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二十三章 罗刹鬼帝
    阴风地狱有了主人的消息,很快在灵界大陆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作为四方地狱之首,无论是其恶劣的自然环境,还是山潜伏的众多凶残魔兽,都足以令太多的修灵者望而却步。往日也曾有人尝试在这里建立根据地,但最后却是无功而返,更多的还是此魂断绝崖。

    也因此,对于这个“能前人所不能”的传人物,心怀好者皆是,都盼着能一睹他的庐山真面目。

    但众人最初的震惊还没结束,很快他们又发现,这位阴风地狱的新主人,似乎不仅满足于手的地盘,他侵略的脚步,正在大肆朝外界扩张。

    数月间,罗刹鬼帝之名已是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带领着左右护法“阴阳双煞”,以及一群来自阴风地狱的魔兽,铁蹄踏遍了大江南北。一座座宗门在他手陷落,各方人马齐齐来降。以其压倒性的实力,血与火铸的威严,名望之盛,势力之广,已是隐隐堪与诸多老牌强者肩。

    部地区,某宗门。

    护宗大阵已破,遍地都是死伤的弟子。宗主宝座下,阴阳双煞各持兵刃,分立左右。但此时在遍体鳞伤的宗主眼,已经看不到大厅的血光,他发直的目光,始终紧紧锁定着那一道被簇拥在正,宛如魔神般的身影。

    罗刹鬼帝的眼底没有任何感情,高傲的伫立在尸山血海,仿佛从诞生之初,他仅仅是为了杀戮而存在。

    “束手擒,留你全尸。”

    宗主深深的喘息着,绝望终是一声大喝:“你休想!”袖袍猛地一挥,“金钟塔,封!”

    罗刹鬼帝嘴角缓缓掀起一丝冷意,竟是不闪不避,任由盘绕的金光在自己周身旋转。金芒层层封锁,转眼铸成了一座高大的金塔,而那不可一世的罗刹鬼帝,已是彻底被镇压在了塔内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如此顺利,连宗主都是愣神半晌。但很快,他得意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金钟塔可是束缚类至宝,算是通天境的强者,一旦陷入其,也绝对无法脱身!罗刹鬼帝,你未免自大得太狂傲了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但此时大厅的众魔兽,却是全未露出惊容,阴阳双煞扫视着他的目光,更是带着一种嘲讽般的怜悯。终于连宗主也察觉到异常,收起了笑容,周身再次灵力暴涌。

    也在这时,金钟塔内忽然暗光一闪,下一刻,罗刹鬼帝已是冷然站在塔外。面带着一片死神般的冷意,朝着宗主缓步走近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宗主惊恐的惨呼起来,“我的金钟塔怎么可能关不住你?”

    这,也同样是他问出的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罗刹鬼帝微微冷笑:“带着你所有的疑问,下地狱去吧!”手臂猛然一探,利落的扭断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阴阳双煞前收起了金钟塔,一众魔兽则奔涌而出,忙着搜刮宗门内的宝物。昂然而去的罗刹鬼帝,在跨出门槛时略一垂首,凝视着手的一把十字形金针,长期充斥着冰冷和嗜血的眼底,难得的闪过了一丝温情。

    距此数十里地外的另一座宗门。

    唇亡齿寒,依照罗刹鬼帝的进攻路线,随着前方的宗门一座座陷落,敌人转眼也会打进自家的山门。因此在阴风地狱的人马大肆扬威时,这座宗门早已是心惊胆战,派出了数路斥候,随时侦查前方战报。

    大厅,一名名长老双手倒背,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。显然每一次传回的讯息,都是令他们忧心不已。

    正在整座宗门一片愁云惨雾时,一名身穿素衣,头缠绿巾的喽啰快步奔了进来。一众长老同时转目望去,眼有期待,更有恐惧。

    一名位阶最高的长老主动迎前:“前线的战况如何了?快,快说!”

