,既然马上就要分别了,我却还是希望,能让你们认识一个真实的静颜。”

    叶静颜结束了她的故事,此时的她看上去是那么脆弱,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将她的灵体吹散。在说出了所有的真相后,她在等待着迟来的审判,等待着她的同伴们,是否可以接受一个作为异类的她。

    “静颜,没关系的,你永远都曾经是我们当中的一份子。”最后是叶朔先开口了。

    在伽罗等人也相继表态后,叶静颜感动得泪眼婆娑。能够在世上多活这十几年,能够认识他们,自己真的已经很幸福了。即使将来真的会被打入地狱,万劫不复,能有这一段回忆,她就知足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伽罗,我现在要开始为你填充魂魄了。”虽然最关键的信息还是没有问出来,似乎叶静颜也不知道那个日子究竟有什么特别,但叶朔知道,不能再耽搁了。

    “整个填充过程绝对不能被人打扰,否则伽罗的魂魄将会很危险,大家要好好帮我把风。”叶朔这几句话,听得续垣等人都是战战兢兢。随后他就在伽罗身后盘膝而坐,从拘魂袋中抽出一只死魂,洗净戾气后,朝着伽罗的魂体缓缓的推入了进去。

    填充魂魄,与此前简单的融合不同,是需要叶朔将死魂的能量凝聚成最精纯的一团,填入伽罗灵魂中缺失的部位,再以特殊的手法,将这两种原本排斥的魂力相融在一起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对灵魂技巧的运用要求相当高,叶朔若不是魂师,恐怕还真不敢轻易的揽下这一桩任务。不过即便如此,他还是需要拿出最高度的重视。毕竟死魂的能量更为狂暴,当两者发生剧烈排斥时,很可能会导致伽罗的灵魂被死魂吞噬。

    第一次的尝试,最终以失败告终。融合不久,两者间就产生了排斥现象,叶朔当机立断,立刻将死魂撤下。就算是属性完全相合,也不能担保必然相融,好在,他们的备用品还有很多。

    一连尝试了十来次,众人从最初的胆战心惊,到最后已经渐渐的麻木了。但随着拘魂袋中的死魂越来越少,叶朔也不禁发愁,难道他们抓到的这一批死魂,真的就找不到一只合用的?

    下一次,再下一次有的死魂是刚刚被填入,立刻就会发生排斥,有的则是在融合到了一半时,才会突然熄火。如今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只死魂了,叶朔机械性的将它推入伽罗体内,随后按照他的灵脉运转轨迹,将死魂的能量一分分的输送到周身各处。

    这一次融合的时间,似乎比以往都长了一些,但叶朔并不敢掉以轻心。魂力持续注入,如同灵活的针线,游走在斥力的边缘,将两团完全不同的能量缝合到一起。同时根据伽罗的灵魂波动频率,不断模拟着死魂的浮动波纹。

    续垣和公孙芷琪看得又惊又喜,而他们的目光也不时朝街道上扫视。先前有好几次,他们险些以为巡逻的鬼兵就要朝这边走过来了,都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,幸好最后总是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随着融合的深入,伽罗的脸色渐渐开始变得惨白,额头也跟着滚下了豆大的汗珠。魂体剧烈颤动。那是当一种外来能量正在侵入,排斥和同化趋于平衡前的交战。在他背后,叶朔也出现了同样的状态,他正在艰难调动起全部的魂力,完成着最后的稳固工作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,大汗淋漓的两人终于同时退出了修炼状态,各自调息。围观的几人也欣慰的看到,伽罗灵魂中原本呈半透明的残缺,如今已经完全被填补了起来。现在他体内流动的魂力,充沛而又圆融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叶静颜默默的退出了这支队伍。现在伽罗的魂魄已经完整了,他再也不需要自己了,也该到了自己离开他们,了无牵挂的去投胎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虽然很想静静的离开,但和大家在一起经历的一幕幕相继在脑中浮现,叶静颜无限留恋的打量着那几道年轻的身影,几张朝气蓬勃的面容。就在她终于下定决心,不再打扰他们的时候,续垣忽然猛地抬起了头,叶静颜那略带雾气的剪水双瞳,也正正落进了他眼中。

    “静颜,这一次你跟我们来鬼界,就没有再准备离开了,是不是?”续垣有些吃力的说出了这一句话。公孙芷琪惊讶的转过头,就连正在调息的伽罗都激动得要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叶静颜温柔的一笑:“不要难过,我本来就是属于这里的。现在,也只是回到了我应该待的地方而已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可是我舍不得你!”一向大大咧咧的续垣,在脱口喊出这一句话后,自己都是震惊不已。但很快,他就像什么都豁出去了一般,一口气说了下去:“投胎以后,你就不再是你了啊!以后如果再见面,你还会认识我们吗?我我不想跟你在街上擦肩而过,却不知道那就是静颜!我我”

