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5章 第三次轮回
    第三次轮回,已经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被传送到各异的地点后,郗寒君避开众人,重新绕回房间,久久的打量着窗前的盆栽。

    记得第一次轮回的时候,在盆底的确是没有叶子的吧……至于上一次,虽然记不清了,但这个只要下回再确认就可以。

    那么,如果我没有猜错,落叶的数量,代表的就是我们所经历的轮回的数量。现在这里有两片叶子,和树枝上的五片加起来,总共是七片,这是否就代表着,我们需要经历的轮回共有七次,第七次的结果就是最终的决战结果,而在那一轮死掉的人,将不会再复活……

    那么,如果在进行到第七次之前,大家就都恢复了记忆,又会怎样呢?轮回会提早结束,让所有人都可以活下去么?

    郗寒君摩挲着下巴,再次整理现有的情报。这个设想初听来虽有些过于美好,但越想越觉得,或许还真有这样的可能……

    按理说,轮回的设定,以及允许我们从各种途径恢复记忆,应该就是为了让一部分的人,利用所拥有的记忆,修正已知的错误,以及将计就计,去应付未知。如果所有人都恢复了记忆,那么每一轮的局面都会发生改变,轮回的存在也就没有了意义。是的,如果我是主办者,我也会这样设计的——

    不过为求万全……郗寒君转身出门,四顾无人后,重新将另外的四个房间也都查看了一遍,果然一如所料,每个房间的盆栽中,都有两片落叶躺在同样的位置。看来主办者所给出的提示,对所有人还是相当公平的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这个游戏,我才是真正的主导者……!一向自卑怯懦的郗寒君,由于这个大发现,第一次有了一种“我为王”的倨傲。所有人的生死,都只掌控在我的一念之间!叶朔,仅仅是拥有记忆,却不懂得利用,他又有什么了不起的?呵……呵呵,我才是王……

    站在房间中,缓缓张开双臂,感受着假想中的万众朝拜,郗寒君脸上的笑容,也逐渐的扭曲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为什么,那小子的行动为什么会和我的预感不一样呢……”

    北泽屹独自倚坐在二楼的护栏前,打量着尚显空旷的大厅,记忆却依然停留在上一次的轮回中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,他已经忘记了一切,却独独记得自己遭叶朔偷袭而死时的震撼。那个记忆太真实了,不会是梦,那么,到底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火凰王前辈,您也注意到了么?”一双深紫色的高筒靴,不知何时停在了他身旁,“这个空间,存在着轮回的事——”

    北泽屹冷漠的抬起头,望着面前的紫发少年:“你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郗寒君淡淡一笑,站在这样的强者面前,他第一次能够言谈自如。

    “我自然会向您解释,不过,希望前辈可以答应,与我合作。”

    虽然已经恢复记忆,并成功勘破轮回的真相,等于拥有了最大底牌,但能否在第七次轮回中活下去,才是最为关键的。

    是的,他没有那么高尚,并不打算当什么救世主,提早结束轮回。他想做的,仅仅是利用这条情报,与强者达成协议,让他们答应在最终轮回时保住自己的命。反正最终的胜利者可以不止一个,那么让自己活下去,对他们来说也并无妨碍。

    在这里,要说他最熟识,也一定会帮他的,那应该就是叶朔了。不过郗寒君设想得出,一旦让那个圣母得知真相,一定会立刻吵着要去拯救世界……给未来的争宝留下一群敌人。不过除此之外,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。

    既然拥有了记忆,郗寒君自然也不会忘记,荆楚卓曾经信誓旦旦的说过,叶朔会成为这场游戏最大的威胁。虽然此事始终令他百思不解,但谨慎一些总不会错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……上一次轮回的时候,北泽屹临死前那百般的难以置信,郗寒君曾看得真真切切,如果没有料错,到了这一轮,他应该是会保留下一部分记忆的。那么当自己与他说及轮回,想必也就更易取信。

    凑巧的是,他恰好也是最合适的人选。否则的话,是找那处处看低自己的钟殇焰,还是那凶狠残暴的山豹王,又或是满口嚷嚷着魔族必死的剑不归?

