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五十八章 冥罚的过去
    他怎么会知道?他怎么会知道!

    留一个人在大人面前分担罪孽,这的确就是自己最初的打算,正因于此,才会容忍他一再挑衅自己的威风,始终视而不见……但这一节,就连天霄阁那些人都是猜不到的,这小子又怎么可能会知道?!

    九幽殿主的目光久久的发直,好一阵子,直等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才缓慢的正过视线,冷冰冰的道:“但你今日如此挑衅,你就不怕我杀了你那个朋友么?”

    罗帝星的脸色,在这一刻出现了一个极其微小的转变。刚涌起的惊骇尚未到达眼底,就如同被抚平的海浪般,消散的无影无踪。而在所有人眼中,他仍是那样倨傲的淡笑着。

    “墨家与你九幽殿素无瓜葛,如果你真的敢对他们怎么样的话,一定会有好事者去探寻真相。到时所有人就会知道,是因为你动不了我罗刹鬼帝,就拿我的朋友开刀。以你的身份,做出这样的事,定会成为全天下的笑柄!”

    九幽殿主目中划过一道森冷的厉芒,愤然抬手,一掌就向他抽了下去。这半是当真被他激怒,另一半,却是想试探这小子的背后人,是否还会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大出所有人意料的是,罗帝星竟似是早有预料,当即抬臂一架,半空中硬接住了他的攻势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不就是想送礼物么?”在无相和楚天遥都以为,境况已经无法收拾的时候,罗帝星却是淡然的开口了。随着他这一句话,九幽殿主的神情也是略微一变,杀机渐退,反倒是以困惑居多。

    “简单得很,世间有一物名为‘方天宝鼎’,有吞天纳地之力。小可盈寸,大可及天。修灵者滴血认主后,修为进境也会一日千里,即使是在上位面,也能算一件难得的宝物。我想你的‘大人’,是一定会很满意的。那么,就恕我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这一长串的话说完,掉头就走,九幽殿主也并未阻拦。无相两边望望,匆忙躬身施下一礼:“殿主,九尊者,那晚辈就先告退了。”得到楚天遥一个眼神示意后,连忙转去追赶罗帝星。

    九幽殿主全未将无相放在眼中,视线一路追随着罗帝星的背影,直到被飘浮的黄泉鬼气完全遮蔽。而他的目光,也才逐渐恢复了焦距。

    “这方天宝鼎,你去给我仔细查探。”九幽殿主目光未动,只冷冷向身侧的楚天遥下令道。继而又补充了一句:“还有,今天的事,不允许泄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在大步离开的罗帝星身侧,无相很快就追了上来,环视四面无人,才低声赞叹道:“罗刹兄,这一回我可真是服了你。<>那九幽殿主,就算在我们鬼界也一向都是大名鼎鼎……而且关于他,还有一段传说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足下未停,目光冷冷一斜,意示探询。无相得了鼓励,立刻更为激动的说了下去:“当年他的国家死了很多人,他原本也应该死在那一天,黑白无常都准备好去勾魂了,但他的命数却被突然扭转,从此以后,就步步高升。”再次谨慎的四面张望一番,续道:“其实大难不死之事,原本也都是被计算在命数中的。只能说,那个干涉此事的人,实力远超过我们的位面……”

    罗帝星默然不答,不过在他心中,却是已经得到了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“这样看来,当初就是天宫主人改变了他的命数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罗刹兄,你刚刚对九幽殿主说的那几句话,那是什么意思?”无相接着又在一旁问道,“什么方天宝鼎,就连我也是闻所未闻,还有你说……上位面?难道我们生活的位面,都是被划分了层次的?”

