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三十二章 送你一句话
    第643章送你一句话

    “叶大哥加油!”

    观众席前,宁不凡一声高呼,用力举起拳头,冲着台上挥了挥。由于这是最后的总决赛,杨清心等人也抛开矜持,一齐在下方大声的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朔淡淡一笑,因墨孤城而起的沉郁心情也好转了许多。一面随手拆解着李冰河的攻击,任他使尽浑身解数,也攻不破自己的防线。时而也把握机会,不痛不痒的还击几招,在外人看来,还真会认为这是一场激烈的龙争虎斗。

    裁判桌上,那乾元宗弟子漫不经心的观看着比赛,更多时间,则是不住与墨孤城耳语,简直到了没话找话的地步。想来平时在宗门内部,他极少有机会能与这位天才师兄交流,如今趁着和他一起主擂,自是要一解心中的崇拜。

    “孤城师兄,那位清心武馆的选手好像还挺厉害的。说不定这一回,我们真能招到一个挺像样的附属宗门呢!”

    墨孤城冷漠的打量着擂台,此时只是淡淡的吐出一句:“中庸之辈。”也不知究竟是指那交战的两人,还是身旁聒噪不休的师弟。

    台上,李冰河连喘了几大口气,灵力蓦然再度提升,双手结印:“暴风雷锤!”

    四面的狂风在半空凝聚,构成了一把巨大的风锤,锤面上同时交织着串串闪电。在李冰河的操纵下,跳跃的闪电稍一偏移,两道电蛇自锤体倾泻而下,直击叶朔!

    叶朔纵身跃起,脚底在半空踏下两团风旋,身形急转间已是冲到雷锤之侧,双手摆个结印姿态,拳锋上随即缭绕起一团火龙,对着雷锤狠狠轰击了下去。

    散落的电花四面纵横,将擂台击得砖石横飞,李冰河见势不妙,也只能匆匆倒纵。落稳后抬臂狠狠一挥,扫荡开的灵力气浪,将迎面而来的石板震得粉碎,脚跟在地面一扭,再度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其实对叶朔来说,一个凝气级对手施展的灵技,他就算站在那里由着对方打,都构成不了任何威胁。但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取胜,而是……不能留给墨孤城造势的话柄。因此他也只能尽量表现出一个凝气级该有的样子,怎么麻烦就怎么来了。

    “疾电狂刀!”李冰河又一道灵技爆发,一柄由雷电组成的长刀在他身侧成形。李冰河径握在手,一刀斩下,一道闪电霹雳平平切开擂台,朝着叶朔的方向一路蜿蜒,沿途更带起阵阵狂风,游走的电蛇再次将四面的石砖扫平了一层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的属性是雷?”叶朔稍一挑眉,双手再次作势结印,一片火莲在他脚底展开,很快就蔓延到了整张擂台。

    大红色的气浪遮蔽视野,扭曲的气流中滚动着逼人的热浪,不仅是化为移动的屏障,将那疾电狂刀的攻势轻易阻挡,继而屏障快速向前方进逼,扩大的火焰将李冰河周身笼罩在内。其中又凝聚起一团火弹,“嗵”的一声射中李冰河胸口。叶朔收回前推的双掌,冷眼看着他朝后方倒飞而去。

    李冰河的脚步,在擂台边缘艰难刹住。瞪视着叶朔,他知道这个对手和以前碰到的都不一样,用常规的方法……恐怕是解决不了的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眼中蓦然闪现出一股狠意。趁着俯身之隙,快速在掌中藏了数枚钢钉。再抬起头猛地大喝一声,一掌便向叶朔劈去。在旁人看来,他似乎是打算硬碰硬了。

    叶朔自然不惧,同以一掌迎上。但在双掌相交的一瞬间,他却清晰的感到掌心中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。反过手掌,就见三个小孔排布其上,从中沁出的血迹已经化为了紫黑色,同时整只手掌都出现了细微的麻痒感。显然对方是钉上淬毒!

