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七十二章 赖上门的宠兽
    ♂

    闪念间,少年并不想放过这个好时机。在粗大的树干即将砸到青想熊的前一刻,少年将左手蓄力已久,温度高得吓人的炙热火焰快速托起,右手再次挥动大刀。然而这次却不再砍树,而是朝着青想熊飙了过去。

    嗖的一声,大刀脱手,在穿过火海之时,整团火焰能量如水附海绵般,被大刀尽数吸收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吸收了火焰能量的刀身上异常赤红,如滚烫的烙铁般,远远看去,隐约可见刀身外的几寸空间在微微扭曲。

    少年目光随刀的轨迹移动,内心运筹帷幄,他相信,在他所预算好的夹击下,青想熊必定要吃亏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看似漫长,然而从少年挥手砍树至今,仅仅不过片刻的时间。反观青想熊,在它仰起那狰狞的面孔后,才刚刚发出一半的嘶吼声便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因为在它仰头后,圆瞪的兽瞳便立刻发现了头顶的异状。

    暴怒的嘶吼声再次响起,青想熊并不惧这根从天而降的树干。在它的意识里,以它那强悍的防御力,根本就不会被这区区的一根树干所伤。

    在少年惊讶的注视中,只见青想熊双掌在地面一撑,整个庞大的身躯顿时如人类般直立而起。以两只后掌做支撑,粗大的前掌却对着落下的树干凶狠的拍了上去。

    啪啦!吼!

    随着青想熊那强悍的一击,将树干砸得碎木四溅的同时,它也发出了一声凄历的悲嚎声。

    而其原因,是因为它现在的一只后掌,已经被少年那把通红的大刀硬生生给切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把大刀在四棵大树中接连洞穿而过,最后定定插在第五棵树干上,由此可见,这一击所蕴含的灵力之剧。

    后掌被切,青想熊也在瞬间失去平衡,整个身躯顿时如同巨石落地般,重重的砸到了地面上,连整片林子也微微颤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看着青想熊举着那只受伤的后掌,在地上不断挣扎哀嚎,少年的眸中闪过一丝不忍,不过却没有多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因为他明白,如果他不这么做,那么这只妖兽便不会打消吃了他的念头。

    不再理会青想熊的惨状,少年来到树干边,直接拔出早已冷却的大刀,转身离去,只留下青想熊的嘶鸣声依旧在林间回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咣当——”两只打架的小妖兽调皮的从树上跳下来,正好砸在了青想熊的肚子上。它被砸醒了,眨了眨眼睛,似乎是一个梦。

    “奇怪……吾已经好久没有做梦……这梦的内容竟是吾正在被打……那少年究竟是何人?莫非……这是吾的预知能力正在告知吾,未来即将到来的危险……?看来吾需要小心行事。<>”

    青想熊伸了个懒腰,从地上爬了起来,“莫非是因为吾身上的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它就惊讶的发现,它梦中所见的少年正站在它面前。

    燕羽正十分兴奋的指点着:“大哥哥你看你看,就是那个,看到那个一直都在发光的草了吗?”而他手指的方向,穿过青想熊的身体,隐约可以看到一株小小的草茎正在翻动。看样子,那就是他们此行要寻找的“玉霖芝”了。

    随后在不远处,还有更多的玉霖芝正在盈盈闪烁,黑暗中好似一条星河。

    “飞龙有那么多,我们得摘好多玉霖芝回去,也不知道这些够不够。”燕羽看起来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吾的床!”青想熊万万没有想到,居然是有人要打它的床的主意!

    作为一个热爱思考,时常进入冥想的妖兽而言,它几乎有3/4的时间是在床上度过的。而现在突然有人出现,要抢走它的床!这是绝对无法忍受的事情!

