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5章 联手
    阵纹流转,散发出一层层迷蒙的金色光晕,就连这片混沌空间内的黑暗,一时都被驱散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那,我也参加!”莞萱退出战圈,也走进了阵法内。属于她的第六道光柱同时升起。随着阵眼不断被点亮,底部的阵纹相互交错,似也更加繁复耀眼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希望么?”剑不归抱剑而立,不知怎的,在他眼前突兀的闪现出了一间茅草屋。室内积了一地的血,将熟悉的一切都染红了。一个妇人倒在血泊中,挣扎着向他发出最后的哀声……

    场景迅速转换,再度回到了现实。剑不归一向冷漠的目光,也在这时狠狠震动了一下。那是他每天都极力想遗忘,却又不敢遗忘的,二十多年前的过去,那促使他走上了猎魔人之路的……

    希望,终究是不会有的。说到底,人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……”钟殇焰难以置信的看向莞萱。身为魔族公主,她竟然要选择跟人类联手?

    莞萱在这时显得出奇的冷静:“既然你解决不了,现在有人说可以解决,我们为什么不能按照他说的方法去试一试呢?总好过现在困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瞥一眼阵法内剩余的几个空缺,接下来,她又果断的转过身,走到了北泽屹和剑不归身前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们都不喜欢异族,但现在无分什么人族,妖族,魔族,重要的是我们都还活着,也都还想活下去,那就一起为创造生路出一份力吧!”

    不等对方应声,莞萱就直接一边一个的牵起了二人的手,拉着他们走进阵盘。尽管这两人一个是自己的心仪对象,一个曾经要杀死自己,但在此时的莞萱眼中,一视同仁,都是需要去争取的伙伴。

    这样的她,确是有了几分高贵公主的气势,也吸引着踌躇不定之人,更倾向于向她身边靠拢。因而在此之后,郗寒君紧跟着走入,其他人也稀稀落落的随行于后。

    “师姐,之前是说过要一起进入天宫门的吧?”金思退出调息状态,望向身边的江彩妮。

    “所以,先得活下去是么?”江彩妮轻轻仰起头,长发被微风掀起,映得她的侧脸也透出了少许柔和。

    “真没办法,就算帮的是一群笨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大步走进了阵法内。即使已经妥协,却仍要死死维持着那一份意味不明的骄傲,这个习惯,恐怕短期内都是无法改变了。

    金思暗暗一笑,也和语宁先后踏入了阵法。一道道升起的光柱,点燃了希望的光辉。

    简直是疯了……剑不归目光复杂的扫视着众人。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,人族,魔族,妖族,这水火不容的三族有朝一日竟也可以联手作战。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傻小子么?

    瞟了不远处的叶朔一眼,此时他正因这意外的情势进展,欣慰的不停傻笑,再三抓着头皮。不……不会是因为他,剑不归沉吟着摇了摇头,也不是因为那个魔族的女孩,仅仅是所有人都想活下去而已,是的,一定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为了生存,便不惜跟异族联手,枉顾一贯坚称的种族大义。离开这里之后,还不是又要斗得你死我活,枉顾前一刻还坚称的和平与友情。这是多么丑陋的事实啊。果然,希望这种东西,在这个世上,是根本就不存在的……

    很快,空缺的阵眼已经只剩下了两位。所对应的,也恰好是两族的重要人物。这一次的跨族联手能否大获成功,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山豹王,还有……”叶朔咬了咬牙,要他叫出那个人的名字,心下仍是存有芥蒂。但当初是他鼓动全员协作,如今就不能令这致命的分裂,出在自己身上。无论如何,现在活下去才是第一位的,其他旧账……都可以容后再算!

    “……钟殇焰。”叶朔脸上的肌肉略微抽搐了一下,“现在就剩下你们两个了,如何,到底要不要加入我们?”

