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9章 天家无情
    一走出珍玩店,叶朔再次拿出了玉简,在他意料之中却也令他失望的是,齐玎莎依然没有回复。

    按耐不住焦急的心情,叶朔迅速在屏幕上按动着。

    “玎莎,你在吗?看到我的讯息了吗,怎么不回复我呀?”

    “玎莎,在吗?我很担心你,回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先后两条讯息又是石沉大海,叶朔加快了脚步,将玉简在手中反复翻转,终于还是按下了即时通讯的按钮。

    这一回倒是很快有了反应,信号传输的嘟嘟声才刚响过两回,屏幕上就出现了“通讯已结束”的提示,显然是对面直接切断了通讯。

    所以,她能碰得到玉简,却始终不回复,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?叶朔忧心忡忡,刚要再次回拨,玉简便是略一震动,一条文字讯息出现在了屏幕上,发件人的名字正是“齐玎莎”。

    讯息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:“我在洗澡。”

    叶朔松了一口大气,同时脑中也“嗡”的一震,自动浮现出了齐玎莎洗澡的样子,那栩栩如生的画面,窘得他一阵面红耳热。好一阵子才压抑住多余的心思,连忙输入回复:“哦哦,女孩子就是要多洗澡皮肤才好。那慢慢洗,注意水温啊,别烫着了,呵呵。”

    对面没有再回复。

    随后的一段路程,叶朔屡屡心猿意马,好不容易熬过了半个时辰,估摸着她应该洗完了。如今这时辰正是饭点,于是迫不及待的再次询问:“吃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在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万象妖域,王宫大殿内,阮石正埋头批阅着桌前的奏章,王后沈雅婷侍立于后,不时为他捏肩捶背。

    直等批完了最后一份,阮石长长的伸了个懒腰,整个人都瘫在了宝座上,这时在门边等候已久的丞相乐梵才疾步上前,恭声问道:“大王,晴妃娘娘现在还在外头候着呢,敢问是否要召她入见?”

    阮石略微一怔,接着就连忙避之唯恐不及的挥了挥手:“晴妃?肯定又是为了她哥的事。不见不见,告诉晴妃,回去好生休息,本王一得了空就去看她。”

    乐梵躬身应是,转身匆匆回禀去了。沈雅婷望着他的背影离开,体贴的为阮石泡了一杯香茗,双手奉上,见他接过,才淡淡道:

    “此番时光钟楼生变,北泽兄虽然侥幸逃出,却不慎受到时之力侵蚀。虽然并不如何严重,但这种大道伤痕,若是不能彻底驱除,在今后的修炼中都会留下隐患。晴妃妹妹挂心兄长,这也是情理之常,大王何不就圆了她这个心愿?”

    阮石靠在宝座上舒展了一下四肢,反手在双肩各自轻捶,脸上满是不耐:“主要是吧……她现在已经嫁过来了,那就是我万象妖域的人,代表的是我万象妖域的脸面。探病总不好空着手,也就是得备足了慰问品才行。就为这么点小事,不划算。”

    将茶盏凑到嘴边喝了一大口,重新放回桌角空处,“何况北泽屹那边我也都问过了,不是什么大事,多养两天就好了。再说现在我所有的人力都投入在方天宝鼎一事上,一堆事忙着呢,实在是顾不上了。大不了稍后我修书一封,表达一下对大舅子的问候,也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沈雅婷顺着他的动作,继续为他揉肩。目光转动间,语速缓慢的应道:“大王日理万机,的确繁忙,这万象妖域的金库,也的确不是那么充裕——”

    阮石一脸的“就是说啊!”,沈雅婷却忽而话锋一转:“不过依臣妾看来,就算不为晴妃妹妹,这火凰域,大王也实在应该走一趟的。”

    阮石皱了皱眉,挑起半边眼角斜瞟着她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沈雅婷微笑道:“大王日夜为方天宝鼎忧心,却不知在北泽兄手中,就正有着解您忧愁的钥匙啊?”

    阮石目光一动,呼吸陡然急促起来,直接转过了身:“你……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沈雅婷嘴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,不着痕迹的应道:“自然是真的。根据生存者说啊,当时火凰王和另一位人类联手,将两块宝鼎碎片暂时融合为一,发挥出强大的力量,也就是这样,才突破了吞天兽封锁的。现在大王您说,这位大舅子,您到底要不要去亲**问啊?”

