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八章 收徒
    场中的气氛,在这一瞬间沸腾了。

    叶朔还没回过神来,司徒煜城已经一脸笑意的将一个金漆托盘递到了他面前,盘中盛着一排排精致的徽章,鼓励的冲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包括掌门在内,一群执事长老的反应也都跟着火热起来,显见是早就知道了有这一码事。叶朔忽然有些哭笑不得,敢情司徒煜城这是要把自己作为礼物,送给这些新晋精英弟子当奖励啊?

    当着众人期待的目光,叶朔也不好过多推辞,站起身来,随着另一名手捧托盘的弟子一起走上了台。

    “大家以后还要再接再厉,不要辜负了这枚徽章。当初,它可是连我都没有资格拿的。”

    据说开场前应该致词,叶朔憋了半天才想出这一句话。看着面前瞬间大盛的崇拜,苦笑中暗暗心想,这莫非就是名人效应么?不管自己说什么,在别人眼中仿佛都是千古名言。这样的场面,令他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授勋从第一名开始,叶朔郑重的将徽章佩戴在了断凌胸前。此时的断凌早已经没有了战斗中那股子犀利气息,他笑得就像一个第一次得到礼物的孩子。

    随着仪式持续进行,每一名弟子都会在戴上徽章后,双眼发亮的说一句:“谢谢太上长老!”还有的弟子在激动之下,一连说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从队尾重新返回队首,叶朔同时也仔细的打量着每一个人。在大多数弟子都兴奋的拨弄着胸前的徽章时,断凌仍是站得笔直,尽管在他眼中同样闪烁着探究的**,但他却懂得把这份冲动很好的掩藏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很清楚,眼前的场合,并不适合做那些小动作。单从这一点,也能看出他的心性比寻常人更为沉稳,对自己的要求也向来严格。他,确实具备成为一个强者的潜质。

    叶朔的脚步,最后在断凌面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叫断凌?”在断凌激动的点头后,叶朔微笑着又道:“刚才你的比赛,我在台下都看到了,打得非常不错。你……愿意做我的徒弟么?”

    全场喧哗,同台的精英弟子更是炸开了锅,纷纷用羡慕而略带嫉妒的目光打量着断凌。他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,竟然可以获得太上长老的青睐!

    断凌也为这份天降的恩赐微微一怔,而他见机也快,当即双膝跪倒:“弟子叩见师父!”

    感受着这相似的气氛,叶朔不自觉的一阵恍惚,记忆又把他拉回到了熟悉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自己初次参加门派大赛,了尘道长在所有人面前宣布收自己为徒,当时,大家也是这样又羡又妒的打量着他,一切恍如昨日。而现在,他的身份却调转了过来,令他有些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脱口收下断凌为徒,除了他确实是个难得的好苗子之外,这物是人非的刺激也占了极大比重。当年师父把门派的香火交到了他手中,现在,也是时候由他把这份香火,继续传承下去了。

    想不到,我这么快也开始当别人的长辈了啊……叶朔轻轻叹了口气,明明连二十岁都还没到,为什么忽然有一种自己老了的感觉呢?

    双手扶起断凌,叶朔掏出一块玉简塞在了他手中:“先不忙叫,我这里有一份秘法,你拿去修习。如果能在十天之内,将第一重参悟透彻,我就正式收你为徒。否则,也就是我们的缘分还没到了。”

    一众新晋精英弟子好奇的探头探脑,现在他们的心情也平衡了不少。看来想做太上长老的徒弟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的,首先还得通过了考核才行——

    断凌握紧了玉简,深深一揖:“弟子一定不辜负师父厚望!”

    叶朔没理会他这份嘴上便宜,默默的按了按他的肩,转身而去。才走下擂台,立时就被司徒煜城等人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叶师弟,你刚才那是……玄级秘法吧?”秋若蕊的神情有些担忧,“虽然断凌确实很优秀,但他毕竟才只有十岁,让他独自参悟玄级秘法,难度还是太高了一些……你觉得,他能做到么?”

