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不好意思这章发重复了
    邑西国,一间简简单单的小茶馆中。

    一切的布置古色古香,桌椅统一使用了柔和的系,窗框前垂下一串串可爱的小挂件,走道中摆放着几株开得正好的盆栽,悠扬的音乐声在馆内婉转低回。

    透过窗子,还能看到馆外是一条小河。一艘艘竹片似的小船,徐徐穿过两岸层峦叠嶂,沿岸的柳树舒展着枝条,阵阵清香随风送入,与馆内的茶香混合在了一起,更是别有一番韵味。

    在这个生活节奏愈发加快的世界上,这间茶馆就如同一片停滞的空间,让栖息的旅人可以停下繁忙的脚步,感受自然,感受这份独有的静谧。温馨别致的氛围,也令每一个跨入茶馆的客人,都会有一种“回家”般的舒适感。

    楚天遥安静的坐在一张双人桌间,优雅的翻阅着手中的菜单。他今天只穿了一身常服,褪去了九尊者高高在上的冰冷,反而多出了几分温文儒雅的气质。格外英俊的容貌,也为他吸引了不少的关注。茶馆中的服务生,以及一众年轻女客,都频频朝他的方向投来爱慕的注视。

    大约只过了一柱香时分,一身冰蓝色长裙的颜雪影,就快步走进了茶馆。蹬蹬蹬的一路行到他面前,将随身的挎包朝桌上重重一砸。

    “你我之间到底还有什么可说的!”

    这一声冰冷的质问,打破了茶馆中的静谧,也引得不少客人好奇的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天遥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,朝着对面的座位淡淡一抬手,示意“坐”。

    颜雪影怒目瞪了他半晌,终于还是沉着脸坐了下来。在这一刻她能感受到,桌椅间的距离,恰好被调整到了一个令她觉得舒适的位置。以前每一次在这里见面,他也都会这样体贴的为自己拉开椅子。相似的场面,令颜雪影的心中产生了轻微的波动,但很快就隐没无踪。

    双目一抬,正要再次开口质问,楚天遥却是自顾自的审视着菜单,向一旁的服务生吩咐道:“给这位小姐来一杯柠檬茶,加冰,再来一个水果拼盘。”将菜单上下浏览一番,彬彬有礼的向颜雪影询问道:“还需要什么吗?”那温和从容的态度,如同一位关心女伴的绅士。

    加冰柠檬茶和水果拼盘,当初自己曾是格外钟爱的。不想时隔三年,他竟然都一一记得清楚……颜雪影被他气得有火都发不出,愤愤的翻了个白眼:“我只需要你在我面前消失!”

    捧着本子做记录的服务生打量着两人,不禁抿嘴微笑,还以为这是一对闹别扭的小情侣。不过这位先生对他的女友可真是好啊……长得又是一表人才。看着他们的样子,好像连自己都重新相信爱情了……

    楚天遥又要了几式茶点,将菜单随手放下,对着服务生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。而后便是不慌不忙,将目光投向窗外,似乎在感受这里的自然风光。

    颜雪影始终是阴沉着脸,直等那服务生离开,才冷冷的道:“你有什么话,现在可以说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遥淡淡一笑:“别忙,你不觉得这里的气氛很好么?你应该学会享受生活。”

    端起茶杯,打量着杯身上的花鸟图案,目光有些悠远,“这家茶馆,当初在邑西国的时候我就很喜欢。环境清幽,物美价廉,只可惜,他们的规模始终无法真正做大。”

    颜雪影终是冷笑一声:“楚天遥,你什么时候才能收起你的虚伪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稍显困惑的眼神,颜雪影发泄般的一口气说了下去:“以你现在的能力,只要随便资助他们一下,为他们扩建店面,甚至是成为灵界大陆上最大的连锁店,也是轻而易举。但你既然选择了袖手旁观,现在又何必再假惺惺的说这些怜悯话?”

