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零三章 成云化龙
    灵符师的考核,制符过程通常是单独进行。或许是由于考生将要花费平常更多的精神力,如此也可最大限度的避免他们受到外界干扰。

    其间并不会限制其他考生观看,因为制符的精髓,便是将自身的精神力注入其,令每一道笔画都蕴含着独特的神妙。旁人即使看在眼,也只是空具其形,绝无法连其的精神秘纹也一并复刻。

    明季同双目如电,强大的精神力透形而出。指尖凝聚起一粒光珠,凌空虚画,拖曳开一条条金色的纹路。随着每一笔刻下,半空都会迸裂开串串元素,无声的进行着消隐和转化。

    金色秘纹固然是玄奥无,但随着他的刻画不断持续,此前留下的纹路却也在以一种缓慢的速度逐渐消失,像被无形的刷子缓缓擦去一般。留在半空的,始终只有局部的秘纹图案。

    叶朔看在眼,能感到他正在构建着一种大道之气,一种圆融之韵,仅仅是在旁观看,体内的灵魂都会随之而产生共震。

    他模拟着自然界的万物演变,所有元素先后出现,又相继消失,没有任何物质可以永恒存在,但也正是在这无限的破灭与新生,铸了永恒的大道法则。这是自然之道,是千古之道。

    直到明季同最后一笔印下,此前所有消失的纹路忽然也都凭空显现了出来,整体观之,更是一幅巧夺天工的秘纹图,甚至隐隐有了几分法则秘纹的雏形。

    还不等一众考生细看,那些环环相扣的秘纹忽然自动收缩,一环套着一环,八合为四,四合为二,直至凝聚成了一颗微型秘纹球,形微而神奥不失,反而在极限的浓缩显得更为玄。

    每一道纹路都蕴含着大道万千,连一道细微的光粒都是经千锤百炼所成,一层层磅礴的气息,相应而生。

    明季同全神贯注,操控着手的秘纹球,朝着灵符缓缓压入。灵纹外溢,能量沉浮,闪动的波光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。

    其余考生既能来考核灵符师,此前自是有过大量的制符经验。都知道越是强大的灵技,所构成的符箓秘纹也越复杂,要将它完全无损的压入灵符,更是一项不能有半点差错的精细活儿。一旦在压缩途,令秘纹有半点磨损,都可能会影响最终的灵技效果。

    直到秘纹终是与灵符嵌套得严丝合缝,焕发出夺目的光辉,连围观的考生都是松了口大气。

    明季同平缓了一下呼吸,将灵符与桌的试卷一齐收起,交后也不忘礼数周到的朝考官们躬一躬身,望了叶朔一眼,大步走出了考场,背后收获的是大片惊叹的目光。<>

    台前的考官们传阅着他的试卷,不时交换几个眼色,其传达的都是善意和赞许。显然明季同的表现,是让他们都挑不出差错来,而这位考生,应该也是这一届灵符师考核最优秀的了。

    除了叶朔之外,剩下的几名考生在看过明季同的制符后,显然都是有所启发,各自沉思一阵后,埋头在试卷修改起来。好一会儿,那名有过考核经验的弟子当先起身,一手轻托灵符,另一手凝聚起精神光珠,在半空刻画起来。

    在明季同的表现惊艳全场后,这名弟子相之下逊色了太多。精神力的急剧消耗,也令他的动作看去极为僵硬,好在过去的经验,为他弥补了不少的缺陷,最后总算是将符箓图完整的画了出来,最终成形的,便是一幅太极图案。

    在这名弟子也顺利交卷后,第三名弟子紧随其后。他所刻画的秘纹至刚至烈,连整间考场都产生了轻微的震动。

    叶朔惊叹之余,却是愈发的为自己担忧了。如今其他人显然都有了解题思路,等他们全部交卷离开,自己要怎么办?逞强来考灵符师,能否通过暂且不提,难道最后却要连考核都无法完成么?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在这第三名弟子身时,叶朔却是悄然收敛灵力,同时缓慢将魂力逸出体外,朝着身侧的第四名弟子侵入。

    为了通过考核,他不得不尝试动一些歪念头了……利用魂师的手段,与他灵魂相附,查看他的解题思路,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……

    但在叶朔慎之又慎的进行着灵魂渗透时,在他脑忽然响起了一道严厉的传音:“那位考生,警告一次!再有违纪立刻取消资格!”

