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三十四章 渡神劫
    叶朔徘徊在小院外,时不时就向竹门张望几眼。虽然他只是个中间人,但若是带回的反馈不如人意的话,仍是会让他感到难以面对宁不凡。

    良久,竹门被轻轻推开,杨清心脚步轻快的奔了出来,颈间戴着一条满天星项链,每一颗星星都如同钻石般闪耀。冲着叶朔甜甜一笑,问道: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条项链确实很衬她,不仅完美契合了她的清新气质,初看有如邻家女孩般纯真明艳,而大方高贵的设计,又为她增添了几分优雅之美,如同一位大家族走出的小姐,美眸流转,顾盼生辉。

    叶朔一时都有些看傻了眼,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,这应该就是宁不凡精心为她准备的礼物了。连忙点头答道:“好看,好看,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杨清心看出叶朔目光中不加掩饰的惊艳,心中仿佛再次被甜蜜包裹。害羞的埋下头,嘴角荡漾的笑容,明媚得连三月桃花都会黯然失色。抬起视线,飞快的望了叶朔一眼,就匆匆转身回房,独自品味这份初开的悸动了。

    房门关闭后,叶朔才抒出一口长气,喃喃自语道:“这条项链还真是挺好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样,叶大哥,我的礼物送过去了吗?清心她喜欢吗?”

    稍后,在一脸紧张的宁不凡面前,叶朔爽快的笑应道:“她挺喜欢的,现在已经戴上了。恭喜你,几个月的心血没有白费啊!”

    宁不凡深吸一口气,在这突来的幸福面前,整个人倒是像傻住了一般。直到叶朔再三向他微笑点头,宁不凡的双眼才缓缓瞪大,全天下的快乐,一时间都聚集到了这张黝黑的面庞上。双拳高举,在胸前猛地握紧,那种单纯的满足,如同得到了整个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其实,不仅仅是几个月……这里凝聚的,是我对清心这么多年的心血……我曾经想要亲手为她摘下满天星,但即使是这漫天的星辰加起来,也及不上她……”

    宁不凡自顾自的说着,忽然又再次紧张的抬起头:“叶大哥你说,一个女孩子如果不喜欢一个人,是不是就不会把他送的礼物戴在身上啊?”

    叶朔好笑道:“那不是自然的吗?”说起来,他们两个也真够别扭,分明是互相都有意思,偏偏又因为害羞,谁也不敢先踏出一步。希望在自己这个媒人的帮助下,他们将来的路,可以走得更顺利一些吧。

    在宁不凡又是一番反复道谢后,叶朔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别客气,我说过会尽力帮你的嘛。这样多好,说明你和清心是两情相悦,下次办喜酒的时候,记得一定要给我捎个信啊!”

    宁不凡只知憨厚的微笑着,挠了挠后脑勺,心中已经规划起了一系列和杨清心的美好未来。

    临行前撮合了一对有情人,叶朔离开时的心情也很是愉快。如今他正在前往万象妖域的道路上,这一回,正是要完成三年前未了的心愿,寻到赤炎古碑,夺得传承!

    但在半道上,一道蓝光忽然从他的脑中直贯而出,在空地上化为了一只巨大的类狼妖兽。整个身子都蜷缩了起来,毛发根根直立,完全进入了一副高等戒备状态。

    “我能感应到……神劫,就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神劫来时,无法躲避,也无法压制,在正式迈入通天境之前,这就是必经的一关。

    虽然此前早已准备充分,但身边第一次有同伴面对神劫,叶朔仍是为之忧心不已。

    “神行烈,你要记住啊,这片荒地上是没有美女的,所以待会你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!等你渡过神劫,振兴妖族,到时候你想要多少美女都行,一定要沉住气啊!”

    根据古籍记载,渡神劫到了后期,会出现诸多幻象,令渡劫者难辨虚实。且这些幻象皆是针对个人心魔所发,心魔越强大,也就会越容易受到幻象侵蚀,曾有不少大能者,在渡劫时正是陨落在了这心魔一关。也因此,在修灵者实力尚低时,宗门往往都会教育他们无欲无求,一心向道。

    在听说神行烈即将渡劫时,叶朔最担心的就是它会迷失在幻象的美女中,相似的话,他也不知道叮嘱了几遍。但每次神行烈的态度却都是……

    “老夫是那种人吗?”神行烈昂起头,傲然一甩尾巴。“行了,哪儿这么啰嗦!你小子赶紧给我让到一边去,等老夫渡过了神劫,我一个人吊打你和青想熊两个!哇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太得意了!”青想熊在叶朔的灵魂中愤怒的挥舞着拳头。

    叶朔苦笑的看着神行烈。它看上去,对渡过神劫当真是极有自信,只希望过一会儿,它还能这么有活力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默默退后几步,由于担心神行烈,叶朔并不敢离开太远。但青想熊却又在他的脑中喊了起来:“继续退!天劫的波及范围是很广的,你靠这么近,待会儿自己也会被卷进去!”

