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五十章 抢矿
    第661章抢矿

    随着那几人的缓缓降落,矿洞中的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起来。若是先前对付那蜘蛛巨魔时的气氛,是一种生死攸关的恐惧,那么此刻则是面对未知的惶恐。

    矿工们紧盯着上方的几人,连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。祈岚倒是心大,他看着为首那人,总觉得他的姿态虽说是飘逸,但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。

    他正想去询问叶朔,然而刚一转头,就发现此刻的叶朔已经陷入了一种全身戒备状态。

    “祈岚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”祈岚好奇地凑过脑袋,却没想到叶朔头一句就是: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?”祈岚觉得自己可能忽略了什么重要信息。否则师兄怎么没头没尾就说出这样一句话来?既然有敌人出现,难道不应该大展神威,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,再当一回这群矿工们心目中的英雄吗?

    “各位,现在这个矿场,全部归九幽殿所有。”说话的是一个体型庞大的巨型大汉。他的体格足足有三人大小,就像是远古传说中的巨人刑天一族。

    “轰!”那巨人的身体狠狠砸落在矿洞底部,溅起了一层石屑。

    虽然他体型巨大,但动作却是极为敏捷。在烟尘四起,腾起的石屑尚未落地之时,已是不知从何处抽出了一匹白布,将白布在半空随意抖了抖,空地上竟是出现了几副纯白的家具!

    矿工们这才惊讶的发现,原来那巨人往地上这一砸,竟是将原本凹凸不平的地面给砸平了!

    接着,那巨人又迅速将一张大而柔软的座椅放置在平地中央,又在四面架起屏风。而在这所有的一切都做完之后,其他的人才刚刚缓慢落地。

    为首的八尊者姿态万千的坐上了宝座,余下的人则围着他站成了一个弧形。

    祈岚觉得自己有点受到冲击,因为那以优雅姿态坐在那里的,是一个男人,而且他正缓缓地翘着兰花指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感觉气氛很诡异……”祈岚话还未说完,就被叶朔一把拉到了角落里。而他也在这时惊讶的发现,叶朔居然是一副随时准备开溜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你们统统都没有用了。”八尊者缓缓抬起双眸,露出了一个安宁的微笑,语气平缓的说道。

    就如叶朔所预料到的一样,这里即将开始一场杀戮。

    只不过对付这些普通的矿工,并不需要八尊者亲自登场。那么他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,为的就是享受一场血腥的屠杀。

    八尊者身后的那几名随从,围绕着座椅站成了六芒星形状,紧接着,他们每个人的身体中都升起一道淡黄色的金线,那些金线围绕着他们,交错承接,形成了一个鸟笼一般的防护罩。

    再接着,整个防护罩突然一阵电闪雷鸣,无数可怕的光球朝着那些矿工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几个挨得比较近的矿工,在接触到那光球之时,竟是在瞬间化为了焦炭。一时间光球轰轰炸响,矿洞中充满了矿工们的惊呼。

    然而很快,混乱中的矿工们就发现,不知是哪里来的另一股力量,将那光球统统锁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被锁在一处的光球,在外力的强行聚拢之下,彼此间的力量互相触碰、抵消,不断的有浓烟从中窜起,呛得矿工们直咳嗽。但让矿工们欣慰的是,那不断挤压的光球正在逐渐缩小,最后只听噼啪一声,那些光球同时化为了道道青烟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有高人相助!?”矿工们面面相觑。忽然想到了那先前打败蜘蛛巨魔的叶朔。于是他们四面张望着,一边寻找那道英雄般的身影,一边呼喊着:“高人,快来救我们啊!”

    然而此刻的叶朔却躲在了一处破碎的岩壁中。祈岚的整个身体都被压在了岩壁上,他困惑的问道:“师兄,我们为什么要躲起来?那群人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叶朔并未回答,他知道,九幽殿已经不能用是否厉害来形容了。不过对于祈岚,若是要和他详细解释起来,也不过是徒增他的忧虑,不如避而不谈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们只需要能逃出去就可以了。”话虽如此,但先前制止光球确实是他出的手。虽然自己无法与八尊者的队伍相抗衡……但是……反正他们这次前来,为的是要得到这矿脉,至于是否杀矿工,只不过是他们的一个消遣罢了。

    叶朔自己倒是能够撕开空间,让其他矿工趁机逃出去,这已是尽他所能。至于八尊者是否会穷追猛打,他也不敢断定。

    在短暂的屏气凝神后,矿工们惊讶地发现,在他们的脚下居然产生了如同微波一般,缓缓流动的光泽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传送阵?!”一些有些道行的矿工们心下一惊,果真是高人在帮我们啊!

