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6章 恶之果
    “首先,我们绝对不可以暴露自己拥有轮回的记忆。”再次将现有情报整理过一番后,钟殇焰开口了,“否则不仅是自掀底牌,更会成为众矢之的。”

    北泽屹哼了一声,神情极是不屑:“我当然知道!只有最顶级的傻子,才会主动将轮回之事公诸与众!”

    钟殇焰回想起第二次轮回中,在大厅中卖力大喊的叶朔,不由微微冷笑:“那就是人类可悲的圣母情怀啊。”

    若有所思的弹了弹手指,重新沉下声音,“听着,虽然现在有了脱离轮回的方法,但那些敌人依然是敌人。宝物只有一件,是不需要太多人来分的,也就是说,除了在这里的人之外,我们要把其他人全部都清理掉。我想,各位应该都没有异议吧?”

    郗寒君忍不住恳求道:“可以放过一个人吗?他叫荆楚卓,他是我的同伴,并没有争宝之心……”

    此次时光钟楼之行,第一个被郗寒君真心接纳的人类伙伴,并非叶朔,而是那与自己遭遇相似,甚至更为凄惨的消瘦少年。如果可以的话,他还是很希望对方可以活下去的。

    钟殇焰嗤之以鼻:“下等魔族,总是有那么多多余的感情。”耐不住郗寒君再三求恳,最终或是出于息事宁人之心,草草应道:“随便你吧,只要他不碍我们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姓叶的人类小子,拥有全部的记忆是吧?”此事揭过,钟殇焰又将议题推入了下一个阶段,“那就让他去当我们手中的刀,背负外界生者的憎恨吧。”

    “整天梦想着当救世主,想拯救所有人,但是到头来,他只会害死所有人。”背靠着廊柱,钟殇焰嘲讽的摇头,而在他眼中,则是一片彻底的冰冷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想好了计划,送那个自以为是的圣母,走上堕落的黑暗计划。你们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副下达任务的口气,你在命令谁啊?”从开始到现在,都是钟殇焰一个人在大说特说,这种偏差的主导局面早已引起了北泽屹不快,“给我放卑微点好好商量啊!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不好好商量的话可不行呢!”莞萱在一旁有模有样的点了点头,眨着清澈的大眼睛,“夫唱妇随”的道。

    钟殇焰权为平衡局面,暂且耐着性子道:“那……火凰王前辈,您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北泽屹一脸傲慢,高调的负起双臂:“我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哼,无聊的自尊心。”钟殇焰心底冷笑一声,正要继续话题,忽然心念一转,优先看向了郗寒君,“在此之前,你需要先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——在这次轮回中,给我凄惨的死一次。”

    在这危险的宣告下,郗寒君全身都掠过一阵颤栗。看着他躲闪开的视线,钟殇焰冷笑着,缓慢的俯身上前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如果你说的七次轮回是真,反正你也不会真的死掉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厅中,风仇和白允如叶朔昨夜所言,在开局后立即到此集合。庞左随后气喘吁吁的赶到,不忘向三人挥手示意,那张肥肉堆积的脸上,仍是挂着伪装出的憨厚笑容。

    叶朔一见了庞左,当即二话不说,一拳凝聚火浪,就向他狠狠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叶兄弟,你为什么……?”庞左大惊之下躲闪不及,右颊当即擦出了一块焦黑。叶朔却依然没有停止之意,身形腾起,反手又是一拳砸落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这场游戏不是你死就是我活!”

    一重重能量波纹四散而开,在钟楼内部切开大量裂痕。在叶朔激烈的攻击下,庞左毫无还手之力,很快就被打成了一个血人。白允似有不忍,想上前阻止,却被风仇拉住,面色凝重的冲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每一拳,都包含着叶朔在前两次轮回中所积蓄的怒意,步步紧逼,招招致命,最后的一击,叶朔凌空一掌拍落,庞左的脑袋直接如同一个粉碎的西瓜般爆裂而开,鲜血伴着脑浆四溢,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终于解决掉了……叶朔满手鲜血,凝视着庞左的尸体,嘴角缓慢勾起了一个释然的笑容。这样的话,就可以彻底避开“致命错误”和“驱虎吞狼”两个死亡结局,来自庞左的威胁,终于被彻底的铲除了!

