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八十五章 组队任务
    “那……难道我要每件材料,都单独发布一份任务吗?”叶朔垮下了脸。

    风渝笑道:“这个当然也不用。首先呢,你可以给这桩任务起一个高逼格的名字,然后把这份详细的清单,作为接下任务之后的附赠资料卡。对于已经接下任务的佣兵来说,情报当然是越多越好了,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?”

    叶朔听得不断点头,忽略了黎东旭在旁窃笑连连:“你就吹吧你,也就唬唬他这个外行……”

    在双方谈妥,一切任务相关事宜,由风渝全权代理后,叶朔就埋头填起了登记单。这时在他背后,忽然响起了一声欣喜的轻唤。

    “咦,叶大哥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叶朔有些诧异的转过身,面前的白裙女子笑靥如花。在她身旁,玄衣男子长发披肩,腰佩重剑,刚毅不羁的面容,颇有几分落拓侠客的风貌。正是在荒神古墓时打过交道的情侣组合,风仇和白允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们?”叶朔也喜上眉梢。他乡遇故知,总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。并且在他的感应中,这两人的实力比之分别时,已是增进了不少,看来这段时间,他们同样有过一段精彩的旅程。

    风仇仿佛看出了他的疑问,淡笑着解释道:“村子被毁以后,我和允儿就做了赏金猎人。一边行走天下,一边除暴安良,正是适合我们的生活。”说话间在叶朔周身一打量,讶道:“倒是叶兄弟你……数月不见,你已经突破到化气级了?”

    叶朔干笑两声,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皮:“呵呵……运气好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,是来接任务的吗?”风渝见三人的叙旧终于告一段落,忙不迭的上前招呼起来,“我给你们介绍一下。首先赏金最高的就是这个,‘寻找延缓时之力侵蚀的药物’。”

    朝着背后高悬的榜单一摊手,众人也都顺着他的示意看去。只见那榜首任务,不仅使用的是大号加粗字体,更是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泽,将第二位及余下任务远远甩开,可说是毫不费力的占据了最醒目的位置。

    而在那天价赏金的末尾,更值得注意的还是它的计价单位,不是灵石,也不是灵晶石,竟然是最高等的魔晶石!

    “这个任务是罗刹鬼帝发布的,几个月了,在各个佣兵工会一直都排在第一名!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很多人接了,可惜啊,没一个人能完成。”

    风渝说着摊了摊手,“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,那我就卖给你们一点内部消息。我个人是不鼓励佣兵去接这一项的,说白了就是个金馅饼,中看不中吃,还不如接一个简单点的,至少确保能拿到佣金。那我接着给你们说,这第二项任务其实也大有来历……”

    风渝的口才很好,介绍起各项任务如数家珍,有了他的解说,再浏览起榜单的确方便不少。白允感激的向他微微一笑,一双美目来回转动,纤长的睫毛不住轻颤。

    “这些任务看上去都很有难度,不过也很有挑战性……风大哥,你觉得我们选哪一个比较好?”

    风渝瞬间一怔,向来神气活现的他,在听到这一声温温柔柔的“风大哥”后,难得的出现了几分局促,干笑着刮了刮鼻子:“这个……你突然这么问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黎东旭翻着白眼,提肘撞了他一下。连自己这个外人都能看出,这位女客刚才问的分明就是她的男伴。看着面前被风渝这么一闹,已是双双怔住的小情侣,看来只好由自己勉为其难,担当起这个圆场面的任务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这哥们叫风渝,单身太久了有点自我代入。”冲着风仇一抬下巴,“哥们你呢?”

    风仇脸上也有几分怔忡,抱一抱拳:“在下风仇!”

    白允回过神来,想到他们闹出的乌龙,不禁掩嘴轻笑:“看来你们还真是有缘。风渝大哥,正好你也是叶大哥的朋友,那不如以后我就叫你风二哥好不好?我叫白允。”

    风渝看着白允甜甜的笑容,脸上忽然一红,抬手就在黎东旭的脑袋上狠狠一敲,忙不迭解释道:“不是,你们千万别误会。主要是刚才她那么叫,让我想起了我青梅竹马的女友,以前,她就总是这样叫我的……”提及此事,似乎触及了某些难言伤感,声音也渐渐的低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诶,看不出来风哥你也是有过女友的?”黎东旭揉着被敲痛的脑袋,撇了撇嘴,“可是看上去你明明是个一点都不浪漫的人啊?”

