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八十一章 生存,只为等待毁灭
    “咕咚”一声,叶朔仰面朝天的栽倒在地,身子也迅速的膨胀起来,如同一个被不断加压的气球。无尽的能量在体内疯狂肆虐,整个人似乎随时都会被撑爆。

    但叶朔眼下却无暇关注自己的灵脉,更为迫在眉睫的危机是……他被能量石噎住了!

    最初如拳头大小的能量石,在被吞下后,也出现了等体积的缩小。但却刚好是死死的卡在了喉咙口,咽不下也吐不出,只有大量的灵能持续朝体内倾泻。叶朔被噎得直翻白眼,面前甚至开始出现了走马灯。

    “看你小子干的好事……!”药王谷主也被叶朔的举动震住半晌,待得回过神来,狂吼一声,猛扑上前,就向叶朔的喉咙掏了下去。但还不等他手掌深入,那能量石却是自行散发开一层防护盾,药王谷主毫无防备,当场就被震退,狼狈的坐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……!”药王谷主怒发如狂。但他也是知道能量石的护体神力的,这一次不敢硬来,只能转而大力击打叶朔腹部。这原是救助溺水之人的方法,能否奏效,实属未知。

    叶朔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不断弹起,喉咙里发出“嗝”“嗝”的作呕声,但那能量石却始终不见吐出。

    就在药王谷主发狠的加快了捶击频率时,在他背后,忽然落下了一发灵力炮弹。刺目的金光中,药王谷主浑身一颤,朝前方扑倒。喉头一甜,费力的将鲜血咽下。艰难回转过身,就见一群披坚执锐的将士正站在他面前,明亮的铠甲和兵器,在骄阳下映射生辉。

    “王族军?”药王谷主好一会儿才辨认出来人,知道他们都是直接隶属于皇室的先锋军队。也许是潜意识未将对方当做敌人,也或许是失去了能量石,正值方寸大乱,药王谷主对此前的攻击竟然全未细想,惊喜的呼唤道:“你们来得正好,快来帮我把能量石取出来!”

    一众军士并未答话,却是齐刷刷的弯弓搭箭,雪亮的箭头尽数对准了药王谷主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”药王谷主终于看清了形势,却也在同时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领头的军士淡淡开口道:“数百年来,你都做了什么,难道自己还不明白么?皇室能容忍你到今日,已经是陛下的仁慈了。”

    药王谷主的双眸在此时缓缓的眯成了一线,他已经听懂了对方的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多年来,他一直怀有不臣之心,皇室从未与他计较,或许只是觉得,他还成不起什么大气候。但这一次,他竟然妄想勾结罗刹鬼帝,一旦让他成功,必定会弑君自立,皇室绝对无法容忍将这样一个不安定分子留在境内,于是他们决定先下手为强……

    是的,他们的顾虑没有错,他们的做法也没有错。自己早就预料到,药王谷和皇室必定会有破脸的一天,从这一次国主拒绝为他的实验提供财政支持,就已经是一个即将开战的信号了……他只恨,为什么这些人偏偏挑了这个时候,在他失去了能量石,甚至连杀人都没有心思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话,那就只能速战速决了啊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有本事就来吧!”想到这里,药王谷主狂傲的站起身,袍袖大张,放声笑道。

    接着,就是一阵兵刃碰撞声。大片晃动的人影,都被阳光晒得模模糊糊。很快,一切都在眼前消失,叶朔彻底失去了知觉……

    当时间在一个片面停滞的时候,其他地方的时间却依然在运转。或许停滞的并不是时间,而是被时间抛弃的旅人。

    日光穿透树叶,洒下大片的光斑,这间破烂的炼药房,也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日升月落。叶朔再次睁开眼睛,他不知道时间究竟过去了多久,那块卡住喉咙的能量石,最后似乎是被他完全炼化了。现在稍稍活动一下四肢,都可以感应到充斥在筋脉间那股澎湃的能量感。

    托能量石的福,自己的实力……叶朔做了个深呼吸,终于是正式晋入了化气级!落后的三年终于被弥补了回来,以后,他又是一名响当当的年轻强者了!

