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一十二章 错
    第623章错

    沈雅婷缓缓的直起身子,丰满的身材在紧身长袍的包裹下更显凹凸有致。面上同样化着艳丽的妆容,但却是明显比唐宁欣多了几分成熟,几分妩媚。举手投足间,无不酝酿着独特的风情。竟连那接待员一时都看直了眼。

    唐宁欣同样看得目不转睛。当初沈雅婷在整个定天山脉,就能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美女,一年不见,她更是已经美得令人窒息。而且,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……之前就听人说过,阮石师兄和雅婷师姐正在交往,那个时候她还固执的不肯相信,现在看来,的确都是真的……

    惊艳和嫉妒,两种感情同时在唐宁欣的眼中闪烁。而沈雅婷好似并未察觉到她的异样,轻扭着腰肢,缓步走到了柜台前,涂满大红蔻丹的手指在丹药中逐一翻找,最后缓缓的拈起一只小瓷瓶,递到了唐宁欣面前。

    “就这一瓶吧。这是七星海棠,只要一小滴,就可以让他七窍流血,死得惨不可言。我想,对你是最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唐宁欣吓了一跳,慌不迭的摆手:“不……我绝对不会伤害阮石师兄的!我……”在沈雅婷嘲讽的注视下,不知怎的忽然心头一亮:“对啊!不伤害阮石师兄,但是我可以杀掉这个女人啊!只要她死了,就没有人再跟我抢阮石师兄了……”

    多年的花痴生涯,也令唐宁欣拥有了一颗极其善妒的心。她嫉妒着那些可以站在自己的偶像身边,和偶像说笑的女弟子们。但以往还仅止于暗地诅咒,然而今日,在沈雅婷以这样一副颠覆性的美貌,和一瓶致命的毒药一起出现在她面前时,忽然就将唐宁欣内心的阴暗面激发到了最大化。她的每一根神经、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:毒死她吧!毒死这个情敌!

    一旁那接待员见唐宁欣久不开腔,有些不耐的追问道:“姑娘,这七星海棠你到底买不买啊?”

    仿佛是添了最后的一把火,唐宁欣立刻一口答道:“买!”鬼使神差的,她接过了眼前的小瓷瓶。而沈雅婷的嘴角,也缓缓掀起了一丝残酷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现在就带你去那个负心汉的房间。”待唐宁欣付过钱,依照惯例做过登记后,沈雅婷主动牵起她的手,拉着她拐进了洛家的长廊。

    一路上,唐宁欣都在仔细打量四周的景色,幻想着阮石在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。如此未过多久,沈雅婷推开了一间下人房,引着她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房内环境简陋,不过打扫得倒是很干净。沈雅婷轻车熟路的在橱柜间翻找一番,取出了一只紫砂壶。在双手间来回翻转着,似笑非笑的介绍道:“这是他最喜欢的茶壶,只要将毒药涂抹在壶底,那就……神不知鬼不觉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欣并未留意到沈雅婷眼底的恨意,此时她心中的嫉妒之火正在不断攀升:“这个女人……她竟然这么了解阮石师兄的喜好……可恨!”

    下意识的接过茶壶,唐宁欣稍一犹豫就有了主意,面上仍是堆起一副温良的笑容,认真的道:“雅婷师姐,我想了一下,我想先见一见阮伯父。如果可以取得他的支持的话……毕竟我只是想和阮石师兄在一起,并不想伤害他啊!你可不可以帮我约一下阮伯父?我去帮你们泡茶。”

    沈雅婷眸中划过了一丝玩味的笑意,眼珠略微一转,同样也是一派亲和的应道: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稍后,在另一间下人房中,阮威和沈雅婷坐在临时支起的矮桌前,唐宁欣则是留在阮石的房间中准备茶点。一场简易的茶话会,似乎就这样确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阮威而言,唐宁欣在与不在,他根本就无所谓。今天最令他高兴的,还是沈雅婷这主动约自己喝茶的举动。

    当初阮石强要了沈雅婷的手段,阮威也是略知一二。从那以后,她虽然限于灵魂契约,无法反抗,却一直视自己父子为仇人,便是见面心平气和的说上几句话,都是极为难得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茶话会,不管是不是由那个远道而来的潜夜派女弟子发起的,他都愿意将这看做是与沈雅婷缓解关系的契机。

    在等待唐宁欣泡茶的过程中,阮威干咳一声,就主动的开口了:

    “雅婷啊,从前在碎星派,你就是最出色的,那个时候我一直在想,究竟是哪家的孩子这么有福气,能娶到你这样的妻子。没想到,缘分会把你送进我们家……”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,小心的观察着她的脸色,“这么长时间了,虽然你跟阿石的关系一直不太好,但是在我心里,早就把你当成自己的媳妇看了。今天你请我喝这顿茶,是否就是愿意接受阿石,以后跟他好好过日子了?”