    楚天遥微垂下头,脸上的笑意渐渐变得深邃,“呵,我为什么要资助他们。”

    将青瓷茶杯随意搁下,双手在桌面上缓缓交叉,“如果他们贫穷,是因为他们不会把握商机,我没有必要资助几个庸才。如果他们是满足于如今的安逸生活,我又为何要破坏他们的乐趣。”

    颜雪影瞪视着他。这个人做事……好像总有他的一套歪理。但他又似有种魔力,会让人不知不觉的去认同他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桌面上的几碟小菜已经被一扫而空,颜雪影杯中的柠檬茶,也是隐隐的见了底。而两人间的气氛,也有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好,就算三年前你失约,是因为受六御魔君所制,其后又进入了九幽殿,但以你现在的地位,如果你肯说一句话,洛家敢不遵命吗?”

    在楚天遥向她详细的解释了三年前的失约缘由后,颜雪影心中的怒意其实就已经消减了几分。但每当想起在洛家所受到的一切折磨,她就总是无法轻易的原谅眼前这个人……他的怜悯,他的惋惜,都不过是隔岸观火,不是吗?他真的会设身处地的去为另一个人考虑吗?

    楚天遥悠然笑道:“如果我说,我希望你留在洛家呢?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听得颜雪影心中的怒火全面爆发,端起桌上的一杯乌龙茶,就要向他狠狠的泼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遥不慌不忙,随意一摆手:“别急,耐心点听我说。”颜雪影在他的从容下,竟是当真缓缓放下了茶杯。但紧瞪着他的双目,却依旧是一片冰寒。

    “洛家其实是一块不错的土壤,有一定的影响力,但又根基薄弱。我希望你能从洛家内部,将它掌控在手中,成为我的后盾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楚天遥抬起头,目中难得的闪过了一丝脆弱。但在这脆弱之中,却又有种无惧挑战的决然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在九幽殿,虽然我勉强算是混到了第一阶层,但在尊者之中,我仍然是垫底的。其他的尊者,哪个不是背后跟着一大群追随者,我一个人,孤掌难鸣,所以,我也必须要培养属于我自己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颜雪影冷冷的瞪着他,反复提醒自己不要再相信他的花言巧语,“我对你的宏图霸业不感兴趣。我只想离开洛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的,难道仅仅是离开洛家么?”楚天遥缓慢的挑起视线,在颜雪影震惊的目光中,身子略微前倾,“不应该是,让天霄阁那群老顽固们认可你么?”

    “只有我有了势力,才能有更多的话语权,也才可以更好的帮你。在这灵界大陆上,能和天霄阁抗衡的,也就只有九幽殿了。”

    留下这简短的几句话,楚天遥将杯中的乌龙茶一饮而尽,径自站起身,在桌面上留下了几块灵石。

    “话我就说到这里了,希望你好生考虑,我等你的联络。”

    颜雪影怔怔的盯着面前的空位,良久,才抬起一只手,轻轻触摸着桌上的灵石。再朝门外望去时,楚天遥的背影早已消失在了往来的人群中。

    每一次来这里喝茶,都是由他请客,这一次也一样……颜雪影将灵石默默的在手中攥紧。可是,这些灵石真的只是一顿茶钱么?为什么她觉得,自己今后的人生,也已经被这些灵石买了下来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幽殿。

    狭窄的过道中,楚天遥匆匆疾行。同一时间,也正有另一道披着宽大黑袍的身影从对面走来。在两人正面相遇时,紧接着响起的,就是一道油滑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九弟么?”

    楚天遥能听出对方刻意伪装出的惊讶,按耐着心中的烦躁,仍是按例施礼。

    “八尊者。”

    八尊者随意一抬手:“免了。九弟现在是殿主面前的大红人,我可不敢让你给我行礼啊。”停顿片刻,又故作关心的问道:“最近的任务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楚天遥淡然应道:“一切都在有序进展。有劳八尊者挂怀。”

    八尊者缓慢的点了点头:“嗯,殿主很重视这次任务。他会把这个任务交给你办,也就同样代表了对你的重视。”别有深意的拍了拍他的肩,仍是那样尖着嗓子叮嘱道:“所以九弟啊你好好做,前途无量。”

