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五十九章 两湖商会
    悻悻的回到座位,叶朔的目光依然没有离开莫战烈桌前的方盒。

    时逆之瞳……如果有它的话,在一定范围内,甚至可以布出大型时间阵法……一定要弄到手!

    一面假意吃菜,叶朔也时不时的抬眼观察。大约过了一炷香时分,那莫战烈似乎看出,再待下去也不会有收获,默默将方盒收起,在桌子上扔了几块灵石,扛起身旁的战戟就大步迈出了门。

    在他经过自己面前时,叶朔匆忙用菜单遮住了脸,直到客栈外只剩下一个遥远的背影,才丢下灵石,快步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莫战烈走得很快,不一会儿就出了小镇,叶朔以灵遁术附加敛气术,一路紧跟,始终与他保持着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。

    转眼间就到了一处荒山,四面空旷,无遮无掩,叶朔不敢过于接近,只能暂时控制速度,远远观望。但就在转过一处山坳后,莫战烈的身影却忽然消失了!

    叶朔还记得清楚,先前自己分明是亲眼看着他走了这条路,怎的才过了几个呼吸时间,就彻底不见了踪影?他也顾不得其他了,从藏身的土壁后转了出来,在空旷的原野间四面环顾,同时散开灵力,仔细搜索着荒山区域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黑紫色光束忽然在他面前炸开,化作了莫战烈的身影。叶朔再想躲避,也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跟了我一路,有何指教?”莫战烈直视着他,语气不善。

    叶朔吞了吞口水,毕竟是跟踪时被当场抓包,难免会有几分尴尬:“嗯……我还是想要你手中的时逆之瞳。”

    这一回,莫战烈却是并未再重复先前那句老话。相反的,在他周身猛地腾起了一团灵力气浪,冲天的战意,令他犹如化作了一头人形凶兽。

    “那就凭实力来取吧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莫战烈便是直扑而至,拳脚相加,招猛力沉。叶朔虽未回过神来,一时也只能仓促迎战。

    两人在这片荒地上拳来脚往,一转眼已是斗过了十来个回合,层层能量波纹剧烈激荡。短时之内,竟是战得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叶朔灵力微沉,身形朝后方纵跃数丈,双臂一展,一团团火球在身周浮现。身处其间,随意一挥掌,一提足,便是源源不绝的能量供应。火球呼呼作响,气浪连天,纷纷向莫战烈直逼而去。

    莫战烈看着这新型攻势,眼中也快速涌上了一丝喜色,那是战意沸腾时的本能兴奋。<>身形腾起,以掌为刃,一道道白色刀光破空成形,唰唰数响,就将迎面的火球切得四分五裂,化为了一片片游离的火苗。而铺天的刀光却依然没有停止,透过火球的缝隙,形成了另一片刀芒风暴。

    叶朔双臂架在身前,手中飞速结印,一层透明的阵图凭空浮现,将袭来的刀光一律阻隔在外。最终灵力猛然灌入,刀光四裂,在他身周绽开了一个巨大的风车。叶朔脚踏风旋,独立其中,当空向下方俯视着。

    莫战烈一声长笑,抬手在身前一抹,黑色战戟自动浮现。四面一挥,挽出大片黑色火花。战戟在手,也为他再添一股凶猛战意。大喝一声,再次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叶朔身在半空,脸色也凝重了几分。扬手一摆,一块块形状各异的材料纷纷飞出,注入了先前的透明阵图中。随着阵眼的不断加固,整个阵法,也散发出了越来越璀璨的光芒。体积凭空扩大数倍,化为一道旋转的巨型轮盘,将莫战烈笼罩在下方。

    一层暗蓝色光束当空降下,莫战烈战戟一摆,镇守在身前,同时在他的四周,也同样被相似的暗蓝结界完全封锁。结界中另有种束缚之力,且封锁范围不断朝正中收缩,就连莫战烈体内的灵力,在这阵图的镇压下,也出现了几分迟滞。

    叶朔再加一股灵力,全数注入阵图结界。这一招来源于千机诀,在此之前,叶朔还从未尝试过在战斗中动用阵法,首次实验,心中也着实有几分忐忑。

    暗蓝光芒不断大盛,结界内的反抗之力已是愈显衰微。叶朔一面维持着灵力输送,同时腾出一口气,冲着屏障内叫道:“胜负已经有分晓了吧?只要你把时逆之瞳交给我,我就放你出来!”