    看来那个梦是真的,预言成真了,青想熊看向燕羽,在梦中,就是这个少年打败的自己。它直接把叶朔忽略掉了。

    就在青想熊即将对燕羽展开攻击之时,它忽然感到一股强劲的气旋接近了自己。虽然眼睛还没有看到,但是身体早已做出了反应,此时的青想熊就像一块飞速翻滚的巨石,一路压过沿途的青草,朝后方闪避。

    奈何气旋的速度比它更快,电光火石间便已形成了极大的压迫。强大的灵力卷着飞起的树叶,扯烂的枯枝,以及不小心被卷入其中的其他惊慌失措的小妖兽,一起形成一股混沌的风暴,狠狠的砸在了青想熊身上。

    “吾……吾……”青想熊被压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它已经感应到了,那梦中少年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灵力,反而是这个预言之外的小子,在他身上的火属性元素格外浓郁。青想熊是绝对不会忘记,梦境中令它吃过大亏的那团团火焰,以及那一把红色大刀的。

    看样子,是那个梦出了差错,竟然把这两人的外貌和能力结合在了一起……不,它的预知能力可一向都是顶尖的,一定是因为最近睡觉的时间太少了……倒地的青想熊这样自我安慰着。

    一旁的燕羽直接被惊呆了,先前的他刚刚才见过传送阵,而现在的灵力攻击更是看得他一阵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轻易的打败了……哇哇哇!我也要当一个修灵者!”

    “还吾床……”青想熊倒在地上奄奄一息,最后忽然嚷道:“夺去了吾的床……是要对吾负责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一刻,叶朔忽然觉得,刚才直接把它打死可能会更加爽快一点。<>

    此时,那青想熊周身一阵灵光闪动,庞大的身体急剧收缩。锋利的倒刺自动收起,铠甲化作了柔软的皮毛,短短片刻,一只刚刚还极显狰狞的妖兽,已是浓缩到了手掌大小,看上去就像一只可爱的绒毛玩具熊。

    “收下吾吧!吾拥有预知能力,以后还可以帮你打架……”青想熊的自吹自擂才说到一半,就被旁边的燕羽一把抱了起来,贴在脸颊旁一阵乱蹭,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改头换面后的青想熊,那可爱的外形,对小孩子确实有着惊人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叶朔暗暗摇头。还真是没见过这么死赖着要当别人宠兽的,神行烈就正在他的脑中不住嘀咕:“妖兽的尊严都被它丢光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边青想熊双腿摆动,从燕羽的怀里一跃而下,在叶朔面前蹦跳着:“吾还有一个宝物,吾给你看……”而它的胸口也隐隐散发出了纯白色的光芒来。那光芒不算强烈,却似有着凝聚人心的力量,不单燕羽看得目不转睛,就连叶朔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他可以感到,在那光芒出现的时候,自己体内的灵力有了轻微的波动,眼前光影万千,闪掠过无数的大道法则,就与此前炼化灵源时,触碰法则海洋的情形相类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的速度实在太快,令他来不及捕捉任何讯息,但即便如此,也足够令他大为震惊了。难道这世上,还有和灵源功能相似的东西?

    光芒持续旋转,一块菱形光片缓缓化形而出,叶朔情不自禁的伸出手,注视着那光片在他掌心落下,白光敛去,留下的是一块碎瓷片。只有拇指大小,通体呈浅褐色,上端还留着一圈残缺不全的花纹。这无论怎么看,都只是一块普通的瓷器碎片而已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即使叶朔以灵力将它寸寸扫描,也感应不到任何的气息波动,方才那片刻的感悟,仿佛只是一场错觉。

    青想熊见叶朔看得专注,更是得意:“这是吾之前在这片林子里捡到的,刚开始还没当回事,但预知能力却告诉吾,将它炼化,就会有好事发生。果然,从那以后吾的力量就增强了很多!这样的宝物你们见过吗?见过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抱歉,我并没觉得你现在有多强?”叶朔毫不留情的指出。

    神行烈在他的脑中哈哈大笑:“那就是它本来更弱,你真是的,不要拆穿人家。”

    叶朔皱了皱眉,默默将瓷片握紧。<>虽然这东西看上去确实没什么用,那青想熊半吊子的预知能力就更是不值一提,但他始终都记得,方才那一瞬间触碰大道法则的惊震。无论如何,就先收在身边好了,等日后再慢慢研究不迟。

    青想熊看到叶朔收下了它的宝物,三蹦两蹦的又凑了过来,两颗黑玻璃珠子似的眼睛一眨不眨,只等着叶朔与它签订灵魂契约。

    燕羽看得有趣,蹲下身戳了戳它的小脑袋:“小熊,你要是这么想跟着我们的话,那不如就认我为主好了!以后我一定会每天找很多好东西来给你吃的!”