    那名喽啰单膝跪倒,垂首应道:“根据幸存者回报,那个罗刹鬼帝的实力恐怕是有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忽然诡异的停了下来,像是在忌讳着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“他的实力在什么位置?说啊!”另一名长老急不可待,冲前将他拽了起来,声音都是抑制不住的拔高。

    那名喽啰吞了吞口水,望着满室长老关切的目光,终是缓慢的答了出来:

    “……通天三阶巅峰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满座皆惊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一旦冲云破雾升至通天境,等于一只脚跨入了灵界大陆真正强者的门槛。这个境界,和此前的炼气境,完全是两重天地。

    通天境又分为三阶,冲破玄牝之门,真气化液,喷涌成泉,贯通紫府,阴阳始现。神通天地,御气凌空,初步明悟己身。

    而再往,是只有在传说才存在的涅盘三境。魂力与真气交融,龙虎交汇,阴阳弥漫,天交地合,孕育金丹。

    然而,此境太过霸道,逆夺了天地之造化,天将降三灾来灭,曰:天雷灾,灭肉身;阴火灾,消神魂;赑风灾,身魂两灭,抹杀存在之痕,六道不存。渡得过,寿逾千年,渡不过,天地除名。

    “涅盘境已经很久都没有人达到了……”回忆起这些隐秘传说,一位长老的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,双腿一软,跌入了后方的靠椅,“很多在通天三阶巅峰停留了很久的老怪,名号我们总算也是稍有耳闻,从未听说过有这个罗刹鬼帝啊?”

    另一名长老摩挲着下巴:“自称鬼帝,莫非是鬼界的某位隐世老怪?”

    这个猜测引来了更多长老的质疑:“我们阳间和鬼界曾经订立有互不侵犯条约,若是鬼界强者,怎敢轻易犯我阳间?”

    这时,一名长老查看着手的玉简,再抬起头时,面色已是有如死灰般惨白。

    “情报还有更惊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能他通天三阶巅峰的实力更惊人?”这一回,大厅倒是反响寥寥。毕竟他们的处境已经是“债多了不愁”,一个通天三阶巅峰他们对付不了,算在他背后,还有一群通天三阶巅峰,左右他们的处境,也不会变得更糟。

    那名长老抹了一把头的汗水:“他的年龄……只有二十来岁。”生怕这个消息无法引起同道重视,又很快的补充了一句,“并非表面年龄,而是实实在在的年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各方宗门人人自危,而罗刹鬼帝的脚步,却不会为任何人停止。

    百药门大殿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在进入百药门时,一向以“狂攻猛打”着称的罗刹鬼帝,竟是意外的守礼。除了在破除山门大阵时动用过灵力,此后一路长驱直入,始终严令下属不得肆意打砸。这倒是令一群习惯了每攻破一座宗门,便肆意搜刮宝物的众魔兽们,有些无用武之地了。

    在仓皇出迎的门主面前,罗刹鬼帝冷漠的扫视着头顶的金漆招牌,淡淡道:“你既然号称百药门,那我向你打听一种药。如果拿得出来,我今天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能够解除时之力侵蚀的药,有,还是没有?”

    门主原以为自己博览药典,无论他问到什么门丹药,自己总能有所涉猎,但这头一句却是令他有些发蒙:“解除时之力侵蚀?小老儿行医多年,从未听说过有这种功能的丹药啊……”

    罗刹鬼帝眼底的冷意更深了几分,直接打断了他:“没有是么?那还真是遗憾。”一只手掌缓缓抬起,盘转的灵力气浪有如利刃。

    无情的白光充斥了门主的双眼,而他在回过神后,也是匆忙磕头求饶:“不不不,请鬼帝大人多给我一些时间,小老儿一定尽全力去寻找……”

    但还不等他吐出更多求恳之语,数道白光便是在他的眼前放大。顷刻间,在倒地身死的门主头颅,只留下了五个狰狞的洞眼。

    “算我可以等,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等……”罗刹鬼帝缓慢的直起身,略带感伤的声音,轻如自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那罗刹鬼帝的实力竟然是通天三阶巅峰,除了那些涅盘境的隐世老怪,如今当世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啊!”

