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0章 规则之外
    听了对方没头没脑的问题,叶朔略微一怔,应道:“没有,怎么?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声音:“是那个啊……你应该也注意到了吧,每次‘游戏’刚开始的时候,就会出现的剩余人数提示?”

    叶朔点了点头:“嗯,是27人对吗?”这样说着,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:“啊,你说‘每次’,这么说你也恢复记忆了?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的声音压得更低了:“先别管那么多……死掉的两个人,我知道都是出在我们房间。但是还有一个……”向身旁那人瞥了一眼,“我问过这一位,他是第五个房间的人,他也说他们之前没有杀过人。至于前两个房间可以排除,那现在就剩下你们第三个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确没有杀过人啊!”叶朔也有些不耐烦起来,“你……想说明什么呢?”

    从第二次轮回开始,对于每次通报的剩余人数,叶朔就没再过多关注了。既然有轮回的存在,那就是说不管死掉多少人都还会再复活,这个数字已经毫无意义。相比之下,他选择把时间投注在“探索”和“改变”上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终于开始沉不住气了:“但是,不管怎么想都很奇怪吧?既然在开局的时候,大家都已经被各自传送,就算要动手,也不可能发生得这么快,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死在昨晚!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那又怎么样?”叶朔被他绕得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见对方仍是一脸懵两脸懵,那中年人满心无奈,只能将话挑明:“还不明白吗?现在能够确定的死者只有两个,还剩下的一个到底是谁?难道说他一开始就被排除在竞争者之外了吗?为什么他可以得到这样的优待?他就是主办者,还是被主办者派到我们身边的卧底?!”

    一连说了这许多话,那中年人缓过一口气,忍不住狠狠瞪了叶朔一眼。也不知他是当真智商如此之低,还是故意装傻来骗取自己的情报。刚才他和第五个房间的人说起时,可是很快就形成了共鸣啊!

    “总之,昨晚死掉的人,刚才回房间确认过,他们的尸体都已经消失了。在这次轮回中,咱们就尽量去确认一下其他人的身份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绝对不能把一个透明人留在我们当中!等到下一次,我一定会阻止那个江彩妮再动手的!”

    和身侧的同伴对视一眼,那中年人继续做总结道:“我们三个房间,现在来一个约定,下次轮回的时候,在前一晚无论如何都不要杀人,第二天再留心一下剩余人数的通报!看看究竟会恢复正常,还是仍旧是29人!”

    这个短暂的临时同盟,至此就算结成。在那两人离开后,叶朔等人再做商议,都是下意识想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人从一开始就被排除在规则之外,那很有可能就是端木止了吧!所以每次“游戏”,他从来不曾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不……但若是这样,在众人彼此厮杀,决出最终胜者后,得到了的保障,必定戒心松懈,而端木止再以透明人的身份,暗施偷袭……那么这场游戏,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有赢家……

    不过再等等,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?就算主办者当真想将他们全部坑杀在这里,又为何还要留下这无限轮回?那端木止倘若真是主办者一方,也要陪着他们无止境的陷在这里,那和一个普通的“参赛者”又有什么区别?也或许,是刚才那中年人太过紧张,导致他们也跟着疑神疑鬼了?

    “对了,郗寒君,上次轮回的时候你说有东西要给我看,那是什么?”端木止的问题,现在就算想破了头也不会有答案,叶朔转而想到了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上一次,郗寒君带他回房间,就是因为找到了破解轮回的线索,可惜钟殇焰却提早在房中布下了陷阱,令探索半途而废。与其继续执着于那些毫无根据之事,倒不如先去看看郗寒君的发现,也许那才是真正的解谜钥匙!

    对于郗寒君,如果起初叶朔还会因为他魔族的身份,稍有抵触,但在上次轮回,得他舍身相救后,叶朔就真正将他视作了可托生死的好兄弟。他和钟殇焰那种人,真的是不一样的!

