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零二章 连考九场
    考场,一排排的桌椅由低到高的排列着,倒和叶朔从前在致远学院,大课时所使用的阶梯教室有几分相像。

    负责的考官只有两名,简要重申过一些考场注意事项后,考核也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二印符师的考核非常简单,仅仅是台的考官示范过一道灵技后,由考生补全卷面残缺的符箓,使它能发挥出与灵技相同的效果,也可以了。

    据其余弟子说,这种补全符箓的福利只有二印和三印才有,到了四印五印,卷面将不再给出任何提示,考生必须独立画出完整版的符箓。

    至于再后面的六印一直到九印,要求更高了,考生不单要画出卷面符箓,还要用精神力凌空画符,最后再将成形的咒注入灵符,再将灵符交,由考官检验确切的触发效果。

    这一步,在符师被称为“制符”。自然,考核的印阶越高,要求他们模拟的灵技也会越难。

    不过据说修灵界一些有名的天符师,邀请他们制符一次,往往都要花费天价,算是那些超级强者也会对他们客客气气。因此一众弟子在描摹符箓直到眼晕时,都在暗暗的自我安慰着,没准在他们当,日后会出一个天符大师呢?

    眼下,叶朔没花什么力气,寥寥几笔将符箓补全,此外是一些符师界基础常识的填空题,几乎是每年必考。叶朔甚至没有花心思去复习,只是听着室友们的反复背诵,已经记得熟了。

    一场考核共有两个时辰,开考半个时辰后才可以交卷。每间考场都被施加了特殊的时间加速空间,在确保单场考核时间的前提下,也为所有考核排出了更多的场次。

    考生将会在考场度过两个时辰,但对于外界的陪同人员,大概只需要等候半个时辰,甚至是更短,这也同样为他们节省了大量的时间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符师工会作为一所层的势力联盟,在一些细节的设计,还是相当贴心的。

    大约在一个时辰左右,叶朔已经答完了整张考卷,又专程花了一柱香的时间仔细检查。特别是最重要的符箓图,更是一点差错都不能有,据说连笔画粗细都会影响最终的灵技效果。

    直到再三确认无误后,叶朔终于朝着台的考官举起手,示意自己要交卷。此时他才有时间四面打量,望着瞬间空荡了一大半的教室,不仅暗暗咋舌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自己的速度已经够快了,没想到那些孩子几乎都是半个时辰一到,齐刷刷的交卷了。<>甚至是在这一刻,都有二十来个孩子同时举手示意。这让叶朔莫名有了一种,“自己到底是年纪大了,不得那些年轻人了”的怪异感。

    虽然考场和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,但由于门派各个弟子选择的应考时间不一,很多宗门还是会在这里耗一整天。

    坐在长椅等待时,叶朔回想起刚才那一场简单得有些过头的考核,明显感到自己满腔的精力还没有被完全发挥。看着来来往往的考生们,他是愈发的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最终,叶朔仿佛下定决心般的抬起头,轻轻吐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要不,把三印也一起考了?”

    在和弥慎报备过后,叶朔带着准考牌,进入了三印的考场。

    虽说这里本没有连考数印的规矩,但叶朔“据理力争”,称这里也没有不能连考数印的规矩。最终弥慎也败下阵来,感叹此子果然是从不走寻常路后,也放他去了。

    出了三印的考场,叶朔意犹未尽,一转身又冲进了四印通道。这不同寻常的举动被大厅内的弟子看在眼,已是引起了一片热议。只有明季同依然是埋首翻阅着笔记,对身边的一切听而不闻,仿佛这本是理所应当的。

    一口气将五印也考了出来,工会也到了午饭时间,将有一个时辰供考生自由支配。叶朔拒绝了明季同一起吃饭的邀请,只问他能否将笔记借给自己。明季同很好说话,虽然好他为何能看自己的笔记,但也并未多问,相互勉励一番后,独自前往食堂用餐。

