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七十一章 白发阴尸
    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,第一批进入古墓的探路兵,至今没有一个人回来。

    外界的所有人都很清楚,他们恐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。眼睁睁目睹这生死易位,也是令众人的心头阵阵泛着寒气。

    楚天遥的双眉,也深深的皱了起来。又等过片刻,抬手一招,冷声吩咐道:“第二批,下去。”

    随后,又是一阵长久的沉寂。而这第二批的囚犯,似乎也同样步了第一批的后尘,自进入古墓后,就再也没有了任何音信。下方那条黑暗的狭道,如同一只恶魔的巨口静静张开,等待着下一批新鲜血液的投入。

    这前后人数相加,损失已达数万,古墓内究竟情形如何,仍是一概不知。但如今之势,就算再派人下去,也只是白白送死,徒劳无益。一众九幽圣使都静默的望着楚天遥,等他示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所有人忽然都听到,自古墓深处传来了一声凶猛的嗥叫。那声音极是诡异,既似人声,又似兽吼。在声音落下后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也朝着洞口飞快奔来,由远及近,边缘堆积的细沙都隐隐浮动起来,梯阶内侧,却依然是黑漆漆一片。

    是那怪物要冲出来了吗?众人的神经顿时都绷紧了,就连稍远处的叶朔三人也下意识的握住了兵器。楚天遥的目光稍显凝重,掌心中灵力涌动,缓缓的对准了逆光处的洞口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终于将石阶填满,紧接着冲出的,就是一道披头散发,满身血迹的身影,对着上方平原直冲而来,众囚犯的惊呼声响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有怪物啊!下面有怪物!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一路失声惨呼,楚天遥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提起的手掌缓缓落下。而此时众人也才看清,那人竟是第一批下古墓的冷栖!

    “怪物?什么样的怪物?”楚天遥稍惊过后立复从容,冷冷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冷栖仍在不住打着哆嗦,“其他人都死了……那,那好像是变异的大猴子……不,又像是人类……但它还是个怪物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遥皱了皱眉,不耐烦的一抬手,就将语无伦次的冷栖拨开,独自走到平原边沿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这古墓里到底有什么东西,但谁敢阻碍本尊取得方天宝鼎碎片,格杀勿论——”

    双手翻转结印,一道半月形弧芒朝着洞口横扫而下。

    “滚出来!”

    轰然炸开的巨响声,以及腾起数丈的滚滚烟尘,看得另一边的叶朔大惊失色:“通天境!”

    虽然他早就觉得,如果对方是九幽殿尊者,那简直是想弱也难,但当他亲眼见到这位曾经的同门师兄,拥有了通天境的实力时,仍是令他的胸中如同漏出了一个窟窿,一颗心沉甸甸的旋转着,直向下坠。

    通天境,那是现在的自己只能仰望的境界……并且从方才那一击所掀起的灵力波动,恐怕起码也是处在通天一阶中期。能在三年之内提升到这个地步,即使拥有九幽殿的强大资源供应,他本身的进步,依旧是快得惊人……

    随着楚天遥这一击落下,古墓内很快就响起了一声愤怒的嗥叫,只是一眨眼的时间,就见一道白色幽光电射而出,凌空飞渡,朝着平原径直扑来。沿途带起一阵阴寒之气,道旁的草地,已是悄然覆上了一层冰霜。

    如雪般的白发直披散到腰间,面目同样尽被乱发遮掩,陡然看去,长发占据了大半的身体,如同一个怪异的畸形人。一落上了崖面,四脚着地,再次朝人群中疾扑。

    透过遮面的白发,隐约能看到它的面部呈现出一种惨淡的青铜色,有如僵硬的棺木,双目中充斥着两弯红光,嘴唇则是一片紫黑,有如中毒已深之象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阴尸?”楚天遥双目一凝。从对方身上,他能感应到一股混杂着微弱魔气的尸气,恐怕是某只魔兽死亡后,被丢进了荒神古墓,受其中的强大阴气侵蚀,长年累月,逐渐引发了尸变,并拥有了少许自我意识。没有想到,在这里竟然会碰上这种东西……

    “就是它!”在那白发阴尸出现时,一旁的风仇也脱口惊呼,“当初就是它打伤允儿的!”

