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八十六章 八方云动
    对六御魔君来说,只要能把莞萱送走,管他什么时光钟楼,刀山火海,你敢死我就敢埋!

    这时他表现得一派善解人意:“就让她去吧,人间不是有句俗话吗!女大不中留。年轻人就是应该出去闯荡,没有历练就没有成长!莞萱已经跨出了成长的第一步,你这当哥哥的应该支持她啊!”

    莞萱在旁听得越来越开心:“我就知道还是六御哥哥最疼我了!”双手捧着脸蛋,笑容甜美,如同一朵盛开的鲜花。

    皖彻嘴角一阵抽搐:“皇叔……那句话好像不是这个意思吧?”瞟了眼身旁天真快乐的妹妹,她越是这样,自己就越是不放心,“可是莞萱一点都没有外界的生活经验,还是太危险了……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随意一挥手:“派个护卫随行保护她不就行了!那时光钟楼里要是真有什么宝物,与其给那叫什么……罗刹鬼帝的人类小子得了去,还不如由我们魔族拿着!就算莞萱不提,我本来也是要派人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皖彻皱了皱眉,心想皇叔先前分明还对时光钟楼一无所知,说什么本来就要派人过去,反正也是为了给莞萱找台阶下吧……

    而这时六御魔君已是抬手一翻,掌心中一阵金光闪烁,落定成了一块蟠龙玉佩,递到了莞萱面前。再开口时,态度一改先前的随性,倒是当真有了几分阵前叮嘱的皇者风范。

    “莞萱,你这回可是为魔族出征,这护身符我就交给你了。出行在外,一定要随时牢记自己的身份。我魔族的战士,无惧任何挑战。”

    莞萱认真的点了点头,站起身依着魔族礼节,有模有样的行了个大礼:“谢谢六御哥哥!我一定会满载而归,绝对不堕了魔界皇族的声名!”

    前一刻还是端庄的公主,起身时又成了那个顽皮丫头,冲着皖彻扮个鬼脸,就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。依着她的性子,恐怕是要认真的考虑,前往时光钟楼要带哪些娃娃。

    皖彻蹙紧的眉头一直就没松开过,见莞萱离开,终于还是担忧的转过身:“皇叔……这真的能行吗?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随手抓起桌上的供桃,不耐道:“你小子怎么比人类还婆婆妈妈的?我问你,最近族中有哪些后起之秀?”

    皖彻一怔,随即快速寻思着:“啊,如果说是要保护莞萱的话,火蝎族的钟殇焰似乎可行……他也是纯血出身,一直以来,修炼都很努力,如今已经晋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了!”六御魔君直接拍板定案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还在担心什么。”看着皖彻依旧愁眉不展,六御魔君三两口就啃光了供桃,抬手凭空一抹,桌上自动现出了一只水晶球。缭绕的雾气逐渐散开,晶莹的球体内,浮现出的是一处少女气息十足的房间。

    粉色的墙壁,粉色的窗帘,粉色的大床上堆满了各式玩偶。此时被玩偶包围的莞萱,抱着一只熊娃娃,正不知在说着什么悄悄话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给她的护身符,除了本身有一定的防护力量之外,还可以帮助我们随时掌握她的行踪。再加上你亲口推荐的天才,这回总该放心了吧?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漫不经心的扫了皖彻一眼,再把目光挪回水晶球中的房间。唉,总感觉自己正在做什么奇怪的事情,如果用人类的话是怎么说来着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还是皇叔想得周到。”本分的皖彻倒是全未觉出异状,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。看着水晶球中莞萱可爱的笑脸,顿觉安心不少,“那我稍后就传讯给钟殇焰,让他准备作为一名光荣的战士,为我们魔族出征。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点头:“你办事,我一向都很放心。那好,之后的监测就都交给你了,我去午睡。”站起身拍了拍皖彻的肩,将吃剩的桃核随手一扔,就大模大样的走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诶,皇叔……?”被留下的皖彻一脸懵两脸懵。这位皇叔简直是……专业坑侄儿三百年啊!

