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一十一章 沉年怨
    空气无声沉默,叶朔只是站在一旁,都能感到两人间流转的异样气氛。

    蛰敖一向淡然的双目中,终是难得的掀起了几分波澜。但这些感情又被他很好的隐藏了起来。再开口时,露出的依然是平和的笑容:“呵呵,神行烈,你终于出来了。本王刚才就感应到你的气息,我还在想,你要到几时才能出来见我呢……”

    神行烈用四爪缓慢的撑持起身,别扭的偏过了头:“用这种方法把我引出来,很得意么?”

    叶朔这时才算明白,难怪这老妖王初次见面,就自来熟的说了那么多妖族的隐秘,敢情都是为了诈出神行烈啊?这样看来,一开始他会救自己,多半也只是因为从自己身上,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而已……

    蛰敖仔细的打量着神行烈,不住颔首微笑,轻声道:“你虽然还在跟我赌气,但一听妖族有难,你还是立刻站了出来,我很欣慰。”

    神行烈冷哼一声,周身的气息波动陡然强烈起来:“你现在倒懂得为妖族着想了?当初你用诡计逼走蛰虺亲王的时候,为什么就不能为妖族的社稷多想一想?”

    蛰敖的目光,在这一刻划过了一丝刺痛。摇了摇头,缓缓长叹一声:“当年之事,的确是本王年轻气盛……”

    神行烈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:“但是你的年轻气盛,毁掉的是别人的一生!”

    蛰敖闭了闭眼,仿佛在克制心底汹涌的情绪,良久才重新开口道:“当初你不惜放弃在族中的一切地位,毅然追随蛰虺而去,我就知道,你终究是向着他的……那么在那以后,你又见过他没有?”

    神行烈此时的神情和语气,都是叶朔从未见过的严肃:“蛰虺亲王对我而言,是如师如父之人。如果我早知道你对他做过的那些事,我绝对不会留在你身边那么多年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神行烈爆发的情感也逐渐低落了下去:“我自然是想跟随在亲王身边,哪怕仅仅是和他作伴,服侍他也好……但是这样一起旅行的日子没过多久,亲王就把我甩掉了。即使已经……他的反追踪能力,却还是那么出色……”

    蛰敖又是默默的叹了口气。在面对神行烈时,他看上去并不像高高在上的妖王,反而像是一个落魄的,祈求宽恕的人。

    “如今妖族的情况你也已经很清楚了,作为当年的首席军机大臣,你可愿意再回到族中,为我平定叛乱?就算不是为了我……”停顿了一下,又试探着补充道:“那么,若是为了蛰虺呢?”

    首席军机大臣?!叶朔听得大吃一惊。<>神行烈,这头正经话说不过三句,每天只会惦记着美女的无良宠兽……竟然还曾在妖族中有过那样一段峥嵘岁月吗?

    神行烈的前爪,在地面上拖出了两条深深的刻痕,星星点点的暗绿色血液,悄然融入了泥土深处。而它的身子,也同样剧烈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记好,我是在为蛰虺亲王保万象妖域,与你无关!”这,就是神行烈最终的回答。在它的双眼之中,有着压抑至深的沉重。那刻入骨髓的忠心,为的不是眼前的老妖王,却是远在天涯海角的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蛰敖欣慰的点了点头。显然他早就知道,神行烈一定是会答应的。只是,那“为蛰虺亲王”一说,原本是他制胜的筹码,但等当真从这位曾经的下属口中说出,他却仍是感到心头泛起了阵阵酸涩。他们君臣之间,这长达数百年的心结,究竟要到何时才能真正解开?

