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零八章 再探妖域
    正午的阳光,透过窗框斜斜洒在叶朔的脸上。

    缓慢撑开沉重的眼皮,此时的叶朔还是一片茫然。刚才他好像做了一场梦,而且还是一个……令自己羞于启齿的梦!

    一边暗骂着自己竟然也开始做春梦了,同时叶朔也免不了有几分诧异。随着梦中的情节逐渐清晰,那个和他共度**的女主角,竟然是苏半夏!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自己口中说着对苏半夏不感兴趣,但这连月来的相处,终究还是对她产生了几分异样情愫么?而且那个梦还是如此的真实……叶朔烦躁的提掌敲了敲后颈,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见一个爱一个了?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好一阵子才从梦境带来的震撼中恢复,叶朔才来得及四面打量。陌生的环境、片段式的记忆,令他再次产生了恍惚,“还有,半夏呢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还知道问啊!之前要不是我……”第一时间回应他的,自然又是神行烈。只是在他问起苏半夏时,神行烈的声音明显出现了一个僵硬的停顿,继而又匆忙掩饰道:“我是说要不是我把我的精神力分给你,你现在能这么快就活蹦乱跳的么?”

    “是你把精神力分给我的?”叶朔再次敲了敲后颈。他感到自己的脑袋如同被一把利钻剖开,如今虽然勉强拼接到了一起,但内部丝丝缕缕的疼痛依然存在,就像是被几百个人片刻不停的暴打了一顿。

    不过自己理应受到重创的精神识海,现下却是已经恢复如初。如果说当真是神行烈将精神力分给了自己……那它还真是慷慨。

    “这次暗算你的,应该是慕含沙那个小子吧?”神行烈又在他脑中开口了,“你打算怎么对付他?”

    “……先欠着吧。”叶朔默默的叹了口气。反正早在了解到顾问的血海深仇时,他就已经将九幽殿全员的人头都记上了账,一个都跑不掉!

    “不过说起来,半夏到底到哪里去了?”叶朔掀开被子,在房间中迟疑的来回走动,自然也注意到了桌上放置的灵石,“这是……给我准备的房钱?她一个人先回去了吗?唉,我可是还受着伤啊……真的就这么没义气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由于路径不熟,再加上精神损伤尚未完全恢复,叶朔一路走走停停,等他再回到符师门,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。

    头一件事,叶朔自然是赶去探望苏半夏。但同屋的珂美却告诉他,就在他回来之前,苏半夏似乎是家中有事,已经匆匆收拾东西离开了,临行前还专程申请退出了宗门,当时引得不少男弟子哀嚎一片。

    家中有事?是她舅舅家的事么?有什么事非要她回去不可?叶朔这边还没缓过神来,神行烈的灵魂波动中,却已经传来了一阵更为强烈的困惑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就走了呢?她应该留下来做你老婆的啊!这不应该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老婆?你到底在说什么啊?”在神行烈反复将这几句话念叨过数遍后,叶朔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它,“神行烈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

    神行烈的笑声有些僵硬:“哈哈哈,怎么会呢,我只是在遗憾你还没把小美人泡到手,她就先离开了。咳咳,现在人家走了,后悔之前没听老夫的话了吧?”

    叶朔皱了皱眉,虽然总觉得其中有些古怪,但苏半夏既不是自己的什么人,他好像也没有权利干涉她的去留。况且既然是她选择了不告而别,也许就说明,她同样觉得自己的去向,是他根本没有必要知道的吧。

    即使原本并未动心,但在做过那个梦之后,苏半夏在他心里终究还是占据了几分不一样的位置。然而珂美说不出个所以然,自己随后发去的几条传讯也全部石沉大海,叶朔最终也只能选择放弃。

    或许这样也好……在故乡邑西国,还有好几个女孩子在等待着他,他也实在不该再动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了。

    苏半夏离开符师门后,日子仍是照常的过。而一个月前他们所参加的等级考核,其他弟子都已经拿到了符师工会下发的证书和徽章,唯独叶朔这边仍是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据弥慎说,符师工会发出了通知,由于一些内部资料在收录时出现了错误,导致有部分考生未能及时拿到证书。照这情况看来,自己就是那个倒霉的“部分考生”了。

