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零六章 醋意
    第617章醋意

    天色已近黄昏,各门各派都到了整队返程的时间。

    虽然接下来还有几场考核,但通常只有本国或邻国的势力才会留下参加。大部分路途较远的宗门,仍是希望能赶在当晚空间虫洞关闭前离开。

    “叶朔啊,半夏,你们也收拾收拾,我们要准备回去了。”弥慎冲着两人招呼道。在他身后,符师门的弟子嘻嘻哈哈的排着队,一面也用好奇的眼光,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云远扬和慕含沙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师父,你们先回去吧。我刚才遇到了一个朋友,想在这里多等她一会儿。”叶朔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。和颜雪梦这么久不见,他确实是很想和她叙叙旧,只要她也还承认自己这个朋友的话。

    朋友?刚刚在长椅上坐下的慕含沙立时挑起了视线。他说的朋友,应该就是雪梦……这穷酸小子到底是怎么高攀上雪梦的?

    “但空间虫洞可不等人啊……”弥慎看上去有些为难。这时,苏半夏却主动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陪他等吧。”望了叶朔一眼,苏半夏咬咬嘴唇,轻垂下视线,“叶朔他对这一带的路不熟,我留下来,到时候再带他一起回宗门。”

    显然苏半夏的保证,在弥慎眼中还是比较可靠的。又叮嘱几句后,就带着一群不时回头窃笑的弟子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一个女人,能心甘情愿的陪你等另一个女人,这是多么宽广的胸怀!你还不抓紧拿下她,更待何时啊!”

    叶朔没有理会神行烈的惯常抒情,径直走到长椅前坐下,云远扬坐在了他和慕含沙当中的空位上。苏半夏虽是同样坐在叶朔身边,却是一眼都没有向他瞧,只顾安抚着那名受创的天符师少年。这般气氛,也实在是相当古怪了。

    慕含沙虽是懒散的靠着背后的墙壁,好似对身外事漠不关心。但在叶朔说出“等朋友”之后,他满含敌意的视线,就在不断朝后者的方向斜瞟。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在长椅上轻敲着,指节不易察觉的绷紧。

    “含沙兄,你不会堕落到去跟一个普通人过不去吧?”同样在闭目养神的云远扬似是察觉到了什么,故意斜过半边视线,似笑非笑的道。

    慕含沙冷笑一声:“当然。我更不会像远扬兄一样,对随便一个不三不四的人,都可以跟他称兄道弟!”话既开头,终是气不过,又忿忿的撂下一句:“自己不加检点也就罢了,不要因此折了雪梦小姐的身价!”

    云远扬不慌不忙的微笑道:“雪梦小姐想交什么朋友,她自有判断。不过我只知道跟谁交朋友,都比跟含沙兄交朋友要好。”

    这一边是水火不容,另一边那天符师少年听着慕含沙依旧嚣张的语气,身子就在不断的颤抖,不知究竟是出于愤怒还是恐惧。苏半夏只能默默的轻拍着他,一面将求助的视线投向叶朔。这也是在颜雪梦出现后,她第一次这样不加掩饰的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叶朔回避开了她的视线。他当然知道苏半夏想让他做什么,不过很可惜,这件事自己并不准备沾。

    现在天霄阁的人也在场,他们不可能坐视自己动慕含沙。就算内部再怎么敌对,这些大势力始终还是利益共同体,在处置平民的问题上,他们只会一致对外。至于为那少年疗伤,或是养活他全家,自己就更是无能为力,也同样没有这个义务。

    苏半夏看到他的反应,心都凉了半截。嘴唇动了动,还想说些什么,这时不远处一名工作人员走了过来,冲那少年使个眼色,半扶半推的将他拉到了角落里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事情,就打落牙齿和血吞,算了吧,啊。”工作人员的语气虽然温和,但话中之意,却是已经为他做了不容置疑的总结。

    那少年顿时激动起来。从被赶出考场至今,他一直都没有离开,一部分固然是因为无法面对殷切期盼的家人,而另一方面……他也在等待着符师工会的处理结果,等待着他们还自己一个公道!然而如今这工作人员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已是无异于判了他的死刑。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不能就这么算了!”过度的愤慨,令那少年全身都发起抖来,“我要去报官,我要讨一个说法!我要赔偿!”

