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9章 王者的觉悟
    传说,凤凰身负五种像字纹,夫木行为仁,为青,凤头青,故曰戴仁也;金行为义,为白,凤颈白,故曰缨义也;火行为礼,为赤,凤嘴赤,故曰负礼也;水行为智,为黑,凤胸黑,故曰尚知也;土行为信,为黄,凤足下黄,故曰蹈信也。

    山豹王看着眼前华贵艳丽的火凤,仅是稍怔片刻,在他脸,很快再次掀起了一抹狞笑。

    “叙鸟算现了原形也还是叙鸟,终究也是我们山豹一族的盘餐!”

    狂吼一声,妖力涌动,一层层幽蓝能量如海浪般在他周身翻腾,瞬息间便化为了一只通体土黄,腹背夹杂着大量黑斑的雄壮山豹。身形之火凰更为巨大,那锋锐的蹄爪、利齿,无一不昭显出一种无的力量感。

    再次发出一声厉喝后,山豹从回廊一扑而下,挥动着蒲扇大小的锐爪,向下方的火凤狠狠拍击了下去。

    火凤也不甘示弱,张口喷出一团火球,暂时阻住攻势,同时双翼扇动,飞越过山豹的头顶,身形直如陀螺般剧烈旋转,带起一阵龙卷般的火焰漩涡,急旋的外焰有如利刃,在山豹的身体切开一条条血痕。

    山豹愤怒的嘶吼着,虽然以它的体形,这点小伤完全可以忽略不计,但那火凤招招势如搏命,却也迫得它有些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“这是火凰族的烈火风暴!”钟殇焰低声自语道,“据说是族最强的杀招之一,却仅仅是让山豹有些狼狈而已。等得煞气的增幅耗尽,那更是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另一侧观战的叶朔等人,所得出的结论也大致如此。庞左半身都倚在护栏,眼闪过一道隐晦的光芒:“这么说,火凰王终究是敌不过山豹王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,山豹是纯粹的力量型,火凤却胜在轻盈灵巧,不到最后,鹿死谁手谁都说不准,咱们继续看下去吧。”风仇简略应道,不忘向下方观战的魔族二人投去一瞥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我们最后的对手,多半是他们了……

    大厅内,席卷四方的火焰风暴,山豹终是逮住空隙,冲破火障,迎风而,长鞭般的尾巴朝外侧一甩,直将火凤抽了个正着。登时飞散开片片五色羽毛,随之溅落的,还有点点滴滴的鲜血。山豹乘胜追击,又是一爪狠狠抓下,在火凤身前拖出了一条狭长血痕。

    “他快要撑不住了!我一定要帮他!”莞萱早已泪盈于睫,但还不等她引动魔力,钟殇焰再次拦住了她,这一次的声音,更是有着异常的严厉:“不要过去!难道你想叛族吗?”

    莞萱一向娇生惯养,被对方这一凶,也带起了几分胆怯。何况连她自己也无法弄懂,现在对北泽屹究竟是怎样的感情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自己在担心他。担心这个在广场外跟自己斗嘴,在刚才又救了自己的笨蛋。这种感情……仅仅是感激么?值得让自己为了他,甚至不顾自身的安危,背叛族的罪名吗?

    “活下去……”最终莞萱只能在心底默默祈祷,“求求你,一定要活下去……因为,我还有好多话想对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火凤那华丽的尾羽已经残损半数,周身也是处处染血,但那对炽热的双翼,却依旧有力而沉稳的持续挥舞着,重重火浪席卷而出,虽是凶狂不减,火势却已远逊于前。

