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6章 机关算尽一场空
    大殿内空前沉寂,只有愈发沉重的心跳,声声如催命鼓点。

    良久,九幽殿主颔首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慕含沙垂首道:“这并非是属下第一次与八尊者商议。在七尊者遇害之前,我就去拜见过八尊者。但他告诉我,自己手中的名额已满,若要临时转让,除非我出得起更高的价钱。”

    “能与八尊者打交道的,可想而知,人人财大气粗,就算是我全部的积蓄,也比不得他们拿出的一个零头。所以,我谢过了八尊者,就想告退离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八尊者却忽然叫住了我,他说人都有自己的弱点,几位尊者也并不是如我所想一般,油盐不进的。九尊者他相交不深,倒是不知,但七尊者,虽然不为权势财帛所动,却唯独喜欢喝一口小酒。如果我能献上一瓶上等的美酒,再趁机相求,多半是可以成功的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服侍七尊者多年,七尊者好酒我也是清楚的。但以属下的财力,要拿出足够令七尊者动心的美酒,确是为难。这时八尊者似乎看出了我的困扰,主动从橱柜中拿出了一瓶酒,他说这酒是七尊者当年最喜欢的,但因太过奢侈,已经很久都没有饮用过了。我如能伺机献上,七尊者一定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八尊者高高在上,属下只是一介小小的九幽圣使,实不知他为何如此慷慨。我壮着胆子将疑问说了,八尊者笑着回答我,这些年来,他和七尊者的关系有些不睦,但仔细想来,也不过是因作风不同而产生的分歧。归根究底,大家都是同僚,是一起为殿主效力的,这些私人过节,原不应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其实他早就想重新与七尊者修好,只是始终拉不下颜面,这回刚好借着我的手,向七尊者送上这瓶‘致歉的美酒’。还有一个原因是,他感念我对家人的孝心,愿意成全我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八尊者说得入情入理,属下自然不会再有怀疑,当下便唯有感恩戴德而已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叙述,一旁的八尊者面色极是古怪,心中暗道:“这小畜生到底在胡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慕含沙续道:“我回去献上了那瓶酒,七尊者确实很高兴,但对于推荐名额之事,却仍然没有明确表态。

    这几日我等得心焦,今日未时便又去求助八尊者。他最初只是随口敷衍,但最后却忽然说,我的名额有指望了。我再加细问,他却是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我一头雾水的回到房中,不久就听到了七尊者出事的消息,唯恐这两件事会有所联系,心中非常不安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的酒,如今还剩下半瓶。于是我就取样了部分酒液,想私下找人查看……”

    慕含沙说话间,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密封的试管,其中隐约可见少量液体晃动。拔开试管口的软木塞,一阵浓醇的酒香,登时在大殿中散发开来。

    九幽殿主略微抬起视线,朝下方的楚天遥使个眼色。楚天遥心领神会,接过慕含沙递来的试管,走上前双手呈上,又恭恭敬敬的退回原位。此时八尊者的脸色已经如死灰般惨白,紧缩在袍袖中的双臂,都在无意识的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九幽殿主随意将试管抬起,垂挂在眼前打量,半晌,他的目光透过残余的酒液,斜斜望向了八尊者,声音中有种异样的冷意。

    “这酒中的分量,还真是掌握得恰到好处,不愧是和七尊者共事多年的知交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每一个字都是森寒无比,如同将一把冰锥揉进了所有人心中。

    七尊者派系望望八尊者,又抬头望望那盛装着酒液的试管,一时都有些难以置信。有人迟疑着发问道:“殿主,您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……是八尊者在酒中做了手脚,有意陷害七尊者?”

    还不等八尊者辩解,慕含沙已是连连磕头:“属下罪该万死,属下罪该万死,但属下事前确实毫不知情,请殿主明察!”

    八尊者望着他这卖力脱罪的表演,忽然似是想通了什么。一时间怒不可遏,提掌就向他疾劈而下:“你……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畜生,看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蓦地,眼前光影一花,楚天遥已经拦在了他面前,抬臂架住他的攻势,厉声道:“在殿主面前喊打喊杀,你不觉得你太放肆了吗?”

    八尊者怔怔的瞪着他,慌乱的视线在两人身上反复游移,眼珠剧烈跳动,瞳孔终是在绝望中紧缩成一线:“你……你们两个……好啊,原来你们早就已经勾结在一起了!以为用这种手段,就可以打垮我吗?!”