    沈雅婷讥嘲的抿了抿嘴唇,轻轻将一缕垂到眼角的发丝撩到耳后,厚重的妆容遮掩了她所有的情绪:“我只是觉得,以大家现在的处境,想奢谈把日子过好,根本就是没有意义的。只不过今时今日,我的敌人不应该是你们,而是洛家。”扯起一副应景的笑容转向了阮威,“所以,我愿意一试。”

    阮威感动得连连点头:“好,好,好,这真是我这些日子听过最好的消息了!”

    这时,唐宁欣刚好端着满盘的茶点走了进来。先小心翼翼的将托盘摆在方桌一角,再将几碟糕点逐一分置。由于是第一次做服侍人的活,她的动作显得很有些笨手笨脚。

    沈雅婷适时的站起身:“我帮你。”她的动作远比唐宁欣麻利得多,其中却也同样不失优雅,看得阮威连连点头。终于有一天,他也可以像一位普通的公公一样,享受媳妇的孝敬了。

    沈雅婷正神色如常的摆放着糕点,就在整个托盘即将清空时,她忽然抬起头瞪视着门外,惊呼道: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她这一叫,阮威和唐宁欣都下意识的望向门口。趁着这空当,沈雅婷多留了一个心眼,飞快的将阮威面前的茶杯,和自己的那一杯调换了一下。

    在一瞬间完成了这个小动作后,面对重新回过头,一脸困惑的阮威和唐宁欣,沈雅婷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:“抱歉,寄人篱下,总觉得哪里会有洛家的耳目,是我吓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阮威全未留心到这个微小细节,爽朗的笑了笑,一面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,心情正佳之下自是极为健谈:“没事,没事。雅婷啊,你知道,我就只有阿石这么一个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阮石和颜雪影同行在曲折的回廊间。这段时间,两人一直在为寻找洛家的犯罪证据而苦苦奔波。皇天不负苦心人,他们终于找到了一本记载着诸多黑料的账本。同时,上天仿佛终于开眼了一次,就在他们烦恼着该如何将账本运送出去时,就接到了一个到邻城送货的任务,半个月后就出发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代洛家执行这样的机密任务。也不知究竟是洛沉星终于开始信任他们,愿意将他们视作家族的核心成员了,还是仅仅只是一次考验。但无论如何,这都是两人一次难得的重获自由的机会,就算是陷阱,他们也别无选择了。

    至于在离开洛家途中,万一事况有变,该如何应对一节,在阮石提起时,颜雪影直言称,她已经和楚天遥谈妥了条件,到时候,他自会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早在定天山脉的时候,阮石和楚天遥的关系实在算不上好。虽然近期他稍有耳闻,楚天遥对洛家的不满也不比自己浅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禁咒的诱惑,而另一方面,以洛沉星那副“要么合作,要么毁灭”的脾气,在楚天遥藏身邑西国期间,就没少被他使过绊子。他的目的,自然是先将楚天遥在国内追逼得走投无路,只能乖乖的归顺洛家。只不过时至今日,这收服计划都还没有多少进展而已。

    明知道双方有着共同的敌人,但每次想到要和楚天遥联手合作,阮石心里就是一阵阵的不舒服。也不知为何,颜雪影似乎对他极为信任。方才两人避开洛家的耳目,便是在具体商议这一次的出逃计划,尽管阮石费尽口舌,劝说她另寻合作者,最终却仍是成效低微。

    此时行走在长廊间,两人的争议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“你想清楚了,真的要跟他合作?”阮石克制着心中的烦躁,勉强压低声音,“别说我没告诉过你,楚天遥阴险狡诈,出尔反尔,那就是出了名的!他为的只不过是洛家的禁咒,顺便再利用着我们给他当枪使。就算暂时联手,事后也一定是过河拆桥!”

