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七十五章 进入赤炎之森
    ?

    弥漫林间的火红色妖雾,浓郁得有如要凝成实质,就连上方的天空,都被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绯红。

    随着一批批冒险队的先后涌入,也为这片沉寂已久的“圣地”,难得的注入了几分生机。

    此时的入口处,正有一支大约二十来人的冒险队缓步而行,叶朔的身影也混杂在其中。

    他可以预感到,这一次的旅程必然不会太顺利。因为自己似乎是加入了一支挺麻烦的冒险队……

    除了殷泽和苏言默,团队中还有一些人让叶朔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作为向导的大胡子阿勇,曾经是个好猎手,大半生都穿梭在荒郊丛林间,狩猎了各式各样的魔兽,战绩辉煌。但因一次意外,腰部受伤,只能转行当了向导,为那些致力于冒险的年轻人领路,其间也经历过几次生死大劫。但要说最热血的记忆,自然还是奋战在第一线的那段时光。

    一对姐妹花,珂美和周雨艳,两人都是医师,又是多年的闺中密友。珂美就是个典型的小女孩,清纯可爱,外表比实际的年龄小了好几岁;周雨艳则是成熟性感,尤其是那异常火爆的身材,为她吸引了不少的目光。只是这两人在加入冒险队后,对寻宝的兴趣似乎就完全转移到了殷泽身上。

    “胆小鬼”陈阳。他的胆子分明比普通人还小,有个风吹雨打都要哆嗦半天,这样的人竟然还会加入冒险队,实在是令大多数人都无法理解。不过据说他是在山林间长大的,对野外生存非常熟悉,至少不会成为一个完全的“拖后腿”了,这大概就是众人最终接受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怪人王大器,他好像没有什么生活目标,但就是不管谁说话他都要顶上两句,几个时辰的工夫,就把团队里的人都得罪遍了。如果说陈阳是胆小鬼,那他就当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“讨厌鬼”了。此人唯一的特长,大概就只有挖陷阱是一把好手。

    身为县城捕快的张智,整天梦想着成为神探,但他一向听风就是雨,推理水平只是个半吊子,偏是自己还浑然不觉。这次是趁着假期出来游玩,一心想在冒险队里也破个大案子,当然这句乌鸦嘴曾被众人一致声讨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吟游诗人,他大概算是和王大器不同属性的另一种怪人。没什么特长,也极少与同伴交流,动不动就要“吟诗一首”,吟出的诗句又大多是前后不通。恐怕这一次参加冒险队,他并没有多少寻宝的自觉,仅仅是为他的新诗集来寻找灵感。

    总之,就是这样一群怪人。至于剩下的,虽然在餐桌上不算特别突出,但可想而知,肯定也都不是省油的灯。一想到还不知要和这些人一起度过几天,叶朔在心中就是一阵阵的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走出一程后,阿勇停下脚步,取出一张地图看了起来。叶朔还挂念着祭坛,心中一动,有意凑了过去,问道:“勇哥,这地图等一下可以给我也看看么?”

    这本是一句寻常的问话,谁知阿勇一听就翻脸了:“什么意思?你这是不信任我吗?”

    “明摆着就是,也只有你自己会把自己当回事。”王大器在背后凉飕飕的刺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没有这个意思……”叶朔刚解释了一句,王大器就又把矛头对准了他:“既然没有,就别说这些讨人嫌的话了,我们又不会把你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鬼”之称果然名不虚传,好端端的气氛,很快就被他搅得急转直下。

    眼看着局面越来越尴尬,好在有人主动打了圆场,笑着向叶朔解释道:“叶兄弟是第一次加入冒险队吧?你不知道,向导的地图都是花大价钱弄来的,是他们的饭碗,要是每个人都人手一张的话,那还要向导干什么?”

    阿勇听他这么一说,脸色倒是好看了几分,缓和语气问道:“怎么,你是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么?告诉我,我帮你看看,说不定我们到时候也会经过那里的。”

    叶朔沉默不答,眼中明显的划过抵触。祭坛的秘密,他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告诉旁人?