    风渝不愿在此事多言,很快就转移了话题道:“那什么,白允姑娘,你刚才都叫了我‘风大哥’,那也不是白叫的,我帮你挑一个最适合你们的任务。”手掌顺着榜单自上而下的掠过,最后定格在了第三位,“这个,两个月以后,组队探时光钟楼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这个任务跟罗刹鬼帝那项任务也是有点关系的。”风渝耐心的介绍道,“延缓时之力侵蚀的药物,外界难寻,但在时光钟楼之内,说不定能找到跟时间法则有关系的宝物。

    这时光钟楼,百年难见,据说是一处世外绝地。而发布任务的人呢,觉得自己一个人去的话风险太大,所以就要召集伙伴,组成一个探险团队。不管最后能召集到多少人,许给每个人的赏金,都是上面这个数。当然,就算找不到宝物,赏金还是照付,等于是稳赚不赔。你们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白允沉思半晌,温婉的点了点头:“看上去的确不错……风大哥你说呢?”

    风仇爽快的答应道:“可以。叶兄弟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必了。”叶朔谢过了他们的好意。毕竟自己此来,只是为了发布任务,至于什么秘境探险,他探过的太多了。天澜秘境,六御绝境,万象妖域……值得一提的是,每一次探险都没有好结果。也许,自己就是个不适合探险的人吧。

    “主人,去吧去吧!”青想熊忽然一骨碌坐了起来,“就像他们说的,时光钟楼,时光重地,漂浮在时间的夹缝中,说不定对你领悟时间法则会大有帮助!你要想清楚,这个地方可是百年难见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等等,我改变主意了。一起去吧。”叶朔在听到“时间法则”时,就已经改变了主意,此时重向风仇开口道。

    白允掩嘴轻笑:“叶大哥还是这么不坦率啊。”而后又转向风渝,“二哥,你去吗?”

    风渝右拳空握,掩在口边,有模有样的干咳了几声:“虽然我是很想跟你们一起去冒险的,但这佣兵工会如果没有了我,就好像没有了灵魂,所以我只能拒绝远行的邀请……”

    黎东旭一本正经的在旁拆台:“我来翻译一下。其实说白了,就是风哥的胆子很小。比起佣金,还是小命重要。”

    风渝面色阴沉的扭过头,摩拳擦掌:“小子,你这个月的奖金不想要了是吧!”

    黎东旭满脸都是诧异:“风哥,难道你要公报私仇?”脑袋朝后一仰,惊讶的张大了嘴巴,“不是吧,我心目中那大公无私的风哥,难道真的会做出这种事吗?”

    众人都被他这夸张的表演逗笑了,风渝又气又无奈,只能匆匆甩给了他一道“算你狠”的眼刀。

    “现在既然叶厚,呸,叶朔去了,那我就更不能去了,祝你们一路顺风!”

    接下来,叶朔等人约定两月后再在此地集合,风仇和白允又挑了一项打发时间的简易任务后,三人便各自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“风哥,怎么感觉你对那个叶小子,还是有些偏见的样子?”在下一批客人到来之前,黎东旭活动了一下四肢,望着叶朔离开的方向,似是漫不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偏见倒是没有。”风渝默默的握紧了记录本,“不过我看那个叶厚的命很硬,在他身边的人都会倒霉的。”此时在他脸上,缓缓罩上了一层算命先生般的阴沉,僵硬的转动着脖子,黎东旭竟是被吓得倒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来注册佣兵还会被恶整的人吗?你见过乾元宗墨孤城会破例亲自对付的人吗?”风渝如连珠炮般吐出这两句话,在将黎东旭唬得一愣一愣后,表情又重新恢复了正常。坐正身子,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,叹出一口长气:“所以,小心一点,总是没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风哥,人家叫叶朔……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时光钟楼现世,不知从何时起,就成为了各地最炙手可热的消息。为了这个神奇的时间秘境,各大宗门都展开了行动,一股不知从何处刮起,又是经何人引导的狂热浪潮,就在最短的时间内,席卷了整个灵界大陆。

