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四十四章 实力互坑
    第655章实力互坑

    日升月落,与清心武馆的扬眉吐气不同,擂台赛失利后的霸意门,日常修炼几乎已经停止了下来。宗门内从上到下,终日都在思考着今后的出路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次打擂输了,没有那些大势力的庇护,万一罗刹鬼帝有一天攻打我们怎么办哪?”

    李冰河的脾气最是急躁,在这样的议论中,每每就“腾”的跳了起来,大步往门外冲:“气死人了,我看我干脆直接去拆了清心武馆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也总会有几名师兄弟拉住他,苦劝道:“他们现在已经是乾元宗的附属势力了,拆不得呀!”

    李冰河自然也不敢当真招惹乾元宗,只能重新坐回角落里,独自生着闷气。

    要说他近来的暴脾气,也是事出有因。

    从前在整个宗门内,他的修炼天赋虽然不算是最出色的,但他家境优越,能享受到的修炼资源永远是最丰富的。其他师兄弟们都得巴结着他、求着他,才能在他吃饱喝足之后分得一杯羹。正是仗着家族的财力,李冰河才将大少爷的脾性和待遇,一并带入了霸意门。

    但在比武失利后,其他师兄弟们嘴上虽然没有明说,但李冰河能感觉得到,他们看自己的眼光已经不一样了。并且在自己身边,再也没有几个小弟奔前跑后的伺候着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些人心里都在责怪自己,输掉了比赛,才让他们有如今的性命之忧。恐怕不知有多少人背后都在说,自己不过是个游手好闲的大少爷。

    “要不,咱们去依附血云堂吧?”这一次的议论,终于翻出了新花样,“只要多送点礼物,他们应该是会接纳的!”

    这名弟子的提议,很快就得到了众人的一致响应。毕竟血云堂与乾元宗齐名,况且人家又是九幽殿的附属势力,将来的资源发放绝对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冰河师弟,这可就都要拜托你了啊。”商议到了最后,一名弟子意味深长的拍了拍李冰河的肩膀。

    先前,李冰河还在一头雾水的跟着众人叫好,没料到话题忽然转到了自己身上。他也不傻,知道对方的意思,就是这笔钱全都让自己家出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啊?”李冰河就像被踩了尾巴似的,猛地打开了对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,“那是咱们整个宗门的事,凭什么让我一个人出钱?同样是出钱,我不能直接让我爹送礼过去,让他们只庇护我们家啊?”

    另一名年长的弟子沉下了脸:“冰河师弟,你这样毫无师门荣誉感,恐怕我们霸意门,也容不下你啊。”

    李冰河冷笑一身,站起身一脚踢飞了蒲团:“老子还就不跟你们玩了!我退宗!我回去找我爹送礼,你们就等着被罗刹鬼帝攻打吧!”说罢,他就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道馆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方才他们也只是想用师门的大旗来压一压这位师弟,哪成想适得其反。李冰河这一走,他当然可以用家族的名义送礼,求得血云堂庇护,但这里这许多人的性命,却全都没有了保障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刚从商行回来的李家老爷李德庆,是个生得浓眉大眼的中年人。又谈成了一笔生意,正是心情大好,专程提早了数个时辰就朝家里赶。满心打算着叫上妻儿一起喝一杯,好生庆祝一下。

    起初的李家,原本只是小镇上一家不起眼的破落户。李德庆年轻时,倒是一直有个发财梦,无奈手头上并无本金,自身又无一技之长,只能老老实实的以砍柴为生。

    或许是时来运转,某一天,李德庆在深山里迷了路,刚好撞见一名强大修灵者进山狩猎魔兽。双方打得天昏地暗,最终两败俱伤,双双昏迷。李德庆见机不可失,悄悄取走了那魔兽的魔源精魄,拿到镇上去卖,不料这一下就卖出了个天价。他也是这时才知道,自己无意中得到的,竟然是一枚极其珍稀的高等魔源精魄!