    八尊者被围在了防护罩中,显然他也发现了周围空间不同寻常的涌动,立刻从宝座上跳了起来,尖着嗓子喊道:“他们要逃了,不许让他们逃!一个都不要放过!”

    然而这防护罩,虽说能够抵御内部的人不受伤害,但内部的人想要短时间之内离开,或者关闭护盾,却同样要花去一些时间。仅仅是这样一个时间差,足以让那些矿工们都奔向了空间通道的入口。

    叶朔在地面上设置了许多出口,它们的朝向四通八达,若是想要一个不剩的将那些出口都找出来,想来八尊者不会有这个耐心。也正是如此,他利用空间传送带着祈岚离开,也才没有那般显眼。这也算是大量的矿工帮了他一个忙吧。

    刹那间,祈岚只觉得脚下一滑,接着整个人便跌入了一种虚空之中……等到身体恢复直立的感觉,已是到了一片阳光灿烂的开阔地带。

    “终于,跑出来了。”叶朔环顾了一下四周,确认没什么危险后,才淡淡的道:“虽然你想要的药引没有找到,但是这一次总算把命保住了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这一次自己完全就是被青想熊的预言给坑惨了。九幽殿的纠纷,所指的竟然是他们和天霄阁之间的纠纷!也就是说,如果自己不来这里挖矿,就根本不会被卷进来!但那“罪魁祸首”,竟然是早早的进入了冥想状态,令叶朔一时有火都没处发。

    但同时,他也在心中暗暗思量。九幽殿这一次敢对天霄阁的下辖势力动手,明显是更加的无所顾忌。将来这灵界大陆上的纠纷,只怕也会愈演愈烈啊……

    九幽殿强抢矿脉的消息,天霄阁一方很快就接到了禀报。

    此时众多长老正聚集在大殿中,在他们身前的桌面上,端端正正的摆着一个记忆水晶球。迷蒙的光芒打在半空中,缓缓播放着一段矿场中的影像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矿场负责人义正辞严,“我们可是天霄阁的下辖势力,你们就这么直闯进来,想要挑起战争吗?”

    为首的正是九幽殿八尊者,听着对方的威胁,手中只是漫不经心的玩弄着一根拂尘。

    “天霄阁?我们殿主还真是没放在眼里。只是我们最近的收成不太好,听说天霄阁麾下的几家矿脉,最近出土了不少的能量晶石,像这样的好地方,还是由我们九幽殿来掌管吧。”

    矿场负责人气得面色铁青:“九幽殿,你们太霸道了!”

    八尊者叹了口气,竖起一根手指,在他面前缓慢的摇了摇。

    “霸道?你错了。天霄阁也好,灵界大陆上的所有势力也好,我们九幽殿让你活你才能活,我们想让你死你就必须得死。简单来说,就是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面上很快扯起了一个诡异的笑容,“你识相的,老老实实带着你们的人撤出去,这样天霄阁和九幽殿,才能不损和气的完成交接。”

    矿场负责人厉声喝斥:“你做梦!”

    八尊者摇了摇头,语声轻如叹息:“冥顽不灵的东西……记得本尊是给过你们机会了。”一面转过头,向着身后的人丛吩咐道:“动手。”

    随队而来的众多九幽圣使齐声怪笑,各自亮出刀兵,黑压压的蜂拥而上。矿场负责人周身灵力暴涌,也带领着手下的矿工奋勇迎战。双方杀得惨烈异常,飞洒而出的鲜血,逐渐将画面覆盖在了一片彻底的血色中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天霄阁一名长老双指并拢,一道灵力贯出,半空中的光屏迅速缩小,很快就化为一道流光,重新注入了记忆水晶球内。而球体表面笼罩的光芒,也在此时缓缓暗淡。

    一片沉默中,仿佛有一簇簇凝固的火焰,正在这大殿中汹涌燃烧。

    作为与九幽殿齐名的势力,虽然天霄阁一众高层都很清楚,真论起底蕴,他们是比不上九幽殿的。但千百年来,两大势力至少还勉强维持着表面的和平,就算是九幽殿主,也从未将他们当做如那些普通势力一般,肆意欺压。然而如今这强抢矿脉一事,是代表着他们已经不再顾忌,当真便要撕破脸了么?

