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一十五章 狭路
    第626章狭路

    茅屋中。

    包打听引着六御魔君来到房内唯一的方桌前,两人相继落座后,尽管桌边还有空位,楚天遥却是恭恭敬敬的垂首侍立在六御魔君身后。当时六御魔君随意瞟了他一眼,似乎对他这“懂规矩”的行为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两杯烈酒,三碟小菜,几个时辰的时间,也就在两人的“谈古论今”中,悄然流逝了。

    一手持着酒杯,六御魔君的神情难得的出现了几分迷茫:“没想到,千年间发生了这么多事。”

    包打听神秘的一笑,在酬金到位后,他那一脸大爷的神情,很快就笑成了孙子:“可不是吗?那不知魔君大人,今后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深吸了一口气,将酒杯在桌面上重重一放:“夺回赤炎之森,灭妖域,陷人族,一统天下!”

    当初在六御绝境,他和顾问一同被卷入空间裂缝,也着实是他倒霉,刚好坠落进了一道空间乱流中,身体当场就被切碎,残肢撒了一地。这也令他在太乙封魔印之后再遭重创,实力瞬间衰弱到了最低谷。

    虽然并不稀罕一具人类躯壳,但以他当时的灵魂状态,短期内又难以找到另一具合用的身体。因此当实力稍稍恢复几分后,他就不断动用魔力,艰难的修复着这具身体。断肢拼合、血肉再生……要在衰弱状态下做到这一切,足足花费了他几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等到终于恢复了行动能力后,六御魔君也曾四面查看过一番,并没有发现那个顾家小子的踪影,或许是早已经切开空间离开了。也就是说,现在这片区域就只剩下了自己一个,除了时而掠过的空间乱流威胁外,勉强还能算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以自己往日的作风,三族之间都是树敌无数,若是以现在的状态到外界行走,恐怕根本就走不出多远。何况人间已逾千年,如今的世界,对他来说太陌生了,在返回魔族,重登皇位前,他竟然不得不先将自保作为第一要务。那么,实力的提升,也就是眼前最为迫切之事了。

    在世间猜测纷纭,都说六御魔君复活,可能会随时掀起战争时,他却是一直待在这片狭小的空间中,日夜吸收魔气,壮大己身。失去了种种珍稀药材的辅助,这个过程简直慢得出奇。

    在最初吸收魔气时,这具人类身体同样出现了崩裂,六御魔君不得不使用特殊的功法,将它从内到外的改造了一番,再经魔气反复淬炼,才总算可以进入到修炼状态。如此又拖数月,他才难之又难的恢复了九级魔兽巅峰的实力。

    离开空间后,他就听说了国内有人狩猎魔兽的消息。这倒是给他提供了启发,于是继楚天遥之后,他也开始每日穿梭在深山旷野间,猎杀着一头又一头的魔兽。时至今日,虽然他的真实境界依然卡在九级巅峰,但他所能发挥出的战斗力,却是终于达到了神级水准。

    再回想起这段耻辱而辛酸的往事,六御魔君余怒未消,提起拳头在桌上狠狠一敲:“所以我说人类的身体就是脆弱!”

    包打听始终是淡然的微笑着,时不时的称赞几句“志向远大,毅力过人”。直到六御魔君的讲述告一段落,他才慢悠悠的笑道:“但是,如果不能拿回魔源精魄,就算您吸收再多能量,也无法再次晋入神级。”

    “您知道,在我们魔兽界,境界的划分被称为‘神级’、‘真魔’、‘天魔’。对应人类中的境界,也就是通天境、涅盘境、以及轮回境。为何神级反而是最低的呢?这就是我们认知的局限性所造成的了。

    当初,在世间的第一头魔兽突破九级巅峰,渡过神劫后,他自认为这就是魔兽修炼的终点,认为自身的实力已经足够与真神比肩。但在‘神级’的说法持续过一段时间后,却有另一头魔兽再次突破,而它也同样以为,这才是神级魔兽的真正形态,于是自封为‘真魔’。那以后的‘天魔’,也是同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当魔兽渡过神劫时,天地将会赐予神格,而那神格是直接作用于您的魔源精魄。将来等您再做突破时,魔源精魄便会被神格改造,晋入真魔,乃至天魔的水准。

    但如果没有了魔源精魄,等于自此从魔兽界除名,天地不会再认可你这一号人物。不管你变得再强,都不可能得到第二枚神格,同时,也会永远受到九级关卡的局限……”

    在包打听叙述得口沫横飞时,六御魔君额角便是有青筋不断跳动。自己只是被封印千年,现在竟然被对方当成了傻子吗?这些散落在外的魔兽尚且知道的常识,用得着让他来告诉自己?