    见状,苏言默冷哼一声:“这么不信任我们,你可以自己走啊!”

    叶朔回瞪过去,最终还是忍下了和他一般见识。苏言默见状,得意的扬起了头,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笑道:“行了,别为这种人坏了心情,我给大家讲一个流传在妖域的传说吧。”而他也很快压低声音,配合着做出了一副阴沉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据说,妖域从来不缺少探险者,但却极少有人能活着出去。这是因为,在这里遇到妖兽袭击的人,往往会化为厉鬼,把自己的同伴一起拉下水——”

    丛林间,在这一刻突兀的响过了一道破风声,如同有什么速度极快的动物,正在他们头顶穿行而过。

    陈阳吓得脸都白了,不住四面张望,生怕冤死的鬼魂会忽然从哪个角落钻出来。珂美和周雨艳尖叫着抱住了殷泽,争抢着要往他怀里缩。

    自己一个故事产生了这么明显的效果,苏言默自是得意,还想趁热打铁,殷泽已经推开了两个女孩子,笑道:“没什么好怕的,人间有人间的鬼故事,妖域自然也有妖域的鬼故事。那鬼啊,都在鬼界待着呢,有两界的条约约束着,它们不敢乱来的。”

    苏言默不满殷泽抢去了自己的风头,立时针锋相对的道:“那咱们这人间,也有律法约束着,该犯案的还不是照样犯案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就别再吓唬人了!”珂美不高兴的跺了跺脚,“我还是相信阿泽,再说大家只是来探险,没必要自己吓自己啊!”

    “良辰美景,待我吟诗一首——”那吟游诗人好似全未受到影响,正要高声吟诵,很快就被众人推到了队列之外。

    这时,自诩神探的张智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竖起一根手指,夸张的在苏言默面前摇晃。

    “根据我的经验,在这些拥有诡异传说的地方,往往会有人利用传说作案!苏言默,你故意给我们讲这些,是否就是打算图谋不轨,最后再把罪行推到那些妖兽和鬼魂身上?”

    苏言默在他的指控下,气得脸色不断发青,最后狠狠一拂袖,将他的手臂扫了下去:“你有病啊!”

    直到他被殷泽拉开,仍是怒气冲冲的指着张智:“你要是再胡言乱语,污蔑我的名誉,我就到县府衙门去告你!”

    另一边的张智也不示弱:“我只是随口这么一说,你这么激动干什么?做贼心虚啊?”这两人剑拔弩张,要不是众人极力阻止,几乎当场就要掐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朔站在一旁,已经不知道叹过了今天的第几口气。他们的探险之旅,似乎就是在这一片吵吵闹闹中,拉开了帷幕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鬼天气,怎么这么热……”随着队伍深入赤炎之森,不住有人发出这样的感慨。

    确实,这天气热得有些奇怪。要说热,它的温度倒也不算高,然而这里的空气就像是凝固住了一样,一丝风都没有,异常的闷,所有人都仿佛在是在蒸桑拿,随便动个两下,头上就能被热出一头汗。

    明明一刻钟前还不是这个样子的,那种感觉就好像赤着脚板踩在了火焰山上,灼热感丝丝缕缕的朝着身体里钻。

    这未免有些太奇怪了。但毕竟这里是妖域,或许外界一些极端的气候,在这里也只是稀松平常。所以队伍中倒也并没有人想太多。

    他们一边抱怨着,一边不停的抬手擦汗。若是一些厉害的修灵者,其实根本不必这么麻烦,他们完全可以自体内化出一道寒气来。清凉的气流包裹周身,这点程度的炎热,对他们来说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好冷啊,这天……这天怎么这么冷……”忽然队伍中有一个人打着颤说道。

    他似乎确实被冻到了,明明是这么热的环境,他却紧紧的环抱着自己,说话的时候上下牙齿不停的打颤,似乎还一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头。然而奇怪的是,他的额头依然布满汗珠,很明显,那是被热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什么毛病,怎么会觉得冷呢?老子热都快要热死了!”他身边一个彪形大汉不满的砸吧着嘴,鄙视地看了他一眼,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似乎想用实际行动告诉他,自己都快热疯了。

    “冷冷冷!!”那一直喊着冷的人忽然暴喝一声,随后竟是做出了惊人之举。

    他跑到那彪形大汉的身边,不由分说的扒下了对方的衣服!