    这场恶斗,是开局以来的第一场惨烈厮杀,大厅角落里,以及两侧的回廊中,都有着不少持观望态势的身影。先前叶朔那不由分说的屠杀,震撼到了所有人,也令他们对这尊血修罗望之胆寒。

    姑且不论其他人对于这场“游戏”的态度如何,眼前这个人……却绝对是已经投入了的!而且,他一定还会像杀死那个倒霉的胖子一样,杀死他们所有人……

    暗处,一道道身影悄然撤去了,隐匿到了未知的阴翳里。但所有人心中却都有着一个念头,必须要小心大厅里的那个男人,现在他是这场游戏,第一号的危险人物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叶大哥,你在做什么,为什么要下这样的狠手?”战斗结束后,白允快步冲上前,面带怒意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允儿,你不知道吗?”风仇紧追了上来,“这庞左人面兽心,若不先行下手,就是等他来对付我们啊!”

    叶朔一怔,随即,一抹狂喜在他脸上扩大:“风仇,你的记忆恢复了?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风仇略一皱眉:“我也不知道。但是这次一清醒过来,前两次的记忆就都出现了。”看向一旁的白允,“允儿,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白允缓慢的摇了摇头,看着庞左那血淋淋的尸体,依然戒备未消。

    叶朔一时百思不解。仔细推想,第一次这两人是先后被庞左杀死,清醒后都没有记忆;第二次两人则先后被火凰王杀死,但风仇却有了记忆……

    如果按照情绪留存的说法,当时风仇死得很快,但白允却是清晰的体验到了恋人惨死的痛苦,这样算来的话,恢复记忆的也该是白允才对啊!为什么反而是风仇呢?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脑袋发涨,叶朔用力的敲了敲后脑勺。看来这里还有很多规则是自己没有弄懂,但起码现在知道了,就算不借助宝物,其他人还是可以恢复记忆,这也算是有了一点希望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开始意识到,并不是拥有记忆,就一定可以稳立于不败之地。自己如今做出改变的每一步,都会引生出一系列的蝴蝶效应,也说不准,在这其中便会暗藏杀机。第二次轮回赶走庞左,却反遭他设计致死,就是最好的例子!

    还有一节,既然自己的同伴可以恢复记忆,那些敌人也一样可能会恢复记忆。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看清这个轮回的真面目,每一次的局势变动就一定会越来越大,即使是完整的记忆,也就快要做不得准了……

    况且,他很清楚,自己一直都不是个聪明人,玩不了阴谋算计,唯一能做的,也就只有更加谨慎而已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楼走廊尽头的一间杂物室前,紧闭的门板被人缓缓推开。蜷缩在角落里的语宁颤抖着抬起头,身子又朝一旁堆积的木箱后缩了缩。

    门缝中射入一道光线,立时又被随之进入的身影所遮挡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……原来我第一个遇到的人是你!”随即响起的竟然是一声惊喜的呼唤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好害怕,你可以跟我一起走吗?”少女可怜兮兮的望着她,双手轻拢在胸前,做恳求状。

    “可以是可以,但是……你为什么会选择我?”

    那少女认真的道:“其实之前在大厅里看到你的时候,我就觉得你是值得信任的。因为这么柔弱的女孩子,只会让人觉得应该好好保护啊。”

    语宁心中一暖,握住了她的手:“不要担心,咱们一起去找白允姐姐吧。要一起……活下去啊!”

    在廊道中还没走出多远,就遇到了迎面而来的神火堂供奉。那少女慌乱中将语宁推了出去,自己趁隙脱逃。于是结局就和前两次完全一样,语宁再次被残忍杀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条廊道内,江彩妮缓缓从尸身上抽出长剑,正要转身离开,在她背后,忽然响起了一声微弱的呼唤。

    “师姐……彩妮师姐,我可以和你一起走吗?”

