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四十二章 仙灵花开
    先一步离开的叶朔等人,并不知那狭小洞**暗藏的诡秘。此时他们正在全力朝山顶赶路。

    几经艰难,三人终于抵达了仙灵台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方宽敞的平台,丝丝缕缕的雾气四面盘绕,营造出一种仙境般的梦幻气息。四角点缀着一颗颗碎小灵石,正中一条道路,更是以更为高等的灵晶石铺就,令人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不过当先吸引三人视线的,却是在仙灵台的中心,那一株正在缓缓盛开的洁白莲花。

    一片片柔美的花瓣放肆舒展,几滴清澈的露水摇摇欲坠。比之寻常花卉,果然是多了几分仙灵之气。只是远远观看,体内的灵力便是隐有共鸣之象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仙灵花?”叶朔情不自禁的伸出了手,在即将触摸到花茎时却又停了下来,“不过像这种仙花,不是都应该有什么守护灵兽之类的么?就这样直接拿走……真的可以么?”

    在此之前,始终少言寡语的周雨艳也点了点头:“的确是有些奇怪。既然此花名声在外,为什么在这仙灵台上,竟然没有看到其他前来采摘的修灵者?”

    “哎呀你们就别那么杞人忧天啦!”珂美快言快语,“没有妖兽和竞争者还不好吗?叶哥哥,赶快采啊!”

    叶朔皱了皱眉,灵力波动四面散开,扫视一周,的确是并未发现任何异常。一时也只能怀着未了的疑问,缓慢的探出手,轻轻握住了仙灵花。

    在花瓣表面,有着一层稀薄的结界。不过在叶朔灵力探入时,便如静物入水,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。直到他已经将仙灵花握在手中,仍是不免为这意外的顺利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珂美好奇的凑了上来:“这就是仙灵花啊……果然好漂亮!叶哥哥,可以给我看看吗?”

    叶朔点了点头,就将仙灵花递了过去。珂美直是爱不释手,小心的抚摸着每一片花瓣。叶朔也不由为她这小孩子气的举动暗暗发笑。

    “啊,你们快看,那个会是守护妖兽吗?”珂美冷不丁发出了一声惊叫,叶朔和周雨艳当即转目望去,对面却是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可能是小美看错了吧。”珂美很快的吐了吐舌头,“你们也知道,小美的胆子很小,刚才都被那些妖兽弄得草木皆兵了,给你们添麻烦了吧?”一面说着,重新将仙灵花交给了叶朔,不忘叮嘱道:“叶哥哥,这仙灵花你可千万要拿好了,雨艳的脸能不能治愈,就全都指望它了呢!”

    叶朔在接过仙灵花时,虽然隐约感到花瓣表面的光泽暗淡了几分,但倒也并未多想,只道是自己将它从莲台采下之故。笑着点了点头,便招呼二女跟上。

    仙灵花既已到手,三人再不耽搁,当即匆匆取路下山。约莫行到了半山腰,在眼前的林间空地上,忽然自动绽开了一团空间漩涡。一个白衣冷峻男子,从漩涡中缓步迈出。冷漠的视线对着三人简略一扫,就定格在了叶朔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手上可是仙灵花?”

    叶朔看出此人来者不善,并未回应,周身灵力已是高速运转。而他这戒备的举动,显然已经被对方视为默认,语气顿时也更加不善:

    “速速交出,我留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叶朔仔细感应着对方身上的能量波动,瞳孔忽然一缩:“你是通天境……不,神级魔兽!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身份,珂美吓得朝叶朔身旁紧缩了几步。周雨艳则是愁眉深锁,思虑片刻,轻声道:“我们给他吧。我的脸是三年前的旧伤,原本就没有指望能治得好。为了我,得罪一头神级魔兽,不智。”

    叶朔听着周雨艳悲凉的语气,心中猛然升起一股责任感,跨前一步,断然冷笑一声:“可惜到了我手上的东西,就从来没有再交出的先例!”话音未落,在他前臂上自动缭绕起一层灵力气浪,朝着对面的白衣男子狠狠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衣男子目中闪过一道冷芒,同样反手挥出。双拳对碰,在叶朔的手臂上,忽然咔擦咔擦的结起了层层寒冰,而这冰封之势仍在继续朝肩部扩展。

    感应到对方魔力中蕴含的极寒之气,叶朔眉头一皱,灵能全力爆发,将冰面震得四分五裂,身形也随之暴退。

    眼前这白衣男子,正是罗刹鬼帝座下的大护法森沧。

    得知仙灵花所提炼出的清灵玉露具有医治陈年旧伤的功效,担忧着墨凉城伤势的罗刹鬼帝,自是第一时间动起了心思。单看他派出大护法亲自动身,足证他对此行的重视。

    森沧平日里对自身要求极高,对于鬼帝大人交代的任务,更是力求尽善尽美。作战时从无戏耍对手之心,不论对方实力如何,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。双臂一展,手中凝聚出两团冰轮,森寒冰息外放,四周受这阵寒气所染,竟是四野冰封。地面,树木,包括每一片树叶,此时都结起了一层厚厚的坚冰。

    通天境的实力,竟是强悍至此!

    珂美发出了一声尖叫,同时两道冰轮已是朝着叶朔直压而来。逼人的寒气,再次在叶朔封挡的双臂前方割开了两道裂口,鲜血如同不要钱一般飙射而出。伤口处又是很快的结起了层层冰霜,这寒气之威,直是连血液都足以冰冻。

    森沧长年在阴风地狱修炼,这也令他自身的魔力,也在不自觉中带起了几分极寒属性。而这份寒气,又在如今的境界碾压中被充分激发,叶朔被他逼得步步败退,在对方压倒性的实力面前,心中也掠过了阵阵苦涩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已经没有了十方杀魁,通天境和自己的差距,实在是太大了。唯一有可能与他抗衡的神行烈,现在也不在自己身边……难道自己真的已经弱到这种程度,连随便一个对手都应付不了了吗?

    极致的悲愤下,叶朔手中也腾起了两团能量球。一为火元素,一为雷元素,要应对极寒,也就只有用极热了……!

    两团能量迅速结合,化为一团交织着红芒与紫电的能量球,朝着森沧疾贯而去。

    森沧单手一抬,手中浮现出一道冰壁。火雷融合,撞击在冰壁上,直是不痛不痒。而森沧的身形,也在此时悄然消失。

    下一刻,在叶朔的面前,环绕的冰寒气流突兀的凝结出了一道人形。森沧目光冰寒,一掌朝叶朔头顶盖下。

    登时,叶朔周身都结起了层层寒冰,只剩下托着仙灵花的右手,僵硬的停在冰层之外。

    森沧从他手中抽出了仙灵花,临行前冷冷的留下了一句:

    “你应该庆幸。我要的只是仙灵花。”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