    那彪形大汉没想到那人竟会做出如此行为,竟是当场愣在了半路,直到衣服被那人扒走,他这时才反应过来,顿时大怒,气得面色铁青,五官扭曲,“靠,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,快把老子的衣服还给我!”

    然而那人丝毫没有什么反应,只是将从那彪形大汉身上扒下来的衣服,牢牢的裹在了自己的身上,“冷冷!”他大声呼喊,到最后竟是直接在地上打起滚来。“冷,冷啊,好冷!”

    他倒在地上,浑身就像是在痉挛一般,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敢靠近,就连那生气极了的彪形大汉也只是敢怒不敢言,在一旁小声嘟囔道:“我看这人是得了失心疯,不过也好,这么热的气候,少穿一件就少穿一件呗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会不会是中邪了呀!”围观的众人开始小声议论道。

    “中什么邪啊?这里是妖域,我估计他是中了哪个妖兽的圈套,所以才变成这个样子的。”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那人原本只是随口一说,不过他这句话一出口,周围的人顿时在这炎热的环境中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对呀,这里是妖域,指不定暗中正潜藏着哪只妖兽。而那妖兽已经窥探了他们好久……并且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开始对他们下手了……

    众人想到这里,气氛陡然紧张起来,莫非真的是妖兽作乱吗!?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苏言默,是不是这林子里的厉鬼真的跑出来了呀?”陈阳整个人已经缩成了一团,“疯……疯了第一个,如果他真的被妖兽索了命去,会不会再来找我们当替死鬼啊?”

    “老实说,第一个疯的竟然不是你,这倒是大出了我的意料。”王大器冷冷的看着他,话中若有深意。

    经过了这段插曲,众人再前行时也没了起初的喧闹。他们真的开始意识到,这一次进妖域并不是来玩,一个不小心,可能是真的会出人命的……

    又走出一段路后,阿勇一摆手,示意众人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赤炎之森外围的‘多宝域’了,千年前,据说魔族的一些圣地守卫会把自己的宝物藏在这里。据说,妖族中也同样有人效仿。接下来,大家就各自去寻宝吧。三个时辰后,还是在这里集合,如果遇到任何危险,就放求救烟花,我们会立刻赶到的。”

    当阿勇在队伍中逐一分发求救烟花时,殷泽问道:“为什么大家要分开走?组队不就是为了相互照应吗?在妖域落单的话,恐怕会很危险吧。”

    阿勇头都没抬:“这就跟旅行团带进景区就分散一样,到时候宝物只有一个,如果大家一起发现,你说给谁?有的时候,人的贪婪可是会比妖兽更可怕的。现在各自找各自的,就各自碰运气吧。”

    殷泽还想说什么,苏言默已经直接拉过了他:“行了行了,知道你最好心,但这就是冒险队的行规,你看其他人不是都没意见么?”

    果然,众人此时都是一派跃跃欲试,此前的恐惧,在宝物的诱惑下,似乎已经烟消云散。不出片刻,一行人便是三三两两的组合着,分朝各处去探寻了。珂美和周雨艳自然是继续跟着殷泽。

    对叶朔来说,也的确是一个人行动更合适一些。正要就势朝着面前的小径深入,神行烈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“喂,你也去跟上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”叶朔有些无奈的打量着那一行四人的背影,“为什么?”他真是越来越搞不懂神行烈了。

    “别问那么多!让你跟着自然是有好事!嘿嘿嘿……”神行烈笑得他一阵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好事……”叶朔苦笑了一下,那几个人除了殷泽之外,一个是刚见面就跟自己不对盘的对头,还有两个麻烦的女孩子,这个组合怎么看,都不像是会有好事发生的样子啊……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