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二十五章 鬼界认可
    四位魔皇再度聚首,这在魔族是难得的盛事,大殿下一片欢腾,唯有大魔皇的面容依然平静。

    这位从外表看来,只似一位寻常人类的老者,双眉、两鬓,乃至于胡须,都呈现锋锐的锯齿形,犹如怒龙出渊,展示出澎湃的战意。但再搭配他宽和的神情,倒是有着一种内敛的锋芒,令任何人都不敢轻视了他。

    他名为极道,担任魔皇的年头,已是数也数不清了,似乎从魔族创立之初,他一直稳稳的坐在那张大位。性情不喜战,但也从不怯战。实说要不是有他压着,魔族那群一代一代好战的魔皇,千百年来早不知发动过多少场战争了。

    至于他的实力,据说已是达到了“天魔”之境,与人族的天霄阁主和九幽殿主处在同等境界,不过由于他为人低调,从未正式与那两人切磋过,外界对他们的实力倒也难分高下。但极道天魔的名号,多年来始终震慑异族,他既是魔族的顶梁柱,是族的最高决策者,而更多的,他还是这群魔族小辈们的大家长。

    如果说族有人是令极道天魔也时常束手无策的,那或许是眼前的六御魔君了。

    “失踪千年,你竟然又回来了。还有你这副人类的身体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眼角一斜,仍是那副不以为意姿态,懒洋洋的负起双臂:“说来话长。现在我回来了,有没有接风宴啊?”

    极道天魔认命的叹了口气,颔首道:“不过眼下魔族是用人之际,你回来得正好。”一面背转过身,朝着殿侧的偏门行去。两名年轻魔君恭敬的退到一旁,待六御魔君先行后,才紧跟而。

    此时,极道天魔的心情也有些复杂。这六御魔君,虽然他在外界总是表现得凶神恶煞,但在自己面前,他却常常更乐意做一个小辈。也是像人类的小孩子一样,会为自己想要的东西撒娇耍赖,稍不如意会大哭大闹……

    说到小辈,按照魔族的传统,每到逢年过节,族内下都会向魔皇进献供桃。当六御还是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麒麟的时候,他不知怎么,喜欢了这供桃,那时需要自己每天拿供桃哄他,才肯乖乖修炼。如果没有了供桃,他会满院子的乱跑乱撞,到处喷火,每一次都必然闹得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在他任魔君之后,这爱吃供桃的习惯仍然没有改变,吃光了自己的那一份之后,又会去把其他魔君的供桃也吃个精光。想吃吃,想战战,魔族也难得出了一位这么“任性”的魔皇。

    不过他寄居人类的身体三年,似乎也染了几分人类的吊儿郎当……极道天魔斜眼瞟去,见六御魔君双手枕在脑后,大步流星的紧跟着自己,不由暗暗一笑。不知他的口味……是否也有所变化呢?

    在四位魔君进入军机大殿后,六御魔君一眼看到桌边篮筐里的供桃,毫不犹豫的抓起一只,大口吃了起来。看到这一幕的极道天魔在心底叹了口气,看来今后族内的供桃又要吃紧了。

    一边将桌散乱的件收起,极道天魔也是将心情整顿一番,很快的将谈话转入了正题。

    “近期人族内出了一个刺头,修的是鬼道。这世,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在鬼道能取得这么大成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满不在乎的咬了一口供桃:“鬼道?那是鬼界那边的人?”

    极道天魔摇了摇头:“不,他确确实实是人类,怪也怪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略一挑眉,暗自扶额:“唉,离开了千年,为什么总有一种被这个时代遗弃的感觉啊——”叹息过后仍是不忘再咬一口供桃,看得一旁两位魔君都是诧异不已。这位先祖,好像变得跟刚才不太一样了?不过……倒是还挺有趣的。

    随即,极道天魔抬手在桌面一抹,一只记忆水晶球浮现而出,球体内,开始一幕幕的放映出了罗刹鬼帝的战斗视频。

    “罗刹鬼帝?”六御魔君单手叉腰,另一手将供桃凑在嘴边,随口发表着评价:“这么没品位的名字,一看成不了什么大气候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更怪的。”极道天魔没有理会六御魔君的调侃,“他的年龄只有二十来岁,但实力却已经远远超越了许多修炼数百年的通天境强者。”

    此人,以他的眼力,竟然都无法完全看出根底,这也是数千年来,第一个值得他如此重视的晚辈。何况以对方那疯狂扩张地盘的作风,显然也绝不会止步于人族疆域。作为魔族皇者,他不得不考虑防患于未然。

    六御魔君几口将手的供桃吃光,抬手又抓起了另一只:“了不起吗?我这具身体的主人要是活到现在,大概也二十来岁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并没有被夺舍过的迹象。”极道天魔沉下了声音,“我们近期正在商议,如果放任此人继续成长下去,他日是否会对我魔族造成威胁……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极有气势的摆了摆手:“还商议什么?灭灭灭!有威胁的全都给我灭了!”