    楚天遥嘴角缓缓勾起了一丝笑意。是啊,这才是他原本的计划,除掉七尊者——让八尊者背这个黑锅——自己得以晋升,同时将叶朔送上九幽殿的必杀名单——这一切,都在他的计划之中啊……

    早在刚刚接下复原方天宝鼎的任务,经八尊者当面冷嘲热讽之时,楚天遥就知道,八尊者早已看不惯自己出尽风头,很有可能借着这个大任务,便会在暗中给自己使绊子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是个坐以待毙之人,既然对方想算计自己,那就抢在他未曾行动之时,先下手为强——

    并不是只有八尊者会调查自己,为了立稳脚跟,他也早就将每位尊者,及其亲信党羽都详细调查过一遍了。所以他早就知道,慕含沙是八尊者安插在七尊者身边的卧底。

    当初以天宫门考核名额笼络慕含沙,就是楚天遥进行的“反收买”第一步。只需要把他变成一个“双重细作”,留在八尊者身边,时常向自己通传情报,天长日久,不愁抓不住对方的错处。

    然而,当时的慕含沙仅仅是心怀感激,还远不到背叛旧主的程度。其后不久,更是直接来提出转让名额。那时候楚天遥意识到,这分明也是个有故事的人。上兵伐谋,攻心为上,想让他死心塌地的效忠,这利益,就必须给到“实”处。

    利用九幽殿的情报网,他探查到慕含沙每个月都会向一个账户内汇钱,数额更是相当于他一大半的收入。结合他的资料,楚天遥知道,虽然家中对他百般苛待,但他依然是一个孝子。那么,自己就成全了他的心愿,同时也将他救出那个泥潭。

    这一招果然奏效,慕含沙从此对自己心悦诚服,也真正成为了自己留在八尊者身边的暗棋。这一回八尊者指使他下毒之事,他在事后立刻就禀报了自己,至于那一套脱罪反咬的说词,也都是自己专程教给他的。

    除上级,陷旧敌,一石二鸟,八尊者对自己的估算没有错,但他唯一没有想到的,是自己连他也算进去了。这唯一的错算,也造就了他致命的失误,注定无法回头——

    楚天遥脸上的笑意一闪即逝,转而换上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,大声道:“八尊者,我原本以为,你对七尊者仅仅是见死不救,却不想你还曾使人暗中下毒,你真是让小弟太失望了!”

    这番话也说出了七尊者派系的心声,一群人都在暗暗点头。借此机会,楚天遥趁热打铁,转身施礼道:“此事归根究底,是因属下举荐七尊者转接任务而起,属下也不能置身事外。至于八尊者,他固然犯下大错,但请殿主念在他效命多年,免去他的死罪,着重惩处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八尊者的眼珠几乎要瞪出了眼眶,浑身的血液都冷却了。楚天遥这一番话,表面听来,是他发扬同僚情谊,为自己求情,但实际上,他分明是在提醒殿主,自己犯下的是死罪。这个主张一旦成为共识,又当着这么多七尊者派系的面,若不杀自己,便不足以服众……

    全忠义之名,行忤逆之实……“楚天遥……你太狠了!”八尊者在心头长叹一声,每一字都仿佛是在心头剜血。到了这一刻,大势已去,无力回天,到底……是自己低估了他……

    此时,九幽殿主从椅中站起,一步步走下了长阶。

    “八尊者,数百年来,你以权谋私,敛财无数,如今你又变本加厉,暗害上级,歪风不可长——”

    每报出一条罪名,八尊者的心都在不断下沉,他觉得自己这一刻已经是一具空壳了。

    终于,九幽殿主再次开口,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“拖下去,砍了。”

    八尊者猛地抬起头,双眸已经在极度的恐惧中化为了一片空洞,大颗大颗的汗珠不断从额头淌落。面部扭曲,不似人形。

    “殿主……饶命啊……属下是冤枉的啊!!”

