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八十四章 因祸得福
    “陈阳,你,难道说……”阿勇的惊震只维持了片刻,随后猛然双眼圆瞪:“你调换了冰炎露?!”

    陈阳周身痉挛般的颤抖着,脸上缓缓扯开了一个病态的笑意:“是啊……这种药液从表面看上去,和冰炎露一模一样,但它里面却含有一种……只有妖兽才能察觉到的气味,而这种气味……对独角吻鳄一向就具有很强的刺激效果!”掌心一翻,又掏出一个小瓶,“那一点不够的话,这里还有……这里还有很多!”

    此前的冰炎露,仅仅是被众人涂抹少量,已经刺激得独角吻鳄陷入了疯狂,如果这瓶中当真如他所说,是一整瓶的刺激源,那么他们所将面临的,必然是团灭的下场!

    “该死的,这陈阳到底发什么疯?”苏言默在心底暗暗诅咒,表面上却是不敢轻易的触怒对方。

    “陈阳,不要冲动!”阿勇毕竟是经验老到,第一个冷静了下来,双手下压,极力做安抚状,“这个局既然是你所布,想来就必然有法可解。你想要我们做什么?只要你说出来,我们一定都答应你!”

    陈阳看都没看阿勇一眼,转向周雨艳,手中的小瓶仍在不断晃动。

    “雨艳,我再问你一次,你到底愿不愿意跟我好?”

    周雨艳整个人都怔住了。她没有想到,陈阳如此丧心病狂,为的竟然还是和自己复合。这个问题,他之前就已经问过很多遍,要在以往,自然是想也不想的拒绝,但现在在他手中,却是操控了所有人的生死大权……

    众人望着前方那四爪刨地,正在极力乱冲乱撞的独角吻鳄,再望望陈阳手中紧握的小瓶,神色都是惊骇已极,仿佛那就是一个定时炸弹。此时都不由将恳求的目光转向了周雨艳。

    “回答我!!”陈阳久候不耐,再次失控的大吼道。

    “陈阳,你先冷静一点,有话好好说啊!”阿勇一面好言相劝,同时向周雨艳使个眼色,示意她尽快说几句话,好歹先稳住陈阳。

    周雨艳这时才回过神来,也是忙不迭的点头:“愿意……我愿意……你先把那东西放下……”

    陈阳嘴角一阵抽搐,似乎是要咧起个笑容,而他的脚步也随之朝前挪动,似乎要与周雨艳相拥而泣。众人刚刚松一口气,怎料陈阳的脸上却又风云突变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说不够!我要你发誓!对这天地规则发誓!这样的话,你就再也不能违背誓言了,你必须一辈子都跟我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周雨艳红唇微动,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陈阳,那疯狂乱转的眼珠,那布满汗水,却依旧疯狂不减的面庞,这一切都令她畏惧和反感。

    天地规则的誓言是绝对的,堪称真正的“上达天听”,一旦立誓,便会从此受到规则的约束。难道自己的下半辈子,就真的只能跟这个脆弱到有些神经质的男人绑在一起吗?这样的话……她绝对不愿意!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说话?”陈阳的目光始终都没有离开周雨艳,她脸上的犹豫、挣扎,都被他敏感的捕捉到了,这也令他眼底飞快的闪过了一丝压抑的痛意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骗我是吗?你只是在敷衍我是吗?”陈阳的声音越来越凄厉,眸中也泛起了片片血丝,整个眼球暴突到了极致,看上去就像随时都会爆裂开来。

    阿勇还想打几句圆场,但还不等他开口,陈阳就失控的仰天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好,那你就去死吧!”笑过之后,陈阳猛地拔开瓶塞,“我陪你!黄泉路上我们再相亲相爱!”话音刚落,他就猛地将瓶中的药液,尽数朝着周雨艳脸上泼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雨艳发出了一声尖叫,但她的声音很快就被独角吻鳄的咆哮声淹没。

    加重了数倍的刺激源,令独角吻鳄直接冲破了阵法,巨大的身形飞掠而过,依旧站立在原地的陈阳首当其冲,一瞬间就被踏成了肉泥。而灾难还没有结束,独角吻鳄真正的目标,是那个浑身都在散发着刺激性气味的少女……