    颜雪影目不斜视,面上仍是沉淀着冰雪般的冷意:“但是,我们需要他的力量。而且,我也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阮石皱了皱眉,不耐烦的道:“我跟你说,你不要看他长得好一点……”此时两人刚好路过阮威房前,阮石无意识的侧目一瞥,忽然就双眼发直,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矮桌前,已经只剩下了阮威一人。但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喜色,头颈僵硬的抵在桌前,嘴角漏出一缕黑色的血迹。面容铁青,早已死去多时。而在桌上,还放着几碟没有吃完的糕点,以及一只打翻的茶杯。

    阮石的瞳孔不断扩大,在片刻的失神后,几乎是一头栽进了房间,疯狂的摇晃着阮威的肩头,连声唤道:“父亲?父亲!”但他手上力道刚松,阮威的身子就朝着一旁歪倒了下去,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阮石全身都在发抖,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的世界崩塌了,无尽的冰冷令他有如身在地狱。口中发出了断断续续的低呼,终于发展成了抱头惨叫,叫声绝望而凄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!!为什么会这样!!”

    颜雪影同样为这突发的一幕而震惊,但她终究比阮石冷静得多,走上前试探了一下阮威的鼻息,又横过手指轻贴在他的颈侧动脉,终是冲阮石摇了摇头:“已经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而这句话,换来的就是阮石一声更为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,阮石在她面前展现了所有极致的悲痛。绝望哭嚎、以头抢地、扶着阮威的身子疯狂摇晃。他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还身在洛家,忘记了在敌人的地盘上,一言一行都必须克制,他哭得就像是一个崩溃的小孩。这撕心裂肺的绝望,竟然令颜雪影向来冰冷的目光中,都闪过了一丝轻微的波动。

    好一阵子,阮石才瞪着血红的双眼转过头,拿起桌上翻倒的茶杯,对着杯底的残渣瞪视片刻,在他依旧充斥着悲伤的周身,骤然散发开了一层冲天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七星海棠……”阮石的瞳孔忽聚忽散,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,跌跌撞撞的撑起身,就朝屋外急奔。

    独自留在了房间中,颜雪影的情绪也渐渐起伏得更加剧烈了。

    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她知道,阮石一直都很依赖他的父亲。尽管他的性子比阮威来得果断,也在诸般磨练中,慢慢拥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,但只要在父亲面前,他就始终都还是一个小孩子。当初在碎星派一手篡位,最终却仍是将掌门大位让给了父亲。对他来说,父亲大概就是他的天,是他人生的全部了。

    颜雪影并没有体验过这种感情,在她的人生中,没有任何人值得她依赖。天霄阁的家人,对她而言一直是她痛苦的根源,是她所要报复的对象。她不知道亲情应该是什么样子的,但是在阮石刚才所爆发出的极致痛苦下,在她心底,似乎有一根隐藏的弦,被悄然的触动了。

    他是那么绝望,可自己又如何呢?不管家人对自己有多少不公,可至少,他们还健在。难道她真的还要继续那一厢情愿的报复,去伤害自己的亲人么?难道她真的想要等到,子欲养而亲不待么?

    强烈的冲击,令颜雪影伫立房中,久久失神。而此时的阮石,已经携带着滔天杀意,径直冲入了洛家的接待大厅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交易记录册……给我!给我!!”

    接待员被阮石的样子吓了一大跳。按照规矩,对方仅仅是洛家的下人,对于这些核心账目,他是没有资格接触的。但他总觉得,如果从自己口中敢说出一个“不”字,对方就会立刻掐断自己的脖子……

    在这样的恐惧下,那接待员只能颤抖着捧上了记录册。阮石劈手夺过,由于极致的痛苦和愤怒,他的视线已经发花,哆嗦着在账目上查看许久,才找到了他需要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交易物品:七星海棠。购买人:唐宁欣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她?!”阮石直直的瞪着这个名字,半晌,他眸中的血红陡然大盛,周身炸开了一层火红色气浪,隐然已有自行妖化之势。能量之烈,将柜台前堆放的账本齐齐掀上半空,横格间的丹药瓶都是一阵剧烈摇晃。

    而阮石的身形,也就在那接待员惊骇的目光中,卷起一阵灭世般的杀意,朝着门外疾冲而去!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