    有了这一大笔钱,李德庆的诸多经商构想也终于可以付诸实施。先从布匹生意入手,一家小商行很快就越做越强,搬出了破旧的棚屋,住进了豪宅大院,成为了本国内有名的富商。

    虽是暴发户起家,但李德庆在商业上确是有几分才能,再加上踏实肯干,每天天不亮就出发去商行,夜晚才披星戴月的回府,可以说是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来。

    人到中年,李德庆唯一的心病,就是自己终日忙于生意,对唯一的儿子疏于管教,将他养成了一个二世祖。好在送他进入霸意门之后,儿子和其他师兄弟们同吃同住,每日里勤奋修炼,就连门主也时不时的写信来夸奖他,李德庆才感到稍稍安心几分。

    然而这份安心,以及在商场上带回来的好心情,在他踏进家门的一瞬间,已是全部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自己的儿子李冰河,竟然没有去门中修炼,反而是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,高翘着二郎腿,手中还翻阅着一本地摊上买来的连环画。一旁的拖鞋飞得东一只、西一只,沾着泥水的靴子就这样扔在地上,地毯上留下了一连串的黑脚印。

    李德庆将公文包一扔,上前就骂:“浑小子,你怎么大白天就在这躺着?没去修炼?”

    李冰河抬了抬眼皮,还是那样懒洋洋的翻了一个身,嘟哝道:“爹,以后我就不去霸意门了,反正咱们家又不是供不起我!”

    李德庆气得跳脚:“你这浑小子……又闹脾气退宗了?你赶紧给我起来,跟爹一起找门主道歉去!”一边满屋奔走,为儿子寻找出门的外套。

    自从进入霸意门,李冰河闹退宗也不是第一次了。每次都要李德庆押着他前去拜访门主,点头哈腰,顺便再奉上一笔新的赞助金。他这脾气就像是有个发作周期,每过三五个月便要来上一回。因此对于这“道歉”一事,李德庆倒也习以为常,只是在暗暗盘算着,这次又该出多少钱。

    李冰河动都没动一下:“晚了。我这次退宗的时候,连道服都烧了。”

    李德庆翻箱倒柜的动作,在这一刻僵硬的顿住了。太阳穴突突直跳,好不容易控制住的血压也重新飙升了上去。平时在商场上,就算是再难搞的客户都没让他动过这么大的气。他觉得自己简直已经把这辈子所有的耐性,都用在了这个冤家儿子身上。

    李冰河全未注意到父亲的异状,此时他已是兴致勃勃的盘腿坐了起来:“爹,咱们给血云堂送礼吧?这次霸意门没能成为乾元宗的附属宗门,安全都没有保障,退了就退了。但是如果能加入血云堂,我保证以后一定会好好修炼的!嗯,我估摸着,送个千八百万应该就差不多了吧?啊不过人家眼界挺高,为了保险起见,要不还是再加个几千万吧?”

    李德庆气得吹胡子瞪眼:“你想得倒美!你以为你老子的钱就是大风刮来的?”负着手在大厅中兜了几圈,心中也在快速寻思着补救之法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他同样是听说过罗刹鬼帝名头的,此前也曾专门遣人去阴风地狱送礼。但或许是嫌弃他们的商行太小,送礼的人连帖子都没递上,直接就被打发了回来。不过据说连墨家和两湖商会,那罗刹鬼帝都没能看得上眼,对李德庆来说,这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安慰了。

    连日来,他也的确在盘算着,该如何向那些和谈成功的大势力靠拢。因此儿子所说的“安全没有保障”,他一听就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。”迅速将思绪整理一番,李德庆也做出了一个决定,“行,我跟你说,这霸意门你不回去就算了,收拾东西,明天跟我去清心武馆报到!”

    “清心武馆?!”李冰河的身子一下子就僵住了。那个和自己根本就是死对头的清心武馆?!

    “爹,有你这么坑儿子的老子吗?”李冰河跳了起来,双脚踩在沙发上大声嚷道。

    李德庆已经走到了门口,此时没好气的转过头,大喝道:“那又有你这么坑老子的儿子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清心武馆门前,一众弟子都嘻嘻哈哈的挤在附近看热闹。先前在擂台大赛中,那个不可一世,还打伤了他们馆主的李冰河,现在竟然被他的父亲带着,恳求要拜入门下?而更重要的是,他们竟然还提来了几箱的礼物,声称是拜师之礼?

