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五十二章 烈焰鬼帝
    他连问数遍,聚集在此的众人仍是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吗?”那领头之人的脸色也渐渐沉了下来,“你们村子里出了这么大的一个名人,竟然没有人愿意认亲吗?”

    环视一周,冷漠的抬起一只储物戒指:“谁若是能提供线索,这里的钱,就全都是你们的了。”灵力稍一催动,大把的灵石便是哗啦哗啦的洒了一地,价值足可抵得上众人数十年的种田苦功。

    面对这天降横财,一众村民对视几眼,终于有人战战兢兢的开了口:“大人,可我们是真的不认识罗刹鬼帝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罗刹鬼帝那么大的人物,我们哪有机会认识啊?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?”

    说话间,这些人的目光,仍在不断朝着地面的灵石张望,脸上满是藏不住的贪婪。

    那领头者双目微眯,飞快的与身侧随从交换了几个眼色,神情终于是彻底的狰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这么不知好歹,那我就只能一个一个的杀过去了!”说话间,“唰”的从腰间拔出一把雪亮长刀,引得四野惊呼声一片。而那领头者只是冷笑一声,朝着迎面几人就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村民队伍瞬间大乱,四面惊呼奔逃,有几人慌不择路,当场撞在了一起,引出一片尖叫。但这群凡人又如何敌得过训练有素的修灵者,一时间白光霍霍,外围也架起了一排长刀,这是彻底封锁了众人的去路。混乱之中,罗老汉在人堆中被推来撞去,连惊带吓,只觉一阵心悸,痛苦的揪住了胸前衣衫,呼吸愈发急促。

    “你们凭什么随便杀人!”突然,一声清脆的童音响了起来。断凌阻拦不及,眼睁睁的看着罗小星冲到了队列之前,用充满仇恨的视线,冷冷的和其中一名执刀者对视着。

    那人本未将一个小孩子放在心上,正要随手一刀砍下,但对着罗小星多瞧了几眼,忽然略一皱眉,转过头道:“大人,您看这个孩子……他的长相,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罗刹鬼帝啊?”

    如果说在三年前,罗小星的长相还只是纯粹的可爱,那么如今他的面庞轮廓渐成,已是隐隐有了几分带出硬朗的帅气。再配上那一对凌厉的双眸,与罗帝星确是有着七分相像。

    由于这意外的插曲,杀戮行动倒是暂时停止了下来。其余一众村民也用困惑而不安的目光,轮流在罗小星和对面人丛的身上打量着。

    另一边,那领头者蹲下身,冲着罗小星友好的招了招手,唤道:“小朋友,过来,你是罗刹鬼帝的弟弟?”

    罗小星依言上前,毫不退缩的直视着他,冷冷道:“我不认得什么罗刹鬼帝。但是我哥哥是最厉害的,你们要是敢在这里乱来,我哥哥一定会狠狠教训你们的!”话音刚落,拳锋猛地缭绕起一团灵力,狠狠挥出,正中那领头者腹部!

    强大能量波动爆发,那领头者起初见他年龄幼小,过于轻视,此时猝不及防,竟是当场被击退数步。再等回过神来,又惊又喜的斜过视线,随口吐一口唾沫,抬手在唇边一抹,狞笑道:“看来果然就是他们没错了!”

    “为防走漏消息,这村子里的其他人,全都给我杀了!”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弟子拔出了长刀,朝着一众村民乱砍乱刺。罗小星当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,周身灵能全力爆发,冲入了战团,奋力抵御。他出招相当灵活,又懂得不少灵技,虽然灵力积蓄还有所欠缺,但全力施为之下,还是能对敌人造成不少干扰的。

    断凌这一回也不便再袖手旁观,周身同样炸开一层能量纱衣,既要保护罗小星和一众村民,又要阻拦敌人,肩上的担子可说是格外艰巨。因此断凌也抛开了一贯稳扎稳打的作风,每次出手,都亮出了最强杀招,一丛丛灵力涟漪扫荡而开,连绵惊起的血色,暂时构成了一道脆弱的防线。

    “万剑诀!”在罗小星的游斗间,断凌抽出个空当,双手迅速结印,一柄巨大的灵力长剑,正在他的背后缓缓成形。而这把剑转眼又化形千万,连成了一片铺天盖地的剑影光幕,朝着眼前的敌人汹涌压去。