    周雨艳最后的记忆,就是怔怔的看着那片阴影在瞳孔中放大……

    ***

    距此数百丈之下的崖底,此时正俯卧着一个满身鲜血的少年。

    上方,独角吻鳄正在疯狂肆虐,这里却是一片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“好痛啊……”那少年艰难的撑起身子,托扶着血流不止的额头,“这一次还真是大意了……”

    眼前的少年,自然就是方才被苏言默击落崖底的叶朔。

    由于在独角吻鳄的毒雾袭击中被禁锢了灵力,先前他从崖边坠落后,又一路从山坡上滚了下来,简直就像一个普通人坠崖一样。若不是有着强悍的身体基础,恐怕他根本活不到现在。

    虽是逃过一劫,但此时他的周身,却也已经被沿途的石子划得鲜血淋漓,衣衫成了几块碎布条,狼狈的挂在身上。想到这一切,竟然都是一个他眼中的弱者造成的,就更是让他忍不住的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光顾着埋怨人家。”神行烈幸灾乐祸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,“这件事你的处理方式根本就大有问题。不想多管闲事,就去帮着凶手隐瞒?当时你只要直接把他交给冒险队,自己再掉头就走,难道还会有人拦着你?再不然,你就算当场杀了他,有录音为证,谁还能非议半句?”

    叶朔烦躁的按了按额头伤处:“这些话既然当时没跟我说,现在就不要放马后炮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也知道,自己的确还太不成熟,尽管有时可以像个大将一样运筹帷幄,有时却又会天真的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。归根结底,大概就是他的历练还是不够吧。

    他学会了克制多余的仁善之心,学会了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,但他却还没有学会,有时候麻烦不是想躲,就能躲得掉的。当机立断,也是一种智慧。

    “要是再让我见到苏言默,我不会放过他!”叶朔在心底暗暗发誓后,不再理会脑中不断说着风凉话的神行烈,盘膝坐起,灵力运转周身,开始修复体内的创伤。

    天地灵气自上方聚集,在他头顶凝成了一道漩涡。在这其中,同样参杂着各式驳杂之气,四种颜色交相混合,不乏几分奇特。

    时间,就在叶朔安静的修炼中,悄然流逝着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一个时辰,叶朔的双眼才重新张开。所有的伤势,都已经完全愈合,灵力通达,体表一阵白光闪烁,破碎的衣衫又被自动修补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天地间的大能者,往往已经无暇去购置衣物,对他们来说,只要心念一动,灵力即可化形万物。到了叶朔这个境界,虽然还不能像他们一样运转自如,但总算也可以做到一些简单的化形了。

    刚刚站起身,四面张望一番,叶朔的目光便是忽然一凝。

    “赤炎古种……有反应了!”

    进入赤炎之森后,在他体内一直沉寂的赤炎古种,第一次传来了细微的波动。

    那是同源之物正在遥相呼应,它的起源之地,就在这附近了!

    “看来你小子这一次倒是因祸得福啊?”神行烈在他脑中哼哼着,“嗯,这里应该已经很接近祭坛了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方向感一向不佳,叶朔却也能分辨出,这里和他们先前所走的路径,可是相差了好大一段路。要不是苏言默把自己打下来,继续跟着冒险队那群人乱转的话,还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找到祭坛。

    “神行烈,我说祭坛的路你真的就一定都不知道么?”叶朔一面根据赤炎古种的指引,拨开丛丛杂草,撩开头顶垂落的枯树枝,同时在脑中和神行烈对话,“虽然我一直分不清你是妖还是魔……”

    神行烈咆哮起来:“我是妖啊!这万象妖域就是我的老家!现在你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早说?”叶朔连痛扁它一顿的心都有了。早知道身边就有一个现成的向导,他还用得着在冒险队里耽误这么多天吗?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神行烈又发出了那猥琐的笑声,“因为在冒险队里,有两个美女可以饱眼福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因为这样的理由就把我忽悠进冒险队,还害得我莫名其妙被别人阴了一把?”叶朔已经在考虑是否该解除灵魂契约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好了好了,现在不是也歪打正着了吗?”神行烈坏笑两声,难得的主动告饶道。

