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九十三章 年假
    第604章年假

    浩瀚的精神力,自叶朔体内缓缓扫荡而开,在两侧的空间都掀起了一蓬蓬涟漪漩涡。

    此时那外放的精神压迫,就如同一把出窍利剑,浩气冲霄,引得围观弟子惊叹连连。此前他们从没有感受过叶朔的精神波动,如今一见,恐怕已是与冷栖不相上下!

    叶朔依然保持着完美的微笑,安然与冷栖对视,但只有他自己知道,在过去的那六个时辰中,他究竟是如何死里逃生的。

    在将精神冲击波化为己用,利用它冲破了坚固的壁障后,他的精神力确实是有了一个大幅度的爆发。但这来得太突然的力量,有如海水决堤,在他的脑中四散冲撞,况且这一次不同于外在侵扰,而是在他的精神识海内部出现的暴动,避无可避,当时曾令他一度昏厥。

    最后连青想熊也出来了,指导着他如何压制混乱的精神力,如何有序的导入相应脉络,如何在冥想中将这股能量融会贯通……多亏了它,叶朔才避免了神识崩溃的危险。也终于赶在时限到达之前,将识海内的精神力,完全的转化为了自身的力量。

    对方的确是想陷害自己,但也同样因为他的行为,才让自己的精神力有了这样的突飞猛进,叶朔现在倒是怀着诚心来向他说一句“多谢”的。

    冷栖在他这样古怪的笑容注视下,面部顿时有些不自然的抽搐起来。当着所有弟子面前,他也只能僵硬的应了一句:“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咦,叶师弟,你为什么要向大师兄道谢?”有弟子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叶朔双眼依然望着冷栖,一字字的道:“因为我担心第一层的精神冲击波对我起不到效果,就拜托冷栖师兄到时替我将房间中的压力加重一些。想不到,他能够冒着违背掌教的风险,来帮我这个师弟的忙……”

    在冷栖听来,叶朔这番话是句句意有所指,但其余众弟子哪知道其中的曲折,闻言都是赞叹不已:“大师兄,万一真出了什么状况,你自己也会受罚的啊!你可真够意思!”

    叶朔淡淡一笑,抬起一只手搭在冷栖肩头,话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森冷:“冷栖师兄一向都很够意思。”

    冷栖早已是毛骨悚然,表面上却不敢显露半点。他终于知道,为什么苏言默会对眼前的这个人这么忌惮了,并且……经过这一次,自己跟他的梁子也同样结得深了……

    但是,此时比他怕得更厉害的,却是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虽然叶朔自出现后,全程没有向自己看过一眼,但苏言默已经感到一阵死亡的寒意从体内升起。

    没能成功杀了他……他对我的恨意一定又加深了……他会杀了我的……为什么,为什么他的命就这么硬?!

    苏言默凝视着叶朔所在的方向,瞳孔逐渐在茫然中失去了焦距,面上满是一种难以置信的悲伤和不甘。而他的身子,也是前所未有的剧烈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苏半夏见他受到这样的折磨,心疼不已,轻轻握住他的手,努力的唤道:“表哥……表哥,我们先回去吧?”

    苏言默虽然在表妹的搀扶下转过了身,但他恐惧的视线,仍是时不时的就瞟向叶朔,就像是生怕稍不留神,背后便会直接有一把刀捅穿他的心脏。苏半夏顺着他的目光,望向叶朔的眼底也含着深深的怨忿,而在她的心里,也悄然做出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苏半夏独自来到叶朔的宿舍时,正赶上他和室友们的庆功会。

    无视喧闹的众人,苏半夏径直走到叶朔面前:“我能……单独跟你说几句话么?”

    这句颇有些歧义的话一出口,立时引得房中尖啸起哄声响成一片。苏半夏咬着嘴唇,她知道这些师兄们都想到了哪里去,但在她而言,她又怎么可能背叛殷泽,去对那个凶手投怀送抱?只是此时她也无心解释,直直的望着叶朔,在目光中表达着她的坚决。

    叶朔并没有代为打圆场,也许是他也不擅长应付这样的场面。好在那些师兄弟们嬉笑一阵后,很快就识相的退了出去,并“体贴”的为他们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一室沉寂,空气中却没有丝毫暧昧的涌动。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表哥?”苏半夏第一句就是开门见山。既然已经来了,总是要把该说的问题一次说清楚。

    叶朔神情平淡,走到窗前半倚着横栏: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苏半夏紧跟在他身后,冷冷的道:“打开天窗说亮话吧,我知道阿泽就是你杀的。我们可以不去报官,也可以不再追究,只要你能够见好就收。否则的话,我们苏家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!”