    按照他的估算,要完成一次跳跃式晋阶,恐怕起码也得花上几个月的时间。但根据青想熊的说法,现在才刚刚过去了十来天。想来是体内的吞噬之力,加快了对能量石的吸收。再加上他身处瓶颈期时的灵力积累,如今的突破,也算是一次完美的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难以抑制心中的兴奋,叶朔站起身,用力的挥拳踢腿,神气十足。但随着他的目光落到一旁的药炉,望着沉埋在炉火中,那个沧桑消瘦的身影,叶朔心中的喜悦,忽然就像漏空了一角,一种沉重的悲哀,翻江倒海的压了上来。

    黍子庙的身形,已经淡薄得几近透明。但在他的脸上,却是显出了一种无喜无悲的超脱感。动了动干裂的嘴唇,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啊,都有自己的主见,不愿听老年人的一句劝告。这在你们看来,是个性,可是在过来人看来,却是糊涂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救你吗?”晋级化气级的喜悦已经完全消失,叶朔伏倒在地,心痛如绞。

    黍子庙缓缓的摇了摇头:“如今我元神已灭,不久就要魂飞魄散了。待我死后,化为药草,你就把它收起来吧。对你今后的修炼道路,应该可以提供不少帮助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深深埋下头,悲愤难抑。他可以感应到黍子庙的生命正在飞速流失,在双方都是心知肚明的情况下,所有的安慰都显得那样无力。但是……他又怎么可能接受这份馈赠,他想走的,从来就不是别人用生命铺设的道路啊!

    “前辈,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?”好一阵子,叶朔才抬起朦胧的泪眼,而他艰难挤出的,就是这样的一句话,“为什么……是我?”

    “咱们才认识不到一天,可前辈却对我有着非同一般的信任,甚至不惜随我以身犯险,现在就连碧藕仙药都要托付给我,为什么?”

    现在想来,当初在牢房中,就是黍子庙极力将自己推为第二号人选,否则以他那时的人缘,是不可能得到这个机会的。

    按照黍子庙的说法,是因为自己是修气级,为人又很实诚,好,就算是这样……但在自己提议寻找炼药房时,出口已经在望,他完全可以撒手不理,为什么,他还是选择了继续陪自己走下去?

    他所给予自己的,是毫无保留的信任和支持,而自己又做了什么?自己却害死了他……!

    “也许,是因为我们很相似吧。”看着痛苦得浑身发抖的叶朔,黍子庙却只是安详一笑,温和的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本体是碧藕仙药,而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使命,就是在遇到一个有缘人之后,化为原形,供他取食。我活着的意义,就是为了等待毁灭,听上去很残酷是不是?”

    叶朔已经完全听傻了眼,回过神来,连忙大力摇头。黍子庙并未理会他这徒劳的安慰,声音夹杂在咕嘟作响的药汤中,显得有些低沉。

    “我作为仙药,自然而然的沾带了部分仙灵之气,也就有了一点微弱的洞悉因果之力。虽然,你并不是我的有缘人,但是,你却是跟我的命运最相似的人。

    你活着的意义,就是为了在命定之日,让另一个人完全取代你……虽然那时的你,已不再是旧时的你,但未来的路,却依然与你今日的选择息息相关……我能做的,就只有更多的让你感受人间的至爱,至善,只有这样,来日的世间,所面对的才不会是一场浩劫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你在说什么……”叶朔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完全跟不上了,“让其他人完全取代我?可以说得再详细一点么?”

    黍子庙摇了摇头:“我已经说得够多了。再说下去,我们都会被天地法则惩罚的。”说到这里,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嘴角微微扬起,眼角眉梢,都洋溢出几分圣洁的光辉。

    “是该说再见的时候了……”大量的光芒从黍子庙体内扩散,将他映成了一个金人。但那双渐转空洞的双眼,却始终都没有彻底合拢,仿佛还想再多看这个他所挚爱的世界一眼,最后的一眼……那逐渐被模糊在光晕中的笑容,如同天边的最后一抹斜阳。

    “黍道士!”叶朔努力的伸长了手,这个时候的黍子庙,已经完全成了一道金影轮廓,那慈和的眉目已经不见了,那一撇标志性的绿色大胡子也不见了,甚至就连他的身形,都在光芒中迅速的缩小。

