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五十一章 村中危机
    第662章村中危机

    灵界大陆中部地域,某一座宗门前,来自外界的一道道灵技,正在全力朝正中倾泻。

    护宗大阵所散发出的光芒,已是愈渐衰微,甚至连其中的几道阵纹,都出现了隐约的暗淡,如同一个垂死挣扎的修灵者,正在发出最后的嘶吼。

    另一方,一身华贵长袍的罗刹鬼帝,带领着大护法森沧,以及阴阳双煞,高傲的立在队列最前沿。身旁,是大群高举兵器,冲锋陷阵的阴风地狱军团。震耳欲聋的厮杀呐喊声,混合着灵技的炸裂声、宗门内部溃败的惊呼声,在整片地界连番震响,惶惶然有如雷霆轰鸣。

    在得到各方势力的承认后,罗刹鬼帝的行动的确是收敛了许多。但在扩张地盘的战争中,小范围的攻伐,仍是时有爆发。而征讨的对象,自然就是以那些未能在他的盟友名单中,记上一号的分散势力为主。

    激烈的战争依然如火如荼,但自开战以来,局面便是完全被阴风地狱所把持。宗门长老在大阵的护持下,且战且退,前线转眼已是撤入了内域。

    后方的议事大殿中,宗主双手倒背,正在反复的踱着步子。而长桌两侧的下阶长老们,早已是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这位宗主的思想极为迂腐,在他眼中,实力唯有经过长年累月的积累,才是真正的根深蒂固。认为修灵界就该以辈分为尊。年长者修炼数百年,自然应该让后生晚辈俯首称臣。也因此,他向来看不起什么所谓的少年天才,后起之秀。

    当初罗刹鬼帝刚刚崛起时,听说对方只有二十来岁,他潜意识中就升起了轻视。一个毛头小子,不知道用什么妖法提升到了通天三阶巅峰,就敢如此目中无人?

    在各方送礼恭贺之时,他根本就没去凑这个热闹。在他一贯的思想中,那小子是不敢来攻打自己的。就算他来,以自己门中数百年的底蕴,也绝不会惧于任何来犯之敌。

    然而,他想错了。在这场一边倒的战争中,他的思想被彻底颠覆。原来在这个世界上,修炼时间的长短,真的并不能代表一切。

    同时,殿外的战报依然在不断传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第二道防线已经全面崩溃?”宗主瞪圆了眼睛。对方进攻的速度……比他想象的要快得多!

    “宗主,第三道防线也顶不住了!”正在这时,门外再次奔进了一名满身鲜血的弟子,将大殿中的气氛彻底推入了冰点。

    良久,才有一名长老轻抚着胡须,感叹道:“那个罗刹鬼帝,强得当真就像是地狱里跑出来的罗刹鬼,怎么会有这样的怪物?”

    “宗主,咱们还是快投降吧!”更多的弟子则是在苦苦哀求。但宗主的神情虽是阴云密布,却始终都没有做出最后的吩咐。

    “那罗刹鬼帝马上就要打进来了!您到底还在等什么啊?”终于,有长老也耐不住了。

    放任殿中一片人心惶惶,宗主依然保持着沉默。只是他焦灼的视线,时不时就朝房外投去一瞥。

    “宗主……宗主……”在这声呼唤响起时,宗主紧蹙的双眉忽然一松,连忙快步迎上前,急道:“怎么样,查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急奔进殿的,同样是一名素衣弟子,此时他匆匆递上一叠资料,应道:“弟子总算不辱使命,调查出了那罗刹鬼帝的出身村落!”

    众位长老闻言,一时都是惊噫一声,匆忙围到了宗主身旁。看着那资料中的寥寥数行文字,以及简略描绘出的地形图,半晌,一名长老忽然低呼道:“这个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宗主有些不耐的微侧过头:“这个地方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名长老吞了吞口水,压低声音道:“大人难道忘了,传说中,当年的九幽殿主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宗主的表情也是猛地一变,紧盯着那地形图中的红色标记处,目中闪动着浓浓的恐惧,仿佛看见的是一处大凶之地。

