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九十一章 试炼之塔
    第602章试炼之塔

    “哦,你有门路?”

    冷栖站定脚步,狐疑的瞟向苏言默。既然他什么都听见了,那自己也就不多绕弯子了。

    苏言默娴熟的微笑着。在听过刚才那番对话后,他就记了起来,冷栖从前是个流浪儿,每天连温饱都成问题,是师父收养了他。虽然日子依旧清苦,但他却贫不泯志,格外勤奋上进,这也曾被师父作为励志的典范,一再向众弟子宣讲过。

    但苏言默看得明白,对于这些穷怕了的人,什么修炼大道,都比不上让他们尽快摆脱贫困生活来得重要。冷栖一心想进入天宫门,不过是希望借此过上“人上人”的生活而已。为了得到这个一步登天的机会,他是什么代价都甘愿付出的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言默冲他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:“这世上只要有钱,就没有什么事解决不了。我可以去设法疏通,一定帮你争取到一个最好的推荐位!”

    冷栖眼珠一转,却并没有表现得过于热情:“无功不受禄,你想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苏言默淡然微笑:“做师弟的,为师兄尽一点小小心意,还要什么回报呢?”话锋圆滑的一转,“不过说到这里,我倒的确是有一件小事,想请师兄帮助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想杀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来云淡风轻,听在冷栖耳中,却是令他的双目瞬间瞪得滚圆,想都没想就摇头拒绝:“不行!犯法的事我绝对不能做!”

    苏言默一边在心底暗骂着冷栖的死脑筋,面上则是以退为进,故意叹了口气,指尖朝着自己的胸前轻戳两下:“可是你不杀他,他就会杀我。如果大师兄觉得,我现在这条命一点价值都没有的话,你可以不插手这桩闲事。”

    冷栖闻言,果然有所迟疑,苏言默趁热打铁,上前一步道:“我都想好了,不会让大师兄为难的。再有一个月,就是所有弟子进入试炼之塔的日子了,那里一向是由大师兄你负责。只要把那个新人弟子叶朔的房间,里面的精神力冲击多加重几倍……就可以了。一旦精神中枢受到无可修补的损伤,到时他轻则痴傻,重则横死,而追究起来,却不过是一场事故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叶朔?”这个近来在师门中风头最劲的名字,冷栖并不陌生。他倒是无意多问苏言默和叶朔的恩怨,但可能造成的后果却是他不得不考虑。

    “但他最近是门中的焦点人物,以他的潜力,师父和掌教都是很重视的。如果真的在试炼之塔中废掉了他,他们在震怒之下,一定会彻查到底的!到时我也脱不了责任……”

    苏言默不屑的摆了摆手:“你放心,活着的天才才是天才。至于死了的,不过是一只死狗。”

    一个月匆匆而过,试炼之塔的开启之日,终于到来了。

    根据门派内的规矩,此塔每年只会开启一次,且时限只有六个时辰。但就是这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,却是所有弟子一年中最期待的。因为在塔中修炼,在抵抗着精神冲击波的同时,对他们的精神力也会是一个很好的磨砺,修炼效果堪称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只是凡事过犹不及,精神冲击波对人体始终都是有害的,适量采用或可增进修为,若是承受过多,却难免会对精神造成损伤。也因此,符师门才设立了这个“一年只能进塔一次”的规矩。

    一大清早,塔底已是人头攒动,大量弟子兴奋的交谈着。望着高耸入云的塔端,纵然他们早已不是第一次进入试炼之塔,但每一年的期待心情,却是丝毫都没有减少过。

    “叶师弟,此塔共有十一层,大致便是按照符师的等级逐一对应。”拥挤的人群中,一名弟子正向身旁的叶朔讲解着。

    “第一层到第七层,是咱们这些弟子平常的活动区域,也就是从初级符师一直到七印,第八层只有大师兄一个人才能上去。至于第九层,咱们这边是没人能进的,不过那天跟你比试的明季同,他就在这个层次。然后最上面的第十层和第十一层,对应的就是灵符师和天符师了,听说师父和掌教他们,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在里面修炼呢。”