    那个长年生活在道观,闲时养鱼种田,在乡舍间颇受欢迎,与世无争的黍道士,就在刚刚,向世间做出了最后的道别。然而他的归宿,却并不是得道成仙,而是永恒的破灭。百年修道,终究是修成了一场空。

    数息之后,光影渐退,依然悬浮在半空的,就只剩下了一枚暗棕色的药草,只有数寸来长,如同一截古旧的树根。两侧各生长着一排绿色的草芥,正与黍子庙旧时的胡须相类。据说,它们同样可以作为药用,有清热解毒的功效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碧藕仙药,原来就是长成这副样子。单从外观看来,实在是平平无奇。而这世间又有多少事物,也是这般名实难符,却又有多少人为了那份被粉饰出的光华,苦苦追寻,直至耗尽了一生?

    叶朔缓缓的伸出手,那包裹在光团中的碧藕仙药如有感应,只是稍一颤动,就朝着他的方向飘浮了过来。叶朔五指收紧,感受着掌心与那暗色树根相贴的冰凉感,刚止住的泪水又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炼化能量石的时候,叶朔最后的记忆,是王族军的人忽然出现,药王谷主也悍然迎战。但现在两方人马都已不知所踪,虽然不知成败如何,但倘若胜的是药王谷主,他应该绝对没有任由自己突破的道理,那就是说,这个恶贯满盈的家伙,真的已经自食其果了?

    在谷内游走一圈,叶朔更是坚信自己的判断。如今整座药王谷,已经是彻底的人仰马翻,随处可见歪躺的黄衣使者尸体,一应建筑也被捣毁殆尽。看来王族军这一回也是早有准备,一旦动手,必要将药王谷彻底剿灭!

    其后,叶朔也曾四面奔跑,呼唤着阿支的名字,却始终都没能找到他。至于先前被关押在牢房里的“药材”,也都趁着药王谷被外敌攻陷之机,早早的逃走了。见状,叶朔喜忧参半,只能默默祈祷以阿支气宗级的实力,也能顺利脱险了。

    在一切都结束后,叶朔在谷外挖了一个小土坑,坑中躺着的,正是那一枚珍贵的碧藕仙药。对着药草磕了几个头后,叶朔扬起手中的沙土,仙药的表面,很快就洒上了丝丝缕缕的碎小沙粒。

    “难得找到了传说中的碧藕仙药,主人你真的不炼化吗?”光影一闪,这一次青想熊直接出现在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我判断失误,他原本是可以不必死的!”叶朔双拳紧握,掌中的细沙也随着他的颤抖,四面抛洒,“我已经害了他一次,如今又怎能在前辈身故后,炼化他的尸身,为吾之灵……?这种事我做不出来!”

    青想熊老成的点了点头,道:“就算你自愿放弃,但需要这株仙药的其他人呢?比如你上次那个毁了半张脸的朋友,你要让她一辈子都顶着那样的脸过吗?”

    “周雨艳……”想到那个无助的少女,叶朔的动作忽然顿住了。接着,他就在青想熊欣慰的目光中,缓缓探出手,重新握住了碧藕仙药。

    这一次……绝对不会再放开了!

    叶朔握得很紧,仿佛在手中的,就是他仅存的梦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叶朔离开后,药王谷的废墟中,悄无声息的踏入了两个黑衣人。

    两人都戴着宽大的斗笠,帽檐前垂下两层黑纱。步履匆匆,对四周的尸体视而不见,似乎是在专心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废子真的来过这个地方?”其中一人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“根据罗盘的显示,灵力波动的确就是从这个方向传来的。”另一人手中拿着一个外形怪异的罗盘,盘面上有着大大小小的刻度,正中架着一枚指针,正在无目的的晃动着。

    “真难看啊,该不会都是废子干的吧?”看着随处可见的尸体,手持罗盘的黑衣人啧啧感叹。

    另一名黑衣人有些不耐烦的回过头,似乎是想要喝止自己多话的同伴。但接下来两人却都清楚的看到,那盘面上的指针再度晃动了一下,接着就直直定在了正西方!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