    阵法之外,山豹王与钟殇焰对视一眼,这位妖族之王当先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“人族小儿,别对本王用这副平辈口气。本王就算加入,卖的那也是魔族公主的面子。”向着一旁的莞萱作势一拱手,就大踏步的走进了剩余的阵眼。空前耀眼的光芒,一时几乎要将最后的空缺淹没。

    在所有的注目下,钟殇焰皮笑肉不笑的扯一扯嘴角,也跟着缓步上前。站在阵法旁,却并不急于入内,反而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交织的阵纹。

    “这阵法的构造……最后是需要有一个人留在这里,继续维持阵法运转的吧?否则就算能暂时撕开一条裂口,也会立刻消失。不过这样的话,最后那个人可以说就没有逃生希望了。在正式开始之前,是否先来把这个问题说清楚,到底让谁来当这最后一个?”

    这不咸不淡的几句话,透露出的信息却实在不小,顿时引得全场骚乱。

    毕竟大家非亲非故,会加入作战,完全是为了求生考虑。现在却听他说,必须有一人牺牲才能确保计划顺利,此地人人为私,谁会自愿来当这个牺牲者?但若是没有牺牲者,就连一个都逃不出去,这样的话,岂不仍是一个僵持的局面?

    就连风仇和白允也有些困惑的看向叶朔,这阵法既有如此特性,此前可全没听他说起过啊?朋友尚且如此,那些本就对叶朔心怀不满的,更是在肚里大骂,心想这家伙果然又要故技重施,以良善之名,构陷他人丧命了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……”一片非议声中,叶朔始终是安静的低着头,好一阵子,才淡淡的说出了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决定好了,我会当最后一个的。”

    在第三轮的时候,当他和郗寒君一起面对那个死亡抉择时,他没有站出来,但现在,他不会再当那个光说不练的伪君子了,他要站出来,承担他应该承担的责任。

    同时,这也是我亏欠大家的……叶朔握紧了拳头,指甲深深刺入掌心。如果不是因为我的错误判断,很多人原本可以不必死。虽然我已经无法挽回他们的生命,但至少,现在我还能拯救这些活着的人……这就是我赎罪的方式……

    钟殇焰似是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:“果然是叶大圣母的风格啊。不过这一次希望你说到做到,别再把那些信任你的朋友推到前面,替你丧命了——呵呵……”别有深意的瞥了叶朔一眼,他也直起身子,走入了最后的空位。

    所有的阵眼,至此终于全部打通。一度沉寂的阵法,也终于是要真正运行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开始了吗?”神火堂供奉已经跃跃欲试,手中电光闪烁,聚集成了一团明亮的能量球。

    先前在众人相互厮杀时,胃液的包围再度缩小了一圈,现在留给他们的,已是只有阵纹笼罩的这一席之地了。

    “不,再等一等……”叶朔转过头,看向那傲然伫立,一脸事不关己的北泽屹,“火凰王前辈,请问您手中是否拥有一块,能够释放出吞噬之力的神器碎片?”

    北泽屹神情蓦然一变:“你怎会知道?”感受到四周纷纷投来的注视,不禁暗暗恼恨。这神器碎片可是他最大的秘密,如今叶朔就这么直白的说了出来,离开这里之后,怎知是否会有人暗中觊觎?尤其是……北泽屹不用侧目,也知那最为火热的一道目光,正是来自他的宿敌山豹王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。”叶朔全未回应他的顾虑,“火凰王前辈竟然亲身体验过,必然知道一块碎片已是威力强横,若能将两块融合——”

    双指一翻,淡淡的金光闪烁中,一枚褐色碎片被他逼出体外,“所能发挥出的战力,想必已不亚于一件高级灵宝,再加上我这阵法加持,突破必将更为有望!”

    北泽屹望着叶朔手中的碎片,目光略微闪动了一下。正如对方所言,作为亲身体验者,深知这碎片威力,他也一直都希望能收集到第二片,甚至更多片……只是多年以来,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另一位拥有者。这个机会,绝对不能错过——

    “碎片合二为一?威力是能提升不错,那么最后的归属又该如何定夺?”表面上,北泽屹按耐着自己的贪婪,仍是故作不屑的道,“我怎么知道,你不是借机图谋我的宝物?”