    结界内沉默半晌,蓦地响起了一声冷哼:“那还要先问过我这黑煞战戟!”接着,一道极其强盛的能量忽然爆发,叶朔也在仓促间被震退数步,其后汹涌而至的,便是浩浩荡荡的一大片黑色火焰。

    结界屏障在那层火焰面前,就好像是纸糊的,直接被切开了平平一条裂口。这也导致阵法整个陷入了紊乱状态,半空中的阵图闪烁数息,就“砰”的一声完全炸裂,用以填充的材料,也再次化为原状,铺满天际。

    莫战烈的身形迅速跃出,手持黑煞战戟,再度朝叶朔砍来。每一次挥动,都会席卷开一片燎原之火,森森黑焰缔就着不祥。

    叶朔咬牙收回布阵材料,身形后跃,而同一时间,他也感到四周都被一段段火焰通道所布满,似乎随时都可以朝正中翻卷。<>前方的莫战烈则是战戟一摆,一团浓缩了大量黑焰的火球,正在戟面凝聚成形,很快,就将两人的视线完全隔绝。

    “去!”莫战烈一声大喝,戟面猛地一震,黑焰火球如同一颗燃烧的炮弹,急速朝叶朔袭来。

    叶朔双臂灌注灵力,架持在身前奋力抵挡。但这火球的冲劲极强,叶朔的身形仍是不住后退,眼看就将要退到了后方的黑焰通道中。

    “吞噬之力!”叶朔双眸一厉,一股磅礴的能量骤然自体内爆发,四面八方的天地灵气,一时都在朝他疯狂聚拢。就连莫战烈紧握战戟的手臂,也在此时不断颤抖。他可以感到,自己的灵力,正在以一种蛮横之势,被迅速抽干……

    借着吞噬之力的辅助,叶朔周身灵力狂涨,猛然双手一推,就将那黑焰火球远远推开。四面的黑焰纹路,也随着相继烟消瓦解。

    在神器碎片的威力被全面激发时,叶朔能感到有一股股新鲜的灵力,正在通入自己的四肢百骸。自己的经脉仿佛被打通,筋骨被重塑,血液在加速,一种昂扬的战意,正在他的体内极限爆发!

    即使自己只有修气级,在这阵灵力填充下,仿佛连化气级的对手也不在话下。原来这神器碎片,竟然还有提升战力的强大功能!

    就在叶朔热血沸腾,正想大杀上三百回合时,莫战烈却忽然收起了战戟。

    “你这碎片……相似的东西我好像也见过。”

    叶朔一怔:“在哪里?”这时他才隐约感到,自己的心脏部位一直在隐隐发烫。透过前胸,能看到一道微小的菱形光芒,刚好与那神器碎片的形状相似。而在自己缓缓撤去灵力供应后,这道光芒才逐渐暗淡,而那种奔腾在血液间的战意,也慢慢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莫战烈就这样瞪了他一会儿,似乎是在仔细的进行思考。但就在叶朔紧张的等待着他的答案时,莫战烈却是冷冷的甩下两个字:“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啊……喂!喂!那时逆之瞳……”看着打完架掉头就走的莫战烈,叶朔急得在后方大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再次追赶,一块红色晶石就被莫战烈高高抛起,朝着他随手丢了过来。叶朔手忙脚乱的接住,只见那果然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时逆之瞳。再望向已经渐行渐远的莫战烈,叶朔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:“还真是个怪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只凭心情做事的战斗狂人,行动的标准好像仅仅取决于他高不高兴。<>但只有一件事是肯定的,那就是他高兴与否,完全来源于能否找到一个令他称心的对手……

    再次摇了摇头,叶朔小心的将时逆之瞳收起。不管莫战烈所说的另一块神器碎片是真是假,现在最重要的,就是按照地图,赶去极阴之地……

    ***

    在一座遥远的国家中,大街上车水马龙,每一位踏足其间的行人,心中都带有种与生俱来的自豪。因为他们知道,自己的国家非常强大,这里的经济实力,就算在整个灵界大陆上也是处在领先地位。