    这一招虽然声势浩大,但断凌仍是败在根基薄弱,中招的众弟子虽是齐齐被逼退数步,却并未受到过大损伤。匆匆平复气息后,再度高举长刀,攻势更为猛烈。

    那领头者在一旁冷眼观望,摇头嗤笑一声:“哈,不愧是罗刹鬼帝出身的村子,连两个小毛孩子都有这么强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他看得很清楚,这两个孩子虽然年纪不大,却都有着聚气级的实力,尤其是那个稍大些的孩子,更是已经达到了聚气九段巅峰,要突破到凝气级,指日可待。这样的少年天才,在那些一流大势力中不是没有,但出现在这么一个小国小村,就实在是相当稀奇了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那领头者也危险的眯起了双眸:“那就更要尽早扼杀了……否则放任他们成长起来,来日只怕又会是一个罗刹鬼帝!”

    混乱的战局,一转眼已经临近尾声。

    自施展出万剑诀后,断凌的灵力就消耗了一大半,后半程的战斗,几乎完全是在凭着信念苦撑。罗小星就更是实力有限,在大量的敌人一拥而上时,两人逐渐寡不敌众,还手的动作愈显僵硬。彻底落败,显然也就在这片刻之间。

    在他两人败后,便再无人能阻拦对面修灵者的屠戮之势。这座村子,转眼就将迎来全灭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罗刹鬼帝,等你赶回来看到这么一座死村,不知又会露出怎样的表情?”领头者仿佛预料到了不久后的画面,忽然爆发出一阵疯狂的大笑,“你想灭了我们……就算我们宗门上下,最后全都死在你手上,我也要让你后悔一辈子!”

    交织的血光中,距此数丈之外的村门前,一团火焰凭空燃起,火光几度翻卷,很快的化为了一道人形。显眼的红发在风中飘拂着,犹如一团赤红的火焰。悠然凝视着村中的烈斗,嘴角勾起了一抹淡笑。

    此人凭空出现,却没有任何一人注意到他,仿佛他原本就是处在另一片不同的空间。气质散淡,与眼前之景格格不入。直到最后的杀戮即将展开时,他才缓缓的抬起双手,一条火龙顷刻间飞射而出,几个眨眼就将村落笼罩。房屋,交战的双方,都被彻底淹没在了一片熊熊的火光中……

    ***

    当罗帝星赶回村子时,看到的就是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血光狼藉,遍地都是残缺不全的尸体。许多人都已经被浑身烧焦,面目难辨。村中各处,还跳动着一簇簇未熄的火焰,仿佛仍在证明着先前一战的惨烈。

    罗帝星眼前一黑,整个人在这一刻都是歪倒了一步。良久,才极力克制着内心的震动,迈开脚步,缓慢的跨进了这座荒村。

    断臂残垣,七歪八倒的具具焦尸……他从小是在这里长大,即使已经离开了很多年,但那些房屋的分布都是他最熟悉的。他还记得,他曾经在这栋屋子前打过架,在那栋屋子前练过功……但是现在,所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,剩下的,只有一截截突出的木柱,未尽的火苗攀附其上,时不时的就再度撒下几缕焦黑……

    越是朝深处行走,罗帝星的瞳孔就在不断扩大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已经不再是那个令全世界闻风丧胆的大人物罗刹鬼帝,他只是一个站在故乡的废墟前,不知亲人何在,被悔恨和悲伤打败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冷,彻骨的寒冷。在这一刻他所感受到的无助,甚至还超过了他刚刚踏入修灵界的时候,那个最弱小的,所有人都可以随意碾压他的时期……超过了他在阴风涧中备受折磨的时候……通天三阶巅峰的力量,足以令他傲视当代的力量,在生与死面前,竟然全都变成了一场笑话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他们还活着吗?你告诉我他们还活着吗?”罗帝星在心中不断喃喃自语。似乎是在同某一个不存在的人对话,又或是他在向上天,向那冰冷的神明控诉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们真的有什么事的话,就算把鬼界整个掀翻过来,我也一定要……”

    罗帝星踉跄的脚步,在某一刻骤然停止。刚刚还充满绝望的双眸,再次杀机毕露,猛然转过头,刚好迎上了另一道近在咫尺的视线!