    随着一路前行,赤炎古种的感应也越来越强烈。与之相应的,就是两侧的树干愈发鲜红,四周飘荡的妖雾不断加重,已经对目力造成了不小的阻碍。

    “喂,小子,你有没有觉得热?”中途,神行烈忽然发问道。

    叶朔困惑的摇了摇头。之前跟冒险队在一起的时候,其他人的确就是一直不停的喊热,他却始终都没有太明显的感觉。那时还以为是他们实力不济,但现在连神行烈都这么说,这就不能不让他感到有些古怪了。毕竟要论真实的境界,神行烈可是要远胜于他的啊!

    由于灵魂相连,叶朔能清晰感到神行烈的诧异:“这赤炎之森中的火毒,越是深入就越是剧烈,连我们妖族都是承受不住的。再往深处,就只有王族才能接近了……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叶朔耸了耸肩,配合的在储物戒指中搜寻一番,都被神行烈一一否决。直到他在衣袋中摸出一块瓷器碎片时,神行烈的灵魂顿时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!”

    这还是之前从青想熊那里得到的,由于用途不明,叶朔也没有放在心上。其后又发生了那么多事,他都快要忘记这个东西了。

    神行烈一面仔细的观察着,口中啧啧连声,最后才迟疑的下了结论:“这似乎是某种强大神器的一块碎片……年代应该可以追溯到远古时期……了不起啊,即使只是一块碎片,其中依然蕴含着极强的吞噬之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吞噬之力?”叶朔忽然心念一动。加入冒险队的第一天,他就曾经无意中吸干了方圆数丈的灵气,连邻近的几人都没放过,那时他已经在暗暗羡艳着这般突来的神力,但其后几次尝试,却是始终都无法再度触发。难道那股吞噬之力,竟然和这块来历不明的碎片有关么?

    “那,有办法找到这个神器吗?”叶朔问出这一句话时,呼吸都急促了几分。

    仅是一块碎片已是如此强大,那般神器若是当真在手……只是想想都会令人热血沸腾!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吃着碗里看着锅里?”神行烈鄙视的哼了一声,“你不知道顶级至宝都是可遇而不可求?能得到这么一块碎片,你就偷着乐去吧。做人就要懂得知足!”

    叶朔脸上微微一红。这话的确不错,有时候自己确实是太贪婪了一些……宝物如是,红颜也如是。他不正是一边爱慕着齐玎莎,一边惦记着对南宫菲负责,一边却又放不下赫连凤?这念头只在心头盘踞一瞬,想到神行烈可以感知到自己的想法,连忙做贼似的收敛了下去。

    知道这块碎片还有这么大的来头,叶朔接下来要做的第一件事,自然就是滴血认主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之前只是把碎片收在身上,吞噬之力何时运转,就只能“看它的心情”。而滴血认主之后,总可以让他操纵自如了吧?

    一滴鲜血融入碎片,缓缓化散,勾勒着上方的每一道纹路。叶朔的心也跟着怦怦乱跳,也许自己真的是无意中……得到了一个不得了的东西!

    滴血认主,以前叶朔也不是没试过,几乎都是瞬间完成。但这一回,他却从碎片中感受到了一种意外的阻碍,那就犹如是碎片的主人尚还在世,残留的灵魂烙印在进行抵御一般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……叶朔同样渗入了灵魂之力,尝试将那道烙印抹除。两者彼此抗争,灵压闪烁不定,但终究还是叶朔的魂力占了上风,开始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,对烙印进行侵蚀……

    这个过程,竟然就消耗了他大半的魂力。叶朔暗暗心惊,看来就算真的让他得到了完整的神器,他都是无法认主的。

    直到在灵魂感知中,碎片终于完全融入了他的掌控,叶朔大笑一声,吞噬之力极限爆发,狂暴的源气漩涡席卷之下,四面的树木,正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成片枯萎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