    其余众人听得先前那名长老所言,也都似是想起了什么,围拢的圈子无声四散,极力远离那张地形图,如同在躲避着某种未知的杀机。

    宗主由于这突然掀起的顾虑,眉峰已是越蹙越紧,似乎在思考着,是否应该更易原定计划。但就在这片刻间,又一道灵力悍然降下,随着“轰隆”一声惊天动地,整座大殿都在剧烈摇晃,房梁之上,一缕缕尘土也随之簌簌而落。

    眼前的危机刻不容缓,宗主在左思右想后,终是狠狠一咬牙,五指猛地将图纸攥紧:“我就不信这个邪了!”双眸中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机,猛地将手中的资料朝身侧一抛,大声喝令道:“立刻给我带兵,进攻这个村子!我倒要看看,知道生身的村落正在遭遇威胁,那罗刹鬼帝到底会选择哪一边!其他人,给我死守宗门!”

    外界的战斗,转眼已是临近尾声。

    随着又一重防线被破,阴风地狱众将齐声欢呼,便要冲入内院,一举清剿。虽然这群长老似是已经自知不敌,纷纷转攻为守,但要完全攻破,也不过只是一个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正在众将即将展开全面冲杀时,一名下属忽然凑到罗帝星耳边,低声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而就在其后,原本神态悠然,安享胜利之喜的罗帝星,脸色便是急剧惨变,以往即使面对再强大的敌人,也从未见他露出过如此神情。木立在原地,整个人全然方寸大乱,瞪视着近在眼前的内院,良久才颤声吐出一句:“退兵!”话音刚落,也不向下属交代一句,掉头就朝外走。

    罗帝星独自行色匆匆,几个起落间就没了踪影。被他甩开的一群下属面面相觑,都是满心不解:“鬼帝大人怎么这就走了?咱们马上就要大胜了啊!”

    韩娣月和付莫生在向先前那名下属询问过后,脸色也是有着不同程度的改变。很快就制止住了众人的猜测,两人对视一眼,各自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知道,鬼帝大人对自己的家人,看得有多重要……”

    宗门内部,得知罗刹鬼帝退兵的消息,宗主当即长出了一口大气,双腿一软,跌坐进了身后的靠椅中。

    “但是宗主……”全体欢庆过后,另一名长老很快就看出了其中的忧患,“此法只能解得一时之围。同时这样一来,我们算是彻底把那罗刹鬼帝得罪狠了,等他腾出手来,是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啊……!”

    宗主喘了几口大气,沉声道:“我又岂会不知?但是多活一天,总是多赚了一天……你们几个,即刻去收拾东西,想走的弟子也全部让他们离开。这个宗门,我们只能放弃了……只要能留下性命,就总有东山再起的一日!”

    而在外界,短短几个呼吸间,罗帝星已是赶到了国境线前,远远的就嘶声喝令道:“给我开启传送阵!快开!”

    几个驻守的小兵知道他的身份,都是战战兢兢的看着他:“但是鬼帝大人,如今传送时间已过……”

    罗帝星当场暴怒:“开啊!!”在他愤怒的嘶吼声中,一巴掌就将临近的一名小兵远远抽飞,撞裂了高大的城墙,整个人也深陷在碎砖中,嵌成了一个扭曲的“大”字。

    众将受他威势所慑,只能连连赔着笑脸,一面运转灵力,注入到了脚下的传送阵中。罗帝星看着稀薄的光芒缓慢运转,想到村中还不知是怎样情形,实是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定天山脉山脚下,一处安宁的小村子里,一群面有菜色的村民们,尚不知外界发生的巨变。他们仍然是如同往常的每一日,扛起锄头,脚步轻快的到田间耕种。

    这几日的气温差异较大,罗老汉的身子骨本就不算硬朗了,日前在田里干活时,不慎患了风寒。罗小星得知后,专程向师门告假,赶回来照顾父亲。断凌和他交情甚好,这一次主动提出相陪,同时也是顺便到他家中做客。

    两人一番劳碌,伺候着罗老汉喝过了药,在炕上躺下。罗小星怕父亲发闷,主动讲起了自己在师门中修炼的趣事。

    不久,药效渐渐发作,罗老汉也开始感到昏昏欲睡。但就在这一片安然的气氛中,村落间忽然锣鼓齐鸣,似乎有很多人在凶恶的叫喊着什么,有人在奔跑,有人在慌乱的惊呼,整个村子,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中。