    叶朔向一旁的白允望了一眼。原来是遭到阴尸的攻击,难怪当初她的身上,会留下了那么重的阴气……

    楚天遥目视着凶恶的白发阴尸,身形微退,同时双臂一招,喝令道:“上!”

    如同接到了指示,此前一直安静蹲伏的众村民,眼中都闪过了一道轻微的红光,接着,便是悍不畏死的朝着白发阴尸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些村民自被种下禁制后,身体结构虽然发生了异变,但他们也终究只是一群丧失神智的傀儡,又如何能与白发阴尸相比。这般疾冲上前,也无非是垒作人墙,暂时阻挡了敌人的脚步。场中形势,却仍是显出了明显的一边倒。

    白发阴尸的动作迅如鬼魅,忽而袭左,忽而攻右,锋利的双爪四面横挥,每一位被它击中的村民,都是肠穿肚烂,当场身亡,一蓬蓬血花接连溅起,染红了当空的圆月。而它的利爪上似乎还掺有剧毒,倒毙后的一众村民,身下缓缓化散开的血泊,正在逐渐转为暗紫之色。

    至于其余的囚犯,虽然不用被迫冲上前送死,一个个都在疯狂的逃窜躲避,但仍有不少人受到了场中烈斗的波及,一时间,满地横卧的尸体越来越多,那白发阴尸愈发杀得兴起,在人群中横冲直撞,每一爪落下,都会带起一阵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“可恶……我要跟这家伙拼了!”风仇看得双眼发红,就想不顾一切的冲上前,叶朔死死的按住了他:“你冷静一点!那九尊者可是有通天境的实力!那个怪物恐怕也是一样,你要怎么一个人对付他们两个?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你害怕了吗?”风仇愤怒的挣扎着,“九尊者那个混蛋,他现在根本就是在用我的村人当试刀石,试探那个怪物的实力!”周身灵力猛然爆发,“放开我,我不怕死!”

    叶朔厉声道:“你不怕死,那你难道也不怕,死得毫无意义?”这一声落下,风仇被愤怒烧红的瞳孔顿时急剧紧缩,迟疑的转过视线,一旁的白允也向他悲哀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最终,风仇发出了一声压抑的低吼,猛一扯袍袖将叶朔甩开,随即一拳狠狠的击上了面前的树干,拳锋登时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平原前的战场上,一众作为牺牲品的囚犯和村民几乎已经死绝,当白发阴尸又将目标转向了大量聚集的九幽圣使时,楚天遥脸色一沉,终于是亲自出手!

    两人在尸山血海中展开烈斗,打得是难解难分,一道道暗紫色的阵**廓,也自两人的双臂对撞点不断化开。那是楚天遥新近掌握的应战手段,那阵纹之上,既有削弱之力,又有进攻之力,交错来回,进袭白发阴尸。且不提那激荡开的阵阵能量波动,单是这等光影缤纷之象,也足以令观者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数个回合一过,白发阴尸似乎是感觉到了此人的棘手,身形飘然后退,稳踞半空,双臂一张,口中喷出大团阴气,分化数道,朝人群中弥漫而至。

    楚天遥手中稍一结印,一道灵力轮盘迅速成形,阴气一经袭至,就如同被劲风吹散,再无法跨越一步。而被撕裂的残存气流,仍是逼近了后方的人丛。九幽圣使倒还好些,以他们的实力,自保还是绰绰有余,但残存的囚犯和村民,却是死伤遍野,哀嚎渐寂。

    楚天遥余光瞥见后方的惨状,面色也是略微一冷。指尖一转,一团红光凝聚成形,红芒拖曳天际,犹如一发血红的炮弹,刺破重重阴霾,直贯正心!

