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八章 同行
    在一座极为繁华的城池中,一处毫不起眼的酒楼里,正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眯缝着双眼,打量着人来人往的街道。端在手中不住摇晃的酒碗,恰到好处的遮掩了他的大半张脸。

    少年一身黑色长袍,宽大的衣服掩盖了他的身形,让人看上去似乎是神秘无比。

    透过兜帽下若隐若现的阴翳,看其脸庞,赫然便是刚刚逃脱血云堂追杀的叶朔!

    “这样下去不行,我得找个机会出城,不然迟早会被找出来的。”看着街上不断来往的城主府高手,叶朔沉吟着想道。现在外头的那些人肯定是在搜寻他的!

    整件事情,似乎还要从他先前在客栈中偶遇任剑飞说起。

    “现在他们找不到我,一定会以为我跑到其他地方去了。等天一亮,他们都走得差不多了,我就可以尽情的去游山玩水,逍遥快活!”

    任剑飞说着,自来熟的走到叶朔的床边,伸了个懒腰就躺了上去,“所以这位兄弟,我可能还要再耽搁你几个时辰,如果再有人来找,记得帮我打发他们走啊。”

    如今被任剑飞霸占的,也正是这间房间中唯一的床,叶朔一脸无奈的看着他,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模大样的闯入者。半晌,他的眉头却是轻微的皱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什么境界?”

    任剑飞连眼睛都没睁:“修气级啊,修气五段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么年轻就达到了修气五段……看来对方家里应该也有些背景。叶朔第一时间就做出了这样的判断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只因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几分自信,虽然无法和那些整天泡在资源宝库里的世家子弟相比,但对于独行修灵者,他还是有自信碾压他们一筹的。再怎么说,自己也曾经是炼化过灵源的人啊。

    任剑飞自然不会告诉叶朔,他从小到大几乎都没怎么修炼过,能有现在的境界全是资源堆出来的。否则以剑窑大宗的底蕴,他若是肯好生努力一番,至少在这个年纪达到化气级应该是绝无问题的。

    不过如此一来,也造成了他灵力虚浮,也就是人们惯常所说的“根基不稳”。这也就是为何他的境界分明高过叶朔,先前在箱子中却会一时不慎,被对方感应到灵力波动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能否帮我看看,这烙印的气息该如何遮掩?”叶朔既判断出他出身大家,对于一些偏门灵识,想来也该比自己懂得的多些。一面催动灵力,将烙印更清晰的在他面前展示了出来。

    要是换做平常,叶朔即使对此人有几分好感,也不会这么轻易的信任对方。但眼下事态紧迫,他也只能“病急乱投医”了。

    任剑飞略微张开一只眼睛,在他身上打量了半晌,突然就“忽悠”一下坐了起来:“你这是血云堂的追踪烙印吧?”随后就更是双臂抱肩,仔细的观察着他。

    叶朔听他认出烙印来源,心里顿时“咯噔”了一下,喜忧参半。喜的是他既能认出,或许便有法可解;忧的是现在城中闹得那么大,对方想必也该知道血云堂正在追捕一名逃犯,万一他居心叵测,打算出卖自己……

    任剑飞并不知道叶朔的顾虑,而他在苦思冥想良久后,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直接消除不行么?为什么就非得遮掩呢?”

    “你有办法消除?”这一回叶朔真的是又惊又喜。如果真能有这种一劳永逸的办法,他还犯得着为遮掩气息烦恼么?

    任剑飞点了点头,一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:“我家里是炼器的,对于一些刚刚收集来的材料,通常会含有较多杂质,这时候就需要进行提纯。像你这种情况,只是小意思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任剑飞口中说得自信满满,但正式的驱除过程,还是持续了一整夜。

    直到天光大亮,任剑飞才敛去灵力,从叶朔肩上收回了手,依然不忘自我吹嘘一番:“以后你该知道了吧,除了蛮力之外,有时候善用巧劲也是很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叶朔以灵魂内视周身,心中确是惊喜非常。方才任剑飞运功时,他也时刻以魂力跟随着他的灵力运转脉络,这对于向来崇尚“一力降十会”的自己,确实是一次新的体验。

    原来对灵力的运用,也并非是越狂暴越好,这“巧劲”如能掌握得当,堪称四两拨千斤。这不仅是对付强者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灵力的不足,就连将来与同阶强者交手,也可以节省下不少的灵力支出。能在驱除烙印的过程中学到这么一手,着实是意外收获。

    “不过就算消除了烙印,他们可能还是会用画像搜查,或者让你提供身份证明什么的,还是谨慎点吧。”任剑飞说到这里,匆匆按了按自己的脸,“啊这样说起来,我似乎也应该易容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位兄弟,相识一场也算有缘,不如留个联络方式吧?”

    原本应该去易容的任剑飞,一转身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块传音玉简。叶朔也真是佩服他这“想到哪做到哪”的思维方式了,这要是脑子转得稍慢一点,你都跟不上他……

    “任剑飞?”两人交换了联络方式后,叶朔看着留在玉简屏幕上的名字,有些迟疑的确认道。

    任剑飞大大咧咧的点了点头:“是啊,我爹是个剑痴。听说当年我刚出生,他来房里抱我的时候都是带着剑的,差点没把我给剁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叶朔回答,转头望向窗外的朝阳,连忙摆了摆手:“天亮了,我也该走了,后会有期,后会有期。”话音刚落,他的身形已经化为了一道弧线,从窗口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和这个风风火火的奇异少年分开后,叶朔也不敢耽搁,立刻收拾行李,准备出城。

    然而,那个最要命的烙印虽是消除了,身份证明一关却依然难倒了他。眼见着蒙混不过,叶朔只能匆匆退去。

    不过他知道,躲下去不是办法,随着时间推移,城中各处服务类行业的盘查已经越来越严格了,再这样下去,恐怕他就算只是在酒楼大堂中坐坐,都需要提供身份证明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阵势,比起当初洛家奉命搜寻顾问之时,也已是不遑多让。看来,就只有一个办法了……

    想罢,叶朔抬起手,将碗中酒一饮而尽,再拉了拉帽沿,让黑袍完全遮住了他的脸,随即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。只有桌上还在滚动的灵石,能证明这里刚刚有着一个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叶朔再次出现时,已经出了酒楼,巧妙的避过城主府的搜查兵,看了眼方向,便朝着城南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,赵管家,这次我们的货要运到哪去?”