    叶朔沉吟着点了点头。这段时间以来,他对整个符师体系也算是有了初步的了解,知道其**分为三个阶段,符师,灵符师,天符师,以印阶划分,每个阶段共有九印。

    如今师门中一众弟子的实力,大多都是混杂在六印符师到七印符师之间,高低不等。再有就是五印符师,也勉强占据着一个小群体。而八印符师,与自己这样的初级符师,可说就都是屈指可数了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六印符师,待会就进第六层,叶师弟你是新人,就先从第一层开始吧。”那弟子说到最后,又认真的叮嘱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们都知道你的实力远不止于此,但你毕竟还是第一次进试炼之塔,谨慎点总没错。哎,修炼讲究的就是一个循序渐进嘛!”

    叶朔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。他知道自己的起步已经落后了其他人太多,原本他就是想借着这次的机会,为自己下一剂猛药,尽快将精神力提升上去。如果真按照那弟子所说,在第一层小火慢炖着,安全倒是安全了,但又能有多大的效果?再说这试炼的机会还是一年才只有一次,他哪有时间在这里一年又一年的耗下去?

    “我想进第九层。”思考一番后,叶朔木然的吐出了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那弟子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,刚想再做确认,叶朔却已经直接走到了作为负责人的冷栖面前,再次重申了自己的要求:“我想进第九层。”

    弟子群中的喧哗声,在这一刻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也知道这位师弟一向“不走寻常路”,但第一次进塔就说要进第九层,会不会太不自量力了一点?况且第九层连冷栖都是上不去的,公然提出这种要求,岂不是在扫他的面子?

    另一边,苏言默则是大喜过望。在他看来,叶朔还真是得意忘形了,只要他进了第九层,那甚至不需要他们另做手脚,他的精神就直接会被那强横的冲击波压到崩溃!而现在有这许多弟子都看着,到时师父当真追究起来,也足能证明,叶朔是被自己的狂妄害死的……此时他就在不断冲冷栖使着眼色,示意他尽快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冷栖对苏言默的焦急视而不见,目光稍一闪动,公事公办的询问了一句:“后果自负?”

    叶朔坚定点头:“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冷栖颔首,但还没等他做主应承,一旁却先响起了个怒气冲冲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大步跨出人群的,正是符师门的掌教真人。只不过这位向来仙风道骨的老道长,此时的脸上却是阴云密布。

    “冷栖,你这个大师兄是怎么当的?你师弟是新人不懂事,你也不懂事?试炼之塔第九层,是他一个刚入门的弟子说进就进的吗?你知不知道,一旦出现事故,很可能让他从此变成瘫子,傻子!”

    冷栖刚要申辩,叶朔先插了进来:“掌教,我自己有分寸的……”

    符师门掌教面对他也是全没好气:“你有什么分寸!你的事我之前都听弥慎说过了,这段时间最能出幺蛾子的就是你!何况我作为掌教,就要对整个门派负责,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,一个最有潜力的弟子就这么损失掉了。”说罢又冲着冷栖一瞪眼:“这里就交给你了,多盯着你师弟一点,不要让他乱来!”

    这位掌教当真是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几句训话过后,就很快的掉过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符师门的弟子群一片祥和,这些道长的脾气却都这么火爆?叶朔叹了口气,无语问苍天。

    这场小骚动停止后,试炼之塔终于正式的开启了。叶朔随着一众弟子从底层进入,瞬间袭来的光暗转换,令他略微眯起了眼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条狭窄的长廊,其中分布着众多的小房间,每位弟子都可以自由选择他们的修炼房间。在同一层内,精神力冲击波的强度都是相同的,因此对于房间,其实是选哪间都一样。