    白发阴尸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啸,有如蝙蝠厉啼,长发在身侧飘拂而起,身子也如同一根倒张开的弓弦,大幅度的朝后方仰倒。似乎先前一击,也对它造成了不小的创伤。啸声方落,周身的阴气再度浓重了一倍,双爪连挥,一道道暗绿色的幽光,拖曳着若隐若现的骷髅头,疯狂的朝楚天遥袭去。

    楚天遥最初还是以灵能逐一拆解,但后方追加的幽光却是无穷无尽,终于楚天遥拂袖一扫,身前自动凝聚起了一道紫光屏障,将遍袭的幽火牢牢阻挡在外。少顷紫光蓦然大盛,将四面的骷髅头一扫而空,白发阴尸也是略微一震,身形再度暴退。

    楚天遥冷哼一声,抬手一招,一道灵力血鞭在半空自动凝聚成形,朝着白发阴尸狠狠抽了下去。随着他手掌连起,一道道血鞭也是连绵不绝,围绕着白发阴尸,穷追猛打。

    白发阴尸的尖叫声越来越微弱,但在它挣扎渐轻,九幽殿众人都道是胜利在望时,抱头惨嚎的白发阴尸忽然猛地张开双臂,发出了一声响彻四野的咆哮。与此同时,一团阴气空前大盛,四面的血鞭被尽数震退。

    接着就见在阴气包裹之下,白发阴尸高抬的双臂背后,被覆盖上了一层死能凝聚的黑色羽毛。羽毛不断叠加,最后竟是化为了一双遮蔽天幕的巨大黑翼,月光之下,层层血气环绕,有如死神降临。

    一众九幽圣使渐渐变了脸色,而白发阴尸似是对自己的新生力量很是满意,双翼一震,大片的骷髅头如同一阵急雨,朝楚天遥袭来。比之先前,每一只都是有如实质,凶煞蔓延。

    在骷髅头的围袭下,楚天遥一击失利,很快就被后续涌上的援军层层环绕,身影很快就被淹没在了堆积的死气中。而天空之上,白发阴尸依旧震动着双翼,连绵的骷髅头继续朝下方飙射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,空地上就形成了一座由骷髅头封锁起的山脉。白发阴尸暂止攻势,似是在得意的俯瞰着战果。

    时间在流逝着,而在各方心绪不同的注视下,那骷髅头山脉正中,忽然旋开了一道紫色光束,呈十字形四面旋转一周,堆积的骷髅头纷纷爆裂,最后剩下的一只,正被一道浑身翻滚着魔气的身影随意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你就只有这点本事么?”楚天遥冷漠的抬起头。魔威纵横,倒比那白发阴尸更具死神之威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骷髅头四分五裂,而在楚天遥身前,魔力迅速凝聚起一把黑色长剑,身形一闪,已是出现在了白发阴尸身前,剑锋划破长空,划破了流动的月影,同时划破的,还有半截黯然坠落的黑色羽翼。

    只是一击,就破了白发阴尸的攻势,即使是一旁观战的叶朔等人,也只能承认楚天遥的实力确实远胜于己。

    失去了双翼,白发阴尸迅速朝下方坠落。但它的身形,却是忽然在半空停滞,

    在骷髅头的围袭下,楚天遥一击失利,很快就被后续涌上的援军层层环绕,身影很快就被淹没在了堆积的死气中。而天空之上,白发阴尸依旧震动着双翼,连绵的骷髅头继续朝下方飙射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,空地上就形成了一座由骷髅头封锁起的山脉。白发阴尸暂止攻势,似是在得意的俯瞰着战果。

    时间在流逝着,而在各方心绪不同的注视下,那骷髅头山脉正中,忽然旋开了一道紫色光束,呈十字形四面旋转一周,堆积的骷髅头纷纷爆裂,最后剩下的一只,正被一道浑身翻滚着魔气的身影随意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你就只有这点本事么?”楚天遥冷漠的抬起头。魔威纵横,倒比那白发阴尸更具死神之威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骷髅头四分五裂,而在楚天遥身前,魔力迅速凝聚起一把黑色长剑,身形一闪,已是出现在了白发阴尸身前,剑锋划破长空,划破了流动的月影,同时划破的,还有半截黯然坠落的黑色羽翼。

    只是一击,就破了白发阴尸的攻势,即使是一旁观战的叶朔等人,也只能承认楚天遥的实力确实远胜于己。

    失去了双翼,白发阴尸迅速朝下方坠落。但它的身形,却是忽然在半空停滞,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