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6章 终点之前
    那道唯一的光明,此时正在以可见的速度缩小。黑暗,再度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可恶!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?”众人的眼中都充满着绝望。来到这里的,哪个不是壮志未酬,怎能甘心不明不白的送死,还是以如此窝囊的死法?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大家能不能听我说一句……”语宁软弱的抬起头,细声细气的开口道。在体内的邪恶能量完全散尽后,她似乎又成了那个乖巧胆怯的小兔妖,面对众人,表现极尽谦卑。

    “少在这吞吞吐吐的,现在没工夫理你!”神火堂供奉不屑的瞪了她一眼,重新调转视线,朝四壁打量。

    语宁惶恐的垂下了头,双手交握,在身前反复翻转:“那个……其实,我学过一点复灵秘法,也许可以帮大家恢复功力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原本一片混乱的现场瞬间转静,众人迟疑转头,当突来的震惊在他们脸上退去,一种久违的欣喜,陡然如潮水般的涌了上来。这一刻,那外表柔柔弱弱的小兔妖,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救星。

    叶朔也郑重的凝视着她,缓缓道:“语宁,这也许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。如果不能完全恢复功力,就无法打破壁障,到时不会有时间让我们再进行第三次攻击,所有的希望也会完全破灭!所以,你身上的担子很重啊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语宁还是第一次承受这样的关注,双颊登时染上晕红,大幅度的一躬身,语带颤音的应道:“是……我会努力的!”

    又一波的胃液涌了过来,与先前堆叠的浪潮融合,一次又一次拍打着光芒渐微的防护罩。

    而在护罩内部,语宁手腕翻转,一缕缕仙灵之气袅袅升空,闪耀着淡金色的光泽,隐约间更有如琴音般的柔美小调相伴相生。

    朦胧的雾气中,金色气流一路蜿蜒,相继缭绕过众人周身,点点光粒有如再生泉源,召唤着各人体内沉寂的源力。一道接一道的能量气息,也在这梦幻般的空间内再次升起。

    随着众人的源力逐渐复苏,语宁的脸色已经越来越苍白,甚至双膝微陷,身形摇晃难支。但她仍是摇头拒绝了休息的提议,将体内的妖力全数调动,注入身前的金色气流内。稍显暗淡的雾气,重新焕发出了绚丽的色彩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一柱香时分,到了最后,语宁显见是衰弱难支,死死的咬着嘴唇,努力集中目力焦距。就在她几乎要脱力昏倒时,一双大手按在了她肩上,向她体内输送着鲜活的能量。有了这份援助,语宁的脸上才恢复了几分血色,略微转头,向后方的叶朔感激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叶大哥,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别急着谢,做好你该做的事。”叶朔冲她摇了摇头,又向剩余的几人使个眼色。语宁心领神会,调整妖力,加快了秘法的节奏。又过半晌,终于仅剩的光柱也被点亮,所有人,再次恢复了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!”风仇惊喜的舒握着双手,感受体内充盈的澎湃力量,“语宁,你真厉害!”

    “也,也没有啦……”语宁不好意思的微笑着,试图站直身子,却脚底一软,栽倒在了白允怀中,“能帮得上大家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,众人已是默契十足,各自运转功力,在半空交汇。由神器碎片为引,阵法为辅,一道再生的遮天漩涡,在阵法上方旋转成形。很快,它脱离了阵法的操持,如同一片翻卷的海浪,向着召唤光明的终点奔赴而去。

    “去吧——!”每个人都紧盯着他们心血的杰作,这就是最后的一击——!

    能量漩涡与外壁,终于是正式的接触了。世界在这一刻似乎化为了黑白两色,所有的声色音形都停滞了,唯有那漩涡翻转,在外壁上切开的细微裂痕,以及在源力浪花中飞溅的点点血沫,依旧鲜活如初。

    裂痕正在扩大,似乎是感受到了这份痛楚,那吞天兽的身子也剧烈震动起来。众人被震得东摇西晃,有站在外缘的,险些就要跌出防护罩,落进了侧旁的胃液里。不过叶朔欣慰的看到,其他人并没有趁机补刀,反而是相邻的同伴都会互作搀扶,以灵力稳固身形。这些曾经争得你死我活的异族,终于……也学会了携手共患难!