    听叶朔问及,郗寒君很快的点了点头:“大家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再次来到第三间房前,叶朔吃一堑,长一智,首先运用阵法师的特长,仔细查看过房内并无机关后,才示意众人入内。

    郗寒君并未过多耽搁,径直走到窗台前,将盆栽略微转动:“就是这个。大家仔细看这个盆栽。”

    光秃秃的树杈上,挂着五片叶子,盆底的泥土中,则静静的躺着三枚。除此之外,一无异状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叶朔翻来覆去的细看盆栽,最终还是耸了耸肩。他对植物是外行,就连女孩子最喜关注的花语也是一窍不通。索性也就不再浪费脑细胞,只等郗寒君解释。

    接下来,郗寒君便将自己当初对钟殇焰做过的说明,完完全全的复述了一遍。只是将总轮回的次数,从七次换成了八次。

    那株盆栽的枝杈上,原本是应该挂着四片叶子的。钟殇焰对它施展了咒术,并在盆内洒下了魔族特制的“幻香魔芋”。

    此物会散发出一种特殊的香味,飘散在空气中,吸入时并不易觉察,但却会经此出现特殊的幻觉。而幻觉为何,则全依施放者的咒术而定,好比将四片叶子,看成了五片。有时越是微小的花招,便越易令人毫不设防。

    每一间房内,钟殇焰都在盆栽中留下了相同的布置,但叶片的数量却是高低不等。这是为了混淆轮回次数,让有些人即使侥幸恢复清醒,注意到了盆栽中的秘密,也难以窥破真正的玄奥。

    在郗寒君的说明告一段落后,风仇沉吟良久,点了点头:“的确有可能。第一次轮回的时候,那张纸片不就是从盆栽里冒出来的吗?那个时候盆里如果有叶子,绝对会注意到的!”

    按住叶朔习惯性抓向头皮的手,续道:“况且轮回之后一切都会恢复原状,也包括我们受过的伤,唯独这个盆栽会发生变化,单是这一点就很能说明问题了!”

    郗寒君奇道:“什么纸片?”

    经过风仇的解释,得知那纸片当初记录的,正是未能找到房间之人的名字,而不论是否在方框内打钩,都仍是要将纸片插回盆栽,这一来二去,当时盆中只有一片光秃秃的泥土,自是谁都能看清的了。只是在毫不知情之时,未必有人会多加注意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,这又是提示了。郗寒君暗暗点头。提醒大家关注这个盆栽,以及盆里没有叶子的事实。但如果这个提示一再反复,对于已经拥有记忆的人来说,再增加了叶子就会变得非常明显……所以这个程序才只有一次啊。

    但是,当初是因为我们几个没有找到房间,名字才会被记录到纸片上,给房内的人充当了提示,主办者又如何能预知到这一点?换句话说,如果当初所有人都已经找到了房间呢?

    恐怕也只是一个或多个的差别吧……稍一细想,郗寒君忽然眼前一亮。如果端木止真的是“规则之外”的人,一开始就是要被充当提示而存在的,那就是说无论我们几个怎样,纸片都是一定会出现的……这个推论应该不会有错,果然,他是越来越可疑了啊……

    “虽然还不知道该怎么办,但是,我们一定要向着让大家都能恢复记忆的方向努力!”在得知“所有人都清醒即可结束”的共赢法后,叶朔握紧了拳头,举起手臂,向众人高声呼吁道。

    果然,他能想到的也只有这种层次的东西……郗寒君暗暗摇头。不过也好,正因为你有这样的心思,才完美的踏进了钟殇焰的陷阱,或者说是……我的陷阱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庞左怎么办呢?”几人达成共识后,风仇又提起了一个麻烦人物。

    “庞左啊……”叶朔再听到这个名字,感到太阳穴都是一阵发涨。这个胖子简直就像不散的诅咒,从第一轮开始就缠上了自己,留也不是,杀也不是,三次的死亡结局全是由他引起。如今再说起他,还真是要令自己束手无策了。

    “那不如,我们跟他讲和吧!”半晌的沉默后,白允这样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,没有哪个人一生下来就是坏人,就算是庞左,他也只是想活下去而已。如果跟他好好商量的话,说不定可以让他成为同伴!”