    时光钟楼即将现世,灵界大陆上的各方势力,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选拔准备。全力投入新型产品研发的两湖商会,自然也同样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这一日,一众会长齐集大殿。平日里无论亲疏远近,面上都是一派和络的说着场面话。但在殿中有两张座椅,却始终是空空荡荡。会长们虽是寒暄如常,却也时不时用情绪各异的目光,在那两张空位上来回打量。

    直到茶盏又换过一遍,大门前才现出了两道姗姗来迟的身影。西陵辰一手轻摇折扇,慢悠悠的迈过门槛,全无迟来者的自觉。在他身旁的忘海潮则显得局促许多,双袖拢在胸前,匆匆向众会长见礼,神色颇为歉然。

    曹会长缓慢的搁下茶盏,目光只扫视着西陵辰,阴阳怪气的道:“官高一级,果然不同。西陵先生还没有正式上任,架子已经摆了起来,让我们在这里,白白等了你们几个时辰啊。”

    作为对忘东流的尊重,同时更多则是出于自负,在赌约之期内,众人暂时承认西陵辰为“代理会长”,对他的称呼,也从“西陵小友”,换作了略显恭敬的“西陵先生”。

    但这些变化,代表的却绝不是对他的肯定,而不过是为了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捧得更高,等他的大话落了空,剥夺这一切的荣耀光环后,让他摔得也更疼罢了——

    “几位叔伯,不是这样的……”忘海潮连忙开口,便要详细解释二人的迟到缘由。

    “我们刚从工厂过来。”但还不等他细说,西陵辰却是折扇一扬,主动的接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我和海潮暂时吃住在工厂。昨晚为了一项推广计划,一直商议到深夜,今日起身时误了时辰,真是抱歉了。”说着稍一躬身,以示致歉。

    他的语调一直平平板板,脸上也始终挂着那副清冷疏离的笑容,哪有半分“抱歉”之意?但更令忘海潮莫名的是,情况分明就不是这样,他为什么要说谎?有心想从旁解释,又担心西陵辰另有计划,只能满头雾水的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曹会长冷冷一笑,也很快的扯起了商场假面:“哪里的话,西陵先生为我两湖商会如此呕心沥血,我们是高兴还来不及。不过我可提醒你,咱们最近的营业额,一直是在蹭蹭的往下掉啊?”

    西陵辰双目未动,淡淡道:“不要慌。一切都在我的预计之中。”缓步行至上首,在那张最宽大的椅子中坐了下来。端起茶盏,轻轻拨弄着杯中的茶叶。

    曹会长皮笑肉不笑的抿了抿嘴:“西陵先生到底年岁尚轻,听说你们年轻人都喜欢玩什么‘最后一刻翻盘’。好,反正限期未到,我就等着看你的‘大逆转’,只希望最后等来的是惊喜,而不是惊吓啊?”

    在这个话题就此揭过后,谈话也很快转入了正题。

    “关于近期将要出世的时光钟楼,我的意见是,咱们商会也要抓住时机,绝对不能落后于其他商家!因此关于留守人员的职务调动……”

    西陵辰目光微动,他还记得在来此之前,曾经有位老乞丐警告过自己“时光钟楼出世时,千万不要去凑热闹”。那时自己还是半信半疑,如今看来,至少这个预言,已经应验了一半——

    阶下,忘海潮激动得站了起来:“曹会长,那讨好罗刹鬼帝一事,咱们之前不是说好,暂时搁置的吗?”

    曹会长冷哼道:“是啊!所以这不是已经搁置好长时间了吗?等其他人先一步找到了解药,那一切就都晚了!”

    忘海潮急待再辩,一片纷纷热议中,忽然响起了一道清淡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赞成。”

    声音来自那张唯一的上位,所代表的,也同样是商会主宰者的权威。

    西陵辰半倚着靠手,缓缓将上身撑起:“很多时候,最后的结果如何并不重要。关键就是一件最具有话题热度的事情,我们去参与了,这样一来,也就拥有了曝光度。”目光环视一圈,嘴角缓缓勾起,露出了一个属于野心家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借着时光钟楼出世的帆,推出我们两湖商会的最新产品,时机正好。”

    忘海潮难以置信的望着他:“西陵兄,你也赞成探时光钟楼?”