    眼前的,是一名红衣红发的年轻人。身穿一件火焰铠甲,周身仿佛尽是由火焰所化,又似乎随时都可重新化作火焰。他不知在这里已经伫立了多久,见罗帝星转头,当即友好一笑,主动拱手为礼:“罗刹兄,久仰大名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做个自我介绍好了。”在罗帝星冰冷的目光注视下,那人依旧是神色如常,继续说道:“小弟是四方地狱之一,熔岩地狱的主人,烈焰鬼帝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眼角略微一斜:“烈焰……鬼帝?”而他的眉头,也在此时深深的皱了起来,就像是看到了一只死苍蝇。

    那自称烈焰鬼帝的年轻人淡淡一笑:“看罗刹兄的表情,就知道你是误会了,我这个名号可并非存心攀仿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罗帝星劈口打断道:“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这些!”目光朝村中一扫,试探道:“这村子……?”

    烈焰鬼帝展颜一笑:“这村子当然……”故意稍作停顿,似乎还想吊一吊胃口,但在罗帝星杀人般的目光注视下,他很快就怂了下去,有些讨好的一耸肩:“……不是我造成的了!”

    这一回他似乎学得乖了,没多耽搁就说了下去:“那些人不是罗刹兄的对手,竟然就从你的村人下手,如此卑鄙,我实在是看不过去,就顺便帮你解决了他们。至于你的村人,你不用担心,我已经把他们转移到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直接忽略了他“施恩望报”的笑容,再开口声音冰冷:“带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烈焰鬼帝点了点头,摊开一只手,做出个“请”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那就请罗刹兄,移驾我熔岩地狱一叙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想也未想就跟了上去。途中烈焰鬼帝仍是喋喋不休,叙说着他的名号由来,罗帝星听得满心烦躁,一口喝断道:“闭嘴!”

    这烈焰鬼帝也不知是天生话痨,还是有心来招惹他,一路上不断没话找话。即使罗帝星一句不答,他便是自言自语,也能独得其乐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终于抵达了熔岩地狱,烈焰鬼帝引着他来到了其中的一座洞府,罗帝星冷眼打量,虽然身为阴风地狱之主,但他倒是从未走访过其他三座地狱。乍到此地,倒也有几分新鲜。

    单从布局来说,这里被开凿得倒有些像是人类的宫殿,地面上铺着鲜艳的红地毯,雕梁画栋,一间间隔间在长廊上有序的分布着。

    作为四方地狱之一,原本的熔岩地狱,一向以至炎至热着称,寻常人极难耐得此处的高温。但这一座洞府,却是被布置了一道常温结界。行走其间,四周与外界的火焰池仿佛被完全隔绝开来,即使是凡人,也可以在此地居住自如。

    烈焰鬼帝跟在他身旁,不停口的向他介绍着这几间房间住的是他的村人,尽头处那间最大最豪华的房间,住的是他的父亲和弟弟。一面说着,又露出了一副等待夸奖的笑容,意指:“看,我想得很周到吧?”

    罗帝星无暇与他多说,步履匆匆,快步推开了那一道紧闭的房门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想过这门背后是否会暗藏杀机,而他周身的灵力,也早已蓄势待发。但在房门被完全推开时,看着眼前宽敞的卧室,华贵的大床,以及躺在床上那一位枯瘦的老者,他那外放的杀意,在顷刻间消散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爹……”从罗帝星口中,缓缓的吐出了这一个字。僵硬的挪动着脚步,一步一顿的来到了父亲床前。而烈焰鬼帝则是就势倚靠着门框,斜瞟着房内的这一幕父子重逢。

    在先前的袭击战中,罗老汉受到了惊吓,风寒也是迅速转重。知道自己这副卧床不起的样子必然会吓坏儿子,因此也是很快的微侧过头,冲着罗帝星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笑容。

    一身华丽的长袍,神情高贵,威势天成,他是大名鼎鼎的罗刹鬼帝,而他……也是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变强,想要站在灵界大陆的顶点,但是对我来说,只要你好好的……”罗老汉虚弱的微笑了一下,抬起一只干枯的手掌,轻轻拉住了罗帝星的衣袖,“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微微一怔,想到自己踏入修灵界以来,每一次面对敌人,确实都是拿命去拼。在那一场场生死决战中,他却忘记了,他的性命不仅是属于自己,他还有家人,他的家人会为他担心……

    在罗老汉的床前,罗帝星沉默片刻,膝弯略微一屈,深深的跪倒了下去,长袍在身侧铺了一地。

    名震天下的罗刹鬼帝,天不能让他弯,地不能让他折,但此刻,他却是心甘情愿的向自己的父亲下跪。

    这个举动,看得门外的烈焰鬼帝都是油然一惊,身子猛地绷直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爹,都是孩儿不孝。以后我再也不会让您为了我,担、惊、受、怕!”最后四字,一字一顿,掷地有声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