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三十八章 天宫主人
    “不是人?那他是什么?”即使早有准备,叶朔初听时仍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他是灵界大陆史第一个全职业者。他是永恒真神,但他又是魔族,同时他也是相当罕见的‘人类成魔’。”

    这段话明傅诚是一口气说出,三个重磅消息,一个一个更令人震撼,长桌对面的叶朔已是惊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“他创立了天宫门圣地,而他本人,则被尊称为‘天宫主人’。这位大人,并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,他来自遥远的另一个位面……”

    话匣子既已打开,明傅诚的神色较之先前,也重新镇定了许多。从座椅站起,眺望着窗外悠远的青山绿水,静静的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据说他出生的那个位面,已经进入了末法时代,灵气稀薄到几近枯竭,连修灵者都没有,他能在那里崛起,进而取得如今成,也当真是非常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应该是在很久,很久以前,在天宫主人还只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,在那个位面,有一位穷凶极恶的魔头,自号为‘七煞圣君’,祸乱天下,王朝倾举世精兵,依然莫能奈之何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之威,相如今的九幽殿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而他,更是创造‘人类成魔’历史的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的天宫主人,小小年纪,手无缚鸡之力,为替天下除此邪魔,不惜忍受世间骂名,拜入他的麾下,随他往各处行凶作恶,造下杀孽无数……但大人所为的,不过是学习他的武功,了解他的心思,进而参透杀他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最终,双方在海外荒岛一场烈战,正道几乎全军覆没,而那魔头,却依然存活了下来。但在他战胜了一切对手之后,却自愿死在他的徒弟手。后世人都说,这七煞圣君,是在两人以师徒相称的那一年间,终于被天宫主人感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发展到此,本来也该皆大欢喜。只是这魔头实在邪得厉害,他苦心栽培天宫主人,无非是希望有人能够承他衣钵。即使在生命的最后,他也不忘再算计一回,将自己体内的魔血,借助神兵‘残影剑’,转移到了他的徒弟体内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除掉了魔头,但自己却也成为了魔物。拥有千万年漫长的生命,却从此再也无法回到人群之,只能用余生忍受无尽的孤独……那时的天宫主人大受打击,独自离开,消沉了很长的时间。(*天宫主人幼年往事,详情参阅”

    “等到他重新振作起来,已经想通了一件事。这邪魔之力,可以之为恶,但同样也可以之为善。现在整个位面,是自己最强,那么为什么不用这份力量,为世间多做些善事,为他自己,也为那魔头赎罪呢?”

    “时代在发展,在那个位面虽然一直都没有诞生其他修灵者,但他们注重于发展科技,也是有别于灵能的另一种力量。随着科技的进步,逐渐了解到了异位面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从那以后,天宫主人离开了家乡位面,开始游走于各大位面,打着为他义父赎罪的旗号,到处济世救人。至于他的义父,也是曾经那魔头‘七煞圣君’了。看来这两人间,虽是以仇人的身份相识,但他们之间的感情,倒也的确不假。能培养出这样一位义子,实是那魔头一生,最伟大的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说当初,他们两人的杀孽造得太多,因此天宫主人对于治下的位面,一律是将‘禁止杀人’定在首位。他愿意去救赎每一个在苦海沉沦的恶人,让他们弃恶从善……我想也许是在这些恶人身,让他看到了他义父曾经的影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在两千多年前,天宫主人偶然游历到了我们这片位面。虽然其他位面的情况我是不了解,但灵界大陆受他的影响之深,却绝对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他所创建的天宫门,多少年来都被奉为修炼圣地,引得无数天才竞相角逐。此外,有很多的化习俗,也都是从那个位面传过来的。不知不觉,连我们的生活习惯、乃至于语言的风格,都在逐渐朝着另一个位面靠拢。”

