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三十一章 主擂
    第642章主擂

    “七武行魁胜出局,胜利者是清心武馆!”

    当裁判的朗声通报响起时,魁胜依然是呈“大”字形躺在台下,一脸发蒙。

    全场在短暂的沉寂后,开始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声。清心武馆已经有不少弟子跳上了座椅,将手中的水瓶一次次抛上半空。杨朝虽是最为克制,也不禁重重的一握拳,脸上满是如释重负的喜悦。

    其后的几场比赛,虽然也引得众人呐喊如潮,但始终没有哪一场,比得上清心武馆的轰动。就连被誉为“新人王”的李冰河,在这一天的风头也被叶朔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宁不凡等人,再望向叶朔的目光,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钦佩了,简直就是有如瞻仰神迹的膜拜。

    参赛至今,哪一场他们不是战战兢兢,唯恐落败,就只有今天,他们胜得如此轻松,更是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。作为凡人武馆,他们这几天没少挨过那些修灵宗门的奚落,如今终于是彻底的扬眉吐气了!

    最后的选拔结果,清心武馆自是不负众望的入围,李冰河所在的霸意门也同在其中。至于剩下的几个入选宗门,叶朔不了解,也不想过多关注。

    散场时,清心武馆的弟子们簇拥着叶朔,嘘寒问暖,争着要请他吃一顿好的。叶朔含笑再三推脱,却也挡不住众人如火的热情,有些弟子盈眶的热泪甚至还没擦干,这让叶朔在无奈之余也有几分感动。

    他们虽是凡人,在修灵者眼中无比渺小,但他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,却是不会比世上的任何一个人差。并且他们又是如此易于满足,如果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愿意停下疾行的脚步,对这些凡人多些关注,也许修灵者和凡人融洽共处的时代,终会到来。

    杨朝最后走了上来:“叶兄弟,这一次你真是立了大功!你和不凡他们先回去吧,我和清心去找裁判疏通一下,晚上我们一起帮你准备一桌庆功宴。”

    叶朔有些糊涂:“还要疏通什么?我不是已经赢了么?”

    在他这句问话后,杨朝的神情忽然有几分落寞,本想含糊带过,一旁的杨清心咬了咬嘴唇,四面张望一番,就小声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这样的比赛,一直就是各级官府的敛财渠道。所以他们才会把比赛的时间拖得这么长。当初要报名参赛就需要交费,每场比赛得胜之后也要交费,否则他们就不让你参加下一场比赛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武馆中的师兄们为了凑足参加比赛的钱,都已经节衣缩食好几个月了,不凡哥他们还拿出了自己的很多积蓄。我和娘没有别的特长,只能每晚织布绣花,再拿到集市上去卖……”

    杨清心说到这里,叶朔下意识的朝她的手指瞟了一眼。那原本柔美的青葱玉指,细看之下竟是布满了大量的血痂。想来都是绣花时匆匆赶工,遭到针刺所致。那么这段时间她们总是行色匆匆,想必也都是为凑足比赛费用,而成日东奔西跑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们就不用这么辛苦了。”收回目光,叶朔毅然抬起头,“我这里也有一点积蓄,虽然不是很多,但支撑到你们参加完这几场比赛还是没有问题的。”说着,他就已经掏出一只储物袋,直接递到了杨朝手中。

    杨朝下意识的推拒道:“那怎么好意思呢,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啊!”宁不凡等人也在旁连连附和,杨清心更是怯怯的咬住了嘴唇,脸上是一种闯祸后的担忧。显然是在后悔自己一时嘴快,给恩人添了麻烦。

    叶朔见他们态度坚决,只能故意板起了脸:“你们不收的话,那我就不参加接下来的比赛了啊。”

    话到这一步,杨朝也只能无奈的接了过来。掂了掂袋中灵石的重量,少不了又是千恩万谢一番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每一场比赛,叶朔在上场时,都会刻意展露出略低于对手的实力,而在正式交手后,又是轻易的反败为胜。连日来,无人能看透他的真实境界。但这个诡异选手的名头,却是渐渐在各方宗门中传开了。就连李冰河,也开始对他产生了重视。

