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0章 最终轮回
    在一切都结束的时候,二楼的廊道尽头,悄然伫立着两道修长身影。他们全身都隐匿在逆光的暗影中,似乎本身就是这黑暗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留着整齐的紫色短发,背朝着回廊,向另一人低声说了几句什么,而后便是半晌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呵,我可不是主办者啊。”良久,背倚墙壁的男子缓缓的直起了身子,水蓝色的长发从肩头披落,犹如绸缎般柔软光滑。

    “只不过,是曾经和对方谈妥了一笔交易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墙角的一缕斜阳倾洒而下,将他的身形恰好映入其中。肩头缀着宽大的皮草,端庄华贵,精致的容颜,尽显狐族的妖娆之美。在开局之时,原本已经死去的端木止,此时却是好端端的站在这里,脸上仍是那漫不经心的戏谑笑容。

    “另一个人是谁?”紫发少年郗寒君再次开口了。语气不咸不淡,对于端木止的“死而复生”也全无讶异,神情只似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端木止转动了一下眼珠,对他的问题做茫然状。郗寒君又快速的说了下去:“你和主办者只是合作关系,但他和那个给你力量的人,却不是同一个人,所以,另一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端木止淡淡的瞟着他,眼中由震惊逐渐闪过了一丝赞许,嘴角也是缓缓的勾起一道浅笑。

    “和你这种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啊。我暂时不能告诉你他的身份,不过可以透露一句,他们近期正密谋着要做一件大事。等到事情真正轰动起来,你应该可以很轻易判断出和他们有关的,到时候再顺藤摸瓜,岂不是好?”

    郗寒君默然不语,两个聪明人之间,话只须说三分,他似乎已经认可了这个解释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你倒真是一个更好的苗子。”端木止淡笑着转过身,在郗寒君周身仔细打量。

    “因为从小被人忽视,被人厌弃,成长历程中充满了压迫和辛酸,也正因此,你的心里遍布着黑暗,而你,更是有着其他人所没有的智慧。如果我说,我也愿意给你力量,让你成为最终的赢家,你如何答复?”

    郗寒君再次沉默了,端木止则是微笑以待。这实在是一笔很优厚的交易,想来没人能够抗拒力量的诱惑,无论高低贵贱。弱者渴望变强,而强者还想更强,人心的贪婪是永无止境的。

    从前他和那个神秘势力找上的所有人,在得知自己体内有着黑暗潜能可供发掘时,可都是迫不及待的表示,愿意从此俯首称臣的——

    “……”郗寒君同样在**中挣扎了很久,而最终他做出的答复却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想,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端木止这一回是真的大吃一惊,竟然有人会拒绝变强的机会?

    “天上不会掉馅饼,没有哪个人会无缘无故的把力量分给其他人。”郗寒君抬起的双眸依然犀利,“我想,那些贪图力量而走近的人,最后只会变成你们手中的傀儡吧?”

    端木止凝视着面前的魔族少年,就如在研究着什么稀罕物一般。渐渐的,他笑了起来,笑得双肩都在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你是真的很聪明,都被你说对了,只有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所要制造的并不是傀儡,而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他的面容再次沉入了黑暗中。

    “‘容器’啊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宽敞明亮的十人间,窗台边是一株干枯的盆栽,枝杈上光秃秃一片,只有最后一片叶子摇摇摆摆,泥土中静静躺着六枚枯黄的叶片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相继睁开眼睛的时候,第四间房间内,响起了一声恐怖的尖叫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轮回竟然还没有结束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这不是真的……”金思的身子不住朝椅中紧缩,看着好端端坐在面前的江彩妮,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,嘴唇已经惨白,四肢无意识的颤抖,就像见到了鬼一样。恐怕就是世界在她眼前毁灭,也比不得她此时所受到的强烈震颤,以及绝望。

    这都是因为,当初钟殇焰在每个房间的盆栽内,都洒下了“幻香魔芋”的汁液,令每间房的叶子数量都各不相同。且这种幻术另有一种特效,那就是“从一性”。起始在第一间房内看到的叶子是多少片,以后再来到其他房间,受幻香魔芋蛊惑,所看到的叶子数量仍是以初次为准。