    被发现了么?叶朔魂体一震,当场被吓了回来。他能感到一众考官打量着自己的目光都是极其不善,想不到他们的感知竟然如此敏锐,不单是精神力的行家,连魂力也能够轻易分辨……

    短暂的迟疑后,叶朔再次沉下心,尝试着朝灵魂深处呼唤。

    “白帝前辈,可否助我一臂之力?白帝前辈?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,却始终是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白帝前辈并不擅长精神力么?不,他是超越轮回境的强者,灵符师的法则不可能难得住他……那么,他是不愿意帮自己作弊?

    如果有能力通过考核,我也不想作弊啊……叶朔在心暗暗的哀叹着。<>现在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,接下来,难道真的只能靠自己了么……?

    现在,已经轮到第四名考生制符了。

    此前在明季同考核后,他已经匆匆将试卷大改过一遍。但在看过第三名考生的符箓图后,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再一次的在答题卡涂改起来。这当自是又耗去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这名考生绘制的符箓图,是一个圆圈连着一个圆圈,没有繁复的秘纹和构造,他好像只是在随心所欲的画着圆圈。最后这些圆圈彼此相融,化为了一个巨大的圆圈,被他缓缓的压入了灵符。

    第四人的脚步也踏出了考场,现在房间,真的只剩下自己一个了……

    叶朔能感觉到,那些考官的目光都紧紧的盯在自己身,犹如要将他彻底看穿。在这样的逼视下,他根本无法集精神去思考……虽说即便不然,他也知道自己同样是考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时间在不断流逝,叶朔也不死心的紧盯着试卷,还在期望着自己能在最后的关头灵感突发。不管怎么说,他实在是不甘心此放弃!

    一众考官从最初的严阵以待,逐渐的已是愈发不耐烦起来。他们都能看出这位考生的卷面始终是一片空白,此时都盼着他能尽早放弃,交卷走人,好让他们在下一场考核前能暂时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终于,距离考核结束,已经只剩下最后的一刻钟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考生,算了吧,这次考不出下半年再考。”终于有一名考官打了个哈欠,烦躁的开口了,“你在这里耗时间也没有意义。我们马还要进行下一场考核,总不能等你一个人吧?”

    叶朔听而不闻,双眼依然是死死的盯着考卷。

    既然考核尚未结束,考官们也不便强行赶人,但那一份不悦的情绪,却是已经深深刻在了他们脸。

    叶朔盯着试卷,脑不断的回想着那一道灵技的演变,以及其他几人所进行的秘纹模拟,思绪渐渐沉入了一片空茫。那是他在放任自己陷入精神的沉睡,双眸也再度呈现出了死灰般的空洞。

    在思维彻底停滞的一刻,他的身体忽然自己动了。

    指尖僵硬的抬起,在半空刻下了一道道他见所未见的秘纹。原本已经托着脑袋,无聊的打着瞌睡的一众考官,也都疑惑的坐直了身子,仔细观看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秘纹的刻画,在他背后现出了一幅太极图。<>但仅仅只是片刻,图形交融的半圆在自动挪移,直至化为了鲜明的黑白分界。而这两片全新的半圆,也在缓慢朝两侧挪动,分化日月,被叶朔轻托在手,一浪浪犹如自远古而来的沧桑波动,也在斗室内悄然弥漫。

    渐渐的,连日月也消失了,它们化为了两团纯正的能量,一阴一阳。原本是两种截然相反的属性,此时却被叶朔恰到好处的操纵着,相互间并未造成任何的能量干扰。

    当叶朔双手虚抬,将两团能量缓缓朝正扣拢时,在他背后,有着一道五爪金龙悄然掠过,虽是一闪即逝,在场考官却都是看得一清二楚,接连交换着惊异的视线。在他们这么多年的监考生涯,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!