    比赛一场接着一场,擂台的场地越来越大,主办的城镇越来越豪华。但同样的,每次晋级后交付的费用,也是越来越昂贵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叶朔带领着清心武馆一路打进了总决赛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些宗门虽然也都是一级级被选拔上来的,但选手的水准,却实在是差不多。至今为止遇到的最强者,也还是在凝气级徘徊。小国小宗,果然是成就有限。也许那些大宗门走出来的弟子,当初也同样是用这种眼光,在看待他们定天山脉的吧。

    总决赛的对手,当真是冤家路窄,竟然又是霸意门。

    据说李冰河背后有一个家族支撑,虽然在整个灵界大陆上排不上号,但在这样的小国家,就已经是数一数二的了。因此他在凝气级的境界,就可以发挥出远超同阶的实力。且据说临近总决赛的这几日,他正在拼命吃丹药恶补。

    不管李冰河能恶补成什么样子,叶朔都不关心。就算他吃到撑死,难道还能在短短几天提升到修气级?

    至于自己这边,在参加过第一场比赛后,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到坊市里购买疗伤丹药。回到武馆,更是长久的盘膝静坐,展开吞噬之力吸纳灵气,再无须避讳众人。每天的生活,除了打擂和修炼,大概就是时而指导一下馆内翘首以盼的众弟子了。

    在这种有条不紊的节奏下,叶朔的实力,逐渐恢复到了劲气级。同时他体内的各处暗伤也有了好转的趋势,接下来的境界提升,应该会比先前顺利得多。

    在总决赛的前一天,叶朔照常来到武馆。今天的馆内格外热闹,一众弟子聚扎成堆,正兴致勃勃的议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说了吗?明天比赛的裁判,将会由那位乾元宗的顶级大天才亲自担任啊!”

    “虽然以前招揽下辖势力时,每到最后一场比赛,乾元宗总部也都会派人过来,但是那位顶级天才一向都是闭关修炼,这种事向来是劳动不到他的。这一次他会亲自主持,是否就说明咱们的表现特别优秀,乾元宗本部很重视咱们啊?”

    叶朔在心底轻哼了一声,他真是受够了,不管走到哪里,好像都逃不脱那位大天才的光环笼罩。不过在听到“表现特别优秀”时,他倒是专程坐得端正了些,等待着众人的眼光重新转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的话题,却是更加激烈的围绕着墨孤城。所有人都掏空了肚里的八卦,说他几岁踏入修灵界,几岁晋入通天境,身经百战未逢一败……叶朔在边上坐了半天,始终是被众人当透明的。这帮人好像已经忘了,这段时间到底是谁一直在前面替他们打擂台,才让他们有了今天的荣耀?

    重重冷哼一声,叶朔再也听不下去,站起身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他的背影,很快就被又一阵对墨孤城的称赞声淹没。

    总决赛当日。

    本场比赛在国都内举行,擂台前的裁判桌加长了许多,皇室成员也都到了不少。这特别的欢迎阵仗,显然都是为那位大天才专程准备的。

    站在人群中,叶朔却是兴致稀缺。他很清楚,墨孤城为了他弟弟的事,一直记恨着自己,这一次的比赛由他亲自主持,自己多半是又要被穿小鞋了。

    但在今天,整个国家的人似乎都在跟他过不去。叶朔越是不想听到有关那个人的消息,广场上的尖叫欢呼声就越是喧嚷不绝。

    墨孤城其人,好像一下子就成了天下第一大名人,不仅是整个国都的民众几乎都到齐了,就连许多远近城镇的居民,都是千里迢迢的赶到国都,就为一睹那位大天才的真面目。据说更有人是前几天夜里就赶来排队,一心要抢到最好的观看位置。