    叶朔已经看到了通往上层的楼梯,一众弟子们说笑着朝楼上拥去,但上面的世界却与他无关……再次叹了口气,叶朔只能收起多余的心思,在廊道中寻找着房间。

    而他最后选择的,就是第一层最深处的一间房间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都是个很喜欢清静的人,甚至是到了有些孤僻的地步,交起朋友就更是慢热。以至于活到现在都快要二十岁了,能够真正托付真心的,也就只有顾问,和续垣伽罗那个小团体而已。因此明知留在第一层的就只有他一个,仍是下意识的选择了最远离人群的那一间。

    旋开门把,叶朔踏入房门,打量四周。这里与其说是房间,还不如说只是一块打扫得较为干净的洞窟,四壁空空,一无陈设,不过墙壁似乎是以特殊材料所建,隔音效果倒是还不错。想来或是为防止有弟子在修炼时,因承受不住冲击波而发出异声,会打扰到隔壁的弟子。

    盘膝坐下后,叶朔静静闭目,果然能感受到一丝微弱的精神冲击传入了脑海中。但这也令他忍不住的在心底抱怨起来,这种程度也能叫冲击波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间的控制室中,冷栖坐在一张皮椅上,打量着面前的巨大屏幕。

    屏幕上分布着所有房间的动态缩略图,此时每一间房间中,几乎都已经有弟子进入了。而在屏幕下方,则是一个同样宽阔的控制台,大量的按钮星罗棋布,通过这些按钮的操纵,可以将任意一间房间的窗口调出,对其中的弟子做详细观察。

    冷栖望着屏幕,深深的吐出一口气,心脏跳动的速度始终居高不下。提起手指,先按下了正中的一个大红色按钮,那是代表着冲击波的总开关。这个按钮一按,屏幕上所有的房间窗口都掠过了一阵波纹,很快便恢复如初。不过在试炼之塔内,一道道实质化的浪潮,已经开始冲刷起了众弟子的精神识海……

    皱眉沉默半晌,冷栖衣袖一震,从怀中掏出一块传音玉简,指间轻点几下,一条传讯就跳了出来:“大师兄,全靠你了!”

    那是苏言默在试炼之塔中发来的传讯。冷栖一见之下更是烦躁,几乎是有些慌忙的将短讯删除。那短短的一句话,就仿佛是他的罪证,提醒着他,自己即将要做一件亏心事了……

    从小到大,虽然常常抱怨着命运的不公,但冷栖倒是从来都没有过害人之心。一部分固然是因为律法的约束,而另一部分,是他不愿承认的……那就是以他的地位,即使害了别人,也不可能为自己争取到多少利益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却不同了,只要废掉叶朔,自己就有机会进入天宫门,人生的轨迹都可以从此改变。在巨大的诱惑前,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去对付叶朔,对付这个和自己无冤无仇的人。至于律法……他并没有杀人,这不过是一次事故而已,不是么?

    然而,通过这一件事,冷栖无可避免的看到了自己内心中的阴暗面。原来他根本就不如自己所想象的高尚,差别只在于,那个通过伤害别人所得到的利益,够不够大而已……

    审视自我的过程,从来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。这个认知令冷栖感到深深的悲哀,也许这同样也是众多小人物的悲哀。而更加悲哀的是,即使他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灵魂的扭曲,他却仍是义无反顾的,要朝着这条道路继续走下去——

    台面上有着一道控制杆,那正是管理每一层冲击波强度的闸门。通常来说,如今的冲击频率,是众位掌教经过反复试验后,确定下来最适合相应阶段弟子的,数十年来都是稳定不变。而即便要加以更改,通常也会同时作用在一整层之中。

    但冷栖掌管控制室多年,对一应操作却已经相当熟练。他知道,只要通过按钮,在其中进行一定的切换,就可以将更改范围,只锁定在某一间特定的房间中……

    只不过,刚才叶朔那么一闹,引得掌教亲自出动,为防再有变故,他们多半还是会盯一段时间的。也就是说,自己还不能立刻动手……冷栖点燃了旱烟管,深深的吸了一大口,努力的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等到这管烟吸完的时候,他的命运,那个新人弟子的命运,都会在同时发生改变!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