    叶朔怒不可遏,他最看不起的就是这些小人之伎。掌心一翻,灵力贯入,将三枚钢钉尽数逼出,“嗖嗖嗖”三响连过,尽数射入了半空倒飞的李冰河肩头。

    李冰河一声痛呼,跌落在地,踉跄了几步。反掌压住伤口,吸力透发,就听得“叮”、“叮”数响,三枚沾着鲜血的钢钉已是被他甩落于地。

    “你用暗器!”李冰河瞪着地面的钢钉,满脸都是难以置信,捂着胸前的伤口,吃力的转向裁判桌,大声道:“裁判,清心武馆的选手违规使用暗器,请取消他的参赛资格!”

    台下一片热议,毕竟方才众目睽睽,确实是叶朔先从掌中射出钢钉,击伤了李冰河,而这擂台战的规矩,又的确是有禁止使用暗器一项。

    虽然在方才的战斗中,双方差距显着,叶朔若想取胜,本不必偷袭,但违规就是违规。在修灵界,实力重要,品行也同样重要,看着那三枚钢钉,一些方才原本支持叶朔的人,也立时转而声援起了李冰河,一致要求乾元宗给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面对众怒,那乾元宗弟子清了清嗓子,道:“清心武馆违规,成绩无效,胜利者是霸意门!”

    叶朔暗暗冷笑。他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结果了,任他千防万防,到底还是防不住人家的公报私仇。

    台下,清心武馆的众人都是茫然不知发生何事。他们不敢相信,武馆真的就这样输掉了吗?叶朔……方才真的是偷袭伤人了吗?

    李冰河斜眼瞟着叶朔,露出了一脸无声的狞笑。虽然在伤口的刺痛下,他很快就痛苦的咧了一下嘴,但再望向叶朔落败时那不甘的样子,嘴角稍一抽搐,就重新向上扬起……

    比赛结果已成定局,一旁的皇室成员接过扬声器,便要进行最后的总结陈词。在他简短的发言结束后,就该轮到乾元宗向获胜宗门授发令牌徽章,正式接纳新晋附属势力了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但还不等那皇室成员开口,今日坐在裁判桌上,始终保持沉默的墨孤城,忽然抬起冰冷的目光,淡淡的向身侧说道。接着,他的视线又转向了台下。

    “霸意门违规,成绩无效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,一时都有些发蒙,尤其是那担任裁判的乾元宗弟子最为震惊。虽然长期的崇拜,让他不会质疑孤城师兄的任何意见,但是刚才大家看得清清楚楚,违规的分明就是清心武馆啊!

    李冰河急了,匆忙向上方拱手道:“孤城少爷,天地良心啊,方才的确是这小子出手偷袭我,所有人都看见了!”霸意门的弟子在台下也是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墨孤城冷然站起:“所有人都看见了。那我就让他们看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倒退!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叶朔忽然觉得自己的身子不听使唤了,他好像正在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操纵着,僵硬的重复着自己先前的动作,并且这个趋势,是完全呈倒放状态的。

    同样的情况,也发生在了李冰河身上,那三枚钢钉自动从地上浮起,重新注入了他的伤口内,而他的手掌,也同样是僵硬的抬起,盖向了伤处……但这样的倒退依然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台下,一众观众们的时间依然在正常运转。亲眼目睹这宛如神迹般的变化,望向墨孤城的眼光都是又惊又惧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,擂台上两名选手的时间,已经倒退回了偷袭前的原点。这一回他们的动作不再倒放,而是以极其缓慢的动作,开始重复起了之前的行为。

    由于这极其细微的慢动作,所有人都看得清楚,是李冰河先将钢钉藏入掌内,再向叶朔冲去……在此期间,李冰河同样有着清晰的意识,他拼命的想停止自己的动作,但这一幕幕,都已经被烙印在了过去的时空中,他无力改变已经发生之事,只能在观众们的惊叹声中,重复着自己的罪恶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画面回放,在叶朔逼出钢钉,击中李冰河后就停止了,两人的时间又重新恢复了正常。但再回想起方才那受到时间法则操纵,全然身不由己的感觉,仍是不禁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“这样看来……”真相已经还原,裁判桌前的众人议论一番,重新宣布道:“霸意门违规,成绩无效,胜利者是清心武馆!”