    对此,叶朔倒并未过多在意。反正证书是为了就业,徽章是为了耍帅,这两项他都无所谓。接下来的时间,除了被弥慎坑去参加了一次宗门大比,再次和明季同进行了同场较量后,叶朔就专心待在自己的房间,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修炼中。

    这一天,弥慎再次唤他前来,一开口便称自己要炼制一件顶级灵符,材料中还缺少了一块“冰晶魄”。而这种材料,是万象妖域的特产。因此简而言之一句话,“请你跑一趟万象妖域,替我取回这冰晶魄!”

    “——作为回报,我会再炼制一块一模一样的灵符送给你,不用多强的精神控制力也能催动。”仿佛看出他想要拒绝,弥慎狡猾的一笑,又慢悠悠的提出了这个交换条件。

    “……师父,你不去做奸商真的是浪费人才。”叶朔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之前你也是用吞云级秘法诱惑我去参加了宗门大比,这才过去多久啊!你就又要故技重施了吗?”

    弥慎故意将脸一板:“怎么说话的?师父一向说话算数,吞云级秘法不是已经交给你了?所以这灵符,你就安心等着吧。再说,你都快要离开符师门了,还不愿意再帮师父做最后一点事?”

    叶朔一怔:“师父怎么知道……?”

    弥慎得意的看了他一眼:“我当然知道,你这小子的心志一向高得很,当初会加入我们这个小宗门,一定是为了得到某种惊世传承,而传承力量只有通过符师的能力才能催动吧?这一旦给你得到了灵符,你在这里还待得下去么?”

    “那这灵符……师父是专程为我炼制的?”叶朔心中一热。

    但弥慎却似是誓要将奸商形象维持到底,很快就笑眯眯的打破了他的幻想:“别想得这么美,你师父虽然是符师,但好歹也能算一个业余的炼器师,只是想要不断体验炼制灵宝的乐趣而已。不过要说是为你,倒也不假——自从你进了符师门,我们这里就没有一天太平过,我自然是想尽快把你送走。”

    尽管弥慎口中句句不留情,但叶朔也知道,这位师父就是刀子嘴豆腐心。况且冲着灵符,这一趟万象妖域,他也走定了!

    那“冰晶魄”,据神行烈所言,是一种与灵石的功效有些相似的东西。握着它修行,可以有效滋润妖兽们体内的妖灵。但它的普及率显然要低得多,通常只有妖域王族才可以任意使用。而至于其他的低等侍卫,就只有在它们为族群立下大功时,才有机会得到零星数块的赏赐。

    要得到大量的冰晶魄,就必须潜入王族的聚集地。叶朔一面在心中暗叹,这弥慎当真是“毁人不倦”,同时运用空间能力,一路小心的躲避着来往侍卫。

    这核心地带果然与赤炎之森不同,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,要不是提前在千机诀中领悟了更高等的空间秘法,叶朔还真不敢这么贸然来闯。

    不过同时他也注意到,最近的巡逻确实是太过于频繁了一些,换班的侍卫们碰面时,似乎也有些剑拔弩张。联想到外界的种种传言,似乎这妖域之内,是真的要有大变动了。

    除了空间能力之外,神行烈也帮了大忙。有它的指点,叶朔避开了许多重点防守地带,而现在他正趁着两班侍卫汇集的空隙,拐过一条小路,钻进了一片茂密的森林。

    这还是神行烈告诉他,既然要来万象妖域,不如就把“桃花心木”也一起带走。这种材料,是每一棵树干中的精髓,就与赤炎古种有几分相似,只是珍贵程度远远不及,同时也并不需要拥有什么特殊的妖族血统。

    老实说,这桃花心木本身,实在是平平无奇。但根据千机诀中的记载,这种材料再加上凤纹血晶、紫龙胆两种主材料后,就可以布置出一个简易的“锁妖阵”。

    此阵一经启动,不但能将寻常妖兽困住一个时辰,还会不断削弱它们的妖力。尤其是在这次秘密的渗透中,这个阵法所带来的好处更是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那凤纹血晶和紫龙胆,自己手中都有,等再取得了桃花心木,他也就可以第一次进行布阵实验了!