    在两人擦肩而过后,楚天遥扫视着他的身形在长廊间拖出的暗影,双目中多了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“我表现得好,将来就会取代他的位子,他一定不希望我把任务完成得太过顺利。不过,他必然也不敢让殿主的任务出什么差错……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意欲何为,但我还是要好好提防才行啊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叶朔捧着手中的地图,一路探问,一路寻找,这一天终于来到了一座小村子。如果自己之前没有走错的话,这里距离那目标极阴之地,应该就已经很接近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这里的村民会不会知道呢?过去打听一下吧……”叶朔暗暗自语着,缓慢走进了眼前的村落。

    “有人吗?请问有人吗?”

    此时正是傍晚,从前在定天山脉,正是农人们结束一天的耕作,扛着锄头回屋吃饭的时间。但这座村子却是格外的诡异,不仅四面空无一人,连谈话声也是难有耳闻。只有稀稀落落的几声鸡鸣犬吠,在这异常的寂静中,无端透着凄清。

    越是朝深处走,叶朔的眉头就皱得越紧。透过窗框,可以看到一户户农舍内都是一片漆黑,就算是一家不曾点灯,为何所有人家都是如此这般?这里给人的感觉,就好像是一座久无人烟的死村。

    叶朔的脚步,在一户农舍前停下。双手轻触着门板,只是轻轻一推,房门竟是应手而开。屋主是暂时离开,尚未插门,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让他还来不及插门呢……?

    叶朔心中的疑惑不断扩大。迟疑了一下,就缓步迈过门槛,手中托着一团灵力光球照明。

    光线所及之处,只见屋中的餐桌上还摆着几碟饭菜,只草草动过几口,如今早已冷却。橱柜各自敞开,就如是遭人洗劫过一般,但柜中什物,就依旧塞得满满当当,若是真有强盗到来,也必定是空手而归的了。

    叶朔心中生疑,奔出房外,又走访了相邻几户农家,眼中所见都是大同小异。就好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,将这些原本安居乐业的村民,忽然转移出了这片空间……

    正自苦思难解,脑后忽然一阵风声炸响,叶朔条件反射的回过头,接住的竟是一记重拳。

    眼前之人,是个黑色短发的年轻男子,身穿一袭青色长袍。见他挡住攻击,倒是未感意外。周身灵力暴涌,继而又是更为猛烈的挥拳击来。叶朔不知对方是敌是友,对方又全不给他辩解之机,只能仓促迎战。

    往来的拳脚间,叶朔能感到,对方一招一式,均是招稳力沉,黑暗中依旧不失章法,是个有数的高手。内劲走的是纯阳路线,应是正道中人。几个回合后,叶朔手中带起一股灵力,将双方的力道同时卸去,借此机会,两人也同时向后方跃开。

    “阁下,好身手啊。”叶朔沉声道。他能感应出,对方的境界应该也同样在修气级。而此人会甘愿就势罢手,想来也是明白两人实力相当,真要分出胜负,恐怕还要花费好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那青袍男子同样打量着他,半晌冷冷的道:“你也不差。可惜甘愿为虎作伥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叶朔皱了皱眉。出道以来,自己一直坚持行走正道,如非迫不得已,手上甚至连鲜血都很少沾。还从未有人将这四字评语加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那男子冷哼一声:“九幽殿的爪牙,少在这里装腔作势!”说着掌心一翻,便要再度跃起攻击。

    叶朔在听到“九幽殿”三字时,猛一摆手:“等等!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信不信,我与九幽殿同样仇深似海!我也是刚刚来到这里,这村子发生了什么,我一概不知!”

    那男子似是一怔,有些迟疑道:“你……真的不是九幽殿的人?”

    叶朔索性耸了耸肩:“你也没什么值得我利用的。如果我真是九幽殿的人,现在又何必跟你说这么多!”

    那男子仔细审视着他,似乎在判断着他话里的真实性。叶朔也就坦然的与他对视着。

    气氛,诡异而沉寂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