    阮石“腾”的坐直了身子,一迭连声的道:“去,必须得去,还要备足了好礼去!”一时兴奋难耐,站起身在殿中反复踱步,口中喃喃自语:“就不知那位人类是谁……难道除了本族的宝鼎碎片之外,此番还能更得其二?这可发达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沈雅婷妩媚一笑,走到殿门前招呼乐梵入内,吩咐道:“去唤晴妃妹妹进来吧。”目光稍一流转,压低了声音,“记得告诉她,是本宫在里头代为说和的啊。”

    乐梵抬了抬眼,他也是人老成精,很快就明白了沈雅婷的打算,当即笑应道:“微臣明白。”

    上回经他提点,王后果然是开窍多了,虽然不知她是如何从中周转,但如今这发展,是既承宠于大王,又卖好于晴妃,中宫之位,是愈渐稳固了——

    随后不过片刻,一名宫装女子便是缓步而入。这是一位标准的古典美女,眉似远山不描而黛,唇若涂砂不点而朱。身着淡粉衣裙,长及曳地,上配一件素淡的白纱衣,细腰以云带约束,更显出不盈一握,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,映得面若芙蓉。行至殿内,恭恭敬敬的福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妾身见过大王,王后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也是温婉如泉,细腻动听,令人闻之而生爱怜之意。

    沈雅婷主动迎上搀扶,温声道:“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北泽晴感激的望着她,又望望一旁的阮石,目光微垂,轻声道:“不瞒大王说,自从得知王兄出事,妾身便夜夜睡不安稳。当年父王去得早,是王兄一手操持着整个火凰域。明知大王政务繁忙,妾身却一再以俗事相扰,实是不该,只奈何兄妹情深……”

    沈雅婷微笑着握住她的手:“你的心意,本宫和大王自然懂得。这不,大王刚才还说,要备足重礼,随妹妹一起去探望北泽兄呢。”

    北泽晴闻言,实是喜出望外,激动得又要俯身下拜:“听闻此事多仗姐姐从中劝解,妹妹实在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沈雅婷脸色微僵,自己有意让乐梵转告,是让晴妃在心里懂得感激就好,怎料她竟是如此不谙世事,当着阮石的面就说了出来。但此时不容她过多迟疑,心思一转,立刻又换上了一副端庄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哪的话呢,这归根到底,还是大王的意思,本宫也不过劝得适逢其会罢了。”

    北泽晴感激得只知连连点头。一开始与万象妖域联姻时,她还担心过自己孤身嫁到异地,又是作为妾室,恐怕王后会仗势欺人,不好相处。但这段时间以来,沈雅婷待自己一直就像亲姐姐一样。

    在她想念亲人,夜晚独自哭泣的时候,在她初次侍寝过后,和其他妃嫔发生摩擦的时候,都是王后陪在自己身边,耐心的安慰着自己。这一回,又是她劝服了大王同去看望哥哥,能有这样的姐姐,实是自己的幸事。

    阮石也紧跟着接口道:“不错,本王与北泽兄情同兄弟,自是要去看望的。倒是爱妃不要过于忧急,反伤了身子啊。”

    北泽晴温婉颔首,沈雅婷与她也是言笑晏晏,阮石在旁默观,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王后倒是越来越贤惠了,不但每天晚上都把自己伺候得舒舒服服,也能跟后宫姐妹和睦相处。嗯,不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魔族大殿。

    皖彻正与六御魔君商谈政务,莞萱还是一如既往的在旁笑闹,气氛一派安宁祥和。

    月前,时光钟楼事变,一众卷入者虽然在最后成功打破胃壁,却仍是在脱逃过程中,受到了轻重不一的时之力侵蚀。不过与墨凉城的生命削减大半不同,这种波及性质的侵蚀并不严重,伤者自行运功调息数月,就能驱除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当时皖彻和炎天极在时间长河内,及时救下了莞萱与钟殇焰。回到族中后,极道天魔并未过多责怪,只象征性的罚他们各自抄录一卷秘法典籍,以作擅自离族的惩戒。

