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四十五章 培训班?
    自从加入清心武馆,李冰河就没有睡过一天的好觉。

    如今的清心武馆,已经不再是当初的“小作坊”了。顺利成为乾元宗的下辖势力后,有了丰富的资源供应,清心武馆的规模也飞速扩大,如今的弟子数量起码比当初增加了近十倍。但不变的,却是杨朝的那一套军事化管理方式。

    每天天刚蒙蒙亮,所有弟子就必须穿戴整齐,前来道馆报到,接着就要开始一整天的训练。杨朝对所有弟子一视同仁,在指导学员时,他是最有耐心的师父;有学员偷懒时,他却比最严厉的兵头更苛刻。李冰河无疑就是那个挨罚最多的,每天都被他练得全身酸痛,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当初在霸意门,门主收了他爹的钱,往往也就对他睁一眼闭一眼。但杨朝却像是眼睛就生在了他身上一样,只要他的动作稍有一丁点不规范,立刻就会被大罚特罚。李冰河暗地里早已悔青了肠子,早知今日,他当初还不如继续留在霸意门里混吃等死呢!

    这一大清早,李冰河又是哈欠连天的排在了队伍末尾,听着杨朝的惯常训话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们将要进行一些正式训练前的准备活动。所有人听好!两路纵队,绕着外面的小树林匀速慢跑10圈,再回道馆集合!跑起来,大家跑起来!”

    李冰河的脸在他这一句话之下都皱成了苦瓜,仰起头大喊道:“哎,我说,我们这天天跑步跑步,人都要跑傻了!能不能来点新鲜的啊!难道就没有什么秘籍给我修炼吗?”

    当初在霸意门,他修炼的时候可没有这么辛苦。只要舒舒服服的坐着,用家族资源慢慢把境界堆上去就行了。哪像在清心武馆,不但没有秘籍供应,训练时还完全按照传统的凡人方法,不是跑步,就是仰卧起坐、深蹲、蛙跳、俯卧撑,他真的受够了!

    杨朝严厉的斜过视线:“那都是一样的道理。习武以健体为先。如果没有强健的体魄,如何能在残酷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?没有强健的体魄,就算给你再强大的秘籍,你又能发挥出多少功力?”

    李冰河撇了撇嘴,恶狠狠的朝一旁的地毯上啐了一口。这都是哪百年的老生常谈啊?凡人果然就是凡人!

    但在他独自生着闷气时,旁边忽然响起一道温柔的声音:“冰河哥,如果你肯乖乖训练的话,清心晚上就亲自下厨哦。”

    李冰河斜过一边眼珠,虽然还想强撑着坚持立场,但想到食物的诱惑,另一边眼珠终于也是很没骨气的斜了过来。别的不说,杨清心做的食物确实堪称一绝,不比他家大厨的手艺差。待在这里这么久,偶尔能吃到清心亲手做的晚餐,也算是他留下的唯一动力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弟子见到这熟悉的一幕,都是暗暗抿嘴偷笑。这李冰河果然还是最听小师妹的话,几乎他每次闹脾气,都是被清心哄好的。不过倒也多亏了他时不时的任性,才能让他们也沾光多吃几顿美味的晚餐。虽然宁不凡一再愤愤的表示,这小子根本就是欠揍!

    在这阵短暂的纷争结束后,馆内的弟子有序的排成两队,开始朝树林中跑去。

    才跑到半途,李冰河就故意掉队,眼看着长跑的队伍已经与他越拉越远,身形便是灵活的一闪,躲到了一棵大树后。这里是整段路程的一个折返点,只要等其他弟子跑完十圈,再重新经过这里时,他再装作呼哧带喘的跟在最后,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让那群傻子自己慢慢跑步吧,我就不陪他们玩了。都已经有了修炼资源,还坚持用这么老土的训练方法,活该你们没长进!”李冰河嘴里嘀咕了几句,目光四面转动着,就停留在了不远处一条清澈的小溪边。

    “这还真是个好地方啊!”望着溪水中清晰可见的游鱼,李冰河也来了兴致,“趁现在多抓几条,晚上就可以给清心做红烧鱼了!”