    刚到城南,耳边便传来了一道浑厚的笑语。听到此话后叶朔突然停下了脚步,他来城南的目的就是这个,商队!

    现在的他,想独自一个人混出城去恐怕不太可能,但是有了一个商队的掩护,再想要出城那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根据这段时间的观察,对于独行者,守城卫兵定会详细盘查,但如果是一个较大的团队,往往就只需要检查领头者的身份证明,也即是由他作为“担保人”。

    这样的制度,或许只是城主府为了节省时间,反正那要犯即使当真混在其中,既有烙印在身,他也逃不脱血云堂使者的感应。但也正因如此,倒是给叶朔制造了一个脱身的漏洞。

    看着那即将从身前经过的商队,叶朔突然拉住了身旁一名大汉。那大汉看到有人拉他,顿时脸色一沉,眼看就要发火。

    但叶朔还没等他开口,便抢先道:“等一下,你们是要出城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听声音这位是个小兄弟对吧?你有什么事吗?”这时一个中年男子拦住了那大汉,开口笑问叶朔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也想出城,不知我可否和你们一路?”叶朔问道。

    那男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:“小兄弟,你为何不自己出城呢?这样不是更方便吗?”

    叶朔没有回答,只有一颗魔晶石从袖中射出,落到了那男子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这样行吗?”

    魔晶石,是比灵晶石更高一等的货币,一颗灵晶石相当于一百灵石,一颗魔晶石则相当于一百灵晶石,折算下来,也就是一万灵石。这样的货币,叶朔目前也只是兑换了几颗而已。

    那男子看了看手中的魔晶石,刚想开口说话,又一颗魔晶石再次飞到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男子满意的笑了笑,默默的将两颗魔晶石攥紧:“哈哈,好,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朔点了点头,随即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哼,装神弄鬼!”刚刚那大汉不满的看了眼叶朔道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我们现在就要走了,你呢?”刚刚那中年男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现在就走。”叶朔点了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好,走吧!”男子点了点头,随即对着身后那一群人一挥手,便朝着南门走去。

    叶朔刚刚还没注意,现在才发现这支队伍有差不多二十几个人,而且个个都境界不凡,看样子应该是一个大家族的商队。

    叶朔跟在他们后面,不一会就来到了城门口。

    “哦!赵兄?好久不见啊!”这时那守门的侍卫突然主动的迎上前,笑着对那男子打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是啊,最近家族都没什么需要运的货,所以好久没来了。”男子也回应着道。

    看样子,由于时常带队出城贩货,这男子和那些守卫应该是早就熟悉了。

    叶朔忐忑的盯着二人的寒暄,心情忽喜忽忧。只盼那守卫能看在老熟人的份上,尽快让他们过去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眼见着闲话告一段落,那守卫突然对着后面的人挥了挥手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不必了吧,你是知道的,我怎么可能会干什么犯法的事?”那姓赵的男子看到这一幕,顿时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哎,老哥,不是我不给你面子,而是前段时间有人杀了血云堂的人,所以现在突然抓得紧。那边还有他们的人盯着呢,做做样子还是要的,不要让兄弟我为难嘛!”

    那守卫说着,一面微垂下头,眼角别有深意的朝城门前一瞥。叶朔和那男子都顺着他的示意看去,只见那里正站着一名血云堂使者,头颈高抬,一脸的倨傲。从站立位置看来,是刻意与城主府卫兵拉开了较长的一段间距。

    这几日以来,叶朔也走过了各处城门,每一处的情形都是大同小异。看来是这些血云堂使者自诩高人一等,即使要和城主府合作,骨子里却仍是对这些地方士兵带着蔑视,有心要将这种身份的差异落实到方方面面。

    “看他们这架势,估计这次死的人还挺重要,否则也用不着这么大张旗鼓的搜查了。”那守卫又低声向那赵姓男子道。末了还冷笑一声:“血云堂,有什么了不起的,要不是仗着九幽殿,他们算什么?现在还不是吃了人家一个闷亏,连凶手都抓不到,就会剥削我们底下人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,这些城主府的人,对那些血云堂使者早就心怀不满了。这也易于想见,只看血云堂的人可以待在阴凉处休息,城主府卫兵却不得不在大太阳底下逐一排查,就知道他们的待遇相差到底有多明显了。

    赵姓男子听了那守卫的说辞,余光下意识的瞟向叶朔。他也不是笨人,那边刚刚出了一个血云堂的要犯,这边就有一个行踪诡秘的少年要跟自己同行,要说他跟这件事半点关系没有,自己可是绝对不会相信的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少年就是希望自己能把他带出城。作为生意人,老实说男子并不想趟这一淌浑水,这万一被搜查出来,他的麻烦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但同样是作为生意人,讲究的是两手不落空,那两块魔晶石的诱惑,依然还在他的口袋中发挥着余热。那可抵得上他好几个月的工钱啊!人为财死,冒一冒险似乎也值得了。

    因此那男子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,就点了点头:“这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!随便看看就行了。”那守卫接过他的身份证明,一边对着手下的人道。

    叶朔见状突然心底一沉,暗道不好。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