    就算是最善良的白允,此时的声音中也带着淡淡的犹疑,显然对于能否说服庞左,她也不敢打十足的保票。

    叶朔扶额:“对于这个……我持保留意见。”他总觉得,这样做的后果会导致,庞左假意忏悔,却在最后关头再度翻脸,达成死亡结局4: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。

    “不过接下来,咱们还是先用端木止的那个方法,去试探一下哪些人恢复了记忆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楼走廊尽头的一间杂物室前,紧闭的门板被人缓缓推开。蜷缩在角落里的语宁颤抖着抬起头,身子又朝一旁堆积的木箱后缩了缩。

    门缝中射入一道光线,立时又被随之进入的身影所遮挡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……原来我第一个遇到的人是你!”随即响起的竟然是一声惊喜的呼唤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好害怕,你可以跟我一起走吗?”少女可怜兮兮的望着她,双手轻拢在胸前,做恳求状。

    “……抱歉,不可以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语宁手中就出现了一把匕首,狠狠的捅进了那少女心窝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总觉得,如果不杀你的话,我自己就会死……”望着栽倒在地的少女尸体,语宁双手合在胸前,向她做出最后的忏悔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预感,但那预感来得如此真实,而她再面对那少女时,也有着一种毫无来由的厌恶,甚至连杀人……第一次杀人,她都没有感到多少罪恶感。

    在心中默默鄙夷了一下这样冷血的自己,而后语宁匆忙站起,对着那少女的尸体深深躬身,接着就快步跑出了这间杂物间。

    站在分呈两列的廊道口,语宁静静凝望着那深邃的长廊。那个方向,正是她和那少女遭遇神火堂供奉,又被杀死三次的方向。虽然并没有之前的记忆,但她心底,仍是有种下意识的抵触。

    “那边……总有种很不好的感觉。还是换个方向吧。”

    语宁咬了咬嘴唇,毅然跑向了另一条廊道。

    一片昏黑中,她在前方远远的看到了一道身影。斜倚着墙壁,衣衫华贵,肩头缀着毛茸茸的皮草,水蓝色的长发直披而下。听到脚步声时,缓慢的直起身,略微侧过头,朝着她露出一个深邃的笑容,尽显妖娆。

    “你来得比我想象中要晚。”

    语宁的双手在衣袖中攥紧,恐惧的后退了两步。这个人她认得……是昨晚在房中,指控过叶朔的端木止。虽然昨晚他并未对自己表露出敌意……但在这样的环境下,谁又不是潜在敌人呢?

    “做好准备了么?”端木止脸上仍是那妖娆笑意,一步一步的前进,好似全未注意到她的惶恐,“是要当一个掠夺者,还是继续保持软弱,仍然当被掠夺者呢?”

    语宁鼓足勇气,用力的摇了摇头:“我不懂这些,我只是想好好的活下去,我想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端木止的笑容中,瞬间闪过了几分阴晦,“即便是踏着其他人的尸体活下去,你也有这份觉悟么?”

    语宁犹豫了,但在端木止的注视下,不知怎的,她的目光却是一分分的坚定了起来,随即重重的点下头:“嗯!”

    那仿佛是在噩梦里,自己仿佛已经死了很多次。虽然已经记不清具体的细节了,但是死亡的感觉,真的好痛苦,好悲伤……再也不想体验了。如果非要我死掉,或者其他人死掉……那还是让其他人去死吧!

    端木止此时已经站在了她面前,对语宁的决定只似意料之中:“非常好,那就让我来帮你一下吧——”

    在他手中燃起了一团黑气,森寒邪诡,如同地狱的火焰。下一刻,在语宁恐惧却依然坚定的目光中,端木止手臂一送,将那团黑气直直的推入了她的胸膛!

    这一瞬间,语宁周身都被黑雾包裹,那原本孱弱稀薄的妖气,也在黑雾的增幅中不断攀升。纤细的十指化为森森利爪,额间散开了异样的血纹,长发在脑后飞扬而起,无风自飘。双眸中划过一道黑气,而后丝丝血色便悄然浮现,很快就将那澄净的眸子,化为了一片狰狞的血红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