    裂痕再次扩张到了巴掌大小,这一次,加深的趋势没有停止,它仍然在扩大,不断扩大……叶朔狂吼一声,运起剩余的灵力,一掌朝着居中阵眼拍落,将阵法的加持之力提升到了最大。另一边,那外壁裂痕也如同受到助力,环伺气流大盛,猛然又将裂缝撕开了一倍。

    “成功……成功!”众人都在心底高呼着。这新兴的希望,让他们真切的看到了生机。要成功……不,会成功的!

    在裂痕扩升到一定范围后,它静止了下来,此时的高度,恰好可容众人俯身通过。逃生的出口,终于被所有人合力创造了出来!

    “叶朔,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了。”望着远处的终点,风仇牵起白允的手,又向叶朔重重一点头,“我们在出口等你!”

    你是我们的伙伴……可别死了!

    此时的叶朔,身形半俯,右掌紧贴在阵眼部位。阵法的加持之力越强,出口能维持的时间也越久,此时他必须将全部的灵力都用来维持阵法,对于风仇的关切,暂时无暇回应。

    风仇和白允对视一眼,也就不再矫情,两人同时腾身而起,向着出口极速飞去。明亮的灵力气流在他们周身环绕,抵御着黑暗空间内的阻力侵蚀。

    简之恒和关椴也随后跟上。他们都知道,此时啰啰嗦嗦与叶朔话别全无意义,多拖延得一刻,反而是给维持阵法的对方增加压力。

    在他们灵力加身之时,一道道能量先后蹿起,那是众人相继冲上了逃生大道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分秒必争的关键时期,四道身影却是反向蹿出,北泽屹、山豹王、钟殇焰、神火堂供奉几乎是齐刷刷的跃起,伸长了手,抓向半空悬浮的神器碎片。

    也因这四道流光几乎是同时抵达,互不相容的能量在同一处激烈碰撞,结果是谁都没能捞到便宜,源力闪烁中,各自朝后方震退。

    “怎么,是之前的厮杀游戏还没玩够,想在这里再来最后一局吗?”钟殇焰嘲弄的打量着众人,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尖酸。

    北泽屹目中几乎要喷出火来:“钟殇焰,图谋本王的宝物,还敢给我说嘴!”

    山豹王却是哈哈一笑,摆出一副和事老姿态,向着钟殇焰点了点头:“殇焰小友别急,这神器碎片,一共不是有两块吗?一块是那叶姓小子的,但他是已经注定要死在这里了。至于另一块……”朝着北泽屹一抬眼,“咱们只要一起杀了它的原主人,再平分碎片,不就是两全其美吗?”

    钟殇焰目光微动,嘴角悄然勾起了恶毒的弧度。为了完全得到莞萱,他本就有心解决北泽屹了,这个计划,他的确是有些兴趣。唯一有异议的,大概就是那事成后的“平分”之说了,不过这并不急……

    山豹王察言观色,确信已在数语间拉拢了钟殇焰,遂又转向神火堂供奉,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类,他就没有那么好脾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看见了,这是我们妖族和魔族之间的事,你作为人类,就不要凑这个热闹了。”山豹王的语气,居高临下,只似在驱赶一个后生晚辈。

    神火堂供奉牙关紧咬,双目中充斥着贪婪的火焰。在山豹王的威势下,他缓缓的俯下身,体内的灵力却涌动得分外剧烈。

    “别太小看人了啊……!”神火堂供奉一寸寸的抬起头,灵力席卷周身,猛然大张开双臂:“火神铠甲!”

    鲜红的火焰平地蹿起,一层又一层的覆盖上了他的身子。四肢,头部,腰间……很快,他整个人已是完全处在了火焰的包裹之下。随风摇动的火苗,结合后似是固化成了晶质,当真如同一件坚固的铠甲。

    在这套铠甲的保护下,神火堂供奉狞笑着环视四方。他倒要看看,在先前的最后一击中,已然耗尽体力的那异族三人,又要如何抵挡他这套秘法?

    与旁人使用火系灵技,需以体内灵力召唤火元素不同,神火堂有着一套特殊的心法。对他们来说,这火焰便是他们的本源之力,只要灵魂无损,即便灵力小有消耗,神火依然可以无尽再生。这一局……赢的是自己!