    明傅诚叙述得滔滔不绝,但叶朔的目光,却是不断在迷茫游离。

    这段传说……无论是精简版本,还是被添油加醋的各种其他版本,他都是听到过的!而且……任何一个人都更熟悉……

    当初,在叶朔幼小的心灵,只模糊的仰慕过一个人。他正是这样以赎罪为名,以济世救人为业……他说过“只有拥有强大的实力,你才有资格决定别人的生。”都是因为他,自己才会固执的在行善积德的道路走下去,他单纯的以为,自己所积下的功德,同样可以消解对方的罪业……

    他说过的话,都是自己的格言;他做过的事,都是自己的参照目标……虽然他只是民间传说的一个影子,随着叶朔逐渐长大,知道这样的大英雄多半只是被虚构出来的,但这并不妨碍自己继续欣赏他。他是自己最尊敬的人,他是自己的……偶像。

    到头来,自己的偶像竟然是真有其人,但他,却偏偏是顾问和宫天影口的“那位大人”。那个在自己眼,最虚伪的人……

    宫天影说过,他是自己被颠覆的信仰。现在叶朔也同样觉得,他多年的信仰已经幻灭。一个满口要制止杀孽的人,却纵容旁人造下更多的杀孽,那么,他还有什么资格来说这一句话,有什么资格成为光明正义的代表……?

    明傅诚并不知道叶朔的思潮起伏,仍是满怀追忆的说了下去:“也许因为自己是魔物,所以天宫主人对待异类,从来都没有任何偏见。当初大人在的时候,魔族,妖族和人族都能和睦共处,那可真是一段黄金时期啊。”

    所以……叶朔盯着桌面被茶水浸透的纹路。聚集在溪临山谷的那一群半人半魔,他们所尊敬等待的神明,也是天宫主人。他们当时在天空看到的符号,应该是“天宫门”,这和自己吸收灵源时,所隐约看到的是一样的……这也是说,四方源器,是由他制造,源气危机,也是由他解决?

    “在两千多年前,今日的天霄阁主,同样是一个一不名的普通修灵者。他修炼勤奋刻苦,但由于出身卑微,始终成有限。某一天,他受到敌人的围杀,对方是有备而来,天霄阁主几乎被逼到了绝境,这时天宫主人偶然经过,顺手救了他一把,交谈见他是个有大毅力的,又随便赐给了他一件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真神即便是随意一出手,也自然是不同凡响。那以后天霄阁主是凭着这件宝物,一路碾压群敌,在残酷的竞争登巅峰,创立了天霄阁。

    不过天霄阁主富贵不忘本,对于那位偶然帮过他的前辈,始终是心怀感激,常声称没有他,没有自己的今天。于是尊奉他为远祖,并严令代代子孙,务必要敬大人如同神明。

    后来天宫主人辗转得知,欣慰于他的成,也马马虎虎的承认了下来。以九幽殿的作风,能够始终容忍天霄阁与自己并驾齐驱,也是因为他们与大人有着这一层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九幽殿呢?”叶朔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“九幽殿主的来历要神秘得多。世人只知他同样是小国出身,也是在性命垂危之际被大人所救。不过天宫主人对他,可远对天霄阁主要关照得多,带他打遍世间强敌,亲手将他扶巅峰。连大人为解决源气危机,亲手制造的源器,也是直接给他提供了全套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修炼资源的倾斜那别提了。其实单论资质,九幽殿主应该是远不如天霄阁主的,但人家是仗着大人的特殊照顾,早早突破到了涅盘境,成为了世间数一数二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九幽殿刚刚崛起的时候,还是没有天霄阁的。在那个时期,九幽殿主的作风也根本不像现在这样,他安分守己的留在殿修炼,九幽殿的地位,也像今日的天霄阁一样,在世人眼是崇高的圣地。

    但是,在天宫主人离开这个位面之后,九幽殿主忽然一改往日温良假面,开始疯狂的扩张地盘,其间流血死伤、无以计数,最后甚至惊动了鬼界。在双方谈判时,据说他还想让判官将他的名字脱离生死簿,遭到拒绝后,更是再度前往鬼界大开杀戒!