    沉浸在兴奋遐想中的叶朔,在神行烈的一声断喝下停住了脚步,而此时在他面前,正漂浮着一条条细密的红线,妖力波动并不明显,但却是有一股不祥气息,缓缓的散发而开。

    “那是吸血水蛭,它们会在妖域无人巡逻的范围内随机出现,本身实力不高,但这种东西的作用就相当于是报警器,一旦你出手攻击,所有的吸血水蛭就会发出特殊的鸣叫,引起侍卫的注意。如果不想绕路走的话……除非你能一次解决全体。”神行烈尽责的进行着它的讲解工作。

    叶朔自然不想绕路,盯着漫天漂浮的吸血水蛭沉默片刻,身形便是分化数道,相继融入了空间。每一道分解的灵体也在同时缭绕起层层火浪,半空中汹涌的火海直扑而至,恰到好处的将所有吸血水蛭瞬间摧毁。

    在分散的身形重新凝聚为一时,叶朔站定脚步,身后,是大面积破灭的阵阵硝烟。

    再不回头,叶朔一路疾行,很快就抵达了第一棵桃花心木前。抬手轻轻触摸着树干,渐渐的,他的手掌如同穿透了一层水雾,直直融入了树干内部,轻易的握住了一团闪烁着微光的实体。

    “你的空间能力现在已经达到这个地步了?竟然能直接穿透静物?”当那团发光体在叶朔掌心中褪去妖形,化为了一根巴掌大小的焦木树干时,神行烈也不禁赞叹出声。

    “是静物,但同时也要是没有任何抵御的静物。”叶朔淡淡一笑,“这都要多亏了千机诀,我想这本秘法若是放在外界,恐怕已经达到了天级秘法的层次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毕竟是超越轮回境的强者留下的传承啊……”神行烈咋舌连连,“对了,现在主材料已经齐全,咱们就来试试锁妖阵的威力吧!”

    不用它说,叶朔就已经在地面上将材料逐一分置。除主材料较为珍贵之外,其余都是一些极为常见的道具,但正是用这些最普通的东西,就可以布置出丝毫不逊于人的阵法……这自然界的万物生克之道,果然博大精深。

    第一次布阵,叶朔是反反复复检查了数遍,在确认无误后,才缓慢运起灵力,尝试着朝阵法覆盖而下。

    流动的清气有序运转,在掠过三件主材料时,叶朔能清晰的看到,在它们内部,都有一层淡淡的光华悄然升起,与灵力彼此相融。那是阵法正在萃取它们的精华,再通过其中的能量,凝聚成一把贯通阵眼的钥匙……

    不过这也同样说明,每种材料都是消耗品,它们最多只能支撑自己布阵数次,就必须更新换代。

    大约才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,金色的阵法已经运转成形。叶朔的眼中,也飞快的划过了一丝火热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这片地带传出了一阵妖兽的嘶吼声,周边的树木也突兀的枯萎了一大片。除此之外,便是一切如常。

    首战告捷的叶朔,重新回到了妖域主干道。迅速布下阵法,便隐蔽在道旁的一片丛林中。正如他所愿,巡逻而来的侍卫队踩中阵法,陷入了禁锢,在金色屏障架起时,整支队伍都陷入了混乱。

    叶朔暗暗偷笑,正要转身离开,然而才刚迈出一步,背后陡然爆发的争执声就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灰豹,你做了什么!”这些护卫队成员,都已经进化到拥有了部分人类形态,明显比流窜的落单妖兽更为高等。不过它们终究尚未渡过神劫,因此自身的妖形也依然显着。此时一名头缠绿巾,面貌如蛇的妖兽正指着另一名豹形妖兽,愤怒的大吼道。

    那名豹形妖兽的脾气似乎更为火爆,“唰”的一声拔剑出鞘:“青蛇,我还要问你做了什么!我早就知道那乐梵老贼不安分,妖王这么久都没回来,他就坐不住了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