    全场的气氛实在太乱,周边的每一条街道都被热情的民众挤得水泄不通,最后连官府侍卫都出动了,手持长枪,奔走戒严,花费了数个时辰,才将现场的秩序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对偶像的狂热崇拜,似乎让他们有着用不完的热情。叶朔这一边都觉得精疲力竭了,队伍中忽然又爆发出一声高分贝的尖叫,接着这阵尖叫就不断扩大,迅速蔓延到了整个广场。

    擂台的另一端,在黑压压的人群尽头,墨孤城在几名乾元宗弟子的簇拥下,昂首阔步,傲然而至。在他身旁的侍卫们不得不一次次的抬起长枪,阻拦着疯狂前扑的百姓。这样的威势,这样的气场,即使是君王亲至,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尽管身在万众瞩目的焦点,墨孤城的神情始终冷漠如昔,径直走到裁判桌前,与几名皇室成员握手后,将袍摆一掀,有如皇者落坐。这样潇洒的动作,又引起了满场一片沸腾。

    随行的乾元宗弟子坐在他身旁,在皇室成员代表致辞后,接过扬声器,进行起了简略的赛前说明。墨孤城则是一言不发,连目光都没有在四面的人群身上停留一下。看样子,本场的主裁判依旧是由那位随行弟子担任,墨孤城来此,仅仅是作为特别嘉宾。

    这些人先后说了什么,叶朔连一句都没有听见,他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快要被四周的尖叫声震聋了。更有大量的妙龄少女奋力挤向前排,努力向墨孤城挥手呐喊,希望能吸引他多看自己一眼。

    杨清心也加入了满场狂欢的队伍,极力踮起脚尖望向墨孤城,小脸都兴奋得红扑扑的。叶朔心中的不满再也按耐不住,皱眉道:“你也崇拜他?”

    在杨清心匆匆点头,接着就再度加入了尖叫队伍后,叶朔哼了一声,没好气的道:“但是他并不会因为你的崇拜,就让你们的武馆晋级。”

    这带有浓重醋意的话一出口,叶朔都觉得自己有些小家子气了。

    一个按理说应该崇拜自己的女孩子,现在却在这里崇拜自己的敌人……不过仔细想想,从英雄崇拜的角度来说,墨孤城确实比现在的自己强得太多,那么杨清心的表现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台下的议论声,有几句也传入了墨孤城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他是最年轻的通天境强者吧?”

    “现在最年轻的通天境强者应该是罗刹鬼帝。而且听说罗刹鬼帝长得也很帅啊!”

    墨孤城的眼皮在此略微跳动了一下,很快也就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这一次到这偏远地区主持擂台,完全是师门担心他受到上次的献礼影响,想给他一个机会出来散散心。虽然感谢师父的好意……但其实他没事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那么容易受外物动摇,那也就不可能在这个年纪达到如此境界了……有人超越了自己,那么他就要更加努力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赛前的简短说明终于结束,那乾元宗弟子深吸了一口气,朗声宣布道:“本场比赛,由清心武馆,对战霸意门!”

    叶朔和李冰河分从两侧走上了擂台,两人进行礼节性的鞠躬后,叶朔第一时间转头去看墨孤城。他倒也很想知道,自己这个让他恨得咬牙切齿的人,现在就站在他面前,他又会是一副什么表情?

    然而,墨孤城看着他的目光很陌生,那种绝对的冰冷和漠然,似乎自己和这里的任何一位观众都没有区别。他好像,已经完全忘了他们之间的过节。

    叶朔在心底冷哼了一声。装得还真像!

    抬眼望向李冰河,叶朔同样展露出了凝气级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场比赛,他不准备再像之前那样一鼓作气了。赢得太轻易可能就会被人冤枉使诈,还是先慢慢打吧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李冰河已经周身灵力爆发,朝他急速冲了过来,闪电般的展开了一连串的攻势。

    这两人,在先前的比赛中都曾经被誉为夺冠热门,前后两任“新人王”,终于要在这里正式的一决高下!

    一面随手拆解着李冰河的攻势,叶朔的目光,也时不时瞟向裁判桌上的墨孤城。现在对他来说,要赢下这一场不难,难的却是在这个renmian前……赢下这一场!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