    罗老汉费力的睁开双眼,转动着僵硬的头部,轻声道:“小星啊,你去看看外头什么事这么吵。”

    罗小星答应着正要站起,断凌主动接口道:“伯父,小星难得回来一趟,还是我出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比起年幼的罗小星,断凌的阅历自然是更为丰富。从这阵嘈杂声中,他很快就判断出,这座村子,恐怕是来了很多造访者,而且……是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小心的迈出房门,断凌隐匿在墙缝间的暗影中,目光所及之处,到处都是惊恐奔逃的村民。而在村口,正站着一队陌生人马,周身的灵力波动,令他感到相当危险。恐怕,比他那位身为定天派太上长老的师父,还要强大得多!

    领头的人敲着锣鼓,提高嗓门喝道:“村子里的所有人听着,一炷香时间内到村口集合,过时不候!”与此同时,正有大量的随行子弟挨家挨户的砸门,从一户户房舍中,拖出几名手无寸铁的村民,明晃晃的兵器架在了他们颈后。

    断凌看得心绪大乱。他再如何成熟,毕竟也只有十三岁,只能判断出眼前情势危急,但以自己的实力,无论如何也不会是这群凶神恶煞的对手。毫不夸张的说,就算是整个定天派……恐怕也找不出足以与他们抗衡之人!

    这样的阵容,或许只有像掌门曾经说过的,是灵界大陆上那些一流大势力的成员……到底发生了什么?他们为何要对付这座无辜的村子?

    时间无多,断凌匆匆回到房中,将眼前情形转述一番,三人还没等商量出个所以然,门板便是“砰”的一声被人踢开,闯入的几名弟子晃动着长刀,不由分说就揪起他们的衣领,将他们朝房外拖。

    罗小星急了:“我爹他还……”尚不成熟的灵力,也在他的体内飞速运转,似乎是想要和这些人全力一拼。

    断凌连忙阻止道:“小星,不要轻举妄动。”罗小星有些无助的看了他一眼,虽是心有不甘,但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压下了灵力。

    而那几名弟子根本就没朝他多看一眼。显然方才他们赶人时,也遇到过不少试图反抗的村民,但这里的一群凡人,根本就被他们当成了蝼蚁,更别提只是一个病重的老者和两个小孩子。断凌见状,也是稍稍松了一口气,同时脑中不断盘算着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一转眼,所有村民都被拉到了村口,有些人刚从田里回来,连锄头都没顾得上扔。众人战战兢兢的望着这群明显是大有来头的修灵者,既不知他们意欲何为,同时在这一片浓重的威压下,竟连服软告饶之言也难以吐出。

    领头之人斜过视线,懒洋洋的打量了一众村民一眼:“人都到齐了吗?”在身旁几名弟子先后响应后,那人冷笑一声,猛地将手中的铜锣一抛,砸在一旁的荒地上,发出“咚”的一声震响。在气氛如此紧绷之时,这一响在众人心头,不啻于一声平地惊雷。

    随后,那人就缓慢的迈动着步子,与一众村民近距离的对望着。扫视过那一双双或怨恨,或恐惧,但无不充满了蝼蚁对神明仰望的视线,嘴角逐渐扯起了一个阴森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各位村民,听我说,你们跟现在那个大名鼎鼎的罗刹鬼帝,是同一个村子里出来的,这是你们的荣耀,但同时,这也是你们的不幸。因为,你们很快就要被他连累了。”

    故意放慢的脚步,从左侧一路踱到了右侧,“罗刹鬼帝,在外头实在是太嚣张了,他惹过的人,这笔债可是全记在你们头上。”

    步伐略微一顿,等到村民们完全消化了他的潜台词后,又重新折回左首,“我们今天,只找罗刹鬼帝的家人。哪一位跟他沾亲带故的,站出来。”

    对面,是一片沉默。领头之人的表情意味不明,同样停顿片刻,嘴角稍稍一咧,似乎是想努力做出亲切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放心,只是想请你们随我走一趟,保我宗门平安。这一路上,我们自会备足好酒好菜招待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