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七章 路遇
    血云堂的震怒,确实令叶朔感受到了“举步维艰”。

    这一天他刚要再次横跨一座城池,在城门前远远的就看到了成群的卫兵,正向往来的行人严格盘查。领头的兵士手持画像,逐一比对,叶朔不敢多看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不仅是正门戒备森严,任何一处可供出城的小道,此时都被把守得有如牢狱。同时叶朔还注意到,在每一群城主府卫士身旁,都会有一名血云堂使者驻守,警惕的双目四面扫视。

    自己体内留有烙印,对血云堂中人来说,只要在他们面前一晃,都可以被感应得一清二楚,简直就是一块现成的标识。这样的话,自己就连碰运气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还是先想办法解决掉烙印再说吧……叶朔深埋着头,避开人群,匆匆赶往城池边角的客栈。

    从这全城出动的架势看来,这个国家应该和邑西国一样,也是血云堂的下辖地界。国主接收到他们的命令,再传讯到各地城主府,才形成了这么一副天罗地网。

    好在如今这命令似乎是刚刚下达不久,城中主要的搜查还只集中在城门一带,这才让叶朔有机会寻到一个暂时的落脚处。

    要了一间天字客房,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后,叶朔关起房门,在床褥上盘膝静坐,灵魂力量在体内一路穿梭,轻车熟路的找到了那一道困扰他已久的烙印,再次尝试着将其抹除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当初那名为“血手”的血云堂使者,实力似乎也并不比现在的他强多少,为什么他留下的烙印就是无法抹除?难道,这其实是一种特殊的灵魂运用技巧?

    要说叶朔现在的心情,也实在是相当焦躁。他等于已经被困在了这座城中,而且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,这张搜捕网必然还会收得更紧。虽然他也不是不能强行杀出城,但这样就等于是暴露了自己的方位,日后的追杀更将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对于血云堂这个莫名其妙的招惹上,又莫名其妙的将矛盾激化的势力,叶朔真是感到极为无奈。同时在灵魂力量一阵长久的推动后,体内的烙印依然纹丝不动。诸事不顺,叶朔紧闭的双眼猛然大睁,也就在这一刻,他的视线猛地转向了墙角的一口箱子!

    从刚才开始……他就觉得自己在被人注视。但房中又确是只有自己一人,叶朔只当是心理作用,也就没多理会。直到刚刚,他非常确认墙角传出了灵力波动,来源就在那口箱子中!

    通常,每间客房都会有这样一口箱子,那是为客人准备的临时储物箱。箱盖不会上锁,客人可以自由使用。但自己来这家客栈也只是临时起意,订下这个房间就更是巧合,为什么在房中的箱子里会早早的躲了一个人?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?他到底是不是冲着自己来的?

    叶朔的戒备瞬间提到了最高,一步一步的走到墙角,抬手扶住箱盖,深吸了一口气,猛然朝上方一推!

    蜷缩在箱子中的,竟然是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!

    “嘘,别出声!让我躲一下!”那少年一见了他,立时冲他连使眼色,两只手同时做下压状。

    叶朔皱了皱眉,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回事,但从他的身上,确实没有令自己感到任何杀意,心里倒也先放松了几分。

    既然自己会莫名其妙的被人追杀,他可能也同样是得罪了什么恶势力,才会被迫得东躲西藏。这样一想,叶朔对他倒是生出了几分“同是天涯沦落人”之感。稍一犹豫,就在那少年感激的目光中,重新将箱盖扣下。

    也几乎就在同时,楼梯口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,几个劲装大汉直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!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人?”领头的汉子一开口就是审犯人一般,“年纪跟你差不多,穿一身栗色长袍,身高大概是……这么高。”一面抬起手掌,在身前比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整条楼道都响起了大小不一的呼喝声,显然这帮人已经闯进了每一间房内搜查。

    这气势汹汹的举动,令叶朔一见就心生反感,对那少年也多添了几分信任。毫不退缩的回视着他们,冷冷答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?”领头汉子冷哼一声,“那就等我们搜过了再说吧!”说着兵刃一亮,就要带人朝屋里闯。

    叶朔手臂一抬,拦住了他们的去路:“抱歉,我不喜欢别人进我的房间。”话音刚落,一股雄浑的灵力波动从他体内炸开,当场将领头者震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修气级?!”那领头汉子明显吃了一惊,脸上的倨傲也悄然少了几分。

    一个修气级强者,就算是放在他们的势力中,也能算是修为不俗了。他们如今还身有要务,得罪一个修气级并不明智。何况对方既然有这样的实力,想来也不会容许一个陌生人躲在自己的房间里,还能无知无觉。

    那领头汉子头脑飞速转动,最后还是选择了退让一步。抱了抱拳:“打扰了!”就冲着身后的属下一挥手,一行人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叶朔确认这帮人已是走得一个都不剩,又等到整条楼道内的喧嚷声也渐渐平息下来后,才重新回到房中打开了箱子:“现在可以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箱中的少年感激的冲他笑了笑,接着双手在箱沿上一撑,敏捷的跳了出来。在房中四面踱了几步,就来到窗前,随手将窗子推开,大口的呼吸着窗外新鲜的空气。

    “我是逃出来的。我爹非要让我进入天宫门,还要送礼托关系,我真的不愿意做这种事啊!所以这次就借着押运礼物的机会,偷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少年不是别人,正是剑窑大宗的少宗主任剑飞。他生性洒脱不羁,向往自由,不想做什么有数的强者,只希望能一辈子流连在青山绿水间,做一个自由闲人。

    此前文殊剑一事,他与父亲苦拗不过,只能答应亲自押送。不过在那个时候,他就已经想好了这个出逃计划。

    为掩人耳目,剑窑大宗一行人都换上了便装。毕竟礼物贵重,在这个博取名额的节骨眼上,难保其他势力不会妄动心思。剑窑大宗虽然向来张扬,但在灵界大陆上,他们惹不起的势力,也还是有很多的。

    刚才的那一行人,正是这一批押送队伍的随行成员。半途不见了少主,只能带着文殊剑沿途搜寻。

    也正因装束的不同,叶朔并没有认出对方来自剑窑大宗,自然就并不知道,他刚刚跟自己失落的宝剑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