    而叶朔则是在他先前的椅子坐了下来,翻开笔记,细细,越看越是惊叹。

    要说这份笔记的质量,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,不仅对各项基础常识分门别类,记载得极其详尽,又在每个知识点下方都加了大量的批注,对于如何去理解记忆,以及各项考点的答题技巧,都是应有尽有。且讲解又是相当浅显易懂,可以说,算是给一个从未接触过符师的外行看了,包准都能自学成才。

    每翻过一页,叶朔都要反复感慨“学霸不愧是学霸”。

    目前符箓图要算是自己的弱项,方才的五印考核,让他单独画出完整符箓时,叶朔已经是抓耳挠腮,好不容易才勉强描出了一幅成品。但对于它能有多少成效,则是连他自己也不敢保证的。现在有了这个机会,自然是要好生恶补一番。

    在开始抱佛脚之前,叶朔也没有忘记设置一个简易的加速空间。<>午的这一个时辰,他是打算好要当两个时辰用了。

    直到明季同再回来的时候,见叶朔正看得专心,倒也不好意思去向他要回笔记。对一名学霸来说,自己的笔记能得到另一名大学霸的认可,也是对他最大的肯定。尽管那名“大学霸”,仅仅只存在于他的想象之。

    午休时间过得很快,一转眼,叶朔又奔波在了各处考场间。

    多亏了明季同的笔记,许多原本自己生疏的制符技巧,在短暂的恶补后,都被他逐一攻克。在六印考场,初次以精神力画符,甚至连叶朔都要惊叹自己的一气呵成。将半空的咒朝着灵符压入后,他是自信满满的将那块成品灵符交的。

    考核一场接着一场,叶朔也渐渐发现,随着印阶的升高,考场正在越变越窄,考生则是越变越少,而考官却是越变越多。从二印考场的千人规模,发展到最后只剩下几十个人,这也足以说明,能在符师这条道路坚持走下去的,其实是相当稀少的。

    但人数虽在不断骤减,考场的压迫感却是在成倍提升。几乎是每一名考生,都可能同时被两到三名考官盯着。叶朔也不由暗暗感慨,此前弥慎还一再叮嘱他不要作弊,实则在这种气氛下,实在是叫人有贼心也没贼胆啊?

    终于,八场考核全部结束。踏出九印考场,叶朔望着那更高一级的灵符师通道,深深的吸过一口气,毅然迈出了脚步。

    全场哗然。

    一天之内连考八场,他已经成为了本届考核的一个传!无论最后能否通过,但光凭这份前所未有的壮举,算他仅仅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傻瓜,也足以成为工会的传说。

    虽然连考数印的先例的确不是没有,但大多数人并不会选择这样做。毕竟每场考核,消耗的精神力可是实实在在的,越到后面,自然会变得越疲劳。以这样的状态去面对高印阶考核,岂不是自讨没趣?

    因此在今日之前,最多是有人试过连考二印,创纪录的也只有一个连考三印,像叶朔这样的……只能说他是一个疯子。

    在他还窝在九印考场时,外界已经有不少弟子彼此打赌,赌他是否会继续进行灵符师的考核。如今结果摆在眼前,大厅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了。

    叶朔并没有理会背后这种种的议论,此时他正和明季同并肩走在灵符师考核的通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真是谢谢你的笔记了!”叶朔发自内心的道谢。<>“其实,你完全没必要等我的,本来你早可以考核好了。”

    明季同淡淡一笑,傲气尽显:“没关系,算只是考核,没有对手也是很寂寞的。”

    灵符师考场,是一间只有几十平米的小房间。考生以五人为一组,每人各有一张独立的方桌。而对面则是坐了十几名考官,如同一个大规模的监考团,叶朔能感到,此时每名考生的背脊都不自觉的绷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各位考生,下面请把你们的准考牌放在桌面左角。再重申一遍,考核途,不得交头接耳,不得做出违纪行为,违者立刻赶出考场!”一名长得与久伐导师有几分相像,看着会令人心生畏惧的年女导师严肃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目光在收回时,刻意在叶朔身停留了一下。显然对于这个一天之内,连考九场的传考生,算是灵符师考场也已经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但在这些考官看来,这样的急功近利是绝对不可取的,不管这名考生究竟是出于何种心态,他都并不具备成为一个优秀符师的素养。几位考官在眼神的交换,也传达出了一条讯息,对这名考生,必须重点监督,以防他临场作弊!