    从储物戒指中取出水桶和钓竿,李冰河就守在溪边,有模有样的钓了起来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水桶中鱼儿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。

    就在李冰河钓得不亦乐乎时,他所在的这一方空间,忽然突兀的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凭着有限的修灵常识,李冰河知道,现在自己应该是陷入了黑暗结界。这种高端的手法,那凡人杨朝是布不出来的,那究竟是谁?这一带还隐藏着其他修灵者?

    就在李冰河惊恐的四面张望时,一片黑暗中,悄然浮现出了两道身影。两人都是一身黑袍,头戴斗笠,帽檐边垂下两层黑纱。在这样的环境中,好像他们原就是那黑暗本身,要不是若有若无的灵力波动,简直令人难以分辨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阴恻恻的开口了:“小兄弟,你是修灵者吗?”

    李冰河虽然不知对方来意,此时还是得意的抬了抬下巴:“废话!我这凝气级的实力感应不到吗?我不是谁是?”

    那两人对视一眼,似乎是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。随后先前说话那人掏出一叠传单递了过来:“是这样的,近期内我们即将开办一个‘天宫门考核速成培训班’,为所有想加入天宫门的修灵者提供强化训练,100%包进包过。

    训练结束后,还没有拿到推荐名额的学员,我们也会负责提供。这里是我们的宣传单,详细内容,包括报名方式都写在上面了。现在我们正在寻找幸运的体验用户,负责在附近的修灵宗门内发放,拉满100个会员,学费全免。”

    “免费名额?”李冰河摩挲着下巴,“听上去不错啊!”

    从前对于进天宫门,他是连想都不敢想的。毕竟自己所在的霸意门,就是一个小国小宗,根本就没有推荐资格。如果以路人身份参加考核,竞争又是尤其激烈,他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。

    虽然九幽殿一脉有几个名额可以开放购买,但不用想,到时候必定会被炒出天价,最后还是便宜了那些有钱有势的公子哥。至少自己的父亲,是绝对不会替自己出这个钱的,并且他还一定会用做生意的不易,趁机教育自己一番。

    如果能拿到免费的培训名额,而他们又承诺包推荐,那不就是说,自己要进天宫门,全程连一点本钱都不用付出?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!

    “我再问一下,你们这个培训活动是官方认可的么?”李冰河抱着最后一点警惕,小心的询问道,“推荐名额,不是只有天霄阁和九幽殿才有吗?你们隶属于哪一脉?还有,你们现在承诺包进包过,万一有人到时候没能进呢?你们给退钱吗?”

    两名黑衣人对视一眼,笑了:“当然是经过官方认可。我们,直接隶属于天宫门。至于你说如果有人没能通过,我们一定全额退款。”

    李冰河点了点头:“那就没问题了。啊,还有,我刚才问的那个通不过的,可不是说我自己啊,现在我要给你们宣传,这不是要对其他人负责吗?我的修炼资质……”

    但他其后一大通的自我吹嘘,两名黑衣人显然并未放在心上。笼罩他的黑暗结界已是缓缓散去,就好像方才的一切,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李冰河愣了愣,望着手中依然紧握的大叠传单,现在也只有这些东西,能证明他刚才不是出现了幻觉。

    “唔,大家一起在林子里训练,却偏偏找上我……”李冰河一手托着下巴,眼珠来回转动,很快就陷入了自我陶醉中,“明摆着的,肯定不是因为我刚好落单,而是因为我这凝气级的实力,我看上去最像一个修灵者!哈哈,老子果然还是最强的!”

    正在他一阵飘飘然时,肩头忽的被人轻拍了一下,杨清心的笑声也随之响起:“冰河哥,你果然又在这里偷懒。”

    李冰河迅速将传单收进储物戒指。这一件事,他可是打算要当成一个神圣的使命去完成。全部收妥后,紧接着便又立马暴跳了起来:“谁偷懒了!我那不是在给我们准备今天的晚餐吗?”

    但由于他太过激动,不慎一脚踢翻了水桶,脚跟落下时又刚好踩在一条青鱼上,顿时脚底一滑,仰面朝天的栽进了后方的小溪里。

    “呜哇……救我!快救我!”李冰河在溪水里剧烈的扑腾起来,杨清心在岸上被他的窘状逗得直笑。

    但李冰河似乎当真不识水性,杨清心渐渐的也看出他处境不妙,连忙凑近岸边,伸出手去拉他。

    在杨清心的帮助下,李冰河好不容易才浑身**的爬了上来,但在岸边不慎脚底又是一滑,两手匆忙乱抓,这一下刚好就将杨清心的项链扯了下来,落入了翻滚的溪水中。

    杨清心一声尖叫,匆忙奔到溪边,俯下身就想努力去捞。李冰河最初虽是无心,但看到顺着水流越飘越远的项链,仍是忍不住暗暗窃喜:“掉得好!谁让你总那么宝贝那条项链!”

