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8章 二选一
    “那到底是什么东西?你现在就告诉我吧?”

    在郗寒君的提议下,由风仇和白允去寻找简之恒二人,“兵分两路”。奔行在长廊间时,叶朔耐不住心中好奇,主动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郗寒君依然步履匆匆:“不,因为现在,我也无法完全确定,我不想让大家白高兴一场,还是等看到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江彩妮找到了独自一人的山豹王,在依照金思所言,将整个合作计划完全复述过一遍后,山豹王的神情却是有着反常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跟其他三方都已经签订了契约?”似笑非笑的打量着面前的江彩妮,山豹王又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,“平等的契约?”

    江彩妮此时已经隐隐感到,自己似乎在什么地方犯了错误。但话已出口,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了下去:“是的,如果山豹王认为……”

    山豹王一摆手,狞笑着打断了她:“那也就是说,杀了你的话,他们也都会死?”

    江彩妮脑中“嗡”的一响,之前她仅仅关注了平等契约的依附效果,“一荣俱荣”,却忘了这个推论若是反过来,“一损俱损”,也是完全成立的……

    “不……山豹王前辈……”江彩妮真的开始惊慌起来。踉跄后退,语无伦次的恳求着。

    “是真是假,咱们就来试试看吧。”山豹王脸上的狰狞迅速扩大,右拳化为兽爪,携带起一股幽蓝气浪,瞬间贯穿了江彩妮的胸膛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转入长廊内,叶朔和郗寒君已经回到了作为起始点的房间。这里看上去一切如常,仍是充满着宁静安逸的气氛,与那外界的一场场血腥厮杀好似完全隔绝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东西,现在不用卖关子了吧?”叶朔抓了抓头皮,再次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在那边,我马上就给你看……”郗寒君口中答应着,走上前转动盆栽,叶朔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在两人脚底,忽然散开了一座巨大的阵法,紫色阵纹遍布整室。一种异样的束缚感从脚底升起,同时在门外,响起了一阵猖狂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人类小子,听说你也是阵法师,那这阵法的功效,不需要我再为你解释了吧?”

    看着那狂傲大笑的钟殇焰,叶朔又急又气,却也不得不当先俯下身,仔细查看那一条条相连的阵纹。随着对阵法的解读渐趋深入,他的双眉也是不断的蹙紧。

    “这阵法,必须由两人同时灌注灵力,如果其中一人退出的话,阵法就会立刻启动……”叶朔望了郗寒君一眼,声音更加苦涩,“但是就算两人都保持不动,一柱香时分之后,阵法还是会启动,”他的面容痛苦得扭曲了起来,就像是患了牙疼,“两个人……都会死。”

    钟殇焰听得不住点头,终是张开双臂,放声笑道:“没错!那现在就让我看看,你们两个跨越种族的伟大友情吧——”

    阵纹仍在不断运转,犹如绝命的呼唤,声声威逼中,叶朔的思路也是猛地一转:“等等……你的做法和之前不一样……你也恢复了记忆吗?”

    钟殇焰半边眉毛夸张的挑起:“记忆?什么记忆?这就是一场只能活一个的游戏,我只是在按照规则,清除对手而已啊。顺便我更想看看,在面对真正的死亡威胁时,是否还有人能如同口头上喊的高尚,恪守那可笑的同伴情谊,宁可自舍生命?”

    “没有记忆啊……”叶朔暗暗摇头,这么说,那就只能是蝴蝶效应了……因为自己所引发的改变,让这个空间内的其他人,行为和命运也都连带着发生了改变……

    这时,郗寒君好似刚刚从惊骇中回过神来,急道:“叶兄,你没必要为了我一介低贱的魔族送命,快点离开吧!”

    叶朔厉声斥道:“别说傻话!”继而转向钟殇焰,质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?你们不是同族吗?”

    钟殇焰厌烦的摆了摆手:“谁跟这个窝囊废是同族?更何况,他竟然堕落到去跟你这种肮脏的人类同流合污,那我只能让他的死法,符合他低贱的血统了。”

    地面的阵法层层流转,颜色再度加深了一重,郗寒君急得提高了声音:“叶兄,你快点走吧,轮回还没有结束,一切还是可以重来的!”