    阴阳能量,终于是在此刻正式的交融了。

    没有惊天动地,没有剧烈的侵蚀,它们是那样顺利的融合着,仿佛回到了天地初开之前。最原始的它们,本是一体。

    光与暗,是与非,善与恶,最为极致的两面,往往正是互为投影。极致的光明便是黑暗,极致的善也会酿成恶果,它们是一体两面,却又密不可分,正如这天地大道,正如这混沌世间。

    秘纹被压入灵符后,叶朔的双眼又重新恢复了清明。看着已经被填满的灵符,虽然尚自是一头雾水,但似乎,已经不用他再操心了……

    在叶朔交卷离开后,一众考官立时展开了热议。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,单从这符箓本身来看,的确是杰作!”一面考官轻轻叩击着桌面,“但问题是,我不认为这真的是他独立完成的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名考官浏览着玉简讯息,附和道:“是啊,根据前几项考核传过来的评分结果,他的表现只能说很一般。我也不相信到他考灵符师的时候,能出现这么大的进步!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觉得他在作弊了?”又一名考官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确然无疑的。”前一名考官面色沉重,“只是他究竟是如何同时瞒过了我们几个,进行作弊的呢?”

    一众考官相互对视着,最终,都是深深的抒出了一口长气。

    “看来,有必要报高层处理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在无意引起轩然大波的叶朔,慢吞吞的走出了考场。

    虽然考核已经结束了有段时间,大厅却依然有不少人仍在激烈的讨论着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灵符师的考题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‘道’。其实这和之前师父讲过的一道例题很像,我还记得很清楚,肯定没错!”

    在他身旁的另一名弟子顿时惨叫起来:“啊?我还以为是‘简’。完了完了,连法则意蕴都搞错了,这样会不会一分都没有啊?”

    叶朔认得出来,此人是先前考核的第四名弟子,也是那个画了一堆大小圆圈的,果然是将“简”的意境发挥得淋漓尽致啊……

    那第三名弟子也唉声叹气的道:“你那还算好的,马马虎虎总能沾一点边。我还以为它是要表达攻击的凌厉,侧重力量,答成了‘刚’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名前一场参加考核的弟子也被吸引了过来,听过几句后惨叫道:“我一开始觉得是‘道’,后来想想不会这么玄乎吧?在临交卷之前又改成了‘无’!”说到这里,极尽苦大仇深的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叶朔听得暗暗发笑。原来他们虽然交卷早,但是答得也都不怎么样啊……

    “你先别忙着嘲笑别人了。”神行烈的声音没好气的响了起来,“白帝前辈让我转告你,以后不要再使用刚才那个‘自我沉睡’了,他说滥用不属于你的力量,迟早是会被它吞噬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那个力量似乎对他的神识有很大伤害,现在白帝前辈已经陷入沉睡了。”青想熊也插了进来。

    真的会有那么严重么?叶朔心有些嘀咕起来,但很快,他被涌动的人潮转移了注意。

    天符师的考场,正有人在进行考核!

    此时,已经没有人再关注叶朔“连考九场”的神话了。毕竟他能否通过还是个未知数,但现在参加考核的,可是一位正宗的准天符师啊!

    叶朔也随着人群,好的移动了过去。根据其余弟子的说法,能见到一次天符师考核的概率,可是并不见到他这种考场人高多少的。

    大量的弟子群涌而至,很快将考核通道围了个水泄不通。人们兴奋的踮着脚尖,推推挤挤,仿佛只是看到考场一角,能让他们与偶像更接近几分。

    如今,在尽头那间密闭的房间,正有一位传人物,在谱写着本场考核的至高神话!

    本书来自//x.html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