    看着急得就想跳入水中的杨清心,李冰河一把捞住了她:“你疯了啊!这小溪看着挺浅,其实水流还是挺急的,而且另一头还连着个大瀑布,你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短短片刻,项链在水流的冲刷下,已经是愈发临近瀑布,杨清心的眼眶都红了一圈,但终于是放弃了强捞的打算。

    李冰河暗暗得意,正琢磨着如何安慰她几句,一旁就跑来了一道身影,正是刚刚随大部队跑到这一带的宁不凡。

    “清心,怎么了?是不是这个家伙欺负你?”宁不凡看到杨清心委屈的样子,顿时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项链……”杨清心手按着空荡荡的颈间,无助的转向他,“怎么办,我的项链刚才不小心掉到水里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宁不凡见杨清心如此珍视他送的项链,心中也升起了一股热血:“清心别急啊,我去帮你把项链找回来!”一面转视溪流,极力寻找着项链的踪影。

    “你得了吧。”李冰河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哼了一声,大拇指朝旁边一歪,“嘿,瞧见了么?那项链马上都要被冲到瀑布底下去了,你实在想找死我是不拦你啊……”但他的话还没说完,身旁就响起了“扑通”一声,宁不凡竟是已经纵身跃入了水中!

    杨清心又惊又惧,眼看着宁不凡在湍急的水流中奋力追逐项链,急得在岸边追着水流奔跑,连声唤道:“不凡哥,那项链不要就不要了,太危险了,你快上来呀!”

    这一次宁不凡却没有回应她,四肢奋力的划动着,伸直的五指一次次试图抓向项链,最后却都因寸许之差而险险漏过。杨清心看得心急如焚,冷不防又是一个大浪打来,将宁不凡当头淹没。

    只见那一道身影在水流中浮浮沉沉,直到水势终于退去时,宁不凡艰难的直起上身,吐出一大口水,再望向杨清心时,目光却是一片清亮。高高抬起右手,满天星项链正在他的手中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杨清心喜极而泣,但这份欣慰还没有在她的脸上停留太久,前方的水势便是猛然转陡,握住项链的宁不凡还来不及上岸,就直接顺着水流被冲到了瀑布之下。目光的尽头,几簇浪花依然翻卷着,水面上却已是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杨清心惊呼一声:“不凡哥!”泪水大颗大颗的坠落了下来。李冰河见此也收起了调侃之心,有些生硬的道:“那什么,你先别哭,咱们到下游看看吧?那土包子皮糙肉厚的,没准还没死呢?”

    杨清心泪眼朦胧的看了他一眼,咬着牙点了点头。两人一路赶到下游,浑浊的水流几度翻滚,却是并未见到宁不凡的身影。杨清心鼻中一酸,刚刚忍住的眼泪几乎又要滚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翻滚的溪流忽然炸开了大片的水花,一道血迹斑斑的身影猛地冒出了头,黝黑的面庞上,仍是一如既往的挂着憨厚的笑容。

    如此几经艰难,杨清心和李冰河终于将宁不凡救上了岸。然而刚一缓过口气,宁不凡不顾自己被沿途的石块擦得遍体鳞伤,反而是兴奋的将项链递到了杨清心面前,嘴角一咧:“清心,你看,我把项链找回来了!”

    杨清心怔怔的望着他,轻声道:“不凡哥,你为什么要这么傻……项链是身外之物啊,如果你真的为它出了什么事,那我……我怎么过意得去……”

    宁不凡温和的笑了笑:“没有关系的。只要是你想做的事,我就算拼了性命,也一定会替你完成的!”而且这条项链,它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啊……

    “不凡哥……”杨清心感动得热泪盈眶。掏出随身带的手帕,小心的为宁不凡擦去满头满脸的水珠。不凡哥,他竟然为了找回我和叶大哥的定情信物,这么的奋不顾身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李冰河看着两人的“深情对视”,在旁有些不悦的干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