    “只要他夜以继日的参悟,我想以他的资质,还是有那么一成希望的。”叶朔倒也坦诚。

    “只有一成的希望?这……”秋若蕊和司徒煜城面面相觑,都不知叶朔先收徒,再给他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考核,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精英弟子的考核圆满结束,到访的宾客渐渐散去。乡舍间的一群年轻父母议论得最多的就是断凌,显然这一回他出色的表现,又将为定天派赢得不少生源。

    南宫菲并没有立刻离开。一方面是俞若珩的热情挽留,而另一方面,用她的话来说,她也想看看“叶朔到底能不能收下那位大弟子”。

    门派的运转,又恢复了一贯的井然有序。林凯轩作为大管事,自是一如既往的忙前忙后。在太上长老回归期间,他必须非常小心,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,给对方拿住了把柄。

    同时,正有一条小道消息悄悄的在门派中散布,也在原破月派的弟子群中引起了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“消息可靠吗?罗师兄明明那么厉害,怎么可能轻易就死了呢?”

    偶然经过的林凯轩听到这一句话,脚步立时一顿。

    “开始我也是不相信的。但我琢磨着啊,也的确有些可能。”偏僻的矮房中,一众弟子席地而坐,从方位看来,是明确划分成了两方阵营。赵青坐在中心,显然这场谈话正是由他发起。

    “偏偏就是在那个人回来之后,就出现了这样的传闻,有道是空穴不来风啊……你们自己想想,罗师兄这都多久没消息了,要是没死,为什么一直都没跟我们联络呢?”

    在一众弟子都是迟疑的点头后,赵青诡秘的压低了声音:“如今,太上长老势大,恐怕我们不得不考虑‘择主而侍’了。”

    “几位师兄,做人可不能这么没良心啊?”有弟子提出了反对,“那叶朔灭了我们满门,你们真的要倒戈他的旗下?”

    赵青看来是在召开会议前就做过了通盘考虑,此时答得相当利落:“要是有办法,我们自然也不愿意!以前总以为罗师兄还能回来,现在看来,是指望不上了,我们必须得提早为自己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谁能让我们活下去,我们就忠于谁!”渐渐有更多弟子被带动了节奏,三三两两的附和起来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们终究是破月派出身,就算投效,那叶朔能信任我们么?”另一名弟子质疑道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可说是问出了众人的心声,一时间,小屋内沉默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没有破月派。”赵青的声音冷漠的响了起来。见众人都困惑的望着他,放慢了声调,又重复了一遍:“没有破月派。以后就只有一个定天派。只要我们全心为定天派效忠,那叶朔迟早总能感受到的。”

    既然“只有定天派”的口号是太上长老发起的,他作为众人的表率,就绝对不能带头做出破坏这份团结之事。大家已经不再是七大门派的弟子,而是定天派的弟子,只要拿住这一点,相信叶朔也就不敢随便把他们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赵青背后的一众弟子都在缓缓点头,对面的弟子却依然有些犹豫。在没有得到罗帝星的确切死讯前,他们还不想这么快就当叛徒。万一这消息就是叶朔故意散布出来,瓦解破月派军心的呢?

    赵青倒也并不着急。反正他本来就没想替叶朔当说客,这易帜之举,也不过是为了能够活下去。至于能从破月派带走多少弟子,他并不在乎,好心来给大家说一声,也只是不希望独自倒戈后,整天被从前的同门戳脊梁骨而已。

    室内的僵持仍在蔓延,此时在门口忽然响起了一声干咳。

    “这大清早的,你们不去练功,都聚在这里说什么呢?”林凯轩缓步走了进来,目光环室一扫,特别在赵青的脸上停留了一下。

    赵青全无心虚之色,一口答道,“林师兄,听说罗师兄已经被叶朔杀死了,你也早做打算吧。”

    林凯轩不屑的笑笑:“净瞎说,你死了罗师兄都没死。”

    此时一双双眼睛都望着他,林凯轩也知道这是一个凝聚军心的关键时期,定了定神,道:“我告诉你们,罗师兄现在好得很。说他没有联络是吗,他平时那么忙,哪有闲工夫一个个跟你们联络?”

    取出玉简,示威般的在众人眼前一晃而过,“但是他一向都会定期传讯给我,迟早有一天,他功力大成,会回来杀了叶朔的!”

