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七十九章 第一具尸体
    “难道……难道说又有人不见了吗?”不知是谁喊了一句,但是没有人回答他,似乎那已经是默认的惯例了。

    因为自从他们进入妖域开始,每天晚上都会有一个人失踪。众人从恐惧,到人人自危,再到最后,已经陷入了麻木。

    那人去了哪里,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,人间蒸发,半点痕迹都没有。

    仿佛是一股强大的能量,凭空将他移出了这个时空。

    也许那人此时正身在炼狱,又或许在一片迷雾之中,一辈子都无法走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切谁又能知道呢?他们唯一知道的,就是希望自己千万不要成为下一个失踪的人。

    叶朔有时也会回想那天看到的妖兽,它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只是一眨眼,自己就感应不到任何的妖力波动了。而殷泽也分辨不出,它和当初袭击自己的妖兽究竟是不是同一只。

    并且,他们在妖域所遇到的妖兽,究竟是从头到尾都是同一只,还是……有好几只?

    因为它们的作风各不相同,夜晚的那一只嗜杀成性,来无影去无踪,而白天袭击殷泽和苏言默的那一只,武力值却明显差了很多,和两人缠斗许久,最终连一个也没能杀死。

    但要说最古怪的,就是在同一天,抢走了地图和求救烟花的那一只了。

    它既没有伤人,也没有抓人,它的目的,好像仅仅就是抢走众人的求生工具。为什么要这样做,难道是想把众人困在这里,再慢慢蹂躏么?

    翻了一个身,叶朔在明亮的月光下叹了口气。想不通的事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是一个寂静无风的夜晚。

    篝火旁,在睡得东倒西歪的众人间,安静的睁开了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那人面庞黝黑,头顶上只有稀疏几根头发,脸上生满麻子。虽然睁开了眼睛,却依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临睡前都不敢多喝水,怎么大半夜的还是尿急了……”那人口中小声的诅咒着,仰望明月高悬,一张苦瓜脸耷拉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月亮还这么高,这恐怕才刚过丑时吧?离天亮还有好几个时辰呢,这怎么熬啊?”

    显然那人也知道,在这种时候独自离队就是找死,起初他也尝试着重新入睡,但越是紧张,那阵尿意也就更加明显,翻来覆去了好一阵子,反而是折腾得越来越清醒了。

    那人呼出口长气,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,认命的坐了起来,伸脚踢了踢睡在不远处的另一名年轻人:“赵五!赵五你给我起来,陪老子去方便!”

    那年轻人赵五正睡得迷迷糊糊,揉了揉眼睛,等反应过他的话意,吓得一个激灵:“别啊,柱哥……这黑灯瞎火的,咱出去多不安全哪……”

    先前那人名叫李柱,闻言面孔一板:“就是黑灯瞎火的才用得着你!你到底走不走?不走的话,之前欠下的赌债我算你双倍!”

    这一句仿佛点中了赵五的死穴,他顿时一咕噜爬了起来:“柱哥,手下留情,手下留情……好,我去,我去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李柱依然骂骂咧咧的,拖起赵五就走。两人渐渐远离了队伍,影子在地面上被拖得极长,混杂在茂密的草丛中,犹如伸开了一排排狰狞的触手。

    赵五本来胆子就小,一路上惊呼声不断,李柱自己也是惊弓之鸟,不知多少次被赵五吓得鬼哭狼嚎。当然,最后倒霉的总是赵五。

    终于,两人翻过了一块小田埂,李柱抬了抬下巴:“你就在这里等,老子过去那边……”许久没听到赵五的回答,才注意到身旁忽然空了一块,大惊转头,就见赵五不知何时已是蹲在了地上,手中捧着大把的纸钱,正在哆哆嗦嗦的点火。但由于胳膊颤得太厉害,半天都没点着。

    李柱惧极生怒,冲上前照着赵五后脑勺就是一巴掌:“干什么哪你这?”

    赵五赔着笑:“柱哥,我想那苏言默第一天讲的传说是真的,在这里被妖兽拖走的人,都会变成厉鬼,把自己的同伴拖下水。我……我这就是想给他们烧点纸钱,让他们千万不要回来找我……”

    李柱气得又是一巴掌:“老子现在要去方便!你就在这边烧纸钱,你这不是恶心我么?”说着话朝草丛中狠狠啐了一口:“真晦气!”

    赵五这一边是连连点头哈腰,但等李柱的身影刚刚隐入草丛,他又重新点起了火苗,口中不住念叨着:“天灵灵,地灵灵……”

    李柱并不敢走得太远,随便寻到一处开阔地,刚刚解下裤带,就看到面前盘踞着一团黑影,吓得猛然后退了一大步,好一会儿才看清,那竟是自己在月光下的影子。不知是否心理作用,他总觉得那团影子正在不断蠕动,好像有什么东西正要从里面爬出来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这见鬼的地方,不会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……”李柱骂了一声,正要迅速解决,这时在他眼前,忽然出现了一双灯笼大的眼睛,几乎已经贴在了他脸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“哇呀!”赵五听到不远处传来的惨叫声,就知道李柱出事了,吓得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柱哥,不是我害死你的,你可千万不要来找我啊……回去以后,我一定会给你烧好多纸钱的……”

    赵五一路跌跌撞撞的逃回队伍,众人被这边的响动惊醒,也先后起身,开始四面寻找李柱。

    这么多天了,每一个失踪的人都是彻底失踪,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虽然众人对搜寻工作早就不抱希望了,但不管怎么说,找总是还要去找一下的。就算找不到失踪者,说不定还可以找到一些妖兽留下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这一切,只是在走到最后的绝境前,每个人心照不宣的挣扎。

    苏言默额头的纱布又被血染透了,这么多天了,他的伤似乎总也不见好。但他此时也同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跟随在众人身后,呼喊着李柱的名字。

    同时,众人还要小心躲避着遍布四处的陷阱。那是在几天前,王大器就自发挖掘的,声称是为了抵御妖兽的袭击,陷阱中布满了尖利的木桩。但几天下来,却是一只妖兽都没能逮到。

    搜寻一番,果然又是一无所获,众人正要回去睡觉,不远处忽然传来了珂美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队伍聚集了过来,而此时每个人都看到,在王大器布置的一处陷阱中,此时正躺着李柱的尸体,一根根木桩从胸前穿透,几乎将他钉成了一只刺猬,鲜血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这,是出现在他们眼前的第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偏偏,就是死在了王大器的陷阱中。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