    在说出这一段话的时候,她整个人都敛去了平常的柔弱,那份气势,竟是令叶朔也不能忽略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告诉你,”叶朔终于转过了身,表情却依然是一派漫不经心,“真正杀害殷泽的,就是你现在口口声声要维护的表哥,你又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苏半夏脱口而出:“我不信!”

    叶朔冷笑一声:“你可以不信。但是半夏小姐我要忠告你,你在与狼为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后的一段时间,众人各自潜心修炼,叶朔从没有去找过苏言默和冷栖的麻烦,好像已经忘记了试炼之塔的事一样。

    苏半夏自然不会认为,是自己那天的话起到了作用。越是蠢蠢欲动的阴谋,就越是令人防不胜防。他们都不知道,叶朔到底想干什么,而苏言默的恐惧也达到了顶点,每天都会在房中发抖,定要苏半夏花上几个时辰安慰他,夜里也要让他躺在自己怀里,才能勉强睡着。

    日子过得越是艰难,苏半夏对叶朔的怨忿也就越深。这到底是什么世道,为什么杀人凶手可以那么理直气壮,却要他们这些受害者,终日在这里担惊受怕?

    但她所不知道的是,苏言默最初的恐惧的确是真实的。不过在他有了新一轮的计划后,这份恐惧就已经消退了不少。之所以继续惺惺作态,只是因为他看得出苏半夏很吃这一套,自己表现得越弱势,就能让她越心疼自己。渐渐的,她就会开始分不清这份怜惜究竟是因为同情,还是因为爱……

    如今,他已经有了一个计划,一个可以让苏半夏彻底陷入自己温柔攻势的计划……

    至于叶朔,他当然不是真的把过去的事都忘了,只是自己在符师门中还是一个新人,如果无缘无故的去杀掉苏言默,必然落人口实。万一在还没有学到催动灵符的技巧前,就先被赶出了门派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笔账,他自然会跟那两个人好好算一算的。暂时不急,只是因为他还在等待时机……

    而那个时机,就是半个月后的实战试炼!

    试炼前,刚好赶上年假,也是一众弟子可以回家的机会。

    苏言默也曾经想过,这次回去以后,就躲在家里,再也不回来了,苏半夏也是力劝他如此。但苏言默左思右想,躲得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,如果从此以后都只能做一个缩头乌龟,那人生还有什么趣味?

    何况叶朔的潜力实在是太可怕了,把这样一个敌人放在看不到的地方,只会给自己埋下隐患。还是按照原定计划,到时抓紧机会解决掉他,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临行之前,冷栖专程把他拉到了一块偏僻的角落。

    “这次年假你回家?”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冷栖显得格外兴奋起来:“那我也跟你一起回去吧!顺便拜见一下伯父伯母,赶紧把我那事给落实下来,拖久了我怕会夜长梦多啊!”

    当初两人达成约定后,冷栖耐心等待过一段时间,苏言默却从未给过他进一步的答复。终于冷栖按耐不住,主动向他询问起了名额一事的进展,苏言默却只是含糊其辞的说,正在疏通之中,急不得。

    从此前试炼之塔一事,苏言默能想出那样的计划,冷栖就看出了他为人奸猾,如今这再三推托,恐怕根本就只是在敷衍自己。

    冷栖虽然心里有火,但毕竟也不敢把他得罪狠了,许多话从没有挑明说过。这一次他只想亲自去拜见苏老爷,在他看来,长辈的承诺,总是应该更可靠一些。

    但苏言默却是一口拒绝:“不,你留下来,帮我随时盯着叶朔的一举一动。回家以后,你的事我一定会跟进的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不等冷栖再说,便又压低了声音:“等这次回来之后,就该是实战试炼了。我已经打听到,这一次我们会进入一个叫‘荒鉴谷’的虚拟秘境,我等一下,就把荒鉴谷的地图传给你。我已经找到了一个好地方,这一次你我合作,一定可以一举围杀叶朔!”

    冷栖终于暴怒了:“总是叶朔叶朔,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事放在心上?我就问你,这件事到底进行到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苏言默神情瞬间一冷,不屑的挑起半边眉毛:“很多事情,都需要时间。要是连这一点小小的耐性都没有,我看你就算拿到推荐名额,也是通不过考核的。”

    冷栖被他的态度激得怒不可遏,狠狠揪起了他的衣领:“苏言默,你要是敢敷衍我,你是死是活,我就不再负责了!”