    罗帝星的目光始终平视前方,犹如不屑置答。无相见状,也就识趣的闭口不言了。但他却并没有注意到,罗帝星冷漠的双眼中,此时同样闪烁着些微的困惑,仿佛连他自己,也不能理解那番话的真正含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熔岩地狱。

    烈焰倚靠在躺椅上,手中摆弄着一枚戒指,戒指上还镶嵌着一颗闪耀的钻石。不仅比寻常的碎钻大了数倍,更是被巧妙的雕琢成了一片精致的雪花。每一道冰锥间,都被刻意留出了逆光的暗影。对着太阳照射时,一圈朦胧的彩虹光晕,便会自戒指表面缓缓散开,有一种令人心神俱醉的夺目之美。

    冥罚不知何时,已经从隔壁的房间中走了出来。烈焰淡淡扫了他一眼,并无避讳之意。专注的凝视着手中的戒指,就连他一向稍显圆滑的笑容,在这时都变得柔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冥罚兄,不瞒你说,小弟一直都有一个心仪的女孩子。我打算功成名就之后,再去找她,亲手把这片我为她打出的天下,捧到她面前。告诉她,以后我都可以保护她,我要她做这个世上,最幸福的人。”

    冥罚暗暗偷笑:“想不到,烈焰兄倒还是个痴情人啊。”

    烈焰安静的笑了笑,闭起双目,似乎是放纵自己在这片美好假象中再沉溺最后一刻。等他重新睁开眼,脸上又挂起了那副颇不正经的坏笑,一面将戒指收起,坐正了身子,歪过头道:“冥罚兄,小弟心中好奇,你究竟是为何会被鬼界追杀多年?你应该不仅仅是一个叛逃的鬼修吧?”

    冥罚在他这突兀的问题下,明显是略微一怔。<>目光也在此时散乱的游移起来,双手在身前反复交叉,又反复握拢,似是正在进行内心的挣扎。烈焰也不催促,只是始终用平静的目光打量着他,等待着他最终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终于,冥罚嗓音干涩的开口了。说话间,他的双眼一直紧盯着桌面,又似是透过桌面,在凝视着自己的脚尖,“我做了一件,在所有人眼中都是十恶不赦的事,但我并不后悔。我只恨,最终未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冥罚的双手再次极快的交叉着,额角也隐约渗出了汗珠。烈焰见状,目光漫不经心的一垂,顺手倒上了一杯酒,递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冥罚接过酒杯,一饮而尽。这烈酒在他眼中也烧起了一把火焰。就连他的眼神,都有了清晰的改变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,试图帮助一个人还阳。”

    “还阳?”烈焰惊得坐直了身子,“这可是扰乱天地秩序的事啊?你为的是……?”

    冥罚将酒杯在桌上重重一顿,眼中的两团火焰燃烧得愈发剧烈:“为我主公!”

    “我主公是冤死的。”就势将双臂搁上桌面,冥罚颤抖的双手也缓慢的握紧成拳,“他曾经说过,自己若是在沙场为国战死,马革裹尸,也是死得其所,但偏偏……他却死在了奸人的陷害下……他死得太不值了!”

    “未能替主公还阳,我又专程闯入森罗殿,希望能从生死簿中,找到那个害死了主公的贱人,究竟投胎何人。”

    烈焰也下意识的放缓了呼吸:“那你找到了么?”

    冥罚摇了摇头,声音低沉:“功亏一篑。但是哪怕要我在这阳间一个一个的找过去……在我跟她面对面的时候,我一定可以感应到的,来自她灵魂深处,携带着我主公怨恨的罪恶气息……到时候,拼着天地不容,我也一定要她永世不得超生!”似是余怒未息,一拳狠狠的捶上桌面,震得一旁的酒杯都是跳了起来,爆发出一阵丁零当啷的乱响。

    烈焰干笑一下,抬手拍了拍他的肩:“既然我们已经组成联盟,那这件事,就不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,小弟一定会尽力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冥罚感激的颔首道:“多谢烈焰兄。<>其实我滞留阳间,还有一个目的,就是找到少主人的转世,然后,我要追随他,一生供他驱策。”

    在烈焰心底,似乎有什么东西,开始暗暗的活动了起来。但表面上,他却依旧是不动声色的问道:“那么……那位少主人前世的名字是?”

    冥罚话到口边,又犹豫了一下,似乎是在寻思着,此人是否当真值得托付。也就在这僵峙的片刻间,洞府前投下一道暗影,无相快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冥罚无端松了口气,主动迎上前:“无相兄,你回来了,这一次鬼界之行如何?”