    然而,在神火堂供奉自信满满的扫视下,对面三人竟然看不出半点慌张。山豹王与钟殇焰尚且不论,北泽屹的神情,更似是看到了什么大笑话一般,斜睨了他几眼,顿时就猖狂的大笑起来,笑声中充满讥嘲。

    “在我们火凰族面前玩火,你莫不是在自寻死路……?”

    对方仅仅是能够进行火势再生,但对火凰族来说,就连体内奔涌的血液,都同样是最炽热的火焰。它们自身,就是最强大的火源——!

    北泽屹狞笑着掀起双臂,在火焰的覆盖下,化作了两只艳丽夺目的巨大羽翼。在他背后,闪耀的尾羽也在火光中孕育成形。

    “火种剥离!”

    就如受到了本源的召唤,神火堂供奉周身贴附的火苗,竟是在这时一片片的剥落了下来,向着北泽屹大肆聚集。不论他再如何运转功力,都止不住火势的转移。那曾经威风凛凛的铠甲成片碎裂,自傲的底牌却成为了对敌人的襄助。

    在本源之火大量流失的情况下,神火堂供奉只觉灵魂中传来了阵阵撕扯感。这样的损耗,已经伤到了他的灵魂根本……!

    相对的,北泽屹周身的火焰却是越烧越烈,如同一只睥睨青天的火凤。在将敌人的攻击完全纳为己用后,他猛地催动妖力,旋转的火焰盘绕成无底的漩涡,向着神火堂供奉直贯而去。

    另一侧,山豹王大笑一身,周身涌起了一层土黄色气浪,同是铸就了铠甲之状。钟殇焰也跟着魔焰加身,紫气动地。这两人在先前的联手攻击中,为了事成后争抢神器碎片,竟是同样的有所保留!

    一团混战迅速爆发,打得惊天动地,各色气流如陨星交错,在一旁的地面上嗵嗵砸落,溅得大量胃液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半晌,钟殇焰当先退出战圈,冷笑一声:“黄泉路上再相争吧,我就不奉陪了!”果断拉起观战的莞萱,加速向出口飞去。途中,莞萱仍是不住回头,担心的望着后方的北泽屹。

    越是临近出口,空间乱流也就越是强烈。语宁在先前的群体复灵秘法中,已经耗尽了妖力,强撑着飞到这里,终于体力不支,身形如一片枯叶般黯然坠落。

    一旦在此掉队,几乎便是求生无望。语宁眼睁睁的看着各般景物在眼前旋转,自己却像是坠入了一口枯井中,一切都在离自己远去。

    求生时尚可齐心,但眼前各人自顾不暇,谁又会来拉她一把呢?终究是救得了别人,却救不了自己……

    忽然,一双温暖的手搀住了她的胳膊,并带着她缓缓升空。语宁吃惊的转过头,就见金思对她淡淡一笑,一面运转灵力,加快了飞行的速度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被抛弃的女孩,不知怎的就想起了自己。金思甩了甩头,当自己陷入黑暗的时候,没有人来拯救自己,现在向她伸出援手,似乎也是在救那个当年的自己……

    独自飞在前方的江彩妮,察觉到师妹忽然掉队,随意一瞥,目中顿时闪过一丝不屑。加速飞行数米后,终于还是沉着脸结起印诀,一团灵力外放而出,将自己连同后方的两人尽数包裹,在汹涌的空间乱流内穿行而过,冲入了前方的光明之中。

    不管了,毕竟如果没有她,我们也不可能有现在的逃生机会……我可不想欠一只卑微的小兔妖的人情。

    语宁半身的重量都压在金思身上,全靠她的灵力支撑,原本已是隐有不济。忽然,一股新生的气流托浮住了她们,杂乱的气浪都被驱除在外,前进的道路,也在这时变得更加通畅起来。

    江彩妮……语宁望着前方那道并没有放慢速度的身影,那个女孩子,其实本质应该也不坏吧,如果有机会的话,真希望大家都可以成为朋友……

    突然放大的光明,淹没了三人的视觉。而在后方的黑暗空间中,已经只剩下最后的四个人了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