    北泽屹心中确是有诸多疑问,但听着郗寒君那副语气,倒似他已经足够与自己平起平坐了一般,仍是不屑的冷哼一声:“你是在跟我讲条件么?合作,凭你一个下等魔族,你也配?”

    郗寒君还没等答话,另一个方向,忽然就传来了一道清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下等魔族不配谈条件,那再加上我们呢?”

    钟殇焰大步从回廊中迈出,神情似笑非笑。在他身旁,是笑容娇俏的莞萱,打量着北泽屹的目光并无异色。

    北泽屹嘴角扯起一道冷笑,将坐姿转了个方向,视线在两侧轮番扫过,语气不善的道:“今日的魔族倒来得很齐啊,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钟殇焰淡笑道:“我也正想知道。”望向郗寒君,下巴略微一抬,“说明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次轮回时,钟殇焰为求保留记忆,百般苦思,最后他在自己的灵魂中留下了一道刻印,提示自己去寻找郗寒君。这会儿虽已记忆尽失,留在灵魂中的刻印倒是依然清晰。虽然为何要寻那个下等魔族,直到现在他都还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郗寒君的脸色急剧阴沉了下去。如今这两个魔族要人既然在场,就算再与火凰王商谈合作,作为代表的也必然是整个魔族,而不再是他自己。这样一来,他的地位就会变成钟殇焰的附庸,在谈判中所能得到的利益,也一定会被压到最低……

    不过,事已至此,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。不管怎么说,那高高在上的钟殇焰和莞萱公主,这一回毕竟还是承了自己这个被他们看不起的下等魔族的情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就是说,只要度过七次轮回就可以脱困?”在简略的讲述告一段落后,钟殇焰率先发问道。同时,他已经在心中下意识盘算起了各式阴谋毒计。

    “是的,而且我认为轮回的要素共有三条,每一次满足任意一条即可进入轮回。”郗寒君的语速加快,“第一,是团灭结局。第二,是在除了最终轮回之外,每一次厮杀到只剩最后一个人的时候。第三,就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样说的依据是,在上一次轮回的时候,山豹王杀死了所有人,成为最终胜者。虽然我没有亲眼看到,但当时已经不可能再有人与他同归于尽,他更不可能自杀,那么为什么我们还是迎来了第三次轮回?”

    “进入轮回的时间点,究竟是在他成为胜者的那一刹那,还是有过一定的延迟,直到一次轮回的时间用尽?这一点我们暂时还无法确定。所以我希望在这次轮回中来做一个实验,在我们当中不管是谁,要杀死其他所有人,做这个最终胜者,在得出结论后,在下一次轮回中再告诉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‘时限’真的被算在其中,那么在第七次轮回的时候,我们只要在时限之内杀死其他竞争者,然后就这样什么都不做,等待着时间结束。到时候,我们就可以全都活下去了!”郗寒君由于激动,声音也隐约的颤抖起来,“怎么样,我的计划还不错吧?”

    一时间四人陷入了一片沉默,除他之外,每个人都在细细思量这一大通情报,分析着其中有无漏洞。

    “但是,这也只是你的猜测而已吧?”随后,北泽屹开口了,“也没准,七次轮回之后,因为没有决出唯一胜者,到时所有人都会死绝?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那是不可能的。”郗寒君鼓足勇气道,北泽屹由于他这直言忤逆,目光略微一冷。

    “如果那布局者只是想看我们凄惨的死状的话,完全没有必要留下七次轮回。而且除了盆栽中的落叶之外,我又专门去看过最高处的那口大钟。最短的指针每次都会回到原位,但最长的指针,它的位置却是在发生变化的。

    按照它如今所处的位置,我仔细计算过它每次挪动的距离,反复七次后,恰好可以转动一周。我认为,这些就是布局者留给我们,寻找‘生路’的提示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后,钟殇焰冷哼一声:“难为你一个下等魔族还可以想到这么多,我就信你一次。你刚才说,你的记忆已经完全恢复了是吧?”