    那工作人员不屑的瞥了他一眼:“你得了吧,人家是……”余光小心的朝背后一瞟,用一个忌惮的目光代替了未出口的话。“你能让他们给你说法吗?你这告到哪里都是告不赢的。”

    缓一口气,息事宁人的拍了拍他的肩:“这样吧,这一次我们工会的确也有部分责任,我们就给你开具一张,事故致残证明。到时候你拿着这个,每月可以到当地的官府,领取一定数额的保障金……”

    那少年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,工作人员后面又说了些什么,他已经全都听不清了。

    残疾保障金,这个他还是有所耳闻。但那笔钱充其量也就只能维持基本的温饱而已,对于他这样的家庭情况……就更是杯水车薪。没有足够的钱,弟妹们就都没办法修炼了……他们将注定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中,一辈子生活在最底层,饱受欺凌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今天出事的是天霄阁的人,结果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!”过度的愤怒,令那少年崩溃的大吼出声。

    这一声绝望的控诉,也同样传到了长椅上的几人耳中。作为罪魁祸首的慕含沙,此时却只是不屑的抿了抿嘴唇,将翘起的腿改换了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那工作人员也被他的吼声吓了一跳,匆匆朝考场的方向一瞟,正要压低声音狠狠训斥那少年几句,在他身旁忽然响起了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“残疾证明先不忙开。”云远扬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过来,手中摇晃着一个小瓷瓶,递到了那少年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一瓶‘圣天还丹’,虽然不能令你的精神力恢复如初,但最起码,可以修复大部分的精神损伤。”

    目光在他周身打量一番,续道:“在修炼上,也许你已经难以再有建树,但我看你身强力壮,如果走武者的路子,说不定还可以有一番前途。”掏出一只储物戒指,同样塞到了他手中,“这里有一本地阶的武技,你拿去修炼吧。里头还有一些钱,应该足够支撑一些年,后面的,就要靠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那工作人员盯着银光闪烁的储物戒指,贪婪的舔了舔嘴唇。这些大家族子弟就是不一样啊……就连一个仆人,都是随便一出手,就是一本地阶秘法!

    那少年双手捧着储物戒指,身子又一次剧烈的颤抖起来,不过这一次却是由于狂喜。鸡啄米似的点着头:“谢谢你!刚才……”便想为先前的口不择言道歉。

    云远扬随意一摆手:“没事,谁没有个情绪化的时候呢。不过须得提防祸从口出,有些话,以后还是不要随便说了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又是千恩万谢一番,这才告辞离开。在云远扬重新回到长椅前时,苏半夏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:“谢谢你,你真是个好人!”

    云远扬笑了笑,口中在回答苏半夏,眼角却是有意无意的落在了慕含沙身上:“邻家有恶犬,我看在主人家的面子上,不能直接打狗,总得看顾着过往行人,防止他们被恶犬咬伤啊?”

    慕含沙面容略微抽动,狠狠瞪他一眼,再度改换了一个坐姿。而苏半夏对云远扬感激之余,也有些责备的对叶朔投去一瞥。

    “唉,好端端一个在美女面前争取表现的机会,你就这么错过了!”神行烈也在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表现。”叶朔淡淡的回答道,“不过我看那云远扬倒是很希望在雪梦面前争取表现,那就让给他好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间一番明争暗战,一直持续到考场大门开启的一刻,就忽然很有默契的停止了。

    颜雪梦从房间中款款走出,刚刚完成了天符师考核的她,脸上也残留着少许疲惫,但她的面容依旧明艳,一眼望去,仍是那般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“含沙兄,现在你可以去考核了。”颜雪梦向慕含沙微微一笑,就走到了云远扬身旁坐下。这个位置,同样也是正挨着叶朔。

    慕含沙怔了片刻,匆忙挤出一个笑容:“其实,我也并不急于一时,还是云兄先请吧。”众人自是看得清楚,他忽然故作大度,也仅仅是想和颜雪梦多待一会儿。

    云远扬配合着站起身,不忘讥嘲道:“哦,你不急于一时,那还把人家赶出来,险些就毁了他的一生?”

    慕含沙面上猛地一僵,不满他在颜雪梦面前说自己坏话,没好气的甩下一句:“考核你的去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撇开了云远扬,慕含沙自是挖空心思要讨好颜雪梦。双方虽是敌对势力,但对于天霄阁这位美丽的大小姐,他也同样是爱慕已久了。

    然而还不等他正式大献殷勤,颜雪梦就已经转向了另一边,忧心忡忡的道:“叶朔,你还记得我姐姐么?”