    赵青冷笑一声,长身站起,“那你就抱着这个自欺欺人的奢望,继续做你的美梦吧。”与林凯轩擦肩而过时,又用不轻不重的声音补充了一句:“做到你成为叶朔刀下亡魂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在赵青背后,也跟随着一部分心意动摇的弟子。林凯轩眼见树倒猢狲散,曾经的破月派已经四分五裂,心中阵阵苦涩。嘴唇动了动,还想对赵青动之以情,让他回想起当年的同门情谊,但再转念一想,以罗帝星的自尊,他绝对不会去哀求别人留下,继续做他的小弟,这番话如果由自己来说,只会成为对他的侮辱。

    “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。”最终林凯轩只是冷冷的道,“但我们破月派不欢迎叛徒,你今天要是走了,就别想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赵青报以冷笑:“不稀罕回来。”带着身后的一群弟子,快步跨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林凯轩默默的站在房中,直到一名弟子拉了拉他的衣袖:“林师兄,罗师兄真的跟你有联络吗?”

    林凯轩强挤出一个笑容:“当然了,罗师兄什么时候让我们失望过啊。”同时他揣在口袋中的手,默默的握紧了那一块玉简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断凌自回到房中后,便是废寝忘食的研究着叶朔留给他的玉简。大量的信息涌入脑海,他能看懂字面上的意思,至于更深层的内涵,却是彻底难倒了他。

    入门以来,他也修习过不少的黄级秘法,进境远比其他弟子快得多。叶朔提出考核的时候,他还一度觉得,玄级秘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哪里需要十天,只要一半的时间,他就可以重新站在师父面前了。谁知道,这一个等级的差距,竟是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断凌盘膝静坐,反复做了几次深呼吸,清空杂念后,再度引天地灵气入体,磅礴的清气在头顶形成了一道漩涡。同时他也在这阵持续的冲刷中,尽全力研究着脑中的每一段文字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紧闭的房门“吱呀”一声打开,林凯轩慢悠悠的走了进来,微笑着打量他:“练得怎么样了啊?”

    断凌立刻退出了修炼状态,起身施礼:“林师兄!”

    虽然自己是门中的小天才,这次考核过后更是大出风头,但林凯轩在定天派的地位也不低,不仅总管门中一应事务,每次提出的建议,掌门也十有**都会采纳,在弟子群中还是很有些威望的。

    两人平时并没有太多接触,对于他突然来房中找自己,断凌在不解的同时,倒也有几分受宠若惊。回过神来,很快就兴致勃勃的答道:“我正在研究着呢,看了半天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。不过我想只要我这十天不间断的练,一定可以练成的!好了不跟你多说了,我赶时间继续练功了啊。”

    林凯轩笑了笑,并没有就势告辞的意思,反而是在他身旁坐了下来:“得了吧。我跟你说,这一口啊,吃不成个胖子。你现在看不懂,再看十天你还是照样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见断凌还有些将信将疑,四顾一番,故作轻蔑状,叹道:“太上长老根本就不是诚心收你为徒。你想了,你是什么身份,太上长老又是什么身份?你觉得,你有这个资格做他的徒弟么?”

    断凌本就觉得这份好运来得太突然,虽然下意识的还想反驳,但想到那一份天书般的秘籍,在心里也承认了自己确是参悟不透。这一来顿时满心焦急:“啊,那林师兄,我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林凯轩安慰道:“别急,他越是觉得你做不到,你就越是要做到给他看。”从袖中取出一粒药丸,“你把这颗药吃下去,它可以刺激你的血液运行,加快对灵气吸收的速度。这样一来,你的思维一定也可以更加活跃,要不了多久,就可以把秘法的第一重悟透了。”

    断凌听他说得厉害,也就好奇的接了过来。他现在是病急乱投医,能成为太上长老的弟子,机会难得,他实在不想错过,哪怕是用一些非常手段……握紧药丸,感激的冲林凯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林凯轩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微笑,直到走出房间,替他掩上房门时,眼中才飞快的闪过了一丝若有深意的笑意。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