    当包打听越说越来劲,甚至要重新向他讲述魔兽的起源时,六御魔君终于忍无可忍,沉着脸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“这些我当然知道!我只问他们到底在哪里?为什么无论是血魔还是我的魔源精魄,我都感应不到具体的位置?”

    自己的灵魂,和魔源精魄中的残留意识,两者虽然本为一体,但在他的本体毁灭后,这两者的意识就产生了分离,并且随着各自境遇的不同,也分别拥有了不同的记忆。

    因此当初魔源精魄中的意识体不知主魂已经复活,而作为主魂的六御魔君,同样不知道血魔已经身死,更不知道,另一部分的自己已经被其他人炼化,做了对方的免费打手。

    楚天遥站在一旁,也是听得震惊不已。看来那血魔是真的恨极了六御魔君,在他死后还要来夺他的魔源精魄,这大概也跟人类“鞭尸泄愤”的做法相同了。

    包打听喏喏的应和着,在六御魔君又递上一块魔晶石后,顿时神秘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来得太晚了,血魔在早两个月前,就已经栽在几个人类手上了。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的神情,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极其可怕。眼中布满了道道狰狞血丝,声音也带起了一股犹如来自地府的寒意:

    “……是谁?!”

    莽莽荒原,叶朔独自行色匆匆。

    在将冰晶魄带回符师门后,弥慎果真信守承诺,将炼制完成的顶级灵符交给了他。

    先前在等待他炼宝的时间里,叶朔又去探望了珂美和周雨艳,将她们好生安顿一番,又参加了几场室友们为他举办的饯别宴。剩下的时间,就是留在宿舍中专心修炼。

    得到魔族传承后,他便要信守对老妖王的承诺,与神行烈一起讨伐妖族丞相,届时可能还会牵涉上九幽殿。在此之前,他的实力每提升一分,行动也就更多了一分把握。

    顶级灵符一到手,叶朔再不耽搁,与师兄弟们简略道别一番后,就第三次踏上了前往万象妖域的旅途。

    想到魔族传承终于近在眼前,叶朔就兴奋得浑身有劲,脚步也跟着轻快了不少。只是神行烈似乎没有他这份悠闲。

    就在妖域的山头已经远远在望时,叶朔的脚步忽然一顿,伴随着一阵强大杀意掠过,在他对面,悄然现出了两道身影。盘旋的尘沙在他们身侧回旋,又被外放的魔力瞬间震散。微抬的目光之中,迸射着无尽的刀光剑影。

    六御魔君的长袍被劲风微微掀动,冷视着叶朔,极力压抑着心中蹿动的怒火。

    此前在那小茅屋中——

    “请魔君先给我一滴您的精血。”包打听圆滑的微笑着,一面端来一只木漆剥落的水盆,有模有样的摆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六御魔君狠瞪了他一眼,一脸嫌弃的扫视着桌上的水盆,终是强忍着提起一根手指,高悬在水盆上空。一滴殷红中夹杂暗紫的血珠,也在指间飘出,轻轻坠入盆中。

    随着血液扩散,本是浑浊的水面,渐渐的化为了一片淡紫。而在这阵浮动的紫色波纹中,也开始显现出了画面来。

    首先出现的,是一棵参天血树。即使是在水面的倒影中,依然有着一股跨越千年的威仪,悄然弥漫。

    楚天遥和包打听也在两侧围观,但他们一个是不明就里,一个是故弄玄虚,倒是都没有出声打搅。

    六御魔君凝视着水面,缓缓抱起了双臂:“赤炎古树,是我魔族的圣树。你是想说,这件事与血魔的残党相关?”