    山豹瞳孔如钟,四爪深深的陷入地面,凶狠的头颅向前一探,以野兽的咆哮回应那疯狂的火凤。而后一路向前助跑,在这强大的力量下,地面竟不堪重负,裂纹遍布,碎石横飞。

    猛然间,山豹腾空而起,利爪挟万钧之威,风如疾电,势如长虹,在火凤腰间再次切开了一条血痕。创口之深,必然已是直伤内腑。

    尖锐的嘶鸣声,火凤不但未退,反而更有愈战愈勇之势。冲天而起,攀升至钟楼之巅,便转而俯冲直下,用残缺的身躯狠狠撞向了下方的巨大山豹。

    借着下冲之势,以及这般搏命的凶威,两只妖兽都是在地面平平滑出数丈,一直撞了尽头处的墙壁。登时硝烟再起,整个钟楼都椅起来,扬起遮天蔽日的尘埃。

    刚刚恢复行动能力,两兽便再度缠斗到了一起。巨大的身躯一次又一次激烈碰撞着,展开了最原始的搏斗方式。

    虽然这硬碰硬的举动,对火凤而言完全处于劣势,不过少顷,它那本鲜血淋漓的身子,在山豹利爪的撕扯下,几乎已经缩小了一圈。但那火凤像是觉不出伤痛一般,每有空隙,用锋利的长喙狠狠啄击山豹。渐渐的,山豹周身,也出现了一个个清晰的洞眼,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山豹一声怒吼,后蹄直立而起,前爪朝天盖下,火凤的整只翅膀,都被血淋淋的撕了下来。

    趁着火凤动作不便,山豹一爪扣住它的脑袋,张开大口,露出锋利的獠牙,朝它的喉咙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两只妖兽激烈纠缠,尘埃弥漫,观战的各方都难以准确辨析。但在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后,缓缓散开的烟雾,再次现出的两兽却已是重新化为人形,方才留下的伤势,同样是清晰的遗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北泽屹右肩处,只留下了空空荡荡的衣袖,鲜血将半边身子都染透了。而他的尾羽却并未完全消散,虽然已是只剩下小半截,但那每根羽毛却都是如尖刀般耸立。在羽毛的最前端,缠绕着一条条火红色的锁链,而这锁链正将他连同山豹王,都牢牢的捆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!”山豹王剧烈的挣扎着。但一向以力量着称的他,却是无论怎样,也无法摆脱这看似脆弱的锁链。

    北泽屹满头满脸都是鲜血,但此时在他脸,却是升起了一个妖异入骨的疯狂笑容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……在我的元神之火没有燃尽之前,这条锁链是不会消失的……”

    山豹王大惊失色,再次对锁链审视一番后,恨得咬牙切齿:“你疯了?这样做你自己也会死的啊!”

    北泽屹森然冷笑,声音虽因虚弱而稍显低沉,但那一层入骨的狠意,却是深刻得令人背脊发凉:“我说过的,想灭我全族,我算拼着最后一口气也会拖你下地狱……”

    锁链的光芒愈发明亮,那是元神之火急剧燃烧的征兆,即使是山豹王,在此时也感受到了极致的痛苦,忍不住凄声叫道:“等……等等!我错了,我不会进攻你们火凰族……我山豹族愿意从此向火凰族俯首称臣!”

    北泽屹沉默片刻,在山豹王紧张的等待,最后从他口轻轻吐出的,却只是三个字:“太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起,毁灭吧!”

    元神锁链,陡然爆发开一股有如曜日般的强盛光芒。北泽屹和山豹王,也被同时淹没在了这骤然大盛的火光。熊熊烈焰,气吞山河,几乎要焚尽一切,令万物成灰。

    长廊,风仇叹了口气。虽然北泽屹为人冲动又残忍,但不管怎么说,作为一位妖王,他还是合格的。

    也是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真正体会到了“灭族之战”的残酷。如今人族实力强盛,与妖、魔两族鼎足而立,他们暂时不必体会,那些弱小妖族时刻面临吞并,为此日夜担惊受怕的悲哀。但人族之强,是历代先辈以鲜血铸,终有一日,这份守护全族的重担,也要落到他们年轻一辈的身。到时,他们又是否能够如愿延续这份辉煌?

    火势燃倔,地面只留下了两具全身焦黑的尸体。

    不,或者那还不能说是尸体。因为他们都还有气,只是已经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渐渐的,有一个人动了。他艰难的活动着身体,一步一拖的爬了起来。满身的鲜血依然在滴落,但不管怎么样,他终究还是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北泽屹这样站在那里,面带笑容,俯视着山豹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山豹王剧烈的喘息起来。挣扎着抬起一只手,摇椅晃的指向他,仿佛还难以接受眼前的事实。

    北泽屹连续喘过几大口气,嘴角的笑意逐渐扩大:“呵,难道你没有听说过,凤凰会责重生么?我不会死……死的只会是你啊,山豹王……!”