    无相沉默片刻,应道:“鬼冥圣珠已经到手,但我并未能如愿寻仇,那罗刹鬼帝,也始终不曾松口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烈焰朗笑着站起身,顺手端起酒杯走到了两人面前:“他收下鬼冥圣珠就好!这就是欠了我们一份人情!水滴石穿,我相信,总能收服他的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在叶朔面前,同样放着一壶酒,几碟小菜。四周,是嘈杂呼喝的往来客商。

    这里正是小镇上的一间小酒馆。此前叶朔花费了一番口舌,才说服那少女将中邪地点告知。担心自己说得笼统,又专程画出了一张详细的地形图。

    原本叶朔以为,只要加快些脚程,大概在天黑前就能赶到了,但实际上路,却是足足用了他几天的时间。那张地图,竟然是横跨各大州县,终点位于极其偏远的一个小乡村。这样看来,那一家人当初根本就是去旅游的啊!

    不过趁着节假日出外游玩,竟然也能遇上这样的飞来横祸,也确实算他们倒霉。叶朔在心底暗暗的叹息着,摇晃了一下空空如也的酒壶,再次招呼小二上酒。

    “小二,上酒!”

    就在同时,不远处的另一张桌子前,也同样传出了一道粗声粗气的招呼。小二将抹布顺手搭在肩上,忙不迭的跑了过去,叶朔也好奇的朝那张桌子的客人打量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是一名大约三十来岁的壮年男子,皮肤黝黑,一头杂草般的黑发散乱的披拂在肩头。在他身侧,还竖着一柄幽黑战戟。戟面上燃烧着一丛丛黑色的火花,散发开一层阴寒煞气。显然也正是这柄“先声夺人”的兵器,令四周的客人下意识的对他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在丛丛黑焰掩映下,叶朔仍是隐约看到,戟面上还刻着七个深邃的大字:“战王之王,莫战烈”。或许,这就是他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“战王之王?还真是敢说啊。”叶朔摇了摇头,也不想过多关注此人。不过客栈中关于他的窃窃私语,却依然是热议未停。

    那莫战烈却似是全无所觉,将随身包裹甩在一旁的座位上,自顾自的从中掏出一个方盒,摆上了桌面。盒盖掀开,只见其中全是琳琅满目的各式玉石,一层灿烂的宝光闪耀夺目。莫战烈用欣赏的目光扫视着盒中的玉石,接着就扯开嗓子喊了起来:“卖货!卖货!”

    原本就处在众人的关注之下,这粗豪的大嗓门更是吸引了不少的侧目。很快,就有一名小个子好奇的走了上来,在玉石中挑拣一番,选出了一枚玉扳指,道:“我就要这个了!这玉扳指怎么卖?”

    莫战烈冷冷的瞟了他一眼,沉声答道:“我的宝物,不卖给不识货的人。”

    那小个子看了看手中的扳指,没好气的扔回方盒中,嘀咕了一句:“这人是有病吧?”就骂骂咧咧的走了。莫战烈只是冷漠的将扳指扶起,就再度高呼道:“卖货!卖货!”

    其后也有几人上前问价,莫战烈的答复却始终是千篇一律。终于,众人公认了他的确就是个疯子,再无人起意购买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,原本叶朔只当个粗劣的热闹看。但就在他准备结账时,无意中抬起头,在莫战烈高亢的“卖货,卖货”声中,视线陡然落在了方盒内的一块赤红色晶石上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时逆之瞳!竟然会出现在这里!”

    时逆之瞳,据说是有着一定的时间属性,在千机诀的一应所需材料中,都属于是较为珍稀罕见的。当初就算是几个大拍卖场,都说要找到此物,或许需要一点运气。因此叶朔原本也并未急于寻找时逆之瞳,没想到……这还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啊!

    压抑着心中的激动,叶朔快步走上前,刻意放缓了语速:“这‘时逆之瞳’,可以卖给我么?”

    莫战烈冷漠的瞟了他一眼,丝毫未因他说出“时逆之瞳”的名字而有所动容。而在叶朔焦急的等候中,莫战烈的回答,却依然是那句不变的:“我的宝物,不卖给不识货的人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