    叶朔用更大的声音吼了回去:“谁都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的轮回!你可能会真的死掉啊!”

    看着郗寒君胆怯的目光,叶朔叹一口气,放缓了语气道:“别急,我是阵法师,一定有办法可以破解这个邪阵的!”

    钟殇焰将两人的对话尽数听在耳中,再次大笑道:“先不说你那半吊子的阵道水平,这阵法中被我施加了咒印,如果有外来灵力试图强行侵入,就会立刻爆炸。那么,最后死的到底会是一个人,还是两个呢——?”

    仿佛是为了应和他的话,在叶朔刚刚试图触碰阵纹时,那阵法顿时就发出了一声声“滴——滴——”的尖锐鸣响,似乎随时都会启动。

    “叶兄,对不起了!”这边叶朔尚自苦恼不堪,郗寒君却像是下了决心一般,猛地将他推了出去。而他脚底的阵法,也在这一刻急速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等等!”脱离阵外的叶朔嘶声大喊,只想立刻冲上前把郗寒君拉出来。但几乎就在同时,阵法的转动带起一股狂暴的斥力,一团毁灭性的能量在正中爆发。没有火光,没有惊天动地的震动,但郗寒君的身形,却是“砰”的一声,炸裂成了漫天的血雾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!!”叶朔伸出的手臂依然停留在半空,掌心却是空空荡荡。淋漓的血雨飘洒在他的头上、身上,极度的火热和冰冷交杂,难言的悔恨吞噬着他的身心。

    风仇,白允,现在又是郗寒君,有那么多的朋友因为自己的无能,就这样死在自己的面前……即使还会再有下一次的轮回,即使一切都还可以挽回,但谁又知道,这无限轮回究竟要到何时才能终止?而在一切终止的时候,他又是否可以保护好身边的同伴?所留下的是否只会是永久的悔恨?

    钟殇焰的脚步停在了他背后,声音森寒,如同涂抹了毒药的刀锋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心想让他活下去的话,同样的事,原本你也可以做,但你却迟迟不动。果然你所有的正义,都只是口头上喊出来的伪善哪?只是可惜了我这个同族的废物。”

    ……而这把剧毒的刀锋现在正在捅进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远离喧嚣的另一侧,莞萱小心翼翼的走近北泽屹。见他并未抵触太甚,更是主动在他身旁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和你说说话吗?”

    钟殇焰和郗寒君不在,他们有他们的计划。但现在最重要的是,自己终于可以和喜欢的人独处了……

    北泽屹一言不发,但在她坐下时,他却是有意的朝另一侧挪了挪,重将间距拉开。

    莞萱心里一阵委屈,急急的道:“现在已经没必要互相厮杀,我们也用不着再敌视对方了啊!”

    北泽屹终于开口了:“公主这话倒是说得新鲜!难道魔族和妖族,还能交朋友不成?”

    莞萱忙道:“有什么不行?就算以前没有先例,咱们可以来做这个先例啊!”

    她再次挪近了位置,认真的注视着他:“我是真的欣赏你,喜欢你,我还是第一次对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。如果你觉得这样太快,那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,我都配合你好不好……?”

    北泽屹霍然站起,冷冷的道:“我没时间陪你玩交朋友的游戏!既然不用厮杀,那我就要利用这段时间修炼了。”

    莞萱也在他身后站起,目光始终追随着他的背影:“你这么拼命修炼,都是为了保护火凰族对吗?其实,你可以不用这么辛苦的……如果,咱们两族联姻……六御哥哥最疼我了,只要我去跟他说……”

    北泽屹的声音中,陡然带起了一股被羞辱的愤怒:“我请公主自重!我火凰族要崛起,凭的是真正的实力,最起码,绝对不会畏偎于女人裙角,更不需要仰仗异族的施舍!”

    随后他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,莞萱的眼眶都红了一圈。从前在魔族,自己就一直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从未考虑过是否会对旁人造成伤害,但大家还是会对自己言听计从。所以她根本就不懂得,该怎样避讳,怎样讨旁人欢心。难道刚才……真的是自己说错话了么?