    随着罗刹鬼帝大军一路势如破竹,如今不仅是面临吞并之危的各方宗门心存惶恐,逐渐有越来越多的一流大势力,也开始关注起了这个突然崛起的煞星。

    “以那个罗刹鬼帝的年龄,算他在娘胎里修炼,也绝对达不到如今境地!”当此人的威势已经在口耳相传落定,最为饱受质疑的,也是他的年龄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他的年龄和他的实力,两者必然有其一是假!”另一名长老愤愤的接口道。

    “恐怕,两者都是真哪……”一名白胡子长老深深的叹了口气,将一个记忆水晶球放桌面,“各位请看这段视频。”

    画面,罗刹鬼帝身处在一片怪异的空间,两侧都是不住翻转的沙漏,一行行记载着时间的字,正在他身侧回旋交织。

    白胡子长老不忘解说道:“这是一位掌门动用了时间类至宝,试图推算出他的出生年月后,逆行进袭本源。然而结果是……”

    无须他再多说,当所有沙漏的翻转逐渐停止,最终定格在下方的一串数字,已经向所有人昭示了那个荒唐的答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画面的罗刹鬼帝似有所觉,冷笑双眼一瞪,四面的沙漏齐齐爆裂,场景虚实切换,一道血光掠过,操控着时间至宝的掌门人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罗刹鬼帝并未再向他多看一眼,朝着身侧一扫:“森沧。”

    一名白衣冷峻男子走前,躬身应道:“在,鬼帝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他正是当初阴风地狱的白狼魔兽,也是罗刹鬼帝麾下的头号先锋。

    罗刹鬼帝冷冷一笑,眼角在四周战栗的人群一掠而过,那绝对的高傲和残酷,如同只是在看着一群死人。

    当他再次开口时,一字一句,凶芒毕露。

    “全部杀光。”

    不再理会背后的哀嚎和血光,罗刹鬼帝缓步跨出大厅,袍摆在瓷砖一路拖曳而过,冰冷而高傲,一如他最初踏入这座宗门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无尊崇的威仪,依旧徘徊在宗门内外,也势将席卷整片大陆。

    画面放映已经结束,聚集在水晶球前的一众长老,仍是久久的惊愕难言。

    终于,一名短须长老迟疑的开口了:“年纪轻轻,横空出世,天下无敌,兼之心狠手辣……这倒令我想起了当年的九幽殿主。”

    当那个禁忌的名字被人提起,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。他们不会忘记,这千年来,在九幽殿的统治之下,留下了多少的血光之灾。那个人,他站在最高点,他说一不二,视众生性命如草芥……难道在千年之后,这世间还会再出现第二个九幽殿主不成?

    “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……”一片绝望,那白胡子长老叹了一口长气,“如果他真的太嚣张的话,是九幽殿也不会坐视不理的。”

    然而,他这一句话,却是带起了一片更深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竟然只能指望以暴制暴了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护宗大阵,给我撑住!”宗主声嘶力竭的吼着,手下的长老们也是全力朝阵法输送灵力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个相似的画面,多少个陷落的宗门。但不论有多少前车之鉴在前,死到临头,拼总还是要拼一把的。

    罗刹鬼帝的攻击,与护宗大阵激烈的碰撞着,在一阵惊天动地的灵压倾泻而出,扫倒了门大片的普通弟子后,硝烟散去,阵法却依旧存在着,阵纹流转,散发出微弱的光芒。

    宗主已经陷入绝望的双目,突兀的涌起了一抹喜色。

    挡住了……竟然挡住了罗刹鬼帝的攻击!难道他们,可以成为这煞星手下的首度幸存者吗?

    阵法展威,宗门子弟各是士气大振。相对的,阴阳双煞和森沧的脸,逐渐现出了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眼前的宗门,和他们之前攻打的三流势力不同,门有着数位通天境长老坐镇,以他们现在的实力,果然还是太勉强了么?

    罗刹鬼帝的眼,却依旧是一片淡然。而这份淡然,正在扩散间化为一种成形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呵,恭喜你即将迎来地狱的曙光。准备好好品尝这一场死亡盛宴吧!”

    抬手在眼前凌空一抹,透过微散的指缝,众人都是隐约看到,他的整个瞳孔渐渐化为了彻底的血红。

    一股森寒至极的波动凭空涌起,将他的周身笼罩在内,衬托得他整个人更是如鬼似魅。

    仿佛有什么沉睡已久的东西,正要重新出世。

    本书来自//l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