    青想熊嫌弃的一甩头:“不要!你太弱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在它头上就挨了重重一掌。

    “只不过是一只玩具熊,竟然这么嚣张!”

    捂着头顶很快肿起的大包,青想熊跳着脚,抗议的看着叶朔,大眼睛里满是委屈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,既然它这么诚心,不如你就收下它好了。”燕羽在一旁打着圆场,“我还从没看过修灵者和宠兽签契约呢!”

    叶朔无奈的摇了摇头,就算是为了不让燕羽失望,多一只宠兽就多一只吧。双手结起个印诀,灵力流转,对于结灵魂烙印,现在他早已驾轻就熟。

    青想熊见状,也连忙祭出魂珠,两者在半空飘飘浮浮,光芒随之愈发炽盛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印诀扣下,叶朔正要将烙印朝魂珠中印下,动作忽然几乎是僵硬的一顿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你有没有什么怪癖?像是贪财?懒惰?以及诸如此类?”像当初收服神行烈时的后遗症,他实在是不想再来一次了。

    青想熊听他如此问法,顿时像是受到了侮辱:“你在说什么呢!吾可是智慧型的妖兽,最大的优点就是人生中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思考,普通的人类是跟不上吾的节奏的!”

    有一大半时间都在思考……烙印与魂珠交融时,叶朔忽然感到有些后悔,那不就等于自己养了一只米虫?

    ***

    再次回到腾龙国,此时的飞龙广场空空荡荡,就连巡守的侍卫都已经离开了。显然是看到飞龙的翅膀受了重伤,不可能逃跑,那群人也就放心的偷一个懒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穿行在广场间,燕羽正用一种极为怜爱的眼神,略带悲伤的看着那些飞龙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说道:“你们放心吧,站在我身边的大哥哥非常的厉害,他一定会救你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站在一旁沉默不语。似乎燕羽口中说的那个大哥哥并不是他。

    因为疼痛,飞龙们半张着嘴巴,呼哧呼哧的喘着气。它们的眼里一片混沌,似乎它们自己也在迷茫,为什么它们要遭到这样的罪?为什么要忍受这般痛苦?为什么,为什么,飞龙们也不明白,它们明明只是本本分分的生活着而已。

    一只幼小的飞龙倒在地上,它的眼睛半睁着,有泪水从它的眼眶里流出来。燕羽注意到了,连忙跑到它的身边,轻抚着它的皮毛,柔声的安慰着它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……很快……很快你们就会有救了!”

    叶朔有些奇怪的看着燕羽:“你能跟它们交流?它们能听得懂你的话?”尽管他觉得对方怎么看也不像是能与飞龙交流的,并且那些飞龙也不像是能理解他到底在说什么。但是燕羽那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,又让叶朔不能轻易忽视。

    “我,我也不知道,但是我想我的心情,它们一定能够感受得到吧。何况我觉得……不,是我相信,飞龙是很通人性的……”

    燕羽挠了挠后脑勺,似乎是陷入了什么回忆之中。

    “我很小很小的时候,就被父母抛弃了,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,他们究竟在哪儿,但是……在我快要饿死的时候遇到过一条飞龙,它居然把它的食物分给了我吃……虽然那是一块生肉,而且我吃了之后还闹了肚子,但是如果没有那一天,也许我根本就活不到现在。

    可以说,我是在飞龙群中长大的……它们像我的家人,又像我的朋友,所以我并不希望我的朋友们受到伤害。但是很多时候……并非是我不保护它们,而是那些恶劣的人,对它们的所作所为,它们根本就不反抗……也许这就是飞龙温顺的天性吧……”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