    苏言默轻蔑的斜睨着他,直接将他的手扯开,姿态优雅的掸了掸发皱的衣领,淡笑道:“是啊。你我现在就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记清楚这一点,对我们今后的合作会更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冷栖双眼圆瞪,却终是不敢彻底撕破了脸,只能狠狠挥拳,重击在另一侧的墙壁上,震得墙面石灰簌簌而落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位路过的弟子刚好看到了这一幕。他不知两人为何而争吵,只知道这种事多管多错,缩了缩脖子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家族的苏言默和苏半夏,终于可以喘一口气,过上几天正常的日子了。苏半夏能感到,表哥的情绪明显好了不少,她也真心的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当晚,苏家二老准备了一桌盛宴,为难得回家一趟的儿子接风。

    饭桌上,苏老爷苏钧只是默默吃饭,他是个典型的生意人,文质彬彬,温和的外表下藏着一脸精明。苏夫人慕蔓茹则是话不停口,不住的询问着儿子的近况。那艳丽逼人的妆容,锐利的面部线条,双唇极薄,一看就是个厉害人物。

    为儿子夹了满满一大碗菜后,慕蔓茹故作无意的瞟向苏半夏,道:“半夏啊,听说你的未婚夫死了?”

    苏言默吓了一跳,忙劝阻道:“娘,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事。”一面说着,担忧的观察着苏半夏的脸色。

    慕蔓茹却是不依不饶,道:“你不要怪舅母啰嗦。你爹娘去得早,是我们一手把你拉扯大,你跟默儿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真的就一点感情都没有么?我看,既然你未婚夫都已经死了,就不要再想了,还是踏踏实实跟默儿在一起吧。到时候你选个日子,咱们就把你们的事给办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闹得两人各是尴尬不已。另一边,苏钧已是阴沉着脸,将饭碗在桌上重重一砸,瞪了慕蔓茹一眼:“吃饭就吃饭,少说两句!有你这么不会看场合的么?”

    夹了一筷子菜,抬起头又看向苏言默,道:“默儿,推荐名额的事,爹已经尽力在帮你疏通了。这一次你能主动提出要进入天宫门,爹很欣慰。不过这段时间,你一定要好好努力啊。”

    苏言默点了点头。经过这一次的事,他也认识到,要想在这个世上更好的活下去,就必须拥有足够的实力,家族并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做他的后盾。要想成为真正的强者,进入天宫门自然是不二之选。

    至于冷栖……他仅仅是自己临时拉拢来对付叶朔的一颗棋子,那么珍贵的推荐名额,怎么可能真的浪费在他身上?

    一顿饭结束后,苏半夏独自在庭院间徘徊,在这个家里,寄人篱下,她始终就像是一个外人,又或者是表哥的候选妻子。她真的……很不喜欢这种感觉,只是,如今的她,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苏言默在花丛中找到了她。

    “半夏,我娘刚才说,想吃你做的冰糖燕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我娘一直都很喜欢你的手艺,真对不起,又要辛苦你了……”苏言默说到这里,歉意的一笑,“还有,我娘刚刚说的话,你不要太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苏半夏将所有的情绪重新压到心底,勉强挤出一个笑容:“没事的。那我回房准备一下,就给舅母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苏言默点了点头,目送苏半夏离开后,他没多耽搁,径直来到了母亲的房间中。

    刚踏入房门,他就双膝跪倒,重重的磕了几个头,把正在描眉画唇的慕蔓茹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孩儿此次回来,就是拜谢二老的养育之恩!今生还不清的,来世再报!”

    慕蔓茹这一回是彻底慌了神,手忙脚乱的将他扶起,连一旁的脂粉打翻了一桌都无暇顾及,急急的道:“默儿,你不要吓娘啊,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说这些?”

    苏言默的身子无助的颤抖起来:“有人要杀我!有人要杀我!我怕今后我就没有办法,留在爹娘身边尽孝了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苏半夏刚好端着冰糖燕窝来到门前,留意到房中的响动,侧耳静听。

    舅母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:“谁要杀你啊?不行,得赶紧跟你爹说去。”紧跟着便是脚步声咚咚作响,朝着门前急速而来。

    房中,苏言默拉住了她,再度跪倒在地:“娘,这件事,我不想让您和爹费心。我已经……想好了应对之策,应该是可以渡过这一劫的。只是,我万一真有什么不测,只求娘一件事……求您好好对待半夏,把她当成亲生的一样吧……”

    苏半夏心中如遭大锤重击,眼角也静静的滑下了一道泪水。

    原来表哥对自己,竟然是这么的好,在他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,他都还在惦记着自己……

    苏言默跪倒在地,头颈低垂,眼角略微一斜,余光瞟到门板前投下的阴影,心底暗喜。如果这次的生死危机能让自己得到半夏,那也算是一切都值了。

    表面上,他依旧是动情的说了下去:“半夏她喜欢吃清淡的食物,不喜欢吃辣的;她睡觉的时候,喜欢枕高一些的枕头;喜欢听轻柔的音乐。她最喜欢街角那家店里的小点心,喜欢东街成衣铺里缝制的新衣服……”

    房外,苏半夏早已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