    良久,才有一人讪讪的开口了:“等远祖大人回来以后,九幽殿那群贼子应该也会收敛一些了。”这,也同样是他们多少年来的期望。

    “那群狗贼最近实在是太嚣张了!明明是我们的矿脉,说占就占!”另一名脾气火爆的长老仍是忍不下火气,一巴掌狠狠拍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坐在下首的一名年轻人始终阴沉着脸。他乃是天霄阁的后辈子弟,只因表现优秀,家族有意让他朝高层发展。因此在长老们的例会中,也得到了一个旁听的位子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长老后备人员,倒是并不止他一个,不过这些后生的作风也是各有千秋,有的是在会议上极力高谈阔论,生怕别人忽略了自己;有的则是韬光养晦,虚心聆听。眼前之人,平时倒是个并不多话的,但他的家族荣誉感极强,每每出现对天霄阁有损之事,他往往就是第一个坐不住的。

    方才在观看记忆水晶球时,他便是几度欲言又止。此时随着众位长老的议论,他体内的火气仿佛也被瞬间点燃,十指紧攥着座椅的靠手,猛地抬起头,恨恨的道:“就算远祖大人回来,肯定也是更偏袒那群贼子,否则他们今日也不致如此嚣张!”

    上方的一名长老瞬间沉下了脸,厉喝道:“颜冬,不允许这样说远祖大人!”

    天霄阁一脉,大多都是阁主的嫡系同族。因此阁中的成员,随便拉出几人,往往都是有几分沾亲带故的。那名长老与这年轻人颜冬的家族,刚好就是有着直系的亲属关系,这也令他的胆子更加大了起来,再度提高了声音:“本来就是!他就是偏心!”

    这一句之下,大厅中所有长老的脸色,忽然间都变得极其可怕。那是一种看待血仇般的恨意,即使是在得知矿脉被人抢夺时,众人谈及九幽殿,尚且从未露出过这般神色。被这一双双怒目紧盯着,颜冬莫名的心虚了起来,身子也朝椅中无助的缩了缩。

    “真是家门不幸啊!”最终为首的长老厉喝一声,“颜冬,从今日起,剥夺你的长老候选身份,禁足三月,其间停止一切资源供应,给我好生反省!”

    颜冬的目光几番闪动,眼中充满了不解和不甘。似乎想说自己只是为家族着想,为何便要遭到这般待遇?但他能混到今天的位子,总算还是有几分自知,懂得继续留下来也讨不得好,只能起身匆匆朝四面敬施一礼,含恨而退。而在他的背后,响起的依然是阵阵的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这一边,颜冬气冲冲的还没走出多远,在他前方,便是一名俊雅少年缓步而来。一身不染尘埃的白衣,浅灰色的长发随意披拂在肩头,面容干净而绝美,如同从雪地里款款走出的雪公子。脸庞棱角分明,无形中透发出一股凌厉之气,与他本身的清秀气质融合得恰到好处。当真是静如磐石,动如夏风。

    “颜冬,怎么回事?”这少年的目光略微一斜,语气温和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,月缺哥!”颜冬就像是找到了救星,脱口就倾诉道:“方才在会议室中,我只是议论了远祖大人几句,说他偏心九幽殿那群贼子,就被长老们罚了禁足三月!你说我……”但他的抱怨声,在对面的少年忽然爆发出的强大气势下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……说了什么?”颜月缺冷漠的俯视着他,额前的碎发缓缓拂动,将他的双目笼罩成了一片阴翳。

    “自己到戒刑堂去领三十大板。这是你应得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望着颜月缺嘴角那一丝邪恶而冰冷的笑容,颜冬悔不当初,连抽自己几巴掌的心情都有了。他怎么就忘记了,这颜月缺,可是远祖大人的忠实崇拜者呢?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