    包打听神秘的笑了笑,朝着水盆一摊手:“请魔君继续往下看。”

    画面继续变化,六御魔君双目微微眯起:“赤炎古种……”

    在水波又是一阵晃动后,赤炎古种的虚象消散不见,最终浮现出的,却是一个人类少年的身影。而画面,也是彻底的定格在此。

    望着水面中淡然微笑的少年,六御魔君和楚天遥的目光同时一动,齐声惊呼道:“是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水面中的身影,与眼前的少年重合在了一起。六御魔君深吸了一口气,魔力气浪在身周登时又扩增了一倍。

    叶朔同样回视着两人。这真是一次意料之外的相遇,更是一个他意料之外的组合。

    “六御魔君?”目光稍一挪动,又落在了一旁的楚天遥身上,“还有你?”

    楚天遥淡淡一笑:“叶朔,今天这里可没有你的兄弟再为你挡刀了。这一次,你是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在他原本的计划中,倒是并没有打算这么早就来面对叶朔。曾经他亲眼看到,这个同门师弟创造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迹,可以说,只要留给他任何一点喘息的机会,他就会再次翻身,将过去的敌人踩得万劫不复。要想解决他,就必须做到绝对的斩草除根!

    为了达成这个目的,楚天遥有卧薪尝胆的毅力。他甚至已经做好了隐忍几年、十几年的准备,等他再次出现在叶朔面前时,就要用绝对的境界差距来强势碾压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会无意间遇上六御魔君,而叶朔这个小子,又好死不死的偷走了对方的魔源精魄……这是上天终于眷顾他一次了么?

    找到了这样的大靠山,他自然可以放心的来看一看敌人会怎么死。并且他敢说……是不死也难了。

    叶朔冷漠的注视着他,为他周身燃烧的魔力微微皱眉:“楚天遥,你现在的气息,真是跟他一样的令人作呕。好好的人类不当,偏要去跟魔族同流合污,如此自甘堕落,若是师父看到你现在的样子,他又会作何感想?”

    楚天遥眸中一痛,正要反唇相讥,六御魔君忽然一摆手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在此之前我先问你,你所拥有的,应该是我魔族的高贵血统,但我却分辨不出你的种族。回答我,你的本体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叶朔冷笑一声:“一别数月,魔君大人说话,我倒是越来越听不懂了啊。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勃然大怒:“我问你的出身!如果你我当真是同族,就没有必要自相残杀。本皇好言相劝,你莫要自误!”

    作为一个极端的血统论者,六御魔君对待那些在他眼中,出身卑贱的同族,向来是从不手软。但在绿野平原一战,他在面对眼前之人时,曾经感到过一份源自血脉的恐惧,再加上方才在水盆中看到的画面,也是表明此人曾经获得圣树认可,得到了赤炎古种。

    千年前,赤炎古树的地位远比今日要神圣得多,能够得到认可的,就只有魔族中最高贵的血统。而今六御魔君对世间的认知,大部分都还停留在千年之前,此事,就更是令他大为震撼。因此在那个小子的身份还没有弄清前,他始终都在极力克制,并未立出杀手。

    楚天遥神色一动,他绝对无法忍受自己唯一的倚仗忽然去与对手结为同盟,正要设法从中分裂,叶朔就主动的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你就不用再烦恼了。我绝对不可能是像你一样肮脏的魔族的。本体?我好端端一个人类,要什么本体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!”六御魔君已经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楚天遥适时的在旁劝说道:“前辈,既然他不识抬举,那就先拿下他,再审问吧?”一面斜过半边视线,挑衅的瞪着叶朔。

    六御魔君深深喘了几口大气,缓慢的抬起头,目中的凶光已经不再掩饰:“小辈,你不要怪本皇没有给过你机会。”

    叶朔毫不示弱,灵力爆发,双臂高抬,一团磅礴能量逐渐在他拉开的双掌间成形。

    “正好我今日就把你打回原形!这具身体你已经占了这么久,也该让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六御魔君大怒欲狂:“你敢放肆!”

    魔威涌动间,在他背后也飞快的升起了一片熔岩烈火,火浪席卷长空,能量波动急剧提升,隐隐压塌了半边空间。

    倒映着火焰的瞳孔中,在这一刻划过了一丝残忍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逼着本皇把你碾成齑粉啊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