    名为处罚,但那两卷秘籍都是魔族内的高等秘法,更是与两人的修炼路线恰恰相合。因此从实质来说,这倒还是一个不小的奖励。

    炎天极抄录完毕后,就再次闭关静修去了。皖彻则是如往常般批阅着奏章,发挥他“一个人顶四个用”的强大功力——魔族名义上虽然有四位魔皇,但两个长年闭关,一个除了打仗从不管事,因此日常的政务,也就全压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至于莞萱,虽然总在悄悄思念着北泽屹,也像初次恋爱的少女一般,渴望与兄长分享自己的心事,但想到钟殇焰的威胁,又不免害怕弄巧成拙。因此这段时间,她一面如常与两人笑闹,同时也等待着坦白的时机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除了每日请安,还有一份挺意外的奏章。”这会儿,皖彻从下方积压的奏折中抽出了一份,笑道,“您猜是什么,就是莞萱之前带的那位护卫钟殇焰,来请旨向莞萱求亲了,皇叔您怎么看?”

    莞萱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钟殇焰,他到底还是上了这份奏章吗……?

    六御魔君倚在椅中,懒洋洋的挥了挥手:“我无所谓,莞萱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莞萱一怔。要在往常,她或许会不满六御哥哥如此草率为她决定婚事,但如果,他一直都是这个态度的话——

    “六御哥哥,这句话你可要记牢了啊!”灵光闪现,莞萱笑得一脸灿烂,就像一只偷到糖的小狐狸,“不管是谁,只要我喜欢就好?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见了她这副表情,忽然回过神来,制止道:“这话你慢点说。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接下来,莞萱就时而兴奋,时而娇羞的描述了她和北泽屹的相识经过。这些皖彻都曾是在水晶球中看到过的。虽然理解妹妹的心情,但作为魔族之皇,他不可能支持这样的联姻。唯一能做到的,也就只有暂时为她保密,却不想,她就如此急不可耐的说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六御魔君的脸色一沉再沉,最后直接拍案定论道:“不行!一个小火鸟,凭什么跟我们魔族联姻!”

    莞萱理直气壮:“火鸟怎么了?那我也是鸟啊,我们很配!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气得一时语塞,见莞萱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,可怜兮兮的眨着大眼睛,每次她撒娇缠着自己陪她玩,也都是这么一副表情。但此事不同以往,最终他仍是冷冷道:“总之话我是给你摆在这了,不行!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平日里杀伐果断,手段毒辣,如今真正动怒,周身自然自然的升起一股杀戮之气。若是寻常的魔族下属,在此时是绝不敢再度触犯的。

    但莞萱一向没这个忌讳,在她眼里,从来只当对方是任由自己“调戏”的好哥哥,虽然觉出气氛有些古怪,但也并未着意。忽视了皖彻在旁连使眼色,自管挽住他的胳膊,整个人都斜靠在他肩上,更加卖力的撒起娇来。

    “六御哥哥,你这样想啊,如果你答应的话呢,就可以多一个又强大又帅气的妹夫!要是不答应呢,你就要失去我这个——这么可爱的妹妹了,你舍得嘛?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脸色阴沉,一忍再忍,忽而狠狠一拂袖,站起身来。力道之大,直将莞萱整个人甩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用再说了!我魔族的高贵血统绝对不容有染!如果你执迷不悟的话,我只能灭了他。”

    朝身侧一抬掌,一股强绝之力骤然爆发,将厅角的一面雕花屏风击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莞萱的哭声瞬间哑在了喉咙口。这面屏风,曾经是自己最喜欢的,他怎么可以这样……他好可怕,这里的人都好可怕……

    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如潮汹涌。在最信任的亲人这里受到的委屈,远比当初受钟殇焰威胁时更深更烈,仿佛自己彻底沦为了孤身一人……在这样的情况下,她忽然格外想念起北泽屹来。就算他不喜欢自己,但是至少,他不会对自己这么凶,这么可怕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疼我了!”最后莞萱踉跄着站起身,崩溃的大哭起来,“你再也不是我最喜欢的六御哥哥了!我以后都不要理你了,我讨厌你!”

    接着,她就痛哭着跑出了大厅。皖彻看在眼中,焦心不已,自己这个任性的妹妹,从小到大所有人都由着她,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哭得这么伤心……满心想立即追出,又担心六御魔君当真怪罪,只能先劝解道:“皇叔,莞萱她还小,不懂事,您不要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默然凝视着屏风,眼中有着意味不明的冷光。好一阵子才淡淡道:“自然,我又怎会跟她一个小孩子计较。”

    皖彻稍松了一口气,再抬眼望去,莞萱早就跑得远了。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