    在他这番强势宣言下,一旁那两名年轻魔君也听得热血沸腾,周身的魔力都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感受到身边三股爆发的战意,极道天魔只能继续叹息。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一群好勇斗狠的后辈呢?

    ***

    鬼界大殿,卫哲渊俯伏于地,高阶,一名形貌威严的年人正在细阅他新呈的报告。

    此人周身的魂力波动,已是达到了真正的鬼帝之境,若是换算成人间的境界,也是——涅盘境!

    “要我封罗刹鬼帝为王,承认他在两界的地位?”末了,那年人单手持卷,长身而起,“那样,他当真肯止息干戈?”

    卫哲渊还没答话,阶下另一名鬼族将领也主动前禀道:“鬼君,如今由于罗刹鬼帝作乱,每日里前来投胎的冤魂凭空增加了数百倍,鬼司那一边都已经怨声载道了。但由于他并非我鬼族人,我们也不便插手此事。但依臣想来,如果他此番征战,是为了谋取地位,我们随了他的心愿,当能换来两界的和平,还望鬼君三思。”

    卫哲渊也连忙点头,期待的看着鬼君的反应。

    那鬼君若有所思的在长阶前踱着步,双眉深锁:“但是,如果人间每出一个刺头,我们都要妥协,将来我鬼界的声望何存?”

    不待下属续说,鬼君又是仰头长叹一声,自语道:“一个闹到这份的,还是当年的九幽殿主……以涅盘境的实力,竟然想让我们将他的名字脱离生死簿,跳出六道轮回……这一次,出了一个即将跟他和天霄阁鼎足而立的小子,他竟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么?”

    卫哲渊还想再劝,先前说话的那名鬼将冲他摇了摇头,示意鬼君自有决断。

    少顷,一名鬼卒匆匆从殿外奔入,双手奉一本长卷:“鬼君,这是您要的生死簿。”

    鬼君点了点头,接过生死簿后挥手令他退下,仍是仅以单手持卷,在一行行人名间快速浏览着。

    “罗刹鬼帝……嗯,是此人?”

    才过片刻,鬼君忽然“咦?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按照生死簿的记载,他的阳寿在三年前应该已经结束了,其后却受到一种神秘的力量操控,逆天改命……”

    将生死簿缓缓搁桌面,鬼君也是以一副前所未有的严肃表情,重新在后方的宝座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个罗刹鬼帝身的秘密,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啊……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大约在半个月后。

    天霄阁一众长老聚集在议事堂内,人人屏息以待。

    在刚刚,鬼界竟然向他们发送了书。除两界大事外,鬼界与阳间向来少有联络。而此时一众长老也是心有数,此番,八成是为了罗刹鬼帝之事。

    大长老独自看罢书,阖然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“鬼界承认他了。”

    将书转手交给身侧的另一名长老传阅,仰靠着椅背的大长老,再度发出了一声幽幽叹息:“也不知世间出了这样的人,究竟是福是祸……”

    坐在席位最末的一位长老急了,大着嗓门道:“那我们当真要认可他么?如今鬼界已经表态,这人间大权,又一向由我天霄阁和九幽殿把持,如果我们也松口的话,那他的地位,真的无人再能动摇了!”

    另一名长老苦笑了一下:“不过现在的情势,好像也是由不得我们不认可了啊。”

    众多长老窃窃私语一番,最后又把目光投向了首席的大长老:“阁主最近有何动向?”

    说及此事,大长老眼底难得的闪过了一丝揶揄之色:“自然是闭关了。既然九幽殿那一位那么积极,从十几年前开始闭关,咱们阁主也不能落于人后啊?”

    一时间,堂的气氛再次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“九幽殿那一位眼里可是揉不得沙子的,他要是在的话,绝对不会任由那个罗刹鬼帝那么嚣张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,是他们斗得两败俱伤,咱们啊,坐山观虎斗!这往好处想,没准这罗刹鬼帝,是天送来对付九幽殿主的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鬼界正式表态后,天霄阁也紧跟着发出了“认可罗刹鬼帝”的声明,同时却也附带了一句忠告:“罗刹小友,地位越高,责任越大,望小友戒骄戒躁,从此以天下苍生为重。”

    至于九幽殿一方,在天下人都在翘首以盼他们和罗刹鬼帝对时,那一位向来心胸狭窄的大人物,却是反常的保持着沉默,并未做出任何制裁行动。

    于是罗刹鬼帝的地位,也在这三方的同时认可下,正式在灵界大陆确立了下来。

    本书来自

    本书来自//l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