    伽罗一直都安静的注视着叶静颜,如果她说一句她不想走,那么就算是违背两界的律条,他也一定要把她带回阳间!但在长久的对视中,他从叶静颜的眼中看到的是平静,一种真正的平静,她,应该是真的已经放下了心中那份执念吧。

    “续垣,别这样,静颜能够再世为人,我们应该为她感到高兴才是啊。”伽罗一只手轻轻搭在续垣肩上,“你再这么伤心下去,也会让她很为难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我还是比较习惯那个整天跟我吵架的你,好像一刻不损我就不舒服”叶静颜在泪光中露出了笑容,“你现在这个样子,真的是一点都不像你。”

    续垣吸了吸鼻子,在两人的注视下强挤出一个笑容:“那静颜,投胎以后,你一定要好好做人,如果性格还像这一世这么恶劣的话,会嫁不出去的”

    叶静颜笑了起来:“这才像你啊!”两人一步步的走近,忘情的拥抱在了一起。倚在续垣的肩头,叶静颜的脸上终于还是划下了两行清泪。

    “芷琪,我能提前叫你一声嫂子吗?”在续垣依依不舍的结束了这个拥抱后,叶静颜又走到了公孙芷琪面前,“其实,我早就把伽罗当成我的哥哥了。可惜,我不能喝你们一杯喜酒,看不到你穿上新嫁衣的样子了,不过我相信,你一定会成为最漂亮的新娘。”

    公孙芷琪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:“静颜!”少女的感情总是最丰富的,这一转眼,二女已经痛哭着拥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告别的最后,叶静颜又走到了伽罗面前。即使已经努力克制,但面对这个对她来说最特殊的人,仍是令她激动得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“伽罗,以后我不在你身边,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,如果被人欺负了,就狠狠欺负回去”才说出这第一句话,泪水就像一串串断了线的珠子,反复的清洗着她秀丽的面庞。

    “我这一生,都已经被邪世帝尊毁了,可是你不一样,你还可以有大好的前途。不管我能不能顺利投胎,哪怕是在我灰飞烟灭之前,如果能让我在天上看到你在笑,那么我也一定会开心的笑的!”

    为了掩饰自己的悲伤,叶静颜主动张开双臂,和伽罗紧紧相拥。这两个相依相伴了十几年的灵魂,此时就以这样一种方式,默默的倾诉着他们对彼此的感情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拥抱,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来得长。当两人重新分开时,伽罗主动的握住了叶静颜一只手,认真的贴在了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静颜,可以感受到我的心跳吗?你看,它跳得多有力啊以后,在这个位置,你永远都跟我在一起。我会连你的份,一起好好的活”

    叶静颜被他逗笑了:“傻瓜,你现在是灵魂体啊,哪来的心脏”迷离的泪光,将她的容颜衬托出了一种圣洁的光辉,这一刹那的她,美得惊人。

    缓缓的回过头,叶朔正在对面注视着她。叶静颜淡淡一笑,主动的走上前。从敌人到朋友,这一路真的经历了很多,不过,现在就都要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叶朔,我们都姓叶,说不定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呢。以后,你也要帮我多看着伽罗,他总是太为别人着想,往往就忽略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礼节性的拥抱过后,叶静颜的瞳孔忽然急剧紧缩,面上划过了一丝惊骇至极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你的灵魂敢问你出身何处?”

    叶朔莫名其妙:“我刚有记忆的时候就在定天山脉了,出身之类的,就连我自己都不清楚。怎么,难道你知道我的身世?”

    叶静颜并不正面作答,只是震惊的注视着他,反复喃喃自语:“怎么会这样?不可能,不可能”

    “每一个失败的实验品,在他们的灵魂中都会留下特殊的邪气烙印,我认得这种烙印,同时他们的灵魂也会出现一定的残缺。”好一会儿,叶静颜才重新开口。但与其说是在回答叶朔,不如说正在疯狂的自问自答,“可是你你却不一样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似乎带给了她相当大的困扰。而就在这阵语无伦次的自语中,叶静颜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,眼中的恐惧近乎绝望:“难道说你是唯一一个成功者?!”

    别说叶朔是一头雾水,就连其他人也不明白,刚刚还沉浸在感伤中的叶静颜,现在到底是发现了什么,竟然会表现得这么失常?

    “静颜,你先别急,能好好把话跟我说明白吗?”叶朔尝试着安抚她,“到时候有任何困难,我们可以一起帮你解决啊!”

    叶静颜的目光仍是隐隐涣散,仿佛在犹豫着是否要向众人告知实情。也就在这一阵焦急的等待中,一道强大结界忽然从天而降,直接冲垮了叶朔先前所布下的结界,浓重的鬼气,顷刻间就将几人完全笼罩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