    在青想熊的指示下,叶朔一退再退,几乎是退到了这片荒地的边缘。那被留在中心处的神行烈,隐隐只剩下了一个黑点大小。

    见叶朔已经离开,神行烈仰起头,对着苍穹尽情的发出了一声咆哮。九级魔兽巅峰的实力,已经被它完全的释放了出来。风吹草动,沙飞石走,一浪接一浪逼人的压迫,如同海潮般侵袭着整片荒地。

    此时的它,周身的皮毛都燃烧着一层幽蓝色的火焰。妖力波动一再提升,即将正式冲破九级关口,迎来神劫!

    原本是晴朗的天空,在这一方天地间倏然阴暗了下来。大片乌云堆积,其中翻滚着沉闷的雷鸣,刺目的闪电交织涌动,四野一片暗沉。

    “真的……不要紧么?”叶朔望着眼前的壮观景象,默默的握紧了拳头。同时他的双目和耳际,也先后划过了两道白光,灵力高度提升,以便随时掌握神行烈的情况。

    又一道光束闪过,青想熊也跳了出来,蹲坐在他的肩头,悠闲的抱着双臂:“没问题的。在你昏迷期间,吾辈们可不仅仅是睡了三年啊!那家伙那么有信心,你这个当主人的,也要对它拿出点信心来。”

    天际,乌云持续翻滚,终于,一道疾雷直劈而下,神行烈竟是不做任何抵御,硬生生的承受了这一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爽!”

    最初的劫雷,力道还是较为微弱,越到后面,威力也就会越强。同时依修者的天资、际遇等等,劫雷的强度也各不相当。简单来说,就是前期表现越是逆天的,天劫的威力就会越恐怖,但相应的,就是这些人在渡过神劫后,实力也会比同期修灵者要强得多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叶朔唯一值得庆幸的,或许就是神行烈向来普普通通。血统在妖兽中只是一般,身上也没有什么逆天重宝,它的神劫……应该不会太过可怕才是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

    一道道劫雷接连落下,从最初的手指般粗细,已是逐渐扩增到了碗口大小。神行烈在滚滚而降的惊雷中,始终是不做抵御,而它的大喝声,也在不断的传来。

    “爽!再来一下!这是在给老夫按摩吗?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太臭屁了。”青想熊看得摇了摇头,随口点评着。

    神行烈的狂言,很快就被淹没在了下一道惊雷中。电光散去,它满身的皮毛都被烧焦,样子很有几分狼狈。

    在下一道劫雷孕育而生时,神行烈终于不敢托大,脑袋一拱,一件金钟法宝自动在体外成形,将自己罩在其中。这还是叶朔先前为它购买的渡劫法宝,一层层金色光晕在钟身流转,浩瀚神力缓缓散发。

    怒劈的惊雷砸上钟身,回荡出一片沉重的闷响。起初,躲在钟内的神行烈还是安然无恙,但渐渐的,随着劫雷的威力持续增加,钟体表面也现出了道道凹坑。在最后的一击下,整具金钟四分五裂,被削减了半数的惊雷直降在神行烈身上,仍是劈得它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下一道劫雷来临前,在神行烈身周,自动浮现出了一片四四方方的禁制空间。这是另一件渡劫法宝,本体是一颗暗粉色的珠子,如今正在神行烈的灵魂识海中转动,散发出一缕缕迷蒙的光芒,加固着外界的屏障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靠着这层禁制,神行烈又撑过了几道劫雷,但在珠子的表面,却已经悄然现出了一道道裂纹。直至又一道劫雷降下,珠体在闪过最后一层光泽后,当场粉碎,神行烈身外的屏障也在同时撤除,尾巴都被炸断了半条。