    西陵辰并未应声,嘴角的笑容却是愈发深邃。他已经想得很清楚了,不管那边再如何凶险,反正要去的人又不是自己。真说的话,他还巴不得那边闹得更大一些,死伤的人更多一些,反正他要的也不过是商会蹭上这个话题热度,是“曝光度”而已……

    大殿中陷入了短暂的沉默,显然众位会长也未料到西陵辰竟会如此轻易的站在他们一边。但既然名义会长都点头了,整件事也算是有了结论,曹会长得意的一笑,就势道:“既然西陵先生都答应了,海潮侄儿,你也就不要再反对了。何况这一次,我已经连人选都找好了。”冲着门外扬声唤道: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大殿前,缓缓的投下了一道阴影。不知怎的,众位会长在这一刻,竟都是感到周身隐隐发冷。

    伴随着阵阵逼人的威压,缓步迈入的,是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。穿一套灰色盔甲,两臂下端延伸出锋利的袖剑,腰间有一块特制的凹槽,插着一排金色短镖。镖尖呈黑色,显是淬有剧毒。

    手中紧握着一把形貌古怪的巨剑,剑身前端竟是分呈三段。身后披着一件破烂的披风,上端的图案已经模糊不清。背上另负一把长弓。头戴兜帽,将整个脑袋都遮掩在内。相貌、年龄,一概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此人每一步跨出,大厅中的瓷砖都会隐隐现出裂纹。那如山岳般的威压透形而出,众人桌面上的茶杯各自震动不已。

    西陵辰的面色,难得的现出了几分凝重,仔细观察着来人,暗道:“这个人身上……好强的压迫感。”魂力详加探查一番,双眼略微眯起,“不对,半人半魔吗?”

    忘海潮在对方的压迫下,虽然也是暗自生惧,但此事关系到整个商会,仍是壮着胆子站起身来:“不知这位朋友是?”

    曹会长微笑道:“他是我重金聘请来的侠士,剑不归。有他亲自出手,此行的胜利,可说是已经尽在囊中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目光投注下,兜帽内传出了一道冰冷的声音:“其他事我不管。说好的酬劳给我付清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瓮声瓮气,似是个粗豪壮汉。但其中暗含的威胁,却仍是分毫不减。曹会长的笑容也僵硬了几分,应道:“这个自然,这个自然。”

    忘海潮又将此人打量半晌,似是同样看出了什么,便想开口询问。一旁的西陵辰却是对他冷冷一摆手,目光自有一派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散会后,忘海潮紧追在西陵辰身边,急不可耐:“西陵兄……”

    西陵辰的脚步并未稍顿:“海潮,你很喜欢向别人解释啊?”

    忘海潮不知他此言何意,唯有默默的点了点头:“是……因为不想人与人之间有误会,所以我觉得一定的沟通,是很有必要的。”

    西陵辰淡淡道:“但你可有想过,其一,你不可能向整个世界解释,第二,就算你解释了,也未必能得到你想要的效果。很多时候,人和人之间,需要的就只是一个台阶,真诚与谎言,又真的有那么重要么?”

    忘海潮困惑的望着他,一些前所未有的想法开始在脑中冲击,最终却还是用力摇了摇头:“不……我想,只要你对他人以诚相待,其他人,一定也都会用真诚来回应的!”

    西陵辰冷笑一声,大拇指朝后一歪:“那你对里头的那些叔伯们‘以诚相待’,他们又是作何回应?”

    忘海潮一时无言。两人就这样走出一程后,又想起了什么:“啊,还有,之前那个剑不归,他是半人半魔吧,你为什么不让我提出来?”

    西陵辰的语气只似理所当然:“无论你质疑与否,都不会改变他的身份,也无法动摇其他会长的决定,那么你又何必要说?”

    转视着忘海潮,“下次再开会的时候,每次发言之前都想一想,这句话是不是非说不可。不说的话,是否会对商会造成损失?如果答案是否定的,那就尽量保持沉默。不适宜的开口,只会暴露你的无知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