    钟殇焰刚刚自房中回转,站在廊道一侧,将莞萱是如何委曲求全,而对方又是如何不屑一顾完全看在眼中。在他心底,有股嫉妒的火焰顿时蹿起,烧红了双眼。

    想不到公主竟然是用这种低级的英雄救美就能搞定的傻丫头……如果能把她对北泽屹的记忆抹掉,自己再如法炮制一遍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越想越气,钟殇焰大步跨上前,一把拽住了正想追赶的莞萱,厉斥道:“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莞萱狠狠甩开他,如果爱情在前一刻令她学会了柔弱,那么在这一刻就令她学会了反抗:“我怎么胡闹啦?我喜欢他,我就是要跟他说清楚啊!”

    钟殇焰气得浑身都在发抖:“几位魔皇是绝对不会答应的!就算会引起公主的反感,我也不能眼看着你做出令魔族蒙羞之事!”

    莞萱脱口就想反驳,但不知怎的,那一肚子的理由在钟殇焰的怒火面前,似乎都没有了用武之地。何况就连她自己也模糊的知道,“六御哥哥疼我”,和全族大义相比,终究还是微不足道的。他和皖彻哥哥,除了是自己的哥哥之外,首先他们还是魔皇。

    钟殇焰看到莞萱若有所思的表情,知道她也想通了其中关节,登时气焰更盛,双手重重的按上了她的肩头:“明白了吗?我们魔族,才是这个世上最强大的种族,而你作为公主,更是从一出生就高贵无比。你应该珍惜自己的血统和地位,何必要向那种小妖族摇尾乞怜?还要受他的气?”

    缓过一口气,他紧盯着莞萱颈中的玉佩,努力摆出自己最深明大义的表情:“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不仅是对不起你自己,对不起魔皇陛下,你更对不起为我魔族抛头颅、洒热血的列祖列宗!”

    虽然魔族在自己的心里是第一位,但要让几位魔皇看到,自己也同样是关心莞萱的,将来她嫁给自己,绝对不会受委屈。钟殇焰的神情,从恨铁不成钢的暴怒,缓缓过渡到了最温柔的情郎,连他也不得不佩服起自己的演技,“而且,看着你这样受委屈,我也会心疼的啊。”

    莞萱怔怔的看着他,难以理解他的“变脸”,但不知怎的,她忽然感到眼前这个人很陌生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,你今天为什么要一直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……我不跟你说了!”跺了跺脚,就想匆匆逃离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是不会有结果的!”钟殇焰的声音继续在她背后响起,如同无孔不入的魔音,“早点结束对大家都好!如果你仍要执迷不悟,那不仅是误了自己,更会害了他!”

    莞萱蓦然一怔,事关北泽屹,她再也无法置之不理了,猛地回转过身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钟殇焰嘲讽的一笑,一步一步向她走近:“你应该也知道,在我们魔族,为免臣下玩物丧志,任何人一旦过度沉迷享乐,不管带给他牵绊的是人还是物,都要统统予以毁灭!当初这还是六御魔君大人亲自定下的规矩!如果你的事被族中知道了,作为公主的耻辱本身,不仅是他,就连整个火凰域,也只有灭族的下场!”

    在莞萱的身子由于恐惧而僵硬时,钟殇焰忽然略微俯身,一把抱住了她。还不等她着力挣扎,一道低沉的传音,紧跟着就在她脑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这里发生的一切,我可以为你向族中保密,不过,我也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能感受到怀中娇躯的颤抖,钟殇焰不动声色的将她抱得更紧:“你不用怕,很简单,等回去以后,我会上一份奏章向你提亲。而你,只需要答应就可以了——”

    莞萱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,满心的慌乱无措,虽然不知对方为何刻意传音,但在这样的气氛下,她也下意识的在脑中回应道:“为什么?你并不喜欢我,我也不喜欢你,你为什么要娶我?”

    钟殇焰哂然而笑:“谁说这世间的婚姻,就都是因为两情相悦才结合的呢?公主,你真的很单纯,我但愿你这份单纯,可以一直保留下去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他结束了这个拥抱,并抬起手,温柔的为她擦干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莞萱感受到他的碰触,心底陡然泛起一阵寒意。这个人……刚才还在那么凶狠的威胁自己,一转眼却又扮出这一副深情款款,他竟然有两张脸,而且随时切换自如……

    好可怕……这个人真的好可怕……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