    在杨朝面前,李德庆连连点头哈腰:“杨馆主啊,之前都是我儿子不懂事,多有得罪,还请您多多包涵啊。”一面冲儿子使个眼色:“冰河,快,叫师父。”

    李冰河双手枕在脑后,仰面朝天,一只脚尖点地,慢悠悠的旋转着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!他是我的手下败将,应该让他叫我师父!”

    杨朝淡淡一笑:“哦,手下败将?冰河兄弟不要总是用老眼光看人,也许时至今日,谁是手下败将,已经不好说了呢?如何,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李冰河略微垂下眼皮,沉思片刻,正过了脑袋,双手饶有兴致的在身前扳得咔咔作响:“试试就试试!我就不相信这短短几日,你就能突破到了凝气级?”

    一团灵力波动,刚刚从李冰河体内升起,李德庆就朝着他的后脑勺一巴掌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唉,都是我教子无方。杨馆主,今后这个儿子,你就给我狠狠的管教!”

    李冰河被拍得一个趔趄,耳边只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。刚一抬头,就看到一个妙龄少女站在自己面前,正眼含笑意的打量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少女正是杨朝的妹妹,杨清心。李冰河和她对视片刻,眼里的抵触倒是不知不觉的消散了几分。

    说真的,这丫头长得还是可以的。尤其是她看上去很清纯,和自己以前玩过的那些女人都不一样。上次打擂台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?

    “有小妞陪着,看来以后这里的生活不会那么无聊了。”李冰河在心底暗暗自语着。为了在杨清心面前留下个好印象,这会儿他也不逆反了,有模有样的朝着杨朝一躬身:“杨馆主。”

    杨朝点了点头。李冰河重新直起身,眼角再度瞟向了杨清心的方向,暗暗琢磨着,要花多久才能泡得上她。

    正在他看得起劲时,面前忽然拦过了一道身影。宁不凡面有怒意的挡在杨清心身前,用警告的目光瞪视着他。

    自从杨清心收下了自己的项链,宁不凡在心中,就已经将她视为了自己的女友。如今李冰河的眼光,一看就是不怀好意,他自然是要挺身而出,警告他别动不该有的脑筋。

    李冰河只是随意扫了宁不凡一眼,就不屑的哼了一声,心道:“土包子一个。不足为虑。”

    整了整衣服,让自己看上去更加潇洒帅气,李冰河的目光越过宁不凡,重新落在了杨清心身上。在上上下下的打量中,自然也看到了她颈间戴着的那条满天星项链,随意吹了一声口哨:“项链,不错。”

    杨清心脸上很快的闪过了一丝喜色,对于游戏花丛已久的李冰河,这细微的变化自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。同时他也在心底暗想,这小妞喜欢这些首饰就好办了,这条项链仅仅是以最廉价的灵石串成,要论价格,恐怕连自己的一双鞋都买不起。到时候,自己完全可以送她一条用魔晶石打造的项链,还怕她不乖乖的投怀送抱?

    “改天哥哥再送你一条更漂亮的。”李冰河的口气带着满满的优越感,说完故意斜瞟了宁不凡一眼,意指:“就你这个土包子也配跟我争?”

    杨清心的反应忽然激动起来,紧紧的握住了项链:“不要,我就喜欢这条!”

    宁不凡心中,顿时感到一阵温暖,目光柔和的望向杨清心。或许是感应到他的注视,杨清心有些害羞的垂下了头,双手却依然紧拢着那条满天星项链。

    “李老爷,我答应您,一定会好好照顾令郎,不过这些礼物还请您拿回去吧。”一番闲话叙过,杨朝也向李德庆正色道,“我清心武馆,只为给喜好武学的弟子,提供一个发展的平台,以强身健体为主,从来不会以任何名义向家属收取赞助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杨馆主果然是一身正气啊。”李德庆呵呵的笑着,“冰河跟在你身边,我也好放心了。不过这些礼物你还是先收下吧,我这个儿子,将来是一定会让你非常费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样,李冰河留在了清心武馆。但和其他弟子相看两相厌的他,会在这里闹出怎样一番鸡飞狗跳,又会如何追求杨清心,并和宁不凡争风吃醋?

    太阳高高的悬挂在半空,一切的一切,正在这里上演。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