    “这位小友,”蛰敖究竟是久居高位,即使前一刻还在暗中感伤,但紧接着,他就若无其事的转向了叶朔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签订了主从契约。从你们的灵魂波动中,我知道你从来都没有把它当仆人看过。你能善待它,我先向你道一声多谢。不知能否请你卖我一个人情,与它解除灵魂契约,自然,我也会给你一定的补偿——”

    叶朔还没等答话,神行烈就低沉的吼了出来:“不需要!我是自愿跟着现在的主人,不用你来卖好!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这两人间究竟有何恩怨,但老妖王究竟是对自己有恩,对神行烈也是仁至义尽,此时叶朔实是有些看不下去,正想出言开解几句,蛰敖就淡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也罢,你总是这么倔强,像极了当年的蛰虺……你要走的路,我不会再干涉,但你想在这个世上平安的生存下去,想保妖族,想寻蛰虺,无不需要实力。本王今日就送你一场造化,助你早日晋入神级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蛰敖蓦地袖袍拂起,一掌推出,一团淡紫色的球形薄膜,在他掌间缓缓成形。球体不断扩大,直至将神行烈周身笼罩,一层层紫色的能量,不断冲刷着它的周身,洗炼着它的妖力,浓郁的天地妖气,也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灌入它的体内。

    叶朔能感应到,在这阵紫光的笼罩下,神行烈的灵魂波动可谓是突飞猛进,而它的气息,也从最初的躁动,缓缓的平复了下来,由被动接受一举转为主动吸收。<>显然,妖王先前的话的确说到了它的心坎上。

    为了拥有足够的力量,能够守护它所敬重之人的力量,它必须要变强。无论这份变强的力量,究竟是谁赐予它的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一盏茶时分,球形薄膜逐渐消散,漂浮在球体内的各式能量,也尽数融入了神行烈体内。

    当神行烈还在检视自身的妖力提升时,叶朔却是敏感的注意到,蛰敖的气息,不知何时已经衰弱了很多。在他脸上,泛起了一丝枯寂的惨白,也许是这过度的运功,再度触发了他体内的大道伤痕。

    “妖王前辈,这一次真是多谢您了。”眼看神行烈仍是一副别扭的样子,叶朔只得主动代它道谢。

    蛰敖虚弱的摆了摆手:“没什么。有了这份力量,可以最大程度的提升你渡过神劫的机会。以你现在的境界,我想应该也就在这几年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将目光从神行烈身上收回,蛰敖平复了一下气息,又转向叶朔道:“对了,小兄弟,本王有一事相求。你时常在外界走动,可否代为打听一下……咳,这件事,在近期内应该都还是比较轰动的。”

    “六御绝境开启,魔器出土,当时我的夫人也专程前去看热闹……但是,她就再也没有回来了。我担心,她是发生了什么不测。烦劳小兄弟代为打听一下她的下落,将她送回妖族,本王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再次听到熟悉的名词,叶朔略微一怔:“请问妖王,您夫人的本体可是狐妖?”

    在蛰敖诧异的点头后,叶朔有些沉痛的说了下去:“不瞒前辈,当时六御绝境惊变,晚辈也是亲历者之一。那一天的场面非常混乱,各族为争抢魔器,大打出手,最终六御魔君忽然复活,将进入的各方势力来了一个连锅端,您的夫人……也在其中。请前辈节哀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六御又复活了?”妖王闻言,却似是惊多于哀。继而又自顾自的叹道:“那家伙……不是省油的灯啊。千年前,我曾经跟他打过交道,却没有想到,他竟然连一点面子都不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神行烈在旁没好气的插了进来:“哼,这也怪不得他。这些年你又娶过多少个老婆,他哪能一一认得!”

    说及后宫之事,蛰敖的神情也现出了几分尴尬。叶朔于心不忍,主动打圆场道:“对了妖王前辈,不知您可知道一种宝物,叫做‘紫翡璃’的?”

    这紫翡璃,同样是记载在千机诀中的一种布阵材料。<>神行烈曾说,这种宝物也是妖域的特产,只是叶朔这一路都还未有所获。此时半是缓解气氛,半是真心的打探道。

    蛰敖点了点头,掌心一翻,一块闪烁着紫色光芒,足有巴掌大的翡翠就向叶朔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人类,我不敢要求你插手我妖域之事。这紫翡璃,就当做是我感谢你照顾神行烈的谢礼吧。”

    紧紧的握住了紫翡璃,叶朔抬起的目光蓦然坚定起来:“不,晚辈愿意与神行烈一起,力保妖族江山!”