    直到他一路被拖出去的时候,那泣血的悲鸣依旧在殿中回荡。

    “殿主,殿主您现在真的就只相信九尊者了吗?属下已经跟了您几百年,抵不上他几句话吗?殿主,您要明察啊,殿主——”

    楚天遥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身影,双目中暗流涌动。这一战虽是自己大获全胜,但他却仍能感到,体内泛起了一阵空荡荡的凉意。

    之前就听很多人说过,他的前任九尊者当初就是这样,因为犯了一点小错,就直接被殿主下令斩首示众。昨日是他人,明日,难保就不会是自己……

    民间尚且是“伴君如伴虎”,而在九幽殿当差,越是位高权重,就如同在万丈高空走钢丝,稍有不慎,便是粉身碎骨之祸!

    “九幽圣使慕含沙,你交易名额有罪,此番揭发八尊者有功,功过相抵,但七尊者之死,仍然有你的责任。”九幽殿主再次开口,这一次扫向了下方的慕含沙,“初选之前,回房中好生闭门思过。”

    慕含沙连连磕头:“多谢殿主不杀之恩!”

    “千百年来,从无人敢冒犯我九幽殿。”收回目光,九幽殿主缓步走回宝座前,“至于那个杀我殿中尊者的小子,我一定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——追究到底!”

    无边的杀机,仿佛跨越了时空,席卷寰宇,掀起四方动荡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开大殿后,楚天遥陪着慕含沙,一起回到了他禁足的房间中。

    慕含沙始终是背对着他,在楚天遥有所意识的时候,淅淅沥沥的血水已经洒了一地,而慕含沙的身形,也痛苦的栽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又是何必呢?”楚天遥默默走上前,就见慕含沙胸前,此时正插着一柄短刀,那染血的刀柄,却正握在他自己的手中。

    慕含沙摇了摇头:“七尊者,八尊者,都是我的恩人……但是,有的时候,恩人太多,也是孽,大恩不能报两次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快速拔出短刀,朝着另一侧的胸口再度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对不起他们,现在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陪着他们一起痛一回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遥叹了口气,抬手默默搭上他的背。他知道,慕含沙虽然在外头好招摇,但他对于自己亲近的人,实在是相当重情重义。别人对他一分的恩,他都能够回报十分。就连那将他当做摇钱树的家人,以及那从头到尾都在利用他的八尊者,他都能为此愧疚,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……当初自己设法收服他,才选择了“动之以情”的路线啊——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日后的大殿内,九幽殿主倚靠在宝座上,楚天遥侍立在他身后,为他捏肩捶背,服侍极尽周到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无事献殷勤……”九幽殿主似笑非笑的斜睨着他,“你想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殿主,是这样的……”楚天遥小心翼翼的选择着措词,“您看,如今这尊者之位,空缺其二,不知殿主打算何时……安排何人接替?”一路为他按摩手臂,最后小心的半跪在他身边,又着意补充道:“当然,属下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,只是为殿中的长远发展作想——”

    九幽殿主若有所思,脸上缓缓露出了一丝笑意,这一瞬间,绝美得令天地失色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他的目光却是猛然转寒,长身站起,狠狠一拂袖,一把将楚天遥甩落于地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以为,他们两个死了,我就必须得让你顶上?”

    楚天遥狼狈的半身栽倒,听他语气不善,顾不得其他,连忙就势跪伏,匆匆叩首:“属下不敢!”

    九幽殿主语气冷漠:“他们办事不力,死不足惜。”缓慢的转过视线,“至于你——”

    楚天遥骇得连连磕头,前额很快就磕出了血,身子抖如筛糠:“属下真的不敢!殿主,属下真的不敢啊!!”

    九幽殿主沉默的注视了他半晌,终于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“不敢最好,那你就一并给我记牢,还轮不到你来催促我做决定。否则的话,我不介意让你随时去步他们的后尘。”

    直到他已经离开,楚天遥依然跪在那里,额头的血迹顺着眼角静静滑落,滴滴答答的洒落在地面上。一身衣衫被冷汗完全浸透,整个人就如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他知道……他什么都知道……

    他知道七尊者和八尊者都是被我设计害死的,他知道是我惦记着上级的位子……我的机关算尽,在他面前不过是白纸一张……

    以前在玄天派,自己可以耍几个小聪明,轻易的哄骗师父,那也只是因为,师父是真心的疼爱自己,就算看到自己的错误,他也愿意装作不知,继续用爱来包容自己……

    但是,没有人会像师父那样对待自己了……能被你骗的,永远都只有那些真心在乎你的人……除此之外,一步走错,万劫不复,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实……

    看来以后,自己都必须更加的小心了……邪世帝尊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