    接下来,劫雷已经不再是有序降下,而是整片天空,都化为了一片雷海汪洋。无尽的雷霆,争先恐后的劈向神行烈。在这天地之威下,那一道渺小的身影,有如大海中的一叶孤舟,在巨浪中沉沉浮浮,不知几时就会被彻底掀翻。

    天劫之雷,与修灵者平常所使用的雷咒不同,不仅是威力要强大许多,更是能直击本源。一旦渡劫失败,即使当时侥幸未死,但若是像老妖王蛰敖那样留下大道伤痕,也是会为今后的修炼埋下诸多隐患。

    神行烈高高的仰起头,周身焦黑的皮毛急剧生长,如同在体外披上了一层尖锐的铠甲。神劫之下,它已经提升到了第二形态。

    雷海翻滚,如同无穷无尽。叶朔早已数不清这是第几道劫雷,直到神行烈的身影忽然一阵模糊,道道与它身形相合的虚影,接连朝外界扩散。恍惚间,空地上已经排列出了五六头形似之影,只是除本体外,每一道都是由极其朦胧的光影构成。初看之下,只如电光错杂下的幻觉。

    “那是妖力分身。可以分担劫雷的强度。”青想熊在旁解说道。

    果然,下一次的劫雷,不再只针对神行烈一人,而是均匀的分配到了它所虚化出的分身上。这一招在渡劫时虽然通用,终究也是治标不治本,毕竟分身与本体始终是妖力相连,没过多久,一道道分身相继消散,最后的几道劫雷,将神行烈深深劈进了地底,炸出个巨大凹坑。

    此时,劫雷竟是短暂的停止了。只是天空中的乌云,依然没有散开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吗?”叶朔心中一动,却又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“这第一关应该就算是过了。”青想熊慢悠悠的叹了口气,“可是真正的难关,才刚刚要开始啊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才过不久,又一道夹带紫色的电光从天而降。单从表面看来,并无前时的撼天动地之威。只是在这样的劫雷挨过几道后,神行烈竟然是仰起头,一脸痴迷的傻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,好多美女……你们别跑啊,快到老夫怀里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,心神陷入松懈的神行烈,再次被劈入地底。这一次它看起来格外凄惨,皮开肉绽,一缕缕鲜血不住渗出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这些美女会打人……”神行烈头顶直冒黑烟,一边喃喃自语着。

    “我最担心的事到底还是发生了……”叶朔扶额,“它这样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办法,它只能一个人撑着。”青想熊摊了摊手,“你要是过去的话,天劫就会把你也默认为渡劫者,劫雷的威力会再次按你的标准扩增。你帮不了它的。”

    叶朔叹了口气,眼睁睁的看着神行烈呼喊美女,身子都被疾降的惊雷劈碎了半边。虽然很快又被妖力自动修复,仍是看得他一阵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神行烈那满脸的奸笑消失了,现在的它,看上去格外严肃。也许……叶朔暗暗的想着,这心魔一关,终于是过了。

    “蛰虺亲王……”怎料,神行烈口中忽然喃喃吐出了一个名字,而它已经衰弱到最低谷的妖力波动,也在此时大为紊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……亲王,您清醒一点!”神行烈凄声大呼,被又一道惊雷劈得全身爆血,但在它脸上,竟然看不到任何的痛楚。

    “神行烈,现在真正该清醒一点的是你!”叶朔紧紧的握住了拳头。他为什么忘记了,当初神行烈与老妖王说及蛰虺亲王时的表现……恐怕此人,才是它最大的心魔!

    “谁敢上来!谁敢动亲王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军机大臣,谁爱当谁就去当吧,我所效忠的,只有蛰虺亲王!”

    如今的神行烈,已经与现实之景完全脱离。它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的那段锵锵岁月,与它全心所效忠之主,相依相伴之时。

    又一道劫雷,劈碎了它的大半边身子。这一次,却不再有自动运转的妖力进行修复。

    “亲王,您来接我了吗?”神行烈仰望苍天,面上显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虔诚,放声高呼道:“属下愿意跟您走!您再也不能抛弃属下了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它竟是主动撤去了周身的防御。

    无边的劫雷狂肆降下,神行烈仅剩的身体,也在这阵连绵的电光中,“砰”的一声炸裂成了漫天粉末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天空中的劫雷,也在此时彻底的停止了。

    “神行烈!!”

    叶朔双眼瞪得滚圆,嘶哑的喉咙,混合着他泣血的悲呼,在这片空地上久久回荡。

    //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: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