    魔族大殿。

    “六御魔君陛下,莞萱公主求见。”

    正在和另一名年轻魔皇议事的六御魔君,一听到“莞萱公主”之名,脸色顿时就是一僵,匆忙下令道:“告诉她我不在!随便找个理由把她打发过去!”

    这莞萱公主,简直就是自己的克星。作为对面那位魔皇的亲妹妹,魔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高贵公主,她不但貌美,血统更是纯正,但偏偏粘人的功夫实是一绝。

    打从回到族中后,这个小丫头第一次见到自己,就开始嚷起了“六御哥哥陪我玩”。从此不管何时何地,这道魔音仿佛就缠上了自己。

    六御魔君也曾经一次次的重申过,双方辈分不同,要叫皇叔。但莞萱却是眨着澄澈的大眼睛,认真的道:“为什么啊?你看上去这么年轻,不怕我把你叫老了吗?”最后六御魔君也只能由她,同时换来的,就是她一步步的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而今魔族之内都传说,六御魔君最怕的是两个人,一个是大魔皇极道天魔,另一个就是莞萱公主。但在六御魔君心中,莞萱这小丫头,对自己的威胁实在是比极道天魔还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正在那魔族下属诚惶诚恐的答应着,便要下去禀报时,大门前忽然响起一道清越的笑声:“晚了,我都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笑声,一个妙龄少女缓步踱入,双手负在背后,下巴得意的挑起。她拥有一双琥珀般的双眸,满身环佩叮当,头发是温暖的淡粉色,左首缀着几片绒长白羽,右首编着一条细长的麻花辫,混杂在柔顺披拂的长发间,更增添了一种柔美的韵味。看上去,就与一位美貌的人族少女无异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娇俏伶俐的少女,六御魔君的脸色顿时直线转黑,而一旁那年轻魔皇,脸上倒是出现了几分忍俊不禁之色。

    “诶,皖彻哥哥,你也在这里啊?”那少女美目流转一圈,先落在了那年轻魔皇身上。

    两人这般坐在一起,从面目看来,确是颇有几分相像。那皖彻魔皇的外表,同样是英挺俊朗,长发却是如雪般的纯白。左首边同样缀着几片白羽,这是由于他们的本体,是一种白鹤魔兽。

    魔族在化成人形时,总会下意识保留几分本体的特征,毕竟不同种族的审美也不尽相同,在他们看来,自己的兽形本体,才是最为威武强大的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就不在这里了。”皖彻忍着笑,作势起身,一旁六御魔君的神情,更是急剧发苦。

    不料莞萱却是主动按住了他:“哥哥你也在正好!我有一个重要的决定要向你们宣布!”神秘的向两人眨了眨眼,接着自己也在另一处空位前坐了下来。竖起一根手指,来回晃动数次,在将两人的胃口充分吊起后,示意对方凑近,埋下了头,认真的道:“我要进入时光钟楼探险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皖彻那标准好哥哥的假面顿时崩塌,抬手在桌上一拍,厉声道。

    “时光钟楼?”一旁的六御魔君倒是懒洋洋的挑起了眉,“什么玩意儿啊?怎么从来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皖彻没好气的扫了莞萱一眼,解释道:“是在这千年间忽然出现的异地,每百余年才会出现一次,而且每次出世的地点各不相同。每一次进去的,几乎没几个能够生还。”

    顺便也将时光钟楼和罗刹鬼帝的关系详说了一遍,末了板着脸转向莞萱:“反正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!你趁早给我打消这个念头!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关系!”随口接话的却是六御魔君。莞萱闻言大喜,皖彻的脸色却是僵了下来。

    皇叔,敢情不是你的妹妹,你就不知道心疼啊……?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