    在霸意门的垂头丧气,清心武馆的兴高采烈,台下众人的议论纷纷中,叶朔冷笑一声,忽然径直一抬手,猛地扼住了李冰河的喉咙!

    像这样的歹毒小人,放他离开,也只会去害更多的人,索性就彻底将他了结掉吧……

    李冰河惊恐的瞪着叶朔,显然没有想到他会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立出杀手。但他绝望的目光,很快就渐渐黯淡,喉骨格格作响,气若游丝。只能挣扎着抬起一只手,奋力捶击着叶朔紧扼住自己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叶朔,你敢!”霸意门的弟子们愤怒了,当先几人已是冲下座位,疾步奔向擂台。

    叶朔看都没朝他们多看一眼,指间持续加力,此时的李冰河已是双目翻白。等他的师兄弟们赶过来,剩下的只会是一具尸体!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裁判桌后忽然响起一声冷喝:“住手!”

    墨孤城大步走下,周身涌动的灵力气浪当场将纠缠的两人震散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赢了,还想怎样?修灵界的风气就是给你们这些以武乱法之人破坏的!”

    李冰河死里逃生,跌退在一旁,轻抚喉管,连连咳嗽。霸意门的众人赶上来扶住了他,不忘向墨孤城深施一礼,一双双仇恨的视线,也在同时扫向了叶朔。

    “孤城少爷,我冰河师弟虽然有错,但罪不至死。这叶朔在比武结束之后出手毒辣,更何况还是当着您的面,简直不把乾元宗放在眼里!”一名霸意门弟子壮着胆子走上前,“冰河师弟违规,我们霸意门认罚。但清心武馆其后的行为更加恶劣,恳请您也取消他们的晋级资格,让我们两方各出人手,重赛一场!”

    这样的提议,很快引来了霸意门的一片附和。在他们看来,清心武馆有威胁的不过是一个叶朔,只要能申请到重赛的机会,让他们修灵者对付武馆内的凡人,那还不是易如反掌?

    叶朔听着霸意门的高呼声,心里也是“咯噔”了一下。虽然他不知道墨孤城先前为何没有报复自己,但万一他现在公报私仇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方才之事是我的个人行为,与清心武馆无关。要处罚,冲着我一个人来!”

    叶朔直视着墨孤城,他这样说也是在提醒着对方,一人做事一人当,你要针对的是我,不要找清心武馆的麻烦!

    但墨孤城却是看都没向他多看一眼,他也同样忽略了霸意门的喧嚣,迈着脚步缓慢走到了清心武馆的队伍前,随行的宗内弟子和几名皇室成员也跟在他身后,手中各自捧着个金漆托盘,盘中盛放着令牌、徽章等物。

    简短的授勋仪式结束后,面对武馆负责人杨朝,墨孤城在沉默片刻后,冷冷的道:“修炼之道,以立心为先。其心不正,所动悉邪;己身不正,何以正人。我只说这一句。”

    说罢,无视清心武馆众人的握手请求,径直转身离开。方才的一场闹剧,早已被他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叶朔望着墨孤城的背影,脑中一热,也加快脚步追了上去,调侃道:“原来你也不是任何时候都那么公报私仇啊。”

    墨孤城冷漠的转过头: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叶朔冷笑一声:“听不懂?天玑国佣兵工会,是你们的下辖势力吧。原来大天才的作风,就是自己假扮清高,脏手的事全交给别人做,完事之后就可以忘得一干二净啊?”

    墨孤城似乎是短暂的迟疑了一下,才将眼前之人与过往的一段记忆联系了起来。但他的目光却仍是没有任何波动:“那是其他人自作主张,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与你无关?”叶朔冷笑,“你在宗内一呼百应,其他人要是没有你的吩咐,敢这么擅自行事么?”

    墨孤城的视线更加冰冷:“我墨孤城说一是一,说二是二,我没有必要向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叶朔还是冷笑:“是吗?是心虚了,无从解释吧?”

    墨孤城冷冷的打量着他,一摆手制止了身边要冲上前的师弟,眼中闪过了一丝嘲讽。

    “送你一句话。你,太看得起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