    山豹王怔怔的指着他,嘴唇蠕动了几下,终于还是气力耗尽,手掌颓然垂落,砸在了身侧的血泊。一双眼睛却依然圆瞪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俯身观察了山豹王许久,北泽屹背转过身,疯狂的大笑起来:“山豹王已经死了,还有谁是我的对手?时之至宝是属于我的!属于我的!!”

    他满身鲜血,仰天大笑,一步步的向魔族一方走近。莞萱目光哀戚,既担心他会当真伤害自己,又不愿他好不容易战胜了山豹王,最后却还是要死。她所能做的,只有牢牢攀住钟殇焰的手臂,阻止他突施袭击。

    停下来吧……停下来好吗?你受了很重的伤,不要再跟我们为敌了,我会为你疗伤的,然后……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啊……

    莞萱痴痴的凝望着他,极力想将这千言万语,用目光向他传达。但北泽屹却视而不见,脸仍是那嗜血的笑容,一步步的向他们走近。

    一步。

    求你,停下来……

    又一步。

    求求你……

    再一步……这一步却只迈出了一半。

    北泽屹真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莞萱被泪水迷蒙的双眼,却忽然恐惧的瞪大。

    北泽屹的脚步停止,笑容停止,他缓缓的低垂下头,凝视着胸前透出的血洞,表情犹在状况之外。

    长廊方,叶朔两根手指依然停在半空,指尖缭绕着残留的灵力波动。

    北泽屹顺着攻击袭来的方向,游离般的转过身,双目微眯,似乎是要仔细将那个袭击者收入眼。接着,他缓慢抬起仅剩的手臂,指尖几度椅,终于费力的对准了叶朔。

    “嗵!嗵!嗵!”

    叶朔不等他动手,三发灵力炮弹又是接连击出,在北泽屹周身炸开数道血洞。

    北泽屹还是那样仰首望着,但他抬起的手臂却是无力的垂落了下去。身子一歪,无声的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……咳……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吐出几口鲜血后,北泽屹口吐出了几个轻微的音节。

    他在求救。在这四面都是敌人的地方,他又是在向谁求救?

    但也许,弥留之间的他,早想不到这许多了。唯一剩下的,只有那一股仅剩的求生意志,以及,他苦苦背负,至死也不能卸下的,责任。

    “救我,救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自己这样死了,火凰一族必将会沦落到任人宰割,嫁到万象妖域的妹妹,也会受人欺负……

    对于各大妖域的联姻,谁受宠,谁辉煌,还不是看谁的娘家春秋鼎盛。算阮石曾经与自己交好,但他所交好的,又何尝不是火凰一族的势力。

    “救我啊……”北泽屹的声音越来越轻。他能感受到,自己体内的鲜血,正在一点点的流干。而他苦苦牵挂的,还是那遥远处的火凰一族。

    作为王者的觉悟,我已经有了。我不怕为族战死,只是,天为何不能再多给我一些时间,在我身边,竟然连一个能为我向族传达遗言的人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长廊,叶朔冷视着他的垂死挣扎,向身侧几人解释道:“火凰王如果活着,对我们始终是个威胁。而且,在他身……有我需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神器碎片……次在荒神古墓已经错失了一枚,这一次,一定要拿到手!

    风仇等人对视一眼,也都目光复杂的点了点头。是啊,虽然的确令人惋惜,但现在可不是同情敌人的时候啊……

    空气仿佛也在一分分的冷却,那是属于火凰族的火焰和热血,都在熄灭的迹象。

    莞萱终于按耐不住,狠狠甩开了钟殇焰,疾冲前,扶住北泽屹,将他的头揽到了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“喂,你别死啊!你醒一醒啊!你不可以死,听到没有啊!”

    北泽屹缓缓撑开眼皮,脑后那一向高竖的艳丽翎毛,此时颓败的歪斜了下来。看着眼前的莞萱,双目的生机逐渐黯淡。似乎在想,在这最后一刻,陪在自己身边的为什么会是她,又似乎另有遗言托付。但终究,他已经没有力气,再说任何的话了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,一寸寸的合拢了。

    本书来自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