    叶朔露齿一笑:“宝物再好,也得有命来享,火凰王前辈难道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?若是抱着宝物死在这里,再追究生前归属又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当着北泽屹的面,他扬手将碎片朝空中一抛,灵力稍一催动,就见碎片表面,有一道碎小的金色光珠微微闪烁,那是他曾经留在其中的灵魂烙印。

    “此时融合,不过是取一时之需。既然你我二人都已经滴血认主,借用结束之后,自然还是各归其主。”

    北泽屹冷冷一笑:“如此也好。不过你小子要敢有分毫异心,本王第一个就宰了你!”说罢,他也抬手一指,一块与叶朔所持大小相仿的碎片,在妖力气流包裹中,朝半空飞射而上。

    两块碎片两两相对,其中就如互有吸力一般,甚至无须二人再如何促动,碎片就自行拼合到了一起。一层淡淡的红芒在表面流转,暂时遮蔽了众人的视线。待得红光退去,再次浮现出的,就是一块完整的碎片,看不出半点拼凑痕迹。

    而对于叶朔和北泽屹,依然可以感应到其中的灵魂烙印。且这般拼合之后,他们都明显的觉察出,那碎片中所能激发出的吞噬之力,远比之前上升了数倍。仿佛只要他们稍一动念,就可以将整片空间的能量,都完全的收入股掌之中——

    只是增加一块就有这样的提升……那如果收集到更多,甚至是将神器复原……!两人一时都空前兴奋起来。更有一种想法,同时在他们心中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这块融合后的碎片……是属于我的!

    “下面我数一二三,大家一起把力量集合起来!”叶朔叫道。周身的灵力迅速运转,手中气流环绕,一团浅白色,足有人头大小的能量球,已经在风势中渐次成形。

    “一!”

    大小各异的能量球被众人相继托起,在空中相连,组合。一片交杂着三种颜色的漩涡,也在气流的不断升腾中持续扩大。那是凝聚了三个种族的力量,也是属于三族,前所未有的精诚合作!

    “二!”

    神器碎片爆发出了磅礴的吸力,形成一道巨大的龙卷,四面八方的能量疯狂灌入。

    “三!”

    阵法四周,整齐的掠过一层金光,每一道光柱都在此时拔升到了最高。聚集了所有人的全力一击,终于在空中酝酿成形,朝着尽头处那道无形的墙壁,重重轰去!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“成功……”望着远方的硝烟弥漫,每个人都握紧了拳头,“拜托了,一定要成功啊!”

    飞沙走石,四面横突的气流空前紊乱。爆炸只持续了数息,但在众人心中,这段等待的时间足有数年之久。蒙昧中隐见一线光明,如同从地平线升起的太阳,而那光芒正在缓缓扩大,属于外界的光线,正在斜斜的倾洒而入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吗?”众人连眼睛都不敢眨。看着那亮色从一线微光,扩大到了一根手指粗细,然后是两根,三,四……

    它的高度扩大到了巴掌大小,却也在此时彻底定格。

    同样定格的,还有众人一张张欢喜的脸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半晌,心浮气躁的神火堂供奉怒吼一声,气冲冲的转向叶朔,“小子,我们已经照你的说法做了,这不是一点用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朔的瞳孔不住紧缩,眼前出现的,正是他曾经预想到,却也最不希望发生的一种结果……

    “因为,大家在之前的厮杀和攻击中,已经耗尽了力气……”所以现在,就算是再把力量集中起来,也发挥不出足以突破困境的威力了……!

    更糟糕的是,这片空间内的能量,已经被神器碎片在此前一击中吞噬一空。没有足以吸收的源气,大家损耗的源力就得不到补充,无论再试一次,两次,还是更多次,都是没有用的……

    难道,真的已经走到绝境了吗?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