    江彩妮听着这个声音,不由冷笑一声,傲然转过了头,眼中满是嘲讽。

    “你要和我一起走?在发生了那件事之后?”

    中长卷发的少女金思,闻言脑中登时“嗡”的一响,记忆堕入了无边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是在很多,很多年前。那个时候,自己刚刚进入邪风教。顶着一头蓬松的短发,摇摇摆摆的行走在门庭间,目光中,有着现在的自己所没有的稚气和单纯。

    还是看什么都觉得新鲜的年纪,看到同门的师兄师姐们各自盘坐修炼,金思也曾随手模仿过他们所结的印诀,但在她拉开的手指间,却并没有那些或蓝或紫的光束,自然,也同样没有能量的波动。

    困惑的甩了甩头,金思很快也就失去了兴趣,继续那样简单的走走,看看。在这些冷漠的人群中,她惊喜的发现了一个和自己看上去差不多大,就只有四五岁的小女孩。也是那样静静的盘坐着,一层淡淡的灵力气浪,在她周身缭绕。

    她长得真是很漂亮,皮肤就像冬天的白雪那样洁白,整个人的气质,也是如雪花般的高贵冷艳。金思就这样一直看着她,很快就露出了笑容。即使只是一个小女孩,也已经有了对美好事物的追逐之心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可以跟你一起玩吗?”摇摇摆摆的走上前,金思小心的仰起头,对她心目中的女神提出了第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那小女孩,也就是童年时期的江彩妮,听到她的声音,缓缓退出修炼状态,睁开了眼睛。那双眼睛也是冰冷的,有着她以前接触过的小伙伴都没有的东西,不过,还是很美啊!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现在是什么境界?”江彩妮开口了。声音中还有着稚龄女童的绵软,但她的语调,却是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威严。就好像,自己见过的最大的人物,邪风教的管事说话的时候……不,那是一种比他更加霸气的感觉!

    “境界……我也不清楚啊……”金思歪了歪头。虽然知道自己来这里是要修炼的,但是现在的她,就只是一个十足的外行,她并不能像沿途看到的那些师兄师姐一样,在手中变化出那些漂亮的光束。

    江彩妮皱了皱好看的眉毛,直接站起身,走上前拽起了她的手腕。稍加感应后,顿时就像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,猛地甩开她跳起:“连一条灵脉都没有打通的废物,不要靠近我啦,据说白痴是会传染的!”

    江彩妮一说完这句话,就气呼呼的离开了。金思却仍是锲而不舍的紧跟在她身后:“我还是不太懂,不过姐姐可以教教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很麻烦哎!”在金思追了一路后,江彩妮终于不耐烦的回转过身,一把将她推倒在地。

    突来的疼痛,以及被喜欢的小姐姐讨厌的难过,金思只感到一阵委屈,扁了扁嘴,就哇哇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哭声引得四方侧目,江彩妮一时间只觉得脸都没地方搁,被她哭得心烦意乱,只能噘着嘴伸过一只手:“好了好了,我教你就是了,赶紧起来吧!”

    金思仍然在哭,不过哭着哭着,她就笑了起来。高高的抬起了一只手,搭上了江彩妮的手掌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那究竟是她们友情的开始,还是一个噩梦的开始呢?

    那以后,在邪风教,初来乍到的金思就跟在了江彩妮身边。但随着她们逐渐长大,作为教主的独生女,江彩妮的傲气也是与日俱增。

    什么新得的法宝秘籍都只能归她,自己只能捡些她用剩的边角余料;每一次的宗门大比,她都一定是年轻一辈中最耀眼的第一名,享受所有人的赞誉,自己只是衬托她的花花草草;所有的同门师兄都围着她献殷勤,只要她一个眼色,甘愿奔前跑后,自己却是被他们驱使的杂役。

    她是生活在光环下的,自己却是那明亮背后的阴影;她是骄傲的公主,自己只是她的小跟班。

    渐渐的,金思懂得了,当初在江彩妮眼中看到过的,童年小伙伴所没有的东西,那就叫做“阶级差异”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