    在考官检查过每个人的准考牌后,另一名考官走前,朗声道:“下面我来宣布一下,本场灵符师考核的规则。

    在你们面前,已经摆放了灵符,试卷,答题卡和草稿纸。稍后在我进行过灵技的演示后,你们要在答题卡列出,这道灵技包含的所有元素,以及它所要表达的法则意蕴。再运用相同的元素,自行转变,创造出和主旨意蕴相同的另一种表达方式。同时要详细写明你的解题思路,每种元素的变化,分别代表了何种含义。好,下面考核正式开始。”

    此时在场的五名考生,除了其一人似乎是有过考核灵符师的经验,其他四人都是一脸的讶异。

    这也太高难度了吧?列出所有元素已经够让人头大了,理解法则意蕴更是难加难,更别提竟然还要用他们转换表达方式?难道考官的意思,是要让他们自己创造灵技吗?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考官却不管他们都是一脸茫然,掌心一翻,一块灵符便是悬浮半空,在他的精神力催动下,灵符猛地冲出一条雷龙,每一块鳞片都是鲜明如有实质,闪耀着刺目的光彩。接着光芒几番窜动,一朵火焰红莲自正盛开,浩浩荡荡的席卷而开,热浪逼人……

    起初叶朔还在用心记忆,但很快他发现,这灵技的变化,几乎是包含了自然界的所有元素。每种元素都是重点,却又都不是重点,这……我怎么知道它想表达什么?

    在令人眼花缭乱的表演结束后,五名考生都仿佛是看了一场史诗级的灾难纪实,每个人的脸都还残留着几分恍惚。而他们的心也正在哀叹,这场考核……悬了!

    明季同最先回过神来,蹙眉沉思片刻,提起笔匆匆打起了草稿。而其余四名考生则是谁也不谁好,都还处在茫然发呆的阶段,连那名有过考核经验的弟子都是耷拉着一张苦瓜脸,没有任何的思路。

    要论外行,叶朔绝对是这里基础最差的一个了。他此时唯一能庆幸的,是其他考生似乎也被这道题目难倒了,虽然这对于通过考核并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。

    将方才的灵技在脑反复回放一番,叶朔忽然全身一震,如遭雷亟。

    他想起来了……这道灵技,他模糊的记得曾经在明季同的笔记看过相类似的,但同时又清晰的记得自己没看……自己没看……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觉得这个知识点太复杂了,光是详解的符箓图大约有十几幅,批注更是足足有五六页,想把这个搞懂,估计得把整个午的时间都搭进去,那他没时间再看其他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临时抱佛脚,自然要先抓住基础知识恶补。本来这个想法也没错,多亏了他及时取舍,才顺利的通过了前几场考核。但现在这道摆在眼前的灵技,却是让他生出了一种悔不当初的感觉。

    时间在不断的流逝着,约莫过了半个时辰,那名有过考核经验的弟子终于提起笔,开始在草稿纸尝试着勾画起来。接着,其余两名弟子也先后开始动笔,始终在沉默发呆的,只剩下叶朔一个了。

    唉,这样下去不行啊……叶朔重重的叹了口气。总不能交白卷,好坏总得写几笔。那道灵技包含的,有雷元素、光元素、火元素……

    正在叶朔艰难的组织着思路时,一旁忽然爆发开了一阵强大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明季同,竟是已经答完了考卷,将要开始进行制符了!

    本书来自//x.html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