    这座国家的都城,一处最显眼的黄金地段,有着一间豪华的大宅子。每位行人在经过这里时,都会朝那两扇紧闭的红漆大门,投去欣羡的注目。因为这里,把控的正是整个国家的经济命脉,同时,它也是太多人心中的向往。

    宅邸上方,挂着一块金漆牌匾,上方书写着四个遒劲的大字“两湖商会”。

    不错,这里就是两湖商会。由众多商行共同出资,涉足多个行业领域,屹立在世界前沿的一流大商会。

    虽然自从前任会长忘东流身陷牢狱之灾后,两湖商会的境况,已经是不断的在走下坡路,但这样的内部消息,除了周边的商业圈有所耳闻外,在外人的心中,两湖商会依旧是那样的光鲜亮丽。

    此时在商会内部,正聚集着数十名服饰各异的中年人。他们都是各大商行的会长,也是最清楚整个商会境况的人。表面上言笑晏晏,但在心里,却没一个不想着独掌大权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议论掌权人还为时过早。当务之急,还是如何将商会带出眼前的低潮期。

    一名短须短发的精瘦中年人正在大厅中缓缓踱步,眼中闪动着生意人特有的精光。半晌,他转向了身侧另一名愁眉苦脸的胖子。

    “许会长,你是做药材生意起家,你说这世上,真有能解除时之力侵蚀的药物么?”

    那许会长为他这突然的发问略微一怔,好一会儿才叹息着摇了摇头:“……难。”

    “这时之力侵蚀,也就是时间法则侵蚀。除了涅盘境强者,普通人是没资格干预天地法则运转的。但如果涅盘境强者愿意出手炼丹,在其中融入一丝涅盘之气……那或许,还有几分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老许啊,你这话说了就跟没说一样。”另一位会长嘲弄的低笑一声,“要是当真有涅盘境强者愿意出手,大可以直接去相助罗刹鬼帝,又何须借我们之手周转?别的不说,就是在座的各位,有谁能请动涅盘境强者?”

    另一名作一副书生打扮,从最初就缩在角落里的会长,听到这里也站起身,摇头晃脑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虽然这一条路的确是走不通,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,说不定有类似功效的药物,当真就会在某一个角落里存在着呢?我们可以派出人手,专门组建起一支队伍,奔赴世界各地去寻找。就算不能完全解除时之力侵蚀,但只要可以稍稍延缓,那也是大功一件哪!”

    这样的提议,很快就得到了大厅中一片响应。众人甚至已经在商讨起,组建队伍的具体事宜。

    厅中一角,一名身穿水蓝色绸缎华服,外表文质彬彬的青年始终是面有忧容。在这群脑袋一个比一个削得尖的老狐狸中,他看上去总显得格格不入。搁在身侧矮桌上的五指越收越紧,斟酌再三,终于还是毅然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各位会长,请听小侄一言。”

    大厅中的喧嚷,在他起身时暂时沉寂了片刻,一双双情绪各异,却无不是不怀好意的视线,纷纷投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青年对众会长的盘算心知肚明,目光稍一躲闪,很快就重新抬起,坚定的迎向众人。双手在身侧收紧,鼓足勇气说了下去:

    “我们商会的业绩已经每况愈下,现在就应该集中全力,去发展新型产业,为何还要把有限的人力物力,浪费在那些虚无缥缈之事上?何况上次咱们送去的礼物,那罗刹鬼帝不是也已经退回来了吗,那就说明,他根本看不上我们两湖商会啊!”

    最初那名短须短发的中年人冷笑一声,故意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姿态,叹道:“海潮侄儿,你也懂得说商会的业绩每况愈下,如能成功找到缓解时之力侵蚀的药物,就得到了罗刹鬼帝的一个人情,这可让他收下礼物还要珍贵得多啊!咱们商会要不是吃亏在没有背景,当初你爹能进大牢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如今的商界几乎全由墨家垄断,其他人想出头是很难的!”另一名会长也快速接口,“这一次不知为何,那罗刹鬼帝竟然拒收墨家的礼物,但也许这就是老天给我们的机会!能否压过墨家,就看这一回了!”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