    叶朔点了点头,那个坏脾气的冰封女王,他真是想忘也忘不掉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们在海鬼王领地分开之后,我想带姐姐回天霄阁疗伤,但是半路上她就甩下我,一个人走了。”见叶朔点头,颜雪梦的叙述也焦急起来,“我很担心,到处去找她,可是姐姐从小就是那样,如果她不想被别人找到的话,就一点机会都不会留下。

    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,没想到她忽然主动联络我!我不知道她之前发生了什么事,竟然让她的态度变得宽容了许多。她还说……想要和我谈谈,约我在赤翼国见面。

    我以为姐姐想通了,愿意跟我回天霄阁了!当时我在赤翼国一连等了她一个月,姐姐却一直都没有来。而且……她忽然就再也联络不上了!她最后的一条传讯,还是在邑西国的时候发给我的。叶朔……怎么办,姐姐失踪了,她会不会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颜雪梦说到最后,焦急的握住了叶朔的手。不察一旁慕含沙和苏半夏的目光同时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吧。”叶朔倒是神色如常,“你那个姐姐,她要是真失踪了,我看咱们该担心的也是别人才是。”

    颜雪梦双眸一黯,慕含沙已是当先喝斥道:“怎么说话的!你没有看到雪梦小姐正在担心吗?”转向颜雪梦则是另一副态度,一手轻贴在胸前,温言慢语的道:“雪梦小姐,可否将令姐的特征告知一二,我愿意代为找寻。”

    颜雪梦摇了摇头,语气清淡而疏离:“多谢含沙兄好意,不过天霄阁的事,不敢劳外人费心。”交待过这一句,她就又投入到了和叶朔的交谈中。

    慕含沙眼底的阴霾,在这一刻化为了一片成形的杀意。

    外人?我是外人?那这个小子就不是外人了吗?

    叶朔正与颜雪梦叙话,猛然感到脑中传来一阵针刺般的痛意,就与先前在试炼之塔时的精神冲击相似,但很快却又恢复如常。并未察觉到其余异状的他,也只能认为是这一天之内连考九场,积累下的疲劳来了一次集中爆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就断定她是失踪?依我看,也没准是她又临时反悔,不愿意跟你见面了?反正你姐姐那个人,一向都是阴阳怪气的啊。”

    颜雪梦咬了咬嘴唇:“也许姐姐的脾气的确是不大好,但是,她从来都不会出尔反尔……叶朔,你在邑西国的人脉比较广,能否请你代为打探一下,我姐姐的下落?”

    叶朔敷衍的点了点头,颜雪梦的情绪看上去才好了一些。有时女孩子向你倾诉,并不一定是需要你拿出解决方法,她仅仅只是希望有一个人可以让自己依赖——来自神行烈的实时讲解。

    “对了,宝宝怎么样了?”颜雪影的话题告一段落,叶朔自是又想起了他心心念念的宝宝。

    慕含沙双眼瞬间瞪得滚圆,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二人。

    颜雪梦被逗得“噗嗤”一笑:“你还是像以前那样,三句话就不离宝宝。宝宝好得很啊,能吃能睡,还会上树呢!”

    在听到最后一句时,慕含沙的表情再次变得格外精彩起来。

    其后叶朔和颜雪梦又是一番天南地北的闲侃,从中叶朔也了解到,原来天霄阁的子弟,都会有很多种职业发展方向可供选择,但真正能够成为双职业者的却是很少。大部分人也仅仅是东一榔头西一锤子,什么都懂一些,却又什么都不精。叶朔反观自身,又何尝不是如此,支支吾吾的不敢过多接话。

    两人又将别后经历畅谈一番,欣然忘时。不多会儿云远扬也已考核完毕,双方到了告别的时候,叶朔看着起身离开的颜雪梦,忍不住道:“那等你找到你姐姐,记得传讯给我!”

    颜雪梦回望着他,调皮的一笑:“为什么要传讯给你啊?”

    终于见叶朔碰了软钉子,慕含沙顿时一阵暗爽。与此同时,叶朔则是在头脑发热下冲口而出:“因为你是宝宝的主人啊!你的事就是宝宝的事,宝宝的事就是我的事!”

    颜雪梦又是好气又是好笑:“宝宝怎么就摊上了你这么个冤家呢?”两人相视一笑,显然都想到了不少第一次见面时的趣事。

    临行前,颜雪梦向慕含沙点了一个头:“薄凉,这一次也会参加天宫门考核吧?替我问候她。”

    慕含沙连忙应道:“这个自然。”

    待众人四散后,独自走向考场的慕含沙,手中持着一块玉简,嘴角惯常扯起了冰冷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薄凉小姐,您现在有时间么?我想跟您分享一桩天宫门的趣事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