    郗寒君点了点头,钟殇焰的双目中,在这一刻陡然掠过了森森寒意,“那么,为了确保下次轮回的时候,我们的记忆不会消失,现在就签订灵魂契约吧。这样的话,我们的灵魂直接可以感应你的灵魂,你所保留的记忆,也就是我们的记忆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灵魂契约,就和成为人类的契约魔兽没有区别……根本就是要让他为奴!郗寒君满心愤慨,急叫道:“等等……就算要签订契约,能否签平等契约?这样的话,大家还是可以实现记忆共享……”

    钟殇焰双眉高高挑起,斜睨着他的目光,依然是如同往常的鄙夷和厌恶:“平等?你以为自己配跟我们谈平等么?”

    郗寒君极力辩解道:“但是,轮回的消息都是我告诉你们。否则的话,可能你们到现在都还在做着重复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钟殇焰冷笑着打断了他,“如果你不答应,我就直接吞噬你的灵魂,再跟他们建立平等契约,我们不会有任何损失。”直视着他,声音是一种诡异的低沉,“听清楚了,你,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郗寒君暗暗咬牙,想不到,自己到底还是输了钟殇焰一筹……也罢,也罢,不过这绝对不会是永远的……在他第一次认识到了自己的能力之后……原来,他并不笨,此前的修炼落后,也仅仅是因为过于胆怯而已。假以时日,自己也一定可以超越钟殇焰,成为真正的魔族战士的……!

    表面上,郗寒君顺服的垂下了头,依言结起了印诀。钟殇焰见状更是自得,指间稍转,深紫色光束交相连接,化为了一枚小小的符印,落定在了郗寒君祭出的元神上。

    北泽屹同样抬手化印,但在即将扣下之前,他却是犹豫了一下,皱着眉瞟向钟殇焰:“这契约,在离开钟楼时就会解除吧?”

    钟殇焰冷然微笑:“那是自然,我也并无意愿,要与您火凰王长期捆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北泽屹这才似是放下了心,一枚火红符印,也与钟殇焰的紫色符印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一道道光束顺着相连的符印,自四人体内轮转数次,在契约结成之时,三人脑中被沉埋的记忆,也突兀的大量涌现而出。

    莞萱清澈的双目,不知觉间蒙上了一层柔和的色彩。她全都想起来了,想起在第一次轮回的时候,自己曾是怎样对北泽屹动情,而这份朦胧的心动,现在也全都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还好……还好自己并没有失去他。莞萱悄悄向北泽屹望去一眼,面红过耳。不管怎样,现在他能好端端的在自己身边,这一次,我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他了……

    北泽屹也同样回想起了,第一次轮回时,自己在弥留间看到的那双眼睛,那时莞萱曾抱着他痛哭。还有第二轮的时候,她对自己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,现在也全都有了解释……

    莞萱双眼一眨不眨的凝望着他,此时北泽屹似有所觉,也转过头望了她一眼。莞萱顿时大感娇羞,匆匆埋下了头,北泽屹却是面无表情,冷冷的转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钟殇焰同样记起了,两次轮回中莞萱对北泽屹曾是怎样爱得死去活来,这个认知也令他瞬间升起妒意。早知道,就不该这么快恢复莞萱的记忆……但是不管怎么说,驸马之位,都必须是自己的,也只能是自己的!不管是他,还是那个下等魔族,等轮回结束之后,全都要解决掉……!

    不过,这样算计的并不只是他一个。除了正沉浸在幸福中的莞萱之外,郗寒君和北泽屹的眼中,同样闪过了意味不明的寒光。

    呵呵……谁要跟你们共享胜利……胜出者当然只能有一个,那就是老子我!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