    在蛰敖和神行烈同时投来讶异的一瞥时,叶朔从容不迫的笑了笑:“因为我觉得,这万象妖域掌管在您手里,比掌管在丞相和九幽殿手里,要好得多。”

    蛰敖呼出一口长气,重重的点了点头:“本王多谢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其后经过蛰敖的神识探查,确定八尊者早已离开了妖域,神行烈又重新回到了叶朔的灵魂识海中,一起被蛰敖传送出了这片禁地空间。

    回程的道路上,叶朔尝试着询问神行烈:“你们刚才所说的蛰虺是谁?还有,你跟妖王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?”

    神行烈一直沉默了很久,耐不住叶朔的再三追问,才闷闷的回答道:“此事涉及到蛰虺亲王,同样也是妖域王族的私事,我不便透露。”

    叶朔点了点头:“我会等到你愿意说的那天的。”停了一下,仍是忍不住道:“不过我觉得,妖王他并不是个坏人啊。你们……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“哼,给了你一件灵宝,他就不是坏人了。”神行烈的声音中充满讥讽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啊……”叶朔苦笑了一下。如果这家伙能拿出它对美女的半分宽容来看待妖王,也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神行烈,你准备现在就去找丞相吗?”再次穿过一片丛林时,叶朔提起了另一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……如果你怕耽误时间,那我们就兵分两路好了。”这一次神行烈倒是应得很快。

    “不,我是这样想的。”叶朔认真的分析道,“那丞相图谋篡位多年,手下必然兵多将广,再加上如今仗着九幽殿的势,以我们现在的实力,正面跟他们硬扛是胜算不大的。如果先得到了魔族传承,交战时也能更多几分把握啊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得到了魔族传承,你就天下无敌了。”神行烈的嘀咕声越来越轻,“你可知道,宫变在即,多拖一天就多一分变故,我但愿这一来一回不会延误先机才好……”

    在断断续续的争吵中,叶朔的身形也逐渐隐没在了丛山翠林之间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邑西国。

    洛家高墙之外,一个妆容艳丽的少女久久徘徊。

    “阮石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这少女正是当年潜夜派的女弟子,苦苦暗恋着阮石,甚至不惜在他一手策反掌门时,为他充当内应的唐宁欣!

    在虚无极的势力彻底瓦解后,唐宁欣依然留在了定天派,几经辛苦,才打探到阮石已经早早的逃到了洛家。

    作为邑西国的土皇帝,洛家的名头对这里的每一个人,自然都是如雷贯耳。唐宁欣最初听闻时,很高兴阮石可以找到这么强的靠山。其后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,她的情信也写了一封又一封,最终却都是石沉大海。

    逼不得已,唐宁欣终于下定决心,收拾起行李,一路打探,连经数月才抵达国都,站在了洛家的大门前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这栋宏伟的建筑,唐宁欣望而生畏,绕到墙角补妆了一遍又一遍。折腾了半个时辰,才终于跟在一名客人身后,匆匆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定天城黑市正是由洛家在背后把持,除此之外,这个庞大家族的生意,也同时散布在邑西国的每一座大型城镇中。而他们的总部,也开设着相似的委托点。

    唐宁欣徘徊在柜台前,打量着各式各样的丹药和兵器,一时间几乎看花了眼。好一阵子,才怯生生的向接待人员询问道:“请问,有什么药物,是可以让另一个人在服用之后,就爱上你的么?”

    那接待员见她只是一个小女孩,压根就没把她放在眼里,随口道:“姑娘说笑了,要真有那种药,我还想买呢。”

    挥了挥手正要逐客,注意到她艳丽的妆容,那接待员眼珠一转,又趁机推销道:“姑娘如果只是想抓住男人的心,不如就来看看我们刚到的几种新款式的化妆品吧。男人嘛,又哪有不喜欢漂亮女人的呢?”

    唐宁欣似懂非懂,果然顺着他的介绍,在柜台间挑选了起来。但还不等那接待员拿出更多产品,在她的背后,忽然就响起了一声尖刻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要留住一个男人的心,最好的药物,莫过于穿肠的剧毒!到时即使他不能跟你在一起,但也永远都没有办法再跟其他人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刻毒蚀骨的话语中,却是媚意如丝,如同包裹在致命毒药之外,那一层华丽的糖衣。

    唐宁欣疑惑的转过头,在看清斜倚门前的那道身影后,顿时大吃一惊:“雅婷师姐?”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