    人们都说,天宫主人英明一世,但扶持九幽殿主一事,他实在是看走了眼。人们都盼望着,如果神明知道此人的劣迹,能够重新回来收了他,救万民于水火……在那段最黑暗的时期,这是许多人唯一的信念。

    然而接下来的事实却证明,天宫主人并不是无意之铸下大错,即使明知九幽殿主所为,他也仍然没有做出任何惩罚。鬼界之事,据说便是由天宫主人出面解决,最后两方和谈,两界互不侵犯的条约,也是在那个时候签订下的。

    在天霄阁崛起后,天宫主人也承认了他们的地位。自此,九幽殿行事倒是收敛了许多。因此有人猜测,天宫主人另扶天霄阁,本身是为了制衡九幽殿。

    唉,虽然说天宫主人当初行事低调,他的声名能有如今的轰动,都是九幽殿给抬出来的。但即便不然,当今的两大势力都是他的嫡系,这让他的地位,想不尊崇也难哪?”

    叶朔沉默了很久,在脑仔细的消化着这段信息,好一阵子才重新抬起头问道:“那么,为什么你们都要称呼他‘那位大人’呢?”

    明傅诚的脸浮现出一丝苦笑:“因为九幽殿不准别人直呼天宫主人名号,他们称之为‘渎神’。我刚才跟你说的这番话,如果是在外面被九幽殿的人听到了,都是会惹祸身的。但天宫主人自己反倒没那么多麻烦事。可能这是俗称的阎王好见,小鬼难缠吧。”

    说了这许多,明傅诚看去也有些疲劳,重新坐了下去,清理着桌面的狼藉。

    “虽然九幽殿穷凶极恶,但他们的威名也同样能够震慑异族。据我所知,魔族和妖族这数百年来,正是因为忌惮九幽殿主,才不敢贸然向我人族发动战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朔已经不记得,这次的谈话究竟是如何结束的。似乎两个人都偏离了原本的主题,而结果是明傅诚果断的拒绝了他的联盟之议。还忠告他,绝对不要与九幽殿为敌。

    “九幽殿当初是天宫主人一手扶持着建立起来的,在灵界大陆的势力根深蒂固,别说是你,任何一个人都动摇不了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直到已经走出了符师工会,明傅诚苦口婆心的告诫,仍是不断在他的脑回荡着。

    虽然此行没能拉拢盟友,但免费得到了这么一大通情报,也算是个意外收获。相之下,那明傅诚一听到自己有意与九幽殿为敌,那是唯恐和自己撇不干净,哪还顾得深究帮他作弊的人是谁,直接吩咐长老把等级证书和徽章甩给他,打发他离开了。说起来,自己还是赚了。

    正当叶朔忍不住暗暗发笑时,在他脑,响起了青想熊有些郁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主人,虽然我知道,你一向都不是像吾这样拥有智慧,但你昏迷了三年,是昏得更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跟明季同本来只是泛泛之交,凭什么让人家的父亲为你冒那么大的风险?况且从次那件事,你应该能看出,符师工会只是想明哲保身了吧?他还能忠告你那么多,让你谨慎点保住你这条小命,已经是很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青想熊的一针见血,叶朔嘴角的笑容,也悄然转为了苦笑。

    是啊,自己和明季同又非生死之交。何况此前和他的接触,第一次是自己用魂力取巧,在大庭广众之下赢了他,第二次又是借了他的笔记,才蒙混通过了一系列的符师考核。一直都是他在关照自己,现在回想起来,刚才自己到底是何来的底气,敢站在明傅诚面前侃侃而谈的呢?

    “归根结底,还是现在的我太弱小了……”叶朔暗暗的握紧了拳头。他相信,如果今天的自己,也是一位通天三阶巅峰强者,那么明傅诚的态度,绝对会不一样!

    本书来自

    本书来自//l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