    虽然叶朔当时并未想到去其他房间查看,但金思和江彩妮等人,却都是谨慎的逐间房确认过了。也正因如此,她们才会对自己所了解的轮回次数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这出乎意料的第七次轮回,对金思来说是强烈的失望,但对于坐在另一张椅子上的江彩妮,却是强烈的重生之喜。

    上次轮回的时候,她真的以为自己就要死了……死在那个她一向看不起的蝼蚁手中……她绝望,她不甘,但是现在看来……哈,什么啊,蝼蚁始终都是蝼蚁,就算百般算计,到头来也是一场空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真遗憾啊,金思……”江彩妮的身子同样抽搐不已,双手紧紧的扣住木椅靠手,衣衫尽被汗水湿透,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。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也不太明白,但看样子,你是功亏一篑了不是吗?看样子,上天还是比较眷顾我的……?”

    其他人并不知这两人发生了什么事,没有记忆的是惊异不定,就算拥有记忆的也是一头雾水。但保持观望,不涉矛盾中心,却是众人的一致念头。

    这种尴尬的气氛并未维持多久,江彩妮就在众人的注视下站起身,大步横跨过房间,站定在了脸色苍白的金思身前。一柄雪亮的长剑,也在同时架上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求饶?”冷冷的凝视着金思,江彩妮握紧了手中的剑柄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,“就像你当年一样?”

    “就算这一次你未必会真的死掉,但我可是有足够的耐心,一直杀你到轮回结束的!”

    金思苦涩的扯动了一下嘴角:“成王败寇,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一提起当年,那个黑暗的小房间就又在眼前闪现。复仇失败,以江彩妮的个性,绝不可能再容许自己活着。到头来,一切的结局还是像当初一样么?我……什么都没能改变……

    剑锋触及颈侧的冰凉,以及那锋芒毕露的杀机,无一不昭显出濒临死亡的绝望。金思等待着,但她等了许久,却都未等到那致命的一剑落下。带着困惑,她抬起了视线,刚好与江彩妮的森寒目光相对。

    “笨蛋的确要有笨蛋的死法,但自作聪明的挑衅者,也应该有专属于他的死法!”俯视着金思,江彩妮忽然冷笑起来,“就这么一剑杀了你,难消我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长剑干脆的撤去,“叮”的一声插入地面,也同样落下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誓言。

    “一起进入天宫门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以后,我会让我爹给你一个推荐名额,到时候再一决胜负吧。”

    金思茫然的抬起头,几乎怀疑是自己听错。江彩妮抿了抿嘴唇,冷笑着接了下去:

    “你似乎是一个很看重颜面的人。这里的舞台太小,还不足以搭建我复仇的殿堂。在天宫门的考核赛上,我会在天下人面前,让你输得一败涂地,让你明白,我比你强大的,不仅仅是家世!当然,如果你在初选阶段就被淘汰的话,那就不要怪我没给过你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濒临死亡的那一刻,她想过了很多。对自己一直坚信的“力量至上”,也有了新一重的感悟。那个时候她就想过,如果还有机会的话,她不会再做一个有勇无谋的强者,她绝对会……更加的谨慎!

    要打垮一个人,也不仅仅是要立刻让他死。也许,先毁掉他所珍视的一切,让他生不如死,会更加好玩得多……

    金思沉默了很久。从小到大,这或许是江彩妮第一次尝试以“平等”的立场与她对话,这也就代表着,她认可了自己这个对手……这个认知,竟是令她在一瞬间感到了一种异样的满足。原来,自己是如此的在意认同感,哪怕那是来自敌人……

    是啊,由于出身平庸,在江彩妮这位“公主”身边,她总会有着潜意识的自卑感。一方越是高傲,一方就越是卑微,就这样,终是将两人的差距拉出了天高地远。任何事甚至无须较量,单凭两人外在的身份就已经有了结果。所以曾经,她才会那样贪恋那位师兄给的温暖。

    站在最高的舞台上,在世人面前,堂堂正正的进行战斗……这也曾是自己的愿望。只是不知何时,自己已经卑微得连这份愿望都舍弃了。

    很好,就是这样……我要迎战……我要在所有人面前证明,我并不比你差……到时候要跪下来道歉的那个人,将会是你……江彩妮……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金思猛地扬起了头,第一次毫不避讳的直视着她的双眼:“我接受你的挑战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第七次,也是最终的轮回,终于拉开了序幕。

    钟楼内的战争从来没有停止,即使是前次刚结成的队伍,也免不了出现分裂和背叛。局中者得意洋洋,受骗之人大发雷霆。但这些小范围的争斗,很快就被淹没在了一场更大的灾祸中。

    叶朔,他就如同一个最冷血的恶魔,毫不留情的斩杀着每一位参赛者,身侧很快就伏尸累累。但他依然没有停止,周身灵力爆发,再次冲向了下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……不要杀我啊!!”被他追上的庄稼汉跪倒在地,苦苦哀求,眼泪鼻涕糊了满脸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正是为了救你……到下次轮回的时候你们就会明白了!”叶朔不由分说,合身扑上,将他按倒在地。整个人骑在了他身上,挥舞着从他手中抢过的大砍刀,一刀一刀接连剁下。直至将他的脖颈剁得稀烂,血肉模糊的脑袋滚到一旁,这才作罢。

    郗寒君说过,要让这些人恢复记忆,首先就必须让他们死得足够惨……虽然每一次的行凶场面,都令他自己直欲作呕,但为了拯救他们……不得不这样做!

    钟楼内陷入一片混乱时,荆楚卓正躲在厅角的廊柱后。时不时就探出头朝外观望两眼,同时紧紧盯着手中的玉简,上端的进度条已经移动到了“95%”。快了……还差一点……

    拜托……一定要赶上啊……荆楚卓的心脏都悬到了喉咙口。虽然无法阻止外界的杀戮,但只要在轮回结束之前,能够侵入系统,改写程式的话,还是可以让之前的牺牲者复活的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蠢材在发什么疯?”二楼廊道上,一向冷口冷面的剑不归也皱紧了眉头。正要出去阻止,钟殇焰忽然拦在了他身前。

    “他正在做他该做的事。那么我们,也该做我们该做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一股强大的魔力在他周身缭绕,席卷开片片涟漪。剑不归身为猎魔人,感受到这种恨之入骨的气息,呼吸顿时急促起来,就连叶朔也暂时抛在了一旁,咬牙切齿的举起三分柔云剑。

    “魔族,必须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藏身的廊柱轰然炸裂,碎石残渣四面横飞。借着烟尘的遮蔽,荆楚卓迅速起身,接连几个侧滚翻避过爆炸范围,捧着玉简就朝另一侧奔跑。

    屏幕上的进度条,跳动到了“96%”。

    叶朔也看到了那道窜动的人影,正要抢上追杀,就听背后传来了一声愤怒的质问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在干什么?最后关头你打算投入这场恶劣的游戏吗?!”

    风仇,白允,以及简之恒和关椴都站在那里。亲眼见了这一地尸体,死状更是在挑战凄惨的极限,即使素日与叶朔交好,但此时四人的眼中,也闪烁着难以名状的嫌恶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现在无法向你们说明,但请你们相信,我这样做都是为了拯救大家!”叶朔还牢记着“规则不能出口”的禁忌,只能背负着众人的误会,暂时这样笼统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简之恒的呼吸有些沉重:“虽然不知道你的打算,但我告诉你,需要杀人才能达成的办法,绝对不会是一个好办法!如果你执迷不悟的话,我们就算拼死也会阻止你的!”

    这四个人都拥有记忆……无须抹杀,也不能抹杀,但一次轮回的时间有限,不能让他们再继续阻挠自己了……

    叶朔咬了咬牙,竟是一句也不加解释,就运起灵力冲了上去。简之恒等人见他如此固执,也是愤慨不已,各持兵刃迎上。

    那边的战斗,暂时为荆楚卓争取到了一点时间,此时他正蜷